笔趣阁 > 天珠尘缘录 > 第七十四章 人之将死

  “听起来倒是很合理。”唐子昔点了点头,接着又皱眉道,“他难道就不担心你逃出去后不听他的吩咐?”
  本来她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姬婷忽然将身子一缩,一脸惧怕地道:“临走之前他给我吃了一条蛊虫,告诉我若是我有其他的心思就会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不信邪,结果很凄惨……你不知道蛊虫发作的滋味有多可怕,可怕到你无法想象。就像是……就像是……”
  她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唐子昔有些不耐烦地打断道:“不用形容了,我知道蛊虫是什么东西。这种害人的东西根本就不该出现。”说到这里咬牙切齿地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世上所有的蛊虫统统毁掉!”
  唐大小姐之所以会如此激动,完全是因为当初在梁洲的时候也曾经被人下过蛊,当时的情形可谓是生死一线。要不是云岫跟他的小师叔刁璃相救,她早就不知道去哪里投胎了。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那种钻心、彻骨的痛苦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一提起蛊虫,她满心都是怨恨跟愤怒。
  姬婷自然不知道这些往事,还以为她又认为自己在撒谎,忙解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他还说,要不是事关重大,他根本不会将珍贵的‘傀蛊’用在我身上。还说这蛊炼制不易,费了……”
  “你说什么?”唐子昔一个箭步窜了过来,一把揪住姬婷的衣襟喝问道,“他真的说是‘傀蛊’?”
  姬婷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忙不迭点头道:“我的命都在你手上,怎么还敢撒谎。他当时确实是这么说的。”
  “他还说了什么?”唐子昔揪住衣襟的手开始发抖,显然心中极为激动。她没想到暗算她的人居然潜伏在宫中。
  姬婷被紧绷的衣领弄得呼吸有点不畅,脸跟脖子都涨得通红,艰难地道:“他还说,傀蛊一旦进入宿主体内,就永远别想拔除。就算有内力深厚者能强行将蛊虫驱出体外,那些留在身体里的卵却不是靠外力就可以杀死的。除非咳咳咳……”
  “除非什么?快说!”唐子昔手上再次一紧。
  姬婷这次已经被勒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边呃呃叫着一边指着自己的脖子,眼睛也开始不停地翻着白眼。
  唐子昔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快把对方掐断了气,忙松开了手。
  当初那个救她的白衣女子在解蛊之前曾经说过,这种傀蛊来自南疆,乃是万蛊之王,中者无一幸免,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医好。
  当时唐子昔其实已经知道白衣女子就是云岫口中那位天分极高的小师叔,所以一度以为对方说的都是谦虚之言,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如今自己还能活生生地站在这里,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姬婷伏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只差把肺都咳了出来。足足咳了大半天才恢复正常。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她本就受了严重内伤的身子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如烂泥一般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唐子昔默默蹲下身,抓住姬婷的手将一丝真气渡入对方体内。很快便放开手道:“你可以继续说了。”
  “多谢!”姬婷感激地道。
  唐子昔面无表情地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傀蛊的事,并不是想救你。”
  “我知道!”姬婷苦笑道:“虽然不是我主谋,但是你们全家的死跟我脱不了干系。所以我们注定是仇人,你不救我是应该的。”
  唐子昔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唐姑娘!”姬婷低低地叫了她一声,声音忽然变得很悲伤,道:“其实当年唐二公子跟永宁公主大婚的时候,我跟父兄去过唐府。”
  “是吗?”唐子昔依旧一脸的冷漠。
  姬婷点了点头,接着道:“那一次我见到了还只有四岁的你,生得粉雕玉琢煞是可爱。我一见就喜欢上了,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若是我的亲妹子该有多好。可惜我大哥早有婚约,否则的话一定要央求父亲去唐府下聘……”
  唐子昔冷冷地道:“我要谢谢你吗?”
  姬婷被她一句话堵得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良久之后才苦笑道:“总之,一切都是造化弄人!”说没说完又开始咳嗽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没咳几下就咳出了血,显然命不久矣。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想必这就是姬婷此时最好的写照吧!
  唐子昔虽然依旧一脸冷漠,但是眼中的杀气已经消散了许多。
  虽然已经过去了太久,许多记忆都变得模糊,但她还是隐约记得,当时所有人都在关注新人,没有人理会摔倒在地上哭泣的她。她的脾气很犟,越没有人理就哭得越伤心,直到把自己哭得头晕眼花都不肯停下来。这时,一双柔软的手替她轻轻擦去眼泪,一个宛如仙女一般的小姐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用最温柔的声音耐心地安慰她。无论她怎么哭闹、怎么发脾气,那个小姐姐始终都不厌其烦地哄着她、抱着她。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个小姐姐的影子已经变得很模糊,但是那双温柔的眼睛却永远印在了她的心里。
  她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温柔娴静的小姐姐,居然就是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妖艳女子。她不知道对方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突如其来的心痛却让她忍不住落了泪。
  当年姬婷的父亲方敏虽然其罪当诛,但是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暗中给叛党通风报信的事,在被押往刑场的时候还在大声喊冤。虽然大理寺拿出了那些作为证据的书信,方敏也认了罪,可是唐子昔一直都觉得,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无论一个人犯了多大的罪,那些家眷都是无辜的。可是皇权威威不容侵犯,连文武百官都不敢替那些家眷求情,她只不过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小姑娘又如何敢开口。她能做的,只是在心里偷偷替他们念上一段往生咒。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待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姬婷叹息了一声道:“救你的人一定视你如命,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唐子昔的眼珠动了动,看了一眼半靠在石墩上的女子,哑着嗓子道:“你怎么知道我也中过蛊?”
  姬婷笑了笑,答非所问地道:“要彻底解傀蛊之毒。除了要将蛊母驱除体外之外,还要同时将它在体内产的虫卵一并灭掉,否则的是话只是治标不治本。那些虫卵随时有可能孵化成为新的蛊母。所以,必须在驱除蛊母之后,以秘术强行将虫卵唤醒,然后迅速以自身血液为媒介将那些虫卵引至自己的体内。整个过程越快越好,多耽搁一分就多一分风险。这就要求救人者的武功跟医术都有极高的造诣,稍有差池三个人都会当场毙命。”她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似乎很累,闭上了眼微微喘息着。
  唐子昔则听得呆住了,她没想到那个白衣女子居然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可是她跟对方非亲非故,实在是想不通对方为什么会冒如此大的风险来救自己。转念想到白衣女子当时说的话,她说她是受了一位姓苏的故人所托,难道仅仅因为这样?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嘶声问道:“你刚才说三个人?”
  “不错。”姬婷睁开眼睛看着她,微微颌首道:“因为被唤醒的虫卵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引出体外,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而且虫卵入体不仅十分的痛苦还非常危险,非一般人能承受。所以必须是心智极坚而且武功极高的人方可。整个过程凶险万分,所以旁边最好还有一位医术绝佳之人随时照应。这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道,“我倒是找到了能驱蛊的人,却找不到这个愿意以自身为媒介替我引出虫卵的人……唉,说来说去都只怪自己命苦!”
  唐子昔看了她一眼,质疑道:“以你的姿色跟手段,找个武功高强的人不是难事吧?”
  姬婷摇头苦笑道:“没用的。若非是心甘情愿,没有人能承受那种痛苦……说真的,我很羡慕你。虽然我这辈子已经没有机会了,但是我希望你能珍惜,若是那个人还活着的话。”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唐子昔摇了摇头。她没发现自己已经对眼前的女子没有了杀心,二人仿佛多年的老友一般说着话。
  姬婷闻言一怔,接着嫣然一笑,道:“有机会的,你一定会知道那个人是谁。”说着说着她的眼神越来越暗淡,声音也越来越低。
  唐子昔慌忙走到她身边,再次抓起她的手将真气源源不断地渡了过去。
  姬婷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累得满头大汗的少女脸上浮起一抹欣慰的笑意,想伸手去摸一下对方的头,却发现连手指都无力抬起。
  她知道自己已经大限将至,轻声开口道:“唐姑娘,有些话我必须在临死之前告诉你。”
  唐子昔嗯了一声,继续输送着内力。
  姬婷微微挣扎了一下没挣开,也只好由着她的了,道:“你以后若是再回洛阳的话,一定要小心一个人。我怀疑她才是整件事的主谋。虽然我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我想的那个人,但是十有八九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