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道武神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金光寺
    “公子一诺,赴汤蹈火!公子一诺,赴汤蹈火!!!”
  
      全场沸腾,他们奋力咆哮怒吼,热泪盈眶。
  
      江长安来到林太羽面前,一手背负在身后,一手伸出:“我想看一看,这两年,你究竟进步了多少?今日不比法器灵技,只试搏杀,林太羽,让我看一看,你是怎么杀人的?”
  
      “是!”
  
      林太羽脸上爆发出磅礴战意,所有人的神色惊异,林太羽的实力他们有目共睹,如今君帅却直言较量,固然天资聪颖,可是不比灵技与法器,单纯论这肉身强悍程度与搏杀技巧,这可不是单纯的天资能够弥补的,他不可能挨得住那一掌!
  
      林太羽全身的杀气毫无保留地释放,血罗屠场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空气好似变得难以呼吸,然而江长安的身上却恰恰相反,就如街上缓缓走来的干净少年,人畜无害,没有半点威胁,别说杀人,就连有无杀鸡的力量都让人怀疑。
  
      突然间,一声暴喝,每个人的瞳孔骤然凝缩成一点,林太羽动了!
  
      林太羽气息沉淀入灵元,全身的肌肉都爆发出一种皮肤包裹不住近乎要炸开的恐怖程度。
  
      嗤!
  
      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快得令人发指,忽然间又出现在江长安面前,五指摊开成掌刀,虎虎生风,甫一凝出手势,拳风已劈得江长安白袍猎猎作响。
  
      这是劈开红发男子的一掌,也是毫无保留倾尽全力的一击。
  
      可就在这时,江长安眼中突现一点寒芒,另一只手仍旧背负在身后,右臂单刀直入——
  
      白衣飞袖,后发制人!
  
      簌!
  
      一触即发,点到为止。
  
      江长安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穿插到了他的咽喉,如同剑锋的指尖停在半寸的距离,林太羽黑发如瀑布炸裂,飞舞凌乱,而台下林太羽身后的众人也被这股杀意割得脸颊生疼。
  
      每个人无不是瞠目结舌,这种短暂的杀意体验太恐怖了,如果说林太羽爆发出的杀气是一汪海潮,翻江倒海,波澜壮阔,那这一袭白衣爆发出的杀意就如惊涛骇浪端点最凌厉的一点,似风口浪尖,转瞬即逝,却是这道海潮最凶狠的一瞬。
  
      最恐怖的是他能完全做到收放自如,静时波澜不惊,动时鲸涛鼍浪。
  
      这完全得益于江长安吸收的道蕴,沉淀的道蕴将这些浮躁的杀意磨砺去了棱角,再加上有道心紫金莲,他现如今虽和真正的返璞归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已经摸到了些许门道,足以自如掌控杀气。
  
      林太羽面沉如水,整条右臂瘫软地悬挂着肩膀,像是无主之物来回晃晃悠悠,他疼地紧咬牙关,心怀感激,若非君帅手下留情,这条胳膊就远不是脱臼这么简单的了。
  
      “卧槽……刚刚,发生了什么?”
  
      “没……没看清,太快了。”
  
      “仅仅凭借*就能达到这种速度,这,这还是人吗?”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精彩纷呈,两个眼珠恨不得都要飞上台,几乎无人看清江长安的出手速度。这段时间,冰羽曜隼先天速痕已经完全熔刻进了他全身每一块的骨头,即便是不使用灵力,他也能够达到非凡超人的疾速。
  
      江长安笑问道:“你看到多少种变化?”
  
      “十三种。”林太羽颔首。狡如灵蛇,缠似蛟龙,只有他看的清清楚楚,就在方才一瞬,江长安的手掌贴着他的手臂穿入肩膀,只靠肘部的撞击将他的手臂震得脱臼,就在这一瞬,江长安有十三次杀掉了他的机会。
  
      江长安微微点头:“你看出了一半。”
  
      全场再度哗然,他们今日真正看到了君帅的实力,这就是公子盟的主人!绝对的领袖!或许对于一些正道门派大能强者面前,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他们都很清楚,眼前的白袍才不过刚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总好过一个七八十岁的大能强者来得更加实在,这使每个人都能够看到未来的曙光。
  
      “君帅!君帅!君帅!……”
  
      每个人都竭力地大吼,以这种野蛮的方式舒缓平静体内躁动不安的兽血!
  
      很多时候人们愿意死心塌地跟着另一个人,并非只是因为他有过人的能力,更多的是他能够为自己带来希望,在他身上,所有人都能看到十年二十年之后的盛景!
  
      就在群情激愤之时,忽见一道人影不顾阻拦慌慌张张闯入血罗屠场——
  
      “我要求见四公子!别拦我!我要求见四公子!”
  
      众人望去,眼见一个身着江府服饰的侍从急急忙忙地跑到台上,几次摔倒连滚带爬地来到江长安面前,跪倒在地,惊慌失措道:“四公子,大小姐她……”
  
      “我大姐怎么了?”江长安急问道。
  
      “禀四公子,府内突然出现了打量杀手刺客,大小姐在府门外遇刺,好在安然无恙,二公子也在画梅亭险些喝下了被人下了毒的茶水,家主担忧四公子安危,特命小人前来禀报,望公子快快回府。”
  
      听到江琪贞与江笑儒无碍,江长安脸色稍稍缓和,眼中却陡然闪现出一点杀机,一手扣住他的咽喉,拎了起来,寒声问道:“谁派你来的?”
  
      侍从大惊失色,脸色堵血发紫,青筋外露:“咳咳……四公子饶命,属下是奉了家主之命……”
  
      “好一个家主之命,那我问你,江府的家主是我爹江天道,还是我爷爷江释空?”
  
      “是……是……”侍从眼神恍惚闪烁,脸上冒出阵阵冷汗。
  
      江长安冷笑:“你来这里……不是你那位‘主人’下的命?”
  
      侍从脸色唰得惨白,眼中一冷,双手一翻露出两道寒匕,左右两道夹击刺向两肋。
  
      噗!
  
      血花迸溅,他的脖颈直接碎成了肉泥,瘫倒在地。
  
      眼看君帅当面险些遇刺,每个人眼中都是燃着怒火,竞相请命将那什么狗屁主人抓来!
  
      却无人注意,那点点落在手背上的血珠突然间像是活了起来,顺着江长安的毛孔钻进了手心经络!
  
      “血毒!”
  
      江长安心中一凛,毒素急剧扩张,胸中一阵血气翻涌。
  
      只有林太羽瞧得所有状况,紧张道:“君帅……”
  
      “别过来!”江长安低声道,“冷静别慌,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是。”林太羽转头望了眼正处于群情积愤的众人,脸色努力恢复平静,“君帅,是谁下的手?”
  
      江长安心中沉吟,侍从的确是要杀他,带来的消息也不见是假,阿吉终于还是出手了,同时派出各路刺杀,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混淆视听?三场赌局,他最想要的却是自己身旁的笨丫头,而今日笨丫头根本就没有跟在身旁,而是跟着母亲一同前往了……
  
      “不好!”
  
      倏忽间,他眼中猛然浮现一丝亮光:“金光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