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归朝 > 第一五零章 嘉兴有君名苏浅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世上大多所谓的巧合,都是人为的安排而已。
  
  嘉兴苏家有人在京中为官,且已位列小九卿,如果苏浅真是出自嘉兴苏家,太后和皇帝为何会让苏浅给庆王做伴读呢?
  
  藩王不得结交朝臣!
  
  因此,皇子和公主们的伴读,历来是在宗室和勋贵子弟中挑选。
  
  霍大娘子没有耽搁,立刻让人去查,没过两日,便把嘉兴苏家嫡房的事情打听到十之八、九。
  
  苏家是大族,要打听他们的事情并不难。
  
  苏家嫡房五房,苏浅和苏离确实是隔着房头的从兄弟,苏浅是二房的嫡子,苏离则是五房的庶子,两人虽然同样出自苏家嫡房,但是地位天壤之别。
  
  苏浅三岁的时候,跟着父亲去逛灯会,苏父一个不小心,苏浅就被拍花的抱走了。
  
  后来苏浅被人牙子辗转带到京城,被老定安伯遇到,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下来,老定安伯初时见他玉雪可爱,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公子,便动了恻隐之心,这才将他买了下来。初时还想帮他找到父母,可惜苏浅被拐的时候只有三岁,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一来二去,老定安伯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转而让他与自己的孙儿一起读书识字。
  
  苏浅六岁的时候,老定安伯五十大寿,因为老定安伯的生母是先帝的亲姑姑秀静大长公主,因此,老定安伯的寿辰,皇帝不但有赏赐,还派了只有七岁的庆王亲自来送贺礼。
  
  庆王爷便就是在定安伯府遇到了苏浅,他对老定安伯的几个孙儿全都视如不见,唯独看上了苏浅。
  
  老定安伯索性让自己的长子,收了苏浅做义子,苏浅便以勋贵子弟的名义进宫,做了庆王伴读。
  
  苏浅十岁的时候,不知何故,庆王派他跟着当时的定安伯,也就是苏浅的义父去江南办差,一行人到了嘉兴时,苏浅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来,定安伯立刻派人查问,很快便查到苏家曾在七年前丢失过一个孩子,苏浅便是在那个时候认祖归宗的。
  
  他在嘉兴住了两年,两年之后,庆王出宫开府,便又召了苏浅回京,虽然也曾有御史弹赅过此事,但是定安伯都以苏浅是自己义子的理由,将这些事给压下去了。
  
  之后苏浅便一直留在庆王身边,他没有官职,甚至没在庆王府里当差,仍是一介布衣,仍是庆王的伴读。
  
  霍大娘子和霍柔风越听越奇,这个苏浅的经历还真是与众不同。【△網WwW.】
  
  霍柔风好生羡慕,苏浅到了嘉兴,便记起了小时候的事,因此才认祖归宗。
  
  可她呢,她就连做梦也梦不到小时候的事啊,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被抱回来的时候,只有几个月大。
  
  好在她还有前世的记忆,若是连前世的事情也忘记了,她就更加难过了。
  
  她想了想,给苏离的太太写了一封信,信上问起苏浅的事情。
  
  给苏太太写完信,她又给采莲也写了一封。
  
  苏离只是庶子,加之苏大姑娘是被族里的姐妹推下楼梯,才伤了脑子,苏太太与族里的关系定然并不亲近,对于苏浅的事情,恐怕所知甚少。
  
  而采莲却不同。采莲如今跟着苏大奶奶学习针炙,苏大奶奶因为常给族里女眷诊病,因而在族里人缘极好,采莲本就是出身大户人家的丫鬟,最擅于察言观色,关于苏浅的事,采莲可能比苏太太知道得更多。
  
  霍柔风没有猜错,没过多久,苏太太与采莲的书信便全都到了。
  
  苏太太也只是知道苏家有个嫡子被拍花党拐走,多年之后认祖归宗,她甚至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与庆王的关系。
  
  而采莲则不同,她把苏浅在嘉兴的那两年里的一些事,在信里原原本本告诉了霍柔风。
  
  霍柔风这才知道,苏浅当年与定安伯来到嘉兴,是给皇帝办差,但是却也是收到了苏家找寻孩子的消息,因此,庆王才让苏浅跟着一起回到嘉兴。
  
  霍柔风不由苦笑,原来并非是苏浅比她聪明,能记起小时候的事来,根本就是有人要找孩子,苏浅怀疑自己是苏家骨肉,特意从京城过来查找的。
  
  采莲在信里还写了很多零零碎碎的小事,这些事一看就是从苏家的丫鬟婆子口中打听到的,霍柔风不由得夸奖采莲,她想知道的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越是这些外人不甚留意的事,反而能看出更多的细节来。
  
  她把采莲的信拿给霍大娘子去看,霍大娘子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对霍柔风道:“看上去,这个苏浅是个很细心,也很冷静的人呢。”
  
  采莲在信里说,苏浅很爱整洁,他的屋子一尘不染,衣服用品都是自己整理,有的时候,丫鬟们帮他整理了,他却嫌不够整齐,自己会重新收拾一遍。有一次丫鬟想不起他的一件祝寿时穿的袍子放在哪里了,他冲口便说:那衣裳乙字箱子里的上属第三件。
  
  还有一次,他从族里的大书房里借了一本书,之后管理大书房的人把帐目记错,把他借的这本书错记成了另一本,他立刻就把当时借这本书的时候,与这本书同一书架上的其他十几本书的名字一一道来。
  
  管理大书房的人依次核对,这才发现,苏浅所说的竟然无一错漏。
  
  而那个时候,已距他当日借书的时候,过了整整两个月。
  
  也就是说,苏浅能把两个月前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甚至能精确到每一本书的名字和摆放位置。
  
  哪家的公子哥儿会有这么细心,细心到一件衣裳放在哪里,一本书旁边的书是什么,他都能一一道来。
  
  不但霍柔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就是霍大娘子做了多年生意,阅人无数,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
  
  姐妹俩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霍柔风才摸着鼻子说道:“姐,我要是像他这样,我会累死的,一定长不大了。”
  
  霍大娘子目光沉沉地看着妹妹:“九儿,以后他定然还会找你,你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姚颖怡,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