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落关山 > 第1711章 小莲的秘密
    石正峰觉得小莲的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她的身世绝对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她和甘棠教之间好像有着某种联系,否则的话,石正峰一提起甘棠教,她的反应不会那么激动。顶点X23US
  
      不管怎么样,有一点石正峰还是能看明白的,小莲是个好姑娘,有些话她不愿对石正峰说,石正峰也不会去追问。
  
      石正峰说道:“好,我这就去烧了那些龙骨。”
  
      石正峰挺直了腰板就要朝古庙走去,小莲拉住了他,说道:“庙里可是有两个教徒在那守着。”
  
      石正峰说道:“我连老虎豹子都不怕,会怕两个甘棠教徒?”
  
      小莲看着石正峰,用央求的语气,说道:“他们俩也是奉命办事,石哥,你别杀他们俩。”
  
      石正峰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你石哥不是嗜杀之人。”
  
      嘎啦和二驴在古庙里生了一堆火,一来照个亮,二来也起到驱赶野兽的作用。
  
      嘎啦在古庙里转了一圈,说道:“这古庙里好像住过人。”
  
      二驴说道:“当然住过人了,以前僧侣们不住在这,住在哪呀?”
  
      嘎啦指着小莲睡过的那堆干草,说道:“我说的不是以前,是现在,刚刚有人在这住过。”
  
      “你怎么知道?”二驴问道。
  
      嘎啦摸着草堆,说道:“这草堆还是温的。”
  
      二驴说道:“也有可能是野兽在这睡过。”
  
      “野兽怎么能铺出这么规矩的草堆?”
  
      “哎呀,我说你有完没完,你精力这么旺盛就在这守夜吧,我先睡一觉。”
  
      二驴倒在篝火旁边就要睡觉,嘎啦警惕性十足,东张西望,突然,一个黑铁塔似的身影出现在了嘎啦的身后。
  
      嘎啦张大了嘴巴,刚要叫出声,石正峰捂住他的嘴巴,一记手刀劈下去,把他劈得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二驴背对着石正峰,倒在地上,叫道:“闹腾什么呢,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石正峰走过去踢了踢二驴,二驴一下子坐了起来,刚要发怒,看着石正峰愣住了。
  
      石正峰又是一记手刀,把二驴也劈昏了,拖着嘎啦、二驴,把他们俩扔到了古庙外的荒地里,然后从篝火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木棒,把那一堆龙骨全都点着了,熊熊大火立刻燃烧起来,映红了夜空。
  
      石正峰走出古庙,对小莲说道:“搞定了。”
  
      小莲说道:“甘棠教的人看到火光,一定会赶过来的,我们快走吧。”
  
      石正峰本想和小莲在古庙里休息一晚,现在看来,这愿望无法实现了,只能找个僻静的地方,在树上搭个窝,将就将就了。
  
      石正峰习惯了风餐露宿,在树窝上待了一晚,没什么,小莲却是娇生惯养,躺在树窝里浑身难受,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第二天一早,石正峰和小莲跳下了树窝,继续赶路。小莲这一晚几乎就没睡觉,无精打采地跟在石正峰的身后,一边走着路,一边就要睡觉。
  
      石正峰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便带着小莲来到一座小镇,寻了一家客栈,说道:“小莲,你在这睡一觉吧。”
  
      小莲强打精神,说道:“石哥,你还要去簸箕村,我在这睡觉,那不是耽误你的时间吗?没事,我撑得住,我还能赶路。”
  
      石正峰面露微笑,说道:“小莲,你在这睡觉吧,我正好还有些事。”
  
      小莲在房间里睡觉,石正峰出了客栈,想到街上给小莲买一双鞋,昨晚小莲的鞋磨烂了,小莲一直是赤脚行路。
  
      石正峰买了一双结实耐用的鞋子,揣在怀里,正要回客栈,突然,迎面看见一群官兵走了过来。这些官兵一身戎装,手持兵器,护卫着几个甘棠教徒,拿着一张画像,指指点点,沿街挨家挨户地询问着什么。
  
      石正峰正站在街上发愣,官兵和甘棠教徒们就走了过来,一个官兵指着甘棠教徒手里的画像,喝问石正峰,“这个女人见没见过?”
  
      石正峰仔细一看,画像里的女人和小莲很是相像。
  
      石正峰看着画像发呆,官兵有些兴奋,问道:“你见过这个女人?”
  
      石正峰摇了摇头。
  
      官兵很是愤怒,叫道:“没见过,你盯着看半天干什么?!”
  
      石正峰露出憨傻一笑,说道:“我就是觉得这画里的女人挺漂亮的。”
  
      官兵感觉像是被人耍弄了似的,抡起巴掌就要打石正峰。旁边的甘棠教徒拦住了官兵,和颜悦色地对石正峰说道:“小兄弟,你要是见到这个女人,立刻通知官府,或是通知我们甘棠教,我们会给你一千两银子的赏钱。”
  
      一千两银子是个大数目,江洋大盗的悬赏金也不过是一二百两银子。
  
      石正峰指着画像,问道:“大师,这女人犯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找她?”
  
      甘棠教徒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泛起了一股寒气,说道:“不该你问的事,你别问。”
  
      石正峰识趣地点了点头,朝客栈走去。小莲正在房间里酣睡,石正峰敲响房门,把她惊醒了。
  
      “我给你买了一双鞋,你试试,看合不合脚,”石正峰把鞋子递给了小莲。
  
      小莲接过了鞋子,甜甜一笑,说道:“谢谢石哥。”
  
      石正峰送给小莲的鞋子,无论合不合脚、好不好看,小莲都高兴。
  
      小莲喜气盈盈地穿上了新鞋子,在屋里走了几步,说道:“合脚,非常合脚。”
  
      石正峰神情严肃地看着小莲,说道:“小莲,我问你一件事,你和甘棠教之间是什么关系?”
  
      小莲突然愣住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看着石正峰。
  
      石正峰说道:“我刚才上街,遇到了官兵和甘棠教徒,他们拿着一张画像,悬赏一千两银子找画中人,我觉得那画中人和你有几分相似。”
  
      小莲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说道:“可能、可能......可能是凑巧吧。”
  
      小莲对石正峰挺信任的,但是,在涉及到身世这件事上,小莲始终不肯对石正峰说实话。
  
      石正峰没有追问小莲,笑了一下,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点饭菜带上来。”
  
      石正峰、小莲的客房在二楼,石正峰走到楼梯口,刚要下楼,看见那群官兵、甘棠教徒走进了一楼的大厅,客栈老板和伙计们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
  
      甘棠教徒拿着那张画像,问客栈老板和伙计们,“有没有见过画中这个女子?”
  
      客栈老板和伙计们凑过去看了看画像,纷纷摇头。
  
      一个小军官说道:“你们这客栈人员流动比较大,你们可得把眼睛给我放亮了,如果这个女人在你们这住过,你们没发现,到时候你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客栈老板连忙说道:“军爷放心,我们见到这个女子,肯定立刻向您报告,一时一刻也不会耽搁的。”
  
      官兵和甘棠教徒们转身要走,突然,一个伙计哎呀叫了一声。
  
      官兵和甘棠教徒们停下了脚步,小军官回身看着那伙计,问道:“怎么了?”
  
      客栈老板恶狠狠地瞪了那个伙计一眼,心想,这些官兵和甘棠教徒都是惹不起的活阎罗,他们都要走了,你叫唤什么,非要惹麻烦吗?
  
      伙计看了看客栈老板,又看了看小军官,战战兢兢,说道:“没、没......没什么。”
  
      小军官有些气愤,转身要走,不过,旁边的甘棠教徒看出来了,伙计是欲言又止,他走到了伙计的面前,和颜悦色,说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话尽管直说,说对了,我们重重有赏,说错了,也没关系。”
  
      甘棠教徒做出这副样子,挺有亲和力的,伙计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说道:“大师,我见过一个人,和那画像里的人有点像,不过他不是女人,是个男人。”
  
      甘棠教徒和小军官立刻瞪大了眼睛,问道:“那人在哪?!”
  
      伙计指着上面,说道:“就在二楼,丁卯客房。”
  
      丁卯客房正是石正峰和小莲的客房,石正峰慌忙跑回了客房。小莲正坐在床上欣赏自己的新鞋,石正峰猛地推开门,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小莲问道。
  
      石正峰说道:“官兵和甘棠教的人来了,快走!”
  
      官兵和甘棠教徒从楼梯上楼,石正峰抓着小莲跑到了窗口,准备跳窗户。
  
      小莲有些害怕,不敢跳,石正峰拍了拍她,说道:“没事的,有我呢。”
  
      石正峰抓着小莲纵身一跳,稳稳落地,落到了客栈后院里,后院里有几个伙计正在干活儿,突然楼上跳下来两个人,他们都莫名其妙。
  
      石正峰抓着小莲冲上了院墙,翻墙出了客栈,这时,二楼窗户上探出了一颗官兵的脑袋,叫道:“抓住那两个人,抓住那两个人!”
  
      小莲娇生惯养的,跑起来速度很慢,石正峰干脆背着她,使出了疾风步,冲出了镇子,躲到了镇外的树林里。
  
      官兵们撒开了大网,在镇外的山林里搜索起来,他们人手不够,就组织附近的老百姓协助他们,并且还去县城、府城求援。
  
      石正峰很是惊讶,心想,为了抓小莲,闹出了这么大的阵势,这小莲到底是什么身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