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霄行 > 三十、万年玄冰

  上章说到,三小根据眼前所见,不约而同喊出了“极寒泉”,刹那之间,心中的震惊自是难以形容。
  过了一会,小宝先开口,呵呵道:“云青,潇儿姐,咱们也不要太夸张了,万一这只是个普通的泉水呢?毕竟这山上一片葱茏,从上山到现在,这儿也感受不到一点点的寒意”。
  “当然感受不到了,你看这儿,泉水早都干了不知多少年,若是真如那小二所说,几百年前便没了泉水,自然就不会冷了”,云青道。
  “嗯,若是有泉水,怕是咱们也上不来了,只是,若真的眼前便是极寒泉,那便说明这极寒镇的传说很有可能是真的,这样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潇雨轻声道。
  “真是匪夷所思”,小宝道接着道:“以前咱们在小村里,从没想过世上还有这么多神秘的事儿,嘿嘿,不知那小二说的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是不是也是真的?”
  “小宝,你这么快就想着要青春永驻啦?”,潇雨笑道:“你这小身板还没长好呢,若是现在便青春永驻,万一以后再也不长了,岂不是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也不错,比那些大人可是要强多了”,小宝嘟囔道:“小孩子单纯可爱,想法也少,多好啊!不过,咱们可以现在先不喝啊,到了十八岁以后再喝,不就行了?”
  挠了挠头又道:“也难说,小二说了,极寒泉的水,要煮开了喝才有功效,可是要想煮开,还不知要费多大一番周折”。
  “好你个小宝”,云青笑道:“好像你真找到了泉水一样,先别说了,咱们还是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云青说完,走了几步,绕道巨石之后,一会又回到二小面前,开口道:“眼下来看,究竟是不是那小二所说的极寒之泉,我们都无法确定。就目前看到的迹象,不知多少年前,这儿确确实实曾经有过一眼泉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干枯了,我刚才到巨石后面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泉水流过的迹象,说明这泉水的泉眼,应当就在块巨石之下。”
  “巨石之下?”潇雨皱眉道:“这块石头,巨大无比,且与周边的山石相接,肉眼也看不出有多少缝隙,若是原本这巨石便在这里,那这泉水就不可能流出来啊”。
  “若是原本这巨石就在这里,这眼泉水便不可能流出”,潇雨这句话让云青小宝又是一惊,眼前这块巨石,长高各有数丈之多,若原本不在这儿,那便是有人把它移了过来,故意用这巨石堵住了泉眼,可是任凭三个少年如何想象,也想不到究竟是什么力量,能移动如此巨大的一块石头。
  一时之间,三小心中砰砰直跳,又是一阵沉默。
  极寒镇、极寒山、极寒泉,这三个名字,此时想起来,才觉得竟带着浓浓的寒意。
  就当三小被这巨石所震,心头惊疑不定之时,一直还算安静的小火儿,竟然朝着那巨石“叽叽叽叽叽”一连串儿叫了起来。
  云青见小火儿又开始乱叫,这才回过神来,突然就想起小宝初见小火儿之时,曾问小火儿是不是从天上来的,小火儿用“叽叽叽”三声表达了肯定的意思之后,当时三人并不真的相信,以为小火儿所谓的天上,应是在极高的大山之上,但究竟是哪儿,云青心中其实一直都有深深疑问,眼下这小火儿一路把三人引到这巨石之前,莫不是它有什么打算?
  想到这儿,云青忙问道:“小火儿,你是想要我们做什么吗?”
  “叽叽叽”小火儿三声叫完,“嗖”地一声,竟然跳到了巨石上面,爪子一个劲地往那野草上乱扒,似乎是要拨开这巨石上覆盖的野草,只是由于身子实在太小,根本就无法拨动。
  “小火儿,你是让我们把这野草拨开?”云青连忙又问道。
  “叽叽叽”,小火儿又是连叫了三声。
  云青一呆,刚才第一次看到这块巨石,隐约看到这巨石能够反射强烈的光线,自己便想把这些野草拨开,只是后来又看见巨石之前的水流痕迹,三小震惊之余又是一番胡乱推测,云青差点就给忘了。
  想到这儿,云青向前一步,伸手便去拨那巨石上的野草,这一拨不要紧,手指不小心触到了巨石的表面,猛地一股冰凉刺骨、甚至有些疼痛的感觉自指尖倏地钻入,穿过整个身躯,直达脚底,云青一个激灵,连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云青,你怎么了”,潇雨看到云青浑身发抖,慌忙上来扶住云青。
  “这巨石,实在太冰冷了”,云青喃喃道:“太奇怪了”。
  “冰冷?”,小宝虽亲眼见云青连打了几个寒颤,心里还是有些不大相信:“这上面的草还长的好好的,怎么会冰冷呢?”。
  小宝说完伸出手指,试探着往那巨石上一点,眨眼之间便又抽回,口中“妈呀”惊叫一声,与云青不同的是,小宝由于内功没有云青深厚,不仅连打了几个寒颤,整个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这下,三小又给惊呆了。
  片刻,潇雨开口道:“云青,小宝,这巨石表面既然如此冰冷彻骨,传说中的极寒泉便极有可能是真的了。既然如此,那山下小二所说,去年有一伙人到这极寒山上至今未归,也极有可能是真的。如此看来,这极寒山上不仅有着令天下人觊觎的极寒泉,还有可能处处隐藏着令人难以预料的凶险,依潇儿看,咱们此行既是前往昆仑拜师学艺,不如就此下山,否则以咱们当前的功力,万一有什么不测,未必就能全身而退。你们看呢?”
  听潇雨说的合情合理,小宝一摊手道:“我赞同潇儿姐说的,这巨石下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咱们完全不知道,万一不是泉水,这下面万一要是跳出来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可咋办?不过,咱们主要听云青的,云青,你说咱们是走还是不走?”
  “咱们主要听云青的”,一句不经意的话,云青却感到无比的温暖,这温暖仿佛藏有巨大的力量,将巨石刺入自己身体的那股寒意,瞬间驱了个一干二净。
  想了想,云青道:“潇儿姐,小宝,我并不是不害怕凶险,但是我相信小火儿,小火儿一路把咱们三个引到这儿,我相信如果有致命的凶险,它绝不会这样做,是不是,小火儿?”。
  果然,此刻正站在巨石之上的小火儿,听到云青问它,“叽叽叽”又叫了三声。
  听云青这么一说,潇雨和小宝开始想起小火儿种种非同一般的表现来,想着想着,心中的不安之感慢慢少了许多,竟被一种探秘般的渴望悄悄代替。
  这小火儿,虽然连毛儿都没有长全,却让三个少年有一种特殊的信赖。
  “云青说的对”,潇雨道:“我刚才有些着急,把小火儿差点都给忘了”。
  “是啊,这小家伙……”小宝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又道:““咦?不对啊,这巨石如此冰凉,小火儿是怎么站在上面的?”
  一句话提醒了二小,果然,小火儿在巨石上泰然自若,丝毫没有被刺骨的寒气所侵,若说是野草阻挡了寒气往小火儿身上传递,明明小火儿所站之处,野草的缝隙更大,小火儿的爪子,明明有一部分,已经跟巨石的表面贴到了一起。
  “小火儿,你竟然不怕寒气,看来这名字还真是给你取对了”,云青惊喜道。
  小火儿闻言,“叽叽叽”朝着三小又是一阵鸣叫,爪子又开始拨起巨石上的野草来。
  “小宝”,云青道:“小火儿应该是让咱们赶紧拨开这些野草,这巨石虽然冰凉彻骨,但咱们小心一点,只要不接触这巨石的表面,应该问题不大”,说完,云青小心翼翼抓住几根较长的野草,轻轻一拽,几根草儿便滑了下来。
  噌噌噌,云青又连拽几下,就在巨石的一小块表面终于露出在三小眼前时。
  三个少年,又沉默了。
  在山上阳光的照射下,一道七彩的光芒从巨石露出的一角激射而出,光芒之下,三小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巨石光洁如镜,晶莹剔透,一丝丝的雾气,正从巨石的表面不断向外渗出。
  一刹那,三小终于明白过来,这哪儿是什么巨石,分明就是个巨大的冰块。
  沉默了一会,还是小宝先开口道:“云青,潇儿姐,事到如今,咱们不得不相信极寒泉的传说了,眼前这冰块这么大,不可能是人力所为。另外,虽说现在春天才刚刚开始,但天气十分暖和,这么大的冰块在这儿,却一点儿都不见融化,可见本身这巨大的冰块,已经不是普通的东西了”。
  “嗯”,云青道:“我也相信这极寒泉绝不只是传说的这么简单,虽然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但是自从我爹爹离开以来,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又实在遇到了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比如小火儿,为什么能够听懂咱们的话,为什么这么久的时间,却一点儿都不见长大,它到底是从哪儿来,又比如这巨大的冰块为什么能够出现在这里,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人把它放在这里,总之,令人疑惑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作为一个凡人,咱们实在太渺小了”,本来云青还想说出石质小花的事,想起程布衣的告诫,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潇雨听云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也轻声道:“是啊,这世上,我们不知道的实在太多了,不说别的,就比如咱们最近练习的功法,我都没有想明白,练这功法之时,我总觉得自己的神思像是可以飘到我的身体之外,我时常想,若是有一天,我将这内功练到了一个极致,会不会发生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哎,想着这些,我就总觉得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神仙存在”。
  小宝在一边听得入了神,见潇雨说完,忙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世界真的太神奇,前面我在村里胡书生家借了本野书,里面全是一些白日飞升,修炼仙丹之类的故事,看得我小宝是热血沸腾,哎!”
  三小正说得入神,猛听一个声音怒吼道:“哪来的几个野娃娃,竟然敢打极寒泉和万年玄冰的主意,可是活腻了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