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104章 谎言

  次日清晨,从县城闻讯赶来的令吏怒,站在案发地点处,皱眉不语。
  这株榕树生在一座小丘顶上,丘下是陡峭的断崖,高十余丈,下面是湍急的溪流,溪水边满是长满青苔的石头,游徼叔武的尸体正趴在上面,半边脑袋摔得血肉模糊……
  黑夫亭长说,他中了贼人奸计,踩了陷阱,被倒吊在榕树上面不得脱身,而叔武赶来后,也被贼人捡起一枚弩矢,开弓射中了眼窝,叔武吃痛,乱走之下,不慎落下山崖。
  “都摔成这样了,如何记录原本的伤口情形?”
  怒摇着头,让人帮忙,好不容易才从叔武摔烂的脑袋里,找出了那枚致死的弩矢,的确深深嵌入眼窝中。
  这时候,一名小吏也匆匆走过来禀报道:“令史,那支射伤黑夫亭长的箭,在水潭边找到了。”
  同样的弩箭,尾部被折断,因为是从伤口里拔出,上面的菱形状矢头还沾着肉屑和血迹,黑夫说他在水潭边处理好伤口后,就扔在一边,果然找到了。
  怒仔细检查无误后,点了点头,让众人将这些物证都收好,准备将叔武的尸体抬回县城再检验一遍,虽然还有些小的疑点,但总体情况,跟黑夫所述基本一致。
  只是怒依然感觉有一丝不妥。
  “这贼人能在游徼、亭长追捕下逃走,还反击让他们一死一伤,未免太厉害了罢?”
  他只管破案,却未曾想到,抓捕贼人时,出了这么多岔子,这下,安陆县的官吏们,可有好果子吃了……
  但直到离开前,他们都未发觉真相,这现场,已是对秦国令史工作十分了解的黑夫,精细布置过的!
  ……
  “事情就是这样。”
  数日后,黑夫再度被传唤,当着狱掾、令史等诸多同僚的面,平静地将事情经过又讲述了一遍。
  “亭长可以走了。”
  喜点了点头,黑夫将事件经过说的很细节,与现场勘查的结果完全一致,在怒表示尸体头部摔得太烂,他也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官府没发觉更多的疑点。
  “唯,罪吏告辞。”
  黑夫一瘸一拐地拱手,走出县狱,他的手下东门豹、季婴等人早已等候在此,见状连忙过来搀扶。
  虽然失手一次,但黑夫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仍然没变。
  外面阳光耀眼,也很温暖,恍惚间,黑夫又感觉到了近一年前,初次走出这里时的那种解脱感……
  他说谎,掩盖自己杀人的真相,实在是逼不得已。
  黑夫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在隔壁的竟陵县,也有一位亭长,在追击贼人的过程中,却失手射死了前面的求盗,事后他如实招供。但因为当时除了早就跑掉的贼人外,无人为亭长作证,最后那亭长依然被判了个杀人罪,为求盗抵命……
  其实还有一件事,发生在不久后的未来,夏侯婴是沛人,在县里做掌管车马的小吏,与亭长刘邦是莫逆之交。每当他驾车送完使者或客人返回的时候,经过刘邦任职的亭舍,都要停下车,去找刘邦谈天说地,而且一聊就是大半天。
  二人还时常比试武艺,然而有一次,在没有人见证的情况下,二人比武时,刘邦失手击伤了夏侯婴。
  这件两个好朋友一笑而过的小事,却被有心人告发到官府,说刘邦与夏侯婴私斗,贼伤人!
  身为亭长,知法犯法,伤了人要从严判刑,刘邦虽向县里申诉说,自己没有故意伤人,夏侯婴也提供了同样的证词。但因为告发者一口咬定,让县里怀疑二人串供,有所隐瞒,结果夏侯婴被拷掠了许久,受笞刑数百……
  最终,这件案子因为夏侯婴死咬牙关,绝不翻供,证明了刘邦的清白,那告发者落了个诬告反坐,但若夏侯婴撑不住刑罚,提供了不利于刘邦的证词呢?
  那恐怕就不会有汉高祖斩白蛇起义了,刘邦自己就会作为刑徒,在骊山渡过余生。
  这两件事,和黑夫的处境有相似之处,那就是没有第三者在场,所以,他除了将锅推给跑掉的钟离昧外,还能怎么说?伸出双手,对所有人坦然地说:“是我杀了游徼,因为他要杀我?”
  谁目睹了这一切?谁能为他作证?
  只靠黑夫一个人自说自话,谁相信?
  一向看重证据的秦吏,会轻信他?
  难道要指着老天为证?
  黑夫没有这种信心,也不想再将自己的性命再寄托在他人手里。
  “除了说谎自救,我别无他法。”
  这便是黑夫不惜精心布置现场,也得将自己撇干净的原因。
  因为实话实说,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游徼的家族在乡里算不上顶尖,却也有不少兄弟在做小吏,到时候等待他是,可能就是无穷无尽的追告,和严刑拷掠了,黑夫可不想最后坐实一个“贼杀人”,那他这一生,可算彻底完了,除了亡命造反,别无他法。
  ……
  整个七月下旬,黑夫一直在家中养伤,湖阳亭的事务则交给求盗东门豹代为处理。
  而在县城,这件事的风波仍未平息,此次抓捕影响很大,最后却让主犯逃脱,相关的官吏都少不了要受牵连。
  黑夫在家养伤的时候,县城中,几名县中长吏,的确在进行剧烈的争议。
  与黑夫有怨的县左尉,力主以渎职的名义,罢免黑夫的亭长之职!
  县右尉则认为,黑夫只是最后走失了主犯,但若没有他在查案中多次建议,可能连从犯石,还有那些个楚国邦亡人都抓不住——因为被发觉得太早,钟离眛的计策还是落空了,那些乘着夜色,朝云梦泽出逃的楚国邦亡人,最后除了一人没找到踪迹外,其余五人,全被抓了回来。
  狱掾喜也提供了法律咨询:“黑夫亭长未能抓获贼人,赀甲三件,如此而已。”
  “太轻了!”左尉一个劲摇头,依然力主严惩。
  众吏争议之时,郡上却突然派传人发来了一份文书。
  诸吏一时间面面相觑,消息已经送达郡城了?这次怎么回复的这么快!
  怀着一颗忐忑之心,拆封文书后,县丞脸上的表情却有些精彩。
  “县丞,里面说了什么?”
  从县令到两名县尉,都眼巴巴地盯着那份木牍,里面的内容,事关他们的前程。
  “并非是郡府对吾等的惩处。”县丞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只好让众人一起看。
  原来是先前黑夫献上的“足迹学”,被县丞报上去为其请功,得到了郡丞的认可,认为这法子可以在郡中推广,故对黑夫加以褒奖……
  “可升爵一级,为簪袅?”
  “有过不罚反赏,岂有这种道理!”县左尉气得七窍生烟,扬言要亲自写信去郡里申诉事实。
  “黑夫未能擒获贼人,当罚钱,但先前的功绩却不可掩盖。”
  喜朝县左尉拱手道:“若左尉坚持己见,那我也只好一同向郡城陈述实情,力主赏罚同时进行了。”
  ……
  此时此刻的黑夫,并未知晓县中长吏们因为他,再度吵得不可开交,他的箭伤没有伤及骨头,在家养了半个多月后,日渐痊愈,只是情绪不高。
  大哥衷以为,自家仲地还在为失手放跑贼人一事闷闷不乐,便主动带他去地里,指着地里割好后收成一捆一捆金黄稻谷劝他道:“做官就像种庄稼,风吹雨打,旱涝无常本是常事,岂会事事顺利?仲弟,你还是得看开些。”
  “让伯兄费心了。”黑夫笑了笑,将钟离眛、叔武的事扔到脑后,问道:“还没问过伯兄,去岁用了堆肥之术后,地里的收成是多少?”
  不提还好,一说此事,衷顿时喜上眉梢,乐道:“用了仲弟的法子,多了不少收成呢!就说粟米,原本亩产2石不到,今年,亩产竟有3石之多!”
  ……
  PS:大家的意见看到了,上一个剧情因为是过年,事情很多,又病了一场,写的很赶,很多地方考虑不够周全,写着写着偏了,有不少bug,对不住了。现在只能尽量圆回来,好在警匪戏彻底结束了,实在不擅长写……希望大家还能保持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