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150章 陈尸
    “族弟!”
  
      东张宅邸内,张负看了看灯火通明的厅堂,心有余悸,而后又瞪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张博,压低了声音斥责道:“你为何如此糊涂?一边投降秦国,一边还敢收留张耳妻、子!这不是要为张氏招灾么!”
  
      张博有些无力地解释道:“族兄,外黄黄氏再怎么说,也与我家有两代人的交情,张耳又是魏东大侠,一向对我户牖张氏恭恭敬敬,不论是婚嫁喜丧,都派人来奉礼。我与他交游多年,常以叔侄相称,外黄沦亡之际,他将妻子托我代为照顾,我岂能不管?”
  
      “故我举族降秦是知势,收容张耳妻、子,则是守义……”
  
      “你倒是守住信义了,如今此事已然暴露,将置张氏于何处境?你怎么就不事先与我商量商量。”
  
      张负气得直跺脚,本来张氏有张苍在咸阳为吏,他们兄弟因为投诚之功,相继做了啬夫、三老。在旧魏灭亡,秦国新统治建立之际,正是家族发展壮大的好机会,可现如今,这一切努力,都被张博的“守义”之举给破坏了。
  
      张耳现在是秦军重点捉拿的逃犯,连家眷都上了通缉令。收容其妻、子,是否意味着,户牖张氏成了张耳的同党,至今还对反抗秦国念念不忘呢?
  
      但他也无可奈何,守小义而不顾大局,这就是他这个族弟的性情。张耳或许就是看透了他这点,才在危难之际,以妻子托付的。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张博早早降秦,还做了秦国的官吏,所以秦吏们都没料到,他家中还藏着张耳的妻儿。
  
      张博也够意思,将二人在家里藏了两个月,表面上仍像没事人似的,若非东张一个背主的奴仆向秦吏告发,这件事连张负都蒙在鼓里。
  
      张博仍在倔强地说道:“她们母子二人只是在此暂住,陈馀很快就会派人来将其接走,更易姓名,接往赵地……”
  
      张负叹了口气:“没机会走了,那黑夫就坐在外面厅堂中,按剑扣着你的二个亲子,还有我家张仲。难道吾等要为了保张耳妻、子,竟要将自己的子弟、宗族都搭上不成?且先想想如何向那秦吏交待罢。”
  
      一边说,他还一边庆幸地拊膺道:“也幸亏这位黑夫游徼好说话,陈平也在一旁劝着,他没有听了那奴仆的告发,就带兵上门抓人,而是将其捆起来,连夜送来,让吾等自行处置……”
  
      方才黑夫去而复归,吓了张博、张负一大跳。
  
      他将那五花大绑的奴仆扔到了二人面前,然后口口声声说什么“按秦律,子告父母,臣妾告主,非公室告,官吏勿听,故将其押回,由张氏自行处置……”
  
      二人当然不懂,“公室告”和“非公室告”是秦律里的诉讼形式。公室告,是指控告同自己无血缘关系的他人盗窃、杀人、伤害等行为的案件。凡属公室告案件,秦吏必须受理,不得拒接。
  
      而“非公室告”是指子女告父母,奴婢告主人等,凡属非公室告案件,秦吏一般不予受理。
  
      这种秦律中的特殊规矩,却成了黑夫放过张氏一马,不必将双方关系闹崩的好借口,他选择先礼后兵,让张博自己弥补先前办下的糊涂事。
  
      然而,在给足了张氏台阶后,黑夫接下来的话,却满是威胁的意味。
  
      “张啬夫,此事做的实在不够机密,一介小小奴仆都能知晓。可想而知,府邸中知道的人不知凡几!我担心,明日之后,告发此事的人,将络绎不绝!户牖乡内,我还能帮张啬夫压住,但若他们告到外黄,告到大梁。”
  
      黑夫冷笑道:“张啬夫,我可就护不住你了!”
  
      说着,黑夫便将一柄匕首扔到了张氏兄弟脚边,对他们冷冷说道:“在秦国官吏与轻侠信义两者间,两位张君,还是要快些做出抉择才行!”
  
      言罢,黑夫就与他的两名手下,按剑扣下了张博和张负的儿子,威胁二人必须在天明之前,将张耳的妻、子处理掉!
  
      “如此,一来可以杜绝有人继续状告;二来,保住了张氏全族,还有远在咸阳的子瓠官职,让他不必连坐受罚;三来,我也好向上吏交待……”
  
      ……
  
      现如今,那个倒霉的奴仆,早就被张氏兄弟让人打杀了,埋到后院一棵树下,但轮到“处理”张耳妻、子时,张博却犹豫不决。
  
      张负知道时间不等人,他看了看时辰后,难得发了狠,对张博道:“张氏全族性命,宗族兴衰,皆系于此,吾弟,不可不决!”
  
      张博当然清楚他现在的处境,张氏已经和秦国绑到一起,眼看大梁一天天岌岌可危,陶丘等地也相继被秦军攻占,他们只是小小乡豪,绝不可能再叛。
  
      所以,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张耳的妻、子,将尸体交给黑夫拿去交差!
  
      硬朗了半辈子的张博,此刻却突然变得懦弱了起来,他迟迟无法下令,甚至还让人去厅堂询问黑夫:“可否由秦卒动手?”
  
      不一会,陈平奉黑夫之命来回话了,只是淡淡地说道:“此事因张啬夫而起,当由张啬夫亲自下令收尾,也好向游徼证明,张氏心向秦国之意……”
  
      “倘若张君实在无法下手,将张耳妻、子直接移交给游徼也行,但那样的话,游徼便无法保证,等张耳之妻到了上吏面前,是否会供出,户牖张氏曾收留包庇她们……”
  
      言罢陈平重重一揖,告辞而还。
  
      “好狠的秦人!”张博唾骂不已:“他不愿意脏手,难道我就愿意?这是想要我家与张耳彻底结仇,断绝一切后路,只能死心塌地地为秦效命啊!”
  
      骂归骂,但事到临头,张博亦无可奈何,在亲子性命、家族前程与“信义”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在张负的催促下,他只能无力地比了比手,让两个对张氏忠贞不二的僮仆手持利刃,随他到那间最为神秘的小院外,叩响了门扉……
  
      ……
  
      此时已是半夜三更,院子里一片昏暗,但不多时,门便开了,被张博安排在这里照顾张耳妻、子起居衣食的老媪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开了门。
  
      “谁人?”
  
      “是我……”
  
      瞧见是主人大半夜亲自前来,老媪连忙后退行礼,抬起头,又看到两名手持利剑的僮仆紧随其后,更是吓得魂不守舍。
  
      听到声音后,里面的黄氏也匆匆穿上衣裳走出里屋,却见她三十余岁年纪,但风韵不减当年,弯眉秀目,皮肤细腻,不愧是外黄第一美人。她穿着两色襦裙,裙长曳地,袅袅婷婷,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因为夜风清凉,外面还披着一身红色深衣,在月光映照下,格外炫目。
  
      “原来是叔父。”
  
      在见到是张博后,黄氏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一个万福礼,庄重缓慢的屈膝并低头,但一抬头,却瞧见了张博苦涩的脸庞,还有左右两名持刃的僮仆。
  
      黄氏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和月光一样苍白。
  
      “侄女……不,张夫人,事泄矣,老朽、老朽实在是无法保你母子周全……”
  
      张博无颜再说什么,只能垂首作揖,唉声叹气。
  
      黄氏在一阵头晕目眩后,却再度站稳了脚跟,她揪着胸口的衣襟,艰难地说道:“贱妾追随夫君九年,也时常梦到刀光剑影,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了……”
  
      她抬起眼睛问道:“敢问叔父,可是秦吏追上门来了?”
  
      张博点了点头。
  
      她绞着自己的手道:“此番,贱妾能活命否?”
  
      张博摇了摇头。
  
      黄氏点头不言,然后回过头,看了看虚掩的房门,她和张耳的儿子才八岁不到,此刻正在里面酣睡,并不知道外面正发生着决定他命运的事。
  
      黄氏似乎下定了决心,举手齐眉,双膝跪下,头伏于地,久久不起,对着张博行了最重的嵇首礼……
  
      张博连忙避开,羞愧地说道:“老朽愧受此礼。”
  
      “叔父受得起!叔父在外黄沦亡之际,念在故人情分上,收留我母女两月。期间衣食供应不绝,我母子方能在这离乱之世,过了一段宁静时光。”
  
      “如今秦吏逼门,想来,叔父是必须将我母子二人交出去,但又怕我禁不住受刑,说了不该说的话,牵连张氏。故将我交出去时,我必是一具尸体……是这样么?”
  
      张博偏过头,虽然不愿承认,但这就是他打算做的。
  
      黄氏再度稽首:“但敖儿才七岁,不知世事,秦吏再凶残,也不至于拷打他,从一个孩童口中问供词,还望叔父念在两家多年情谊,能留下敖儿性命!”
  
      她抬起头,两眼垂泪道:“他父亲漂泊半生,今已年近四旬,如今是生是死不得而知,就算活下来,今后是否还能有后嗣也不得而知。张敖便是他唯一的骨血!秦人缉拿我母子,是为了逼他束手就擒,张敖罪不至死,纵然入秦为奴、为隶臣,好歹也能给他父亲留个后……”
  
      “妾愿以一死,换张敖性命,还望叔父允我!”
  
      黄氏说的情真意切,张博本就极度惭愧,此刻心一软,便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黄氏大喜,三稽首,而后倒退着回到了屋内。
  
      她掀开薄薄的纱帐,走到榻边,轻轻抚过孩儿的发际,露出了一丝柔美的笑,又在其脸颊上留下最后一吻,些许泪水沾到了上面。
  
      最后在张敖迷迷糊糊间,张口呢喃着寻找母亲时,黄氏又逼着自己抽身离开。
  
      她走出房门,依依不舍地回头望向床榻上孩儿的身形,泪流满面,却依旧狠着心,双手合上了门,然而站在台阶上,抽出了张耳赠她防身的短刃。
  
      黄氏双目决绝,缓缓举起短刃,举过了胸口,举到了修长脖颈之上……
  
      看着这一幕,张博老泪纵横,这位五十多岁的臃肿老人,竟朝着黄氏下跪稽首不已。
  
      手中匕首滑落,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尸陈于阶上。
  
      月色惨白。
  
      深衣血红……
  
      ……
  
      伴随着后院一阵孩童的嚎嚎大哭,黑夫和他的手下们,终于等来了张氏的处理结果。
  
      张博阴沉着脸走在前头,他的两名僮仆,用一大卷洁白的帛布,裹着一具染血尸体,缓缓走到堂上才放下。
  
      展现在黑夫他们面前的,是一具面色安详的女尸……
  
      “这真是张耳之妻黄氏?”黑夫有些怀疑。
  
      “事情老朽已经办了,至于信不信,得看游徼自己了。”张博瞪着黑夫,眼中满是悔恨。
  
      张负连忙拉了拉族弟的衣袖,也凑过来看了看,拱手道:“九年前张耳与黄氏成婚,邀请了我兄弟二人,这的确是黄氏,确定无疑!”
  
      “张耳之子,张敖何在?”陈平瞧了瞧,见只有一具尸体,不由发问,他很关心这一点。
  
      张博冷冷道:“一个七岁孩童,他知道什么?老夫不舍得下手。人在后院,游徼可以将其带去给上吏交差,若是母子皆死,恐怕也无法用来胁迫张耳归案吧。”
  
      话虽难听,但隐隐之间,却能听出来,张博希望黑夫能饶了那孩子一命。
  
      陈平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但当着张氏兄弟的面,欲言又止。
  
      黑夫则大笑起来,他收起了一直按在手里的剑,放了张博的儿子,说道:“既然张啬夫都不在意那孩童乱说话,那我又在意什么?二三子,带上尸首、幼童,回营!”
  
      他知道,自己今天扮演的,是彻头彻尾的“坏人”。
  
      但黑夫也很无奈啊,上命要求缉拿这对母子,偏生她们又躲在张苍的叔叔家里。黑夫既不能为了完成通缉令,把张氏毁了,那样非但完不成征粮任务,乱了本乡秩序,还会和远在咸阳的张苍结仇,那可是这年头他唯一知道,有科学家潜质的人。就为了捉住张耳妻、子那万把钱的赏赐?不值得啊。
  
      但黑夫也不能放任不管,因为这件事是瞒不住的,事后再有人跑到外黄、大梁告状,不但张氏要受责,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一个包庇的罪名是少不了的。
  
      思来想去,还是逼着张氏自己动手,把张耳的妻、子杀了,陈尸于外,说成是张氏和自己共同擒杀为妙,这样既能为此事收尾,也能保住张氏。
  
      虽然最后张博杀大留小,但也无伤大雅。
  
      在离开张宅时,不同于在跟前赔笑,对黑夫“高抬贵手”千恩万谢的张负和张氏子弟,老迈臃肿的张博经过今夜打击,已经连走路的气力都没了,他无力地由几个僮仆抬着,定定地望向黑夫,突然说道:
  
      “黑夫,老朽不会谢你,你今**我做出不义之举,我将记恨于你!”
  
      “快住口!”张负连忙斥道,而后堆着笑道:“游徼不必在意,你的难处老夫知道,张氏将记住游徼的恩情,在咸阳的子瓠,我亦会写信如实告知他此事……”
  
      黑夫摇了摇头,说自己没有在意。
  
      他没必要和这个口直心快,却没有胆量反抗举动的臃肿老朽计较,看那样子,张博恐怕没多长时间好活了。
  
      黑夫让东门豹将挣扎哭闹着要母亲的张敖扛在肩上,一边走在里闾间,一边想道:“没错,张博,你会恨我,五年,十年,一直将这恨意带进棺椁里。但张氏宗族,还有远在咸阳的张苍,他们会感谢我!感谢我的挽救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