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185章 军贼
    “好险……”
  
      被两个楚卒带着走出营帐时,黑夫发现自己脊背已经隐隐出了汗,手心更是一片冰凉。
  
      他这一次,真的是以身犯险。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以七百之众击两千之敌,胜算太小了,黑夫只能尽力想办法,将获胜的几率提高一点,哪怕一成也好。
  
      每多一成胜算,他们就能少死不少人……
  
      黑夫也曾想过派手下人来诈降,但终归还是放不下心。
  
      他的属下都是来自边境小县的普通人,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比如东门豹有武艺胆量,悍不畏死,但却性格莽撞。季婴有小机灵,能说会道,却胆子小,扛不住压力。利咸有文化,细心,能办好小事,甚至在黑夫不在时代他管理军营,但却太过谨慎小心,难做大事。小陶忠心耿耿,有胆有识,可惜是个口吃,诈降这种事,太难为他了。
  
      至于共敖?这家伙倒是胆大包天,可就是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让他诈降,说不一定下一刻就说话得罪楚人被砍了脑袋祭旗了。
  
      放眼城内,可以称之为“大智大勇”的人,也只有黑夫自己了。
  
      当他将此事禀报李由时,李由面露犹豫,因为黑夫是他指定的指挥官,万一出了什么事……
  
      “太过冒险了。”李由如是说。
  
      黑夫心里却暗暗笑道:“一个区区小百将,以身犯险,救了秦王的女婿,李斯的儿子,并在一片败绩里独得胜利,这份功绩,一定能显得格外耀眼吧。”
  
      和以前的小功小赏不同,这次,黑夫把自己的生死,未来十年的富贵,都赌在这次冒险上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撂下这么一句后世名言后,在包括李由在内,所有人敬佩的目光中,黑夫毅然出城!
  
      “好在过程虽然惊险,但结果却不错。”
  
      其实做过才知道,只要不露马脚,来商洽投降的人不算太危险,比动不动就被扔大釜中烹了的纵横说客安全多了。
  
      唯一的麻烦是,斗然、孙奉提出的投降方式让诈降难以实现,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回去再想办法不迟。
  
      最关键的是,黑夫的一通表演,成功让两名楚国县公放松了对城内秦军的警惕,以为他们是真的要降。
  
      兵法云: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
  
      黑夫就算要故作卑微状,只要对方松懈,那他们便有机可乘!
  
      而且,黑夫此行还有一个意外收获。
  
      “那么,是谁将在安陆县发生的事,写信告诉斗然的呢?”
  
      ……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过了楚军阵地,却见楚国兵卒们都原地盘腿坐着等待,得知秦军要降后,他们已经没那么戒备了,面上都很轻松,兵器放在一边,热络地相互交谈着,仿佛不是来打仗,而是来游猎的。
  
      在楚人看来,这场战争已经以他们的完胜结束了吧?
  
      他们错了,对意志坚定必灭尽六国的秦王政而言。
  
      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就在这时候,黑夫却忽然瞧见,有几辆楚军车骑,押送着一批满身灰土的狼狈秦卒,朝这边走来!
  
      “这是?”他看向了一旁的楚卒,面露不解。
  
      “是汝等的同伴。”
  
      楚卒满脸得意地说道:“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从北边往南边跑的,已经抓了两三百了,都押在阵后拘着呢!”
  
      黑夫心中一动,却不再言语,跟着楚卒继续往前走时,与这些被抓获的秦兵擦肩而过……
  
      前方响起一阵喧哗,却是一个头上戴着“不更”爵位矮冠的秦国军吏,正在被楚人按在地上,七手八脚地往他身上绑绳子,一旁的楚卒笑着说,只有反抗剧烈的秦人,才能得到这种待遇。
  
      “至于汝等这些愿降者,便不必如此。”
  
      那秦吏被绑好双手,重新站起来,一抬头,刚好看到了前方的黑夫,顿时呆住了。
  
      黑夫也眼皮一跳,脚步微微一滞……
  
      这是他认识的人,也是认识他的人!
  
      虽然此人面容疲倦,嘴角还带着血,但黑夫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在项城大营外,和自己一起聊天胡侃的周华么!
  
      来自三川郡,也是某位都尉短兵亲卫的周华,此刻正看向黑夫。
  
      他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眼看马上就要喊出“黑夫”二字!
  
      “周百将!”
  
      黑夫却抢先出声,大笑着朝周华走了过去,嘴里如连珠炮般说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南郡兵里的屯长衷啊!”
  
      “衷……你……”
  
      周华有些惊异,他跟黑夫是老熟人,知道他是李由亲信,每逢都尉在大帐军议,他俩就在外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话题也十分投机。
  
      但此刻,这黑夫却出现在楚营里,还自称“衷”,这是何意?
  
      一旁的楚卒都怀疑地看向二人,神情戒备,黑夫朝他们拱手道:“不如让我劝劝这位百将,一同归降如何?”
  
      楚人不疑有他,便让黑夫继续说话,黑夫改用关中方言劝导起周华来,语速极快,楚人听得云里雾里,只是大概听得明白,他是在历数投降楚军的好处……
  
      周华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正要破口大骂,却不防,在这些空洞的劝降话语里,黑夫略一停顿时,嘴里却飞快说了两个字!
  
      “重鼓!”
  
      楚人没有注意这个小细节,周华则闻言一呆。
  
      黑夫已经停下了话语,笑道:“周百将,如何,可愿与我一同归降?”
  
      “呸!”
  
      周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一口唾沫吐在黑夫脚下,骂道:“你这投敌的军贼,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在一阵斥骂中,周华继续被推攮着走远,黑夫则当着楚卒的面,面色扭曲地骂了一句“不识好歹”,心中想的却是……
  
      “不知他听懂我的意思没有?”
  
      ……
  
      黑夫身处楚营之时,鲖阳城内,却也在发生一件事。
  
      屠驷、翟冲、满,三人在黑夫没走多久,就被徐扬叫到了一起,神秘兮兮地,不知要做何事。
  
      “不瞒诸君,那黑夫出城,不是诈降,而是真降!”
  
      众人顿时面色大变:“徐百将,话可不能乱说!”
  
      徐扬冷笑道:“黑夫是南郡人,那里本就是西楚之地,于他而言,投降楚国就像回归故国,有何好意外的?”
  
      此言一出,屠驷沉吟了下来,满则一言不发,眼神怪怪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唯独翟冲不满地说道:“徐百将,你这就是污蔑了,可有证据?”
  
      徐扬笃定地说道:“当然有,若真是诈降,他随便派一属下出城即可,何必亲自去?依我看,他是想去面见楚将,卖了李都尉和吾等,好换取他在楚国的富贵!他已经做了降敌的军贼了!”
  
      翟冲摇头:“黑夫不像是这样的人……”
  
      “识人识面,却难识其心,如此非常时刻,不可不防。”
  
      徐扬看着众人道:“依我看,不如乘着那黑夫在城外与楚将商议之时,吾等打开西门离开!”
  
      屠驷摇头:“之前不是说过了么,敌军车骑环伺,这地方一马平川,吾等就算现在退走,也来不及……”
  
      “只要不全部走,便来得及!”徐扬目光炯炯,终于袒露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扔下兵卒,吾等就带着少许亲信,护送着李都尉离开!”
  
      室内一下子静了下来,而徐扬的话在三人耳边回荡,翟冲、屠驷都有些震惊,满则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不定,也不知在想什么。
  
      徐扬道:“就算黑夫是诈降,待吾等出城与楚人死战,以寡击众,亦是九死一生,不若悄然出城,留下黑夫的兵卒,还有那些沿途收拢的杂兵与楚人纠缠,为吾等赢得撤退时间,如此一来,定能脱身!等回到上蔡,就说众人是为了保护都尉,主动殿后御敌的!”
  
      一下子,徐扬从昨天开始,便不断鼓动众人撤离的目的,昭然若揭。
  
      他竟打算抛下大部队,离地逃众,只顾自己活命!
  
      “徐扬,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军贼!”翟冲怒从心起,拍案而起,却发现徐扬一点都不畏惧,眼睛看向了他身后。
  
      徐扬的数名亲信,已经持刃抵在了三个百将的后背上!
  
      “三位百将,汝等与那黑夫一样,何其愚钝也……”
  
      徐扬哈哈大笑:“谁能护送李都尉周全,谁就是大功臣,就能得到廷尉的信重,至于数百南郡兵卒的区区性命,廷尉会在意么?既然如此,我又有何要与他们同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