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186章 材士
    “既然二位没有异议,我这便去请示李都尉,一切由都尉定夺。”
  
      屠驷、翟冲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在屋内,翟冲两眼圆瞪地看着满面笑意的徐扬,恨不能生食其肉,但嘴巴也被布带勒住,他只能发出嘶哑的呜咽。
  
      他心里沮丧地想道:“黑夫百将,吾等真是无能,竟被这军贼给算计了。”
  
      黑夫那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让翟冲敬佩不已,他相信黑夫是为了让突围更加顺利,是为了让己方更有把握获胜,少死些人,才毅然出城亲自诈降的。此事非大智大勇之人,不能为也,徐扬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翟冲如今却束手无策,他和屠驷的兵都在城墙上驻防,如今不在身边,一旦徐扬得了李由手里的虎符,名正言顺地号令众人,那就全完了!
  
      翟冲悔恨不已,之前怎么就没觉察到此人的蛇蝎之心呢?
  
      黑夫将虎符交给了李由,但他刚出城,原本还清醒的李由却发起烧来,半睡不醒。徐扬方才才去“探望”过李由,发现他已经在说胡话了,这才生出了夺李由及虎符,再带着少数亲信一起逃走的念头。
  
      徐扬对那一晚上,秦军在项城的大败记忆犹新,溃散的军阵,四散各走的秦卒,他被这场面惊呆了,经历那一夜后,他心里根本没有与楚军决死的勇气,只想着赶紧逃回去。
  
      此人外战不行,内讧投机却是一把好手,在徐扬想来,能不能将李由控制在手里,是能否成事的关键。等半路上李由醒了,他就编造一个黑夫降楚,引楚人攻城,自己拼死才将他救出来的谎言,反正城内留下的人死的死俘的俘,剩下的都是自己亲信,根本无人来戳穿他。
  
      打定主意后,徐扬不再理会翟冲、屠驷这两个将死之人,他让几个亲信留守此地,并嘱咐道:“待我带着都尉离城时,连人带屋,一把火烧了!”
  
      徐扬心狠手辣,一不做二不休,他们不合作也好,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容易弄假成真!
  
      而后,徐扬走到外面,看向了被亲信控制住后,战战兢兢的满,笑道:“看来,还是满百将识时务。”
  
      满忙不迭地说道:“只要徐君能带着下吏离开此处,下吏愿奉徐君之令。”
  
      满是他们沿途收拢进来的南郡百将,因为知道自己不是短兵亲卫,所以他一直是个边缘人,沉默寡言,对黑夫、徐扬都是客客气气的。在徐扬已经完全控制住场面的情况下,满明智地选择了合作。
  
      “我愿为徐百将前锋,驱散守在李都尉身边的那些兵卒。”
  
      徐扬的手下在溃败时折损大半,如今只有三四十人可用,恐怕不能和守在李由身边的黑夫手下抗衡,所以他需要一个合作者。
  
      但对满的请战,徐扬轻轻一笑,没有轻信。
  
      因为满也是南郡人,指不定更偏向黑夫,若是他倒戈一击,徐扬可承受不起后果。
  
      “满百将就留在我身边吧,让你的人在前开道,带吾等去院中,将李都尉迎出来!”
  
      按照徐扬的打算,等他们战成一团时,自己再带亲信冲进那个院子,将尚未清醒的李由劫出来。
  
      如此,他不必耗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全身而退,再留下一场大火,烧死翟冲、屠驷二人,让局面更加的混乱,这残局,就让楚国人来慢慢收拾吧!
  
      就在徐扬自以为得计,开始筹备夺取李由的计划时,远处的一处墙角,一个阴影悄然缩了回去……
  
      ……
  
      黑夫将自己的手下一分为二,一半由槐木统领,在城头戒备楚军;另一半则由东门豹统帅,守在李由身边,不可离开半步。
  
      他同样清楚,李由清醒时还好说,可一旦李由因伤口发作而不省人事,那么,谁控制了李由,谁就控制了号令众人的权力!
  
      在院子之内,听到季婴跑来告知的话,东门豹、共敖、利咸等人都有些吃惊。
  
      “你说的是真的?翟百将和屠百将都未出来。”
  
      “不仅未出来,我还看到,那徐扬留了人守在屋外,想来两位百将都被他拘禁了!”
  
      在自己出城诈降时死死盯住徐扬,这就是黑夫交给季婴的任务,他一点不信任这个处处不服自己,屡次提出异议的百将,但有没有理由干掉此人,徐扬毕竟是李由的老部下,资历比自己老多了。
  
      果不其然,黑夫前脚刚走,徐扬后脚就找借口来“探望”李由,发现李由已不太清醒后,又匆匆离开了。
  
      季婴从那时候起,就带着两个手脚伶俐的手下,远远跟在后头,这才发觉了徐扬的阴谋。
  
      “如今徐扬正调集他的亲信,还有那个百将满的手下,朝这边走来,人数五十,与吾等相当,半刻后就到了,阿豹,你是屯长,你说该怎么办?”
  
      屯长东门豹是个粗线条的家伙,他二话不说,捋起袖子道:”敢图谋不轨?二三子随我杀出去,将彼辈统统斩了!”
  
      “诺!”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摩拳擦掌,他们不但秩序、士气都被黑夫培养得很好,论凶悍,南郡兵里也无人能与他们相提并论,连黑夫也夸奖他们是“材士”,意思是勇武之士。
  
      一旁的什长利咸却发话了:“不妥,万一吾等倾巢而出时,徐扬派人劫走都尉,那岂不是糟了?再说,百将打算诈降,而后率军出城与楚人大战,若是百将未归,而城内却先火并生乱,给了城外楚人可乘之机,那百将的打算,不就落空了么?吾等恐怕皆要被楚人俘虏。”
  
      众人面面相觑:“那该怎么办?”
  
      利咸摸着下巴,沉吟片刻后道:“我倒是有个主意。”
  
      众人也知道,利咸虽然因爵位所限,只是个什长,但他却很受黑夫器重,常与他商量事情,在众人眼里,利咸略有谋略,便让他快说。
  
      “其一,百将早就嘱咐吾等,小心防备此人,故吾等知道徐扬欲图不轨,他却不知道这边已有准备,察觉了他的阴谋,此乃以暗对明。”
  
      “其二,徐扬带着人往这边来,无非是想要两样东西,一是虎符,有了虎符,就能名正言顺地号令众人;二是李都尉,卜乘说都尉如今神志不清,徐扬恐怕是想从吾等手里抢走都尉,再以虎符号令众人,虽然尚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是投降?还是逃走?但都对百将之策不利,必须阻止!”
  
      众人听他说的有理,纷纷点头,等待利咸的破局之策。
  
      利咸笑道:“二三子试想,这时候,若是李都尉清醒了呢?那不管徐扬打算做什么,挟持了几个百将,都要落空!”
  
      “但都尉没醒啊。”季婴嘟囔道。
  
      同样是什长的共敖也在一旁道:“对啊,卜乘说,都尉都开始说胡话了,根本喊不醒。”
  
      “都尉醒没醒,只有吾等晓得,外人哪里清楚?”
  
      利咸却道:“我的主意便是,派一个人,带着假军令去告知徐扬,就说都尉醒了,要立刻召见他,让他速速过来!”
  
      “如此,便可以将徐扬的计划统统打乱,让他不敢妄动!”
  
      利咸比划道:“来,就给他来一个关门打狗!不来,他就是抗命不尊,吾等可以假借都尉之命,手持虎符,让翟百将、屠百将的属下分一半人守着城墙,另一半人随吾等一起剿杀叛贼徐扬,总比这五十人与之火并强,以众敌寡,迅速歼灭,也不至于让城内生乱,坏了百将的大事。”
  
      “好主意!”众人交口称赞,然后就决定由季婴去通知城墙上的其他人速速过来。
  
      但随即问题又来了。
  
      “由谁去告知徐扬此事呢?”
  
      众人一时沉默,过了一会,东门豹正要拍着胸脯应下来,却被旁边的共敖拦下了。
  
      “阿豹,百将出城时是怎么说的?你身为屯长,理应坐镇此地,岂能擅自离开?”
  
      共敖说话依然难听,他这个做什长的,居然当众骂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顿,要知道,屯长可是有权处死什长的……
  
      东门豹顿时勃然大怒,瞪着利咸和共敖,叫道:“这屯长也做的太没劲了,一个什长比我聪明,另一个什长又要和我比勇锐,真是气煞我也。你可知道,我可是欠着都尉一条命的,此时不还,更待何时?”
  
      共敖闻言,哈哈大笑。
  
      “阿豹呀阿豹,你才欠百将一条命,我可是欠两条的!谁欠得多?”
  
      东门豹一时无言以对,于是众人便定下来了,就由共敖去假传都尉之命。
  
      时间紧迫,利咸按照他之前瞧见的,黑夫写命令的格式,持笔匆匆在简上写了一句话,塞进一个竹筒里,但在递给共敖时,却又有些犹豫。
  
      他一直不喜欢共敖,嫌此人四处惹事添麻烦,不合群,有时候甚至期望他战死。
  
      可如今看来,此人,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
  
      对徐扬到底会不会上当,乖乖入瓮,利咸也没有太大把握,所以去的人,多半是九死一生,风险比黑夫出城诈降更大。
  
      “共敖,若事不成……你……”
  
      那样的话,共敖必死无疑!
  
      “若事成,一切好说。”
  
      共敖,这个年纪比黑夫还小的鄢城青年似乎不知畏惧为何物,他一把接过封好口的竹筒,拒绝了袍泽们递过来的甲胄,只将剑挂在腰上,又将一把匕首塞进了自己的靴侧,而后满面轻松地笑道:
  
      “百将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事不成,我当效专诸之事!”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