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198章 官大夫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寒冬腊月,安陆县的食肆生意惨淡,店家坐在温暖的灶边打着瞌睡,却不防一个人走过来,将一袋子钱重重扔在了案几上,吓了店家一大跳。
  
  “店家,吾等在此歇息用饭,还请煮条狗腿,做几样好点的饭食。”
  
  店家好梦被搅,睁开眼刚要呵斥,却发现眼前的是熟人,可不就是两年前在他这里吃过一顿黍臛的季婴么?
  
  季婴自从在湖阳亭做了邮人后,来回县城的机会很多,是这家食肆的常客,不过他自从一年前跟着湖阳亭长黑夫押送刑徒北上服役,便杳无音讯,什么时候回来的?
  
  店主露出笑脸,和季婴寒暄了几句,外面也陆续有几人走进食肆,都是随黑夫北上服役的安陆戍卒,除了东门豹外,还活着的九个人都在这里,皆风尘仆仆,脸上却满是喜气。
  
  黑夫和他的弟弟惊一边攀谈一边走在最后面,入内后,朝店家拱手道:
  
  “店家,吾等刚刚服役归来,本要去官寺报到,递交各自的验传,结束服役,可官寺已休沐,恐要在这食肆传舍住一晚,劳烦店家为吾等准备屋舍和热水。”
  
  店家唯唯应诺,因为他发现,黑夫已经不是去服役时那个小小亭长了,他如今穿着威风凛凛的熊皮大衣,头顶双板长官,这是官大夫的标志吧?
  
  试问安陆县有几个官大夫?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再仔细一瞧,除了黑夫外,其余几人都锦衣羊裘,看来他们这次服役,真是满载而归啊,不知是遇上什么富贵了。
  
  店家不敢怠慢,连忙招待众人就坐,又呼喊妻、子以及帮忙的隶臣妾速速准备热汤,杀鸡屠狗,淘米煮饭……
  
  众人将几个案几拼了下,摆成一个长案,相对而坐,黑夫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最尊贵的主位上,惊虽然年纪最小,但也被众人按到了旁边。
  
  “五百主之弟,便是吾等之弟。”
  
  惊闻言却是大惊,兄长得到官大夫爵位他已经有些不敢执行了,便欢喜地说道:“仲兄,你在军中都已做到五百主了?”
  
  他这么一喊,一旁倒水的店主也不由竖起了耳朵,五百主啊,本县的县左尉若是进入军队里,也只是这个级别吧?
  
  “假的。”
  
  黑夫笑呵呵地说道:“我只做过很短时间的假五百主,如今战事已毕,众人的军职也解除了,以名或者爵位相称即可。”
  
  “唯。”众人朝黑夫拱手:“官大夫!”
  
  虽说战争已经结束,众人顺利归乡,可对黑夫的话,依然奉之如军令。像之前季婴、东门豹等亲近的伙伴直呼”黑夫“,却是不再有了。
  
  惊在县城呆了一年后,变得细心不少,察觉了这微妙的变化,心里就更痒了,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
  
  但不管他怎么追问仲兄,仲兄都以”一言难尽“为由避之不谈。他只能另辟蹊径,知道季婴话多,在热汤端上来后,便以水代酒,跟坐在一旁的季婴套起了近乎,请他说说过去一年里都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真是一言难尽啊!”
  
  季婴一口热汤下肚暖和了身子,便开始了他最擅长的事,吹牛。
  
  从去年十月份,众人护送刑徒北上,有刑徒逃遁,导致黑夫让卜商使出“鱼腹语书”之计,让众刑徒安心开始说起。讲到外黄之战,众人英勇登城,黑夫亲自为大家裹伤止血。又说到他们治理户牖乡,故意以粮食诱敌,击杀魏国老武卒。随后众人见证了大梁城崩,万乘魏国旦夕之间覆灭,百年雄城化为废墟……
  
  一口气说到这,惊已听得长大了嘴巴,这是他在枯燥的小县城日常里,难以想象的奇景。
  
  而季婴喝了口水,又道:”这还不算什么,最精彩的,还是在伐楚之战里发生的事!”
  
  他从黑夫带着众人训练,靠叠被衾严肃纪律,写家书鼓舞士气说起,中间一笔带过了李信、蒙恬的败仗,只把鲖阳之战拎出来大谈特谈!
  
  听到这里,惊已经攒紧了拳头,为自家仲兄捏了把汗。
  
  被困孤城,主将受伤,竟然敢亲自进入敌营诈降!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而共敖、利咸等人果断平定徐扬的叛乱,也是惊险万分。至于众人出城鏖战,槐木等陷阵之士英勇战死,又让惊怒发冲冠,感觉那些素未谋面的将士真是可歌可颂。
  
  当季婴说到小陶一箭飞去,阻止敌将自杀,众人假冒楚军,在楚国境内转战三百里终于回到秦国时,惊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嗟乎。”
  
  却不料身后亦有人长叹。
  
  回过头一看,才发现店主人端着一盘狗肉,也在一旁听得发呆,两个走进店内也打算吃饭的商贾、帮忙打下手的隶臣妾,个个都听得入神,等季婴终于说完后,才纷纷拊掌而赞。
  
  “诸君皆是壮士,才能做下如此壮举!”
  
  不过他们也没有感到太奇怪,因为黑夫在离开安陆时,便是个名人,什么一人擒三盗、雪夜捉盗墓贼、赠金毁契,还有盲山里一案,拒收他人赠马,颇有仁义之名。
  
  可这一次,他的事迹,却可以被冠上“英雄”二字了!
  
  季婴这下更得意了,大声道:”本月初大军解散,吾等在南阳停驻时,便得到了来自咸阳的表彰。还活着的七八百人,人人得升一级,战死者人二级。大王还赏赐了众人三百万钱!想来不久以后,官府对吾等的表彰,亦将传到安陆县来!“
  
  “这一切,都是黑夫……是官大夫的功劳!”
  
  众人又是一阵叫好,惊也得意洋洋,感觉与有荣焉,偏过头看着兄长,崇拜地说道:“仲兄,不曾想你如此厉害!”
  
  “这哪是我的功劳。”
  
  黑夫连忙让季婴坐下,嘱咐众人道:“那些诈降、列阵、击敌的计谋,包括撤退的路线,都是李由都尉定策,我为其捉刀而已。黑夫岂敢贪大功为己有,自吹自擂?这些吹嘘的话,二三子切勿再说……”
  
  旁边的众人这才散去,但他们把黑夫这番话当做谦逊之词了,那两个离开食肆的商贾,恐怕会成为最好的媒介,将今日听到的事当成谈资,告诉每个认识的人。过不了几天,黑夫怕是要在安陆县,甚至在南郡出名了。
  
  季婴这时又对惊吹嘘起另一件事,那就是黑夫和李由的关系。
  
  “惊。”季婴笑道:“你见过最大的官吏是谁?”
  
  “应是县令,他到学室视察时,我远远见过一眼。”
  
  “县令算什么?”
  
  季婴嫌弃地摆了摆手:“不过是六百石的吏,你可知道县令再往上是什么?”
  
  惊道:“是郡吏吧,郡守、郡丞、郡尉……”
  
  “再往上呢?”
  
  “那就得是咸阳的高官了,御史大夫之类的……”惊喃喃道,那是他此生根本无法想象的高度。
  
  “不错,咸阳的官才是最大的,你在学室做弟子,学律令,可知道这秦国的刑狱,都归谁管?”
  
  “由廷尉管。”惊挠挠头,他记得夫子在课堂上讲到过,县廷无法抉择的疑难案子可交到郡廷,郡廷也无法处理的案子,则提交到朝廷,由廷尉审理。
  
  廷尉的职掌是管理天下刑狱,每年郡县断狱总数,最后要汇总到廷尉。还有制定律令,也是廷尉与御史大夫奉王命,合作修订的。
  
  “没错,统领吾等的李由都尉,便是廷尉之子,而官大夫又是李都尉亲信中的亲信。”
  
  季婴掰着手指历数道:“李都尉的伤是汝仲兄包扎的,李都尉的命也是汝仲兄救回来的。此战李信将军、蒙恬将军皆受重罚,被削去爵位,放逐至边郡为将,其余将吏也罚的罚贬的贬,还有七个都尉更惨,直接战死了!”
  
  “唯独这李都尉,靠了鲖阳的战功,最后竟不降反升,如今已是左庶长,回咸阳受赏去了。大王的诏书里还说,秦穆公尚且有崤山之难,败绩不算什么,但若是人人皆有……”
  
  说到这季婴一顿,对利咸笑道:“利簪袅,后面是怎么说的来着?”
  
  利咸哭笑不得,代他道:“大王在诏书里说,若人人皆有孟、西、白三将之志,人人皆能效仿李都尉虽败尤斗之勇,转战敌后三百里不顿舍之事,则此战也不至如此……”
  
  和黑夫预料的一样,秦王的确需要一块遮羞布,来遮盖这次秦军罕见的大败,因为李由的身份,他们这支部队果然被当成典型,得到了额外褒奖。
  
  “没错。”
  
  季婴一拊掌:“汝仲兄说他只是李都尉捉刀之人,但换了其他人,哪有这胆识与能耐?故李都尉极其器重他,看到这熊皮裘没?价值三四万钱的东西,李都尉大手一挥,说送就送!还说是此物当赠材士御寒!”
  
  惊听得张大了嘴,他回家抱怨在学室受到孤立时,衷曾嘱咐他说,左尉郧氏势力强大,与黑夫有仇,让惊在县城低调行事。为此,惊一直闷闷不乐,因为他在学室被孤立,就是有个左尉家的子弟从中使坏。
  
  可如今,仲兄却成了廷尉之子的亲信,县左尉和廷尉?这一对比,他们家还有必要怕郧氏么!
  
  “行了,别吹嘘了。”
  
  黑夫打断了季婴,骂道:“这么多吃食也堵不上你的嘴,你如今也是簪袅了,若想保住爵位,继续往上升,那就要学会谨言慎行。”
  
  “反正县人迟早都会知道的……”
  
  季婴嘟囔道,随即又故意大声道:“早点传出去,也让某些卑劣小人掂量着些!”
  
  黑夫无奈地摇了摇头,而众人也顺着话题,聊起了各自所得的赏赐和爵位。
  
  秦国官府在钱财上很大方,一口气赏给李由麾下三百万钱的巨款!战死的人分的多一点,人手五千钱,活着的普通兵卒稍少些,但也有两三千。军吏则可以拿的更多,最多的如黑夫,单独他一人,便分到七万钱!
  
  为了方便携带,黑夫将这些钱全部换成黄金,加上先前伐魏之战里攒下来的各类赏钱,黑夫褡裢里已经藏了三十两黄金,近二十万钱的巨款了……
  
  所以众人才买得起过去嫌贵的皮裘,这还是季婴鼓噪着大家一起在宛城挑的,众人觉得,九死一生活下来,还得了那么多赏钱,若不穿好点回家炫耀炫耀,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啊!
  
  黑夫倒是想把钱攒着,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所以除了身上的熊皮裘是李由所赠,实在推脱不了外,他没买太多炫富之物。
  
  爵位方面,秦国官府就没那么大方了,基本上,战死的人可用升两级,活着的人根据功劳,升一级到两级不等。大夫以上者,更只能升一级,因黑夫将鲖阳之战的定策指挥功劳让给李由了,所以他只升到了官大夫。
  
  但黑夫已经很满意,只花了这小小代价,就搭上了李斯这条大船,一点不亏。
  
  季婴、利咸这两个离开安陆时还是士伍的家伙升到了簪袅,在鄢城就与他们分别的共敖亦是簪袅。卜乘如今是上造,其余几个一起跟着黑夫上路的安陆人也是上造。
  
  ”吾等不如官大夫有能耐,跟着沾光即可,倒是小陶,如今已是不更,以后都不用服役了。“季婴羡慕地说道。
  
  小陶在饭桌上一直沉默寡言,头上的发髻也没换成小冠,很容易被当成背景板,听说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青年已是不更,惊又敬又羡。
  
  “还有位不更没来呢。”
  
  黑夫笑了起来:“他刚进城,就忙着回家看儿子了。”
  
  众人亦哄笑了起来,他们说的正是东门豹。
  
  正说着,却见一个披着鹿皮裘的大汉腾腾地走进食肆,在季婴边上一屁股盘腿坐下,端起面前的杯盏就喝!
  
  发觉是热水后,他骂了一句晦气,拍着案几吼道:“酒呢?店家,可否烫点酒来!”
  
  黑夫斥了他一句:“这又不是在魏、楚,你找什么酒喝?食肆乃官府所开,哪来的酒?休要呱噪惹事!”
  
  东门豹听话地闭上嘴,但依然气呼呼的,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阿豹这是怎么了?”众人皆面面相觑,方才他不是带着许多南阳郡买的特产,回家去看儿子了么?
  
  难道说……
  
  众人都缄默了下来,这年头,新生儿夭折的概率很大,更有不少产妇也不幸同死的,莫非……
  
  东门豹一抬头,见众人都同情地看着他,黑夫更是叹了口气,拍了拍他肩膀已要出言安慰,更气了,连忙道:“汝等勿要乱想,吾妻平安着呢!还一胎生了两个!如今都快满岁了!”
  
  众人立刻松了口气,又嬉皮笑脸起来:“此乃好事,你为何愁眉苦脸?”
  
  “因为不是儿子,是女儿!”
  
  东门豹义愤填膺地起身,伸出了两个指头强调道:“还是两个!乃公想了一年多的男名,白想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