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00章 金麟岂是池中物?
    众人跟着尉史走入县尉官署,一种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
  
      当时黑夫刚来到这个时代没多久,只是个更卒小什长,朝不保夕。靠着更卒演武时抓住的机会,他得到了杜弦赏识,让陈百将召他至此,问了他一句话。
  
      可愿为吏?
  
      一眨眼,两年多时间过去了。
  
      黑夫还记得庭院里这株如同冠盖的老枣树,如今树上片叶不剩,颇有些萧瑟之感。
  
      走入院内后,其他人被小吏带去递交“致”,也就是服役结束的证明。黑夫则由尉史领着进入厅堂,在堂前脱履的时候,黑夫忽然想起,当初他第一次来这时,刚干完城旦徭役的苦活,连足袜都没有,还得赤着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
  
      再往里,厅堂的放置倒是没有太大变化,左边是摆放简牍的书架,右边是摆放矛、戟、弓、剑,戈五种武器的“兰锜”,本县的右尉和左尉则在正中端坐,皆着黑衣,戴竹板冠,等待着黑夫。
  
      左尉是老熟人了,自然不必介绍,右尉则是新面孔,是黑夫服役以后才调来的颍川人郑收,爵位是第8级的公大夫。
  
      换了两年前,黑夫才进门就得趋行过去,对二人行跪拜之礼,可如今瞧他来了,右尉郑收立刻露出了笑,竟不顾县尉之尊,首先起身。眼看一把手都动了,左尉郧满不好继续坐着,少不得也起身迎接这个他恨之入骨的“小亭长”。
  
      “黑夫见过两位县尉。”
  
      黑夫微微作揖,这倒不是拿大,他现在是官大夫,按照秦国的规矩,就算见了县令,也可以揖而不拜,更别说两个与他爵位相当的县尉了。
  
      右尉和左尉亦朝他拱手还礼。
  
      “我虽未见过黑夫,但来到安陆后,没少听说你做亭长时的事迹,真乃少见的干吏。去军中后,更是屡建功勋,我一直想见见你,可见了之后,才惊觉你竟如此年轻……”
  
      郑收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言谈里透着一股暮气,而黑夫上个月冬至刚过完二十岁生日,的确是年轻得让人羡慕,如此年轻就是官大夫,十年之后呢?真是不敢想象。
  
      “我乃后生晚辈,全靠着一点运气,骤然得到功赏,诚惶诚恐,今后还望右尉多多指点。”
  
      郑收主动示好,黑夫当然也言语谦逊,不过他也听说了,这位新来的右尉不如前任杜弦远矣,为人懦弱不争,县尉官署的大权掌握在左尉手中。
  
      不过,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甘心做一个被架空的傀儡,一个印戳子,这次黑夫他们归来,未尝不是右尉反攻夺权的大好时机呢?
  
      寒暄几句后,郑收请黑夫就坐,坐于左侧,正好与左尉郧满相对,二人的地位,俨然是齐平了。
  
      四目相对,黑夫咧开嘴笑了,左尉竟也对他笑了笑,仿佛先前的过节都未曾发生过似的。这倒是让黑夫有些惊讶,郧满在他印象里,就一直是个城府很深,极能忍耐的人。
  
      二人在那不言不语,气氛有些尴尬,堂上只剩下了县右尉郑收的声音。
  
      郑收问了黑夫关于前线的情况,黑夫只隐去了一些事关机密的东西,其余知无不言。
  
      “十一月下旬下雪后,战事便基本停了,楚军退了回去,我军也开始收兵,将役期已过的老卒解散回家……”
  
      哪怕秦王对这场仗仍不甘心,但征兵也得讲基本法,像南郡的兵卒,再逼着他们在外服役下去,士气只会进一步低落,同时引发各郡县对于战事的不满,还不如遣散了另招一批,所以黑夫等人才得以归乡。
  
      黑夫心里知道,秦王绝不会善罢甘休,早到春耕结束,晚到秋收,等国家稍稍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后,新的动员令就会下达,那才是一场真正的举国之战!
  
      安陆县,势必不能幸免。
  
      但那些事,自然有上令下达,黑夫如今已无军职官衔,无法越俎代庖地去插手,顶多好心提醒下县右尉,告诉他两国尚是敌对状态,不可松懈了对本地更卒的训练,如此而已。
  
      这时候,县右尉也提到县里对他们这些“战斗英雄”的安排了,众人立下大功归来,身价水涨船高,当然不可能继续做先前的小吏了,而秦王在褒扬李由的诏书里,也要求各郡县对此次立功的将士,必须委以重任,所以也不敢让他们赋闲在家,以免被人说成人冷遇有功之人。
  
      “众人皆有功勋,本尉当然要加以重用!”
  
      右尉郑收一改往常的怯懦,今日极其强势,根本不征求郧满意见了,自己就拍了板,郧满动了动嘴皮,也没有提出异议。
  
      “不过……”
  
      郑收道:“黑夫如今已是官大夫,做尉史、游徼皆嫌太小,本尉这里,已经没法安排你了……”
  
      话音刚末,外面那尉史又来了,禀报说,旁边的县令官署有请黑夫官大夫!
  
      “果然。”右尉笑道:“县令听闻你归来,亦迫不及待要见你,至于如何安排你的职位,还是听县君和的罢!”
  
      黑夫起身,这时候,他才转过头,走到今日一言未发的左尉郧满面前,拱手笑道:“说起来,若非左尉让我押送刑徒北上服役,黑夫绝不可能有今日的际遇。黑夫在此替自己,也替随我锦衣归乡的戍卒们,多谢左尉!左尉作为长者,为了提拔本县同乡后辈,真是不遗余力啊!”
  
      郧满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几乎都要发作了。
  
      但终究,他还是将这口气咽下肚里,恢复了心平气和,若无其事地笑道:“官大夫谦逊了,日后你我共事的日子,还长着呢!”
  
      ……
  
      “官大夫,你得了个什么职位?”
  
      半个时辰后,黑夫从县令官署里走出来时,他的八个手下还等在外头,瞧见他出来,连忙一窝蜂地围过来询问。
  
      黑夫却卖了个关子,看着众人笑道:“都说说罢,汝等各得了什么职位?”
  
      东门豹已经没了未得儿子的伤心,笑道:“右尉安排我做了北郊乡游徼。”
  
      在秦国,地方上的游徼一职,和大夫、不更对应,让东门豹做游徼,算是优待了,以东门豹的凶名,震慑一乡盗贼、少年不在话下。
  
      小陶也结结巴巴地道:“右……右尉让我,让我做了屯长,训……训练材官弓手。”
  
      小陶的长处是箭术精准,这两年,随着生活好了起来,才19岁的他个子开始继续往上窜,眼下七尺出头,能开更强的弓箭。他的短处则是讷于言语,但作为只负责训练的材官屯长,却绰绰有余,何况还有一个爵位上造的戍卒,被安排做了他的什长,可以代他说话。
  
      黑夫教导他道:“别紧张,军营是靠实力说话,到时候你演示一番弓术,众人便心服口服了。”
  
      此外,季婴被安排做了涢水乡的邮吏,掌管一乡邮政。
  
      其他几个上造,或是亭长,或是求盗,大多被安排在家附近。
  
      唯独利咸若有所思,黑夫问他,他才道:“我被征召来县城做尉史……”
  
      正好,这个职位也与利咸心细,善谋的特性符合。
  
      利咸摸着下巴道:“吾等得到的职位,都颇合吾等心意,且都在乡里附近,右尉又不熟识吾等,亦不知众人才干,焉何能安排得如此妥当?莫非是……”
  
      他看向了黑夫。
  
      “不错。”黑夫这才笑道:“是我向右尉提了建言,二三子对这新职位,可还满意?”
  
      “正合吾等心意!”众人皆作揖道谢,对黑夫更加感激,毕竟在黑夫手下当了一年多兵卒,果然还是他了解大家啊。
  
      黑夫猜的没错,右尉郑收的确是想乘此机会,反攻夺权。而黑夫他们的归来,正好给了他一大批现成的人选,可以安插在县尉系统的各个职位上,挤压左尉郧满的故旧亲信,真是瞌睡时送来了枕头,黑夫当然也乐意看到自己的“派系”在县里扎根壮大,于是二人一拍即合,形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同盟”。
  
      “汝等赴任后,要对右尉恭敬,唯其命令是从。”但黑夫也有自信,右尉是空降的官,在本地没有根基,几年一换,到了关键时刻,众人还是会听自己的话。
  
      “官大夫还没说,县令那边,给你安排了何等职位呢。”季婴好奇,催问道。
  
      黑夫不以为然地道:“还未等县令开口,我便说自己才从前线归来,受了点小伤,打算在家中休养些时日,不打算立刻为吏。”
  
      “这是为何啊!”东门豹大惊。
  
      “废话!”
  
      利咸瞪了他们一眼:“如今这小小安陆县,还有能容得下官大夫的职位么?”
  
      众人一想也是,本来安陆县里,官大夫爵的本地人,就一只手数得过来。若是让黑夫做乡啬夫、仓啬夫等官,有些委屈他了,而能配得上此爵的主吏掾、狱掾、左尉三职也未空缺。
  
      “没错,与其让县令为难,还不如先行婉拒。”
  
      黑夫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嫌弃安陆县这鱼塘太小。
  
      他本是一尾金麟,当游于云梦大泽,岂能满足于做池中之物?
  
      黑夫在等,等李由的承诺!先前送出的人情,也是时候得到第一个回报了。
  
      在这之前,就在家里做几天优哉游哉的咸鱼吧,奔波一年多,黑夫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不过,在黑夫与众人告辞,骑着马踏上归程后,他的一群手下却没有散去,而是被利咸重新招呼到了一起,窃窃私语。
  
      “其实,还有一个法子,可以让县中空缺出适合官大夫的职位来。”
  
      “什么法子?”东门豹、利咸等人连忙竖起了耳朵。
  
      “很简单。”
  
      利咸阴阴地说道:“让左尉受咎免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