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24章 四月行县
        立夏刚过,人间四月芳菲尽,逐渐有了夏天的样子,悠悠地,风燥了起来,阳光不那么轻柔了。
  
      这一日,顶着炎热的太阳,一个庞大的车队从江陵城出发,沿着大道向北迤逦而行,正是郡守腾“行县”的仪仗。
  
      最先有两乘戎车开道,车左、车右都全副武装,或持戈戟,或背弓矢,甚至连驾车的御者,也身背长剑,手边放着手弩。
  
      而后是两辆导行的吏车,皆为白色车盖,各坐着一名甲士和一名小吏。
  
      然后才是郡守的高大轩车,车盖是黑色的,车两侧的屏障都被涂为红色,由通体赤色的驷马牵引着,郡守腾的身形隐在帷幕中。却见他他冠冕端庄,身穿黑袍,戴黑冠,佩长剑,持银印青绶,轩车的前后左右皆有执戟的吏卒护卫。
  
      郡守轩车之后,还有十余辆载着大小官吏的车车、数十骑从,上百兵卒随行,可谓辎轺蔽日,车骑满道!更有鼓车敲打鼓点,吹奏笙萧,好让沿途行人远远听到了,便避让在两旁,甚至到了远远的田埂上观望,都是满眼的敬仰艳羡。
  
      “这年头,一个省领导出行就能这么威风啊。”
  
      黑夫的马车也在车队里,吐槽归吐槽,他也知道,这是因为秦国的律令甚严,就和军中用不同发髻冠带式样与爵位相匹配一样,在郡县里,不同官职的人也要乘坐与其身份相符的车,否则便是有失官仪。
  
      所以作为地方大员,就别想着单骑微服出行了,说不定才刚出门,就被秦王安排在郡上的监御史举骇你一个“有损国典”的罪名……
  
      对郡守强拉的出行,黑夫是不情愿的,他更希望在郢县帮李由练兵。距离秋收开战越来越近了,黑夫也明白,不管自己做多少事情,待到开战之时,自己手里的兵卒亲信,才是活命立功的最大依仗。
  
      可惜天不遂人愿,既然逃不了,黑夫出发前,也没少跟兵曹掾、右兵曹史等郡吏了解何为“行县”,搞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原来,行县是从周代就流传下来的传统,早在西周春秋时,在四月份就有“天子命野虞出行田原,为天子劳农劝民,毋或失时。命司徒巡行县鄙,命农勉作,毋休于都。”的礼制。
  
      到了战国,诸侯开始推行县制,于是便有了诸侯、公卿行县。行县大多有明确的目的,比如赵武灵王在赵国行县,看似东游西逛,实则是为了推行胡服骑射。秦相穰侯魏冉前往东方行县,是为了瞧瞧他假公济私给自己弄到手的封邑陶丘,半道上还遇到了范雎偷入函谷关,若非范雎聪明,差点被抓了个现行……
  
      而这次郡守腾的行县,目的也很明确,其一是要到地方劝农,这是对农事的关注。其二是监察各县长吏,警告豪长大氏遵纪守法,这是监察、司法上的意义。同时也要督促各县为农闲时的大征兵做准备,查阅兵籍,这就是黑夫这兵曹左史随行的原因。
  
      他们抵达的第一站,是位于江陵城西北百余里的枝江县,听说这个县的县令是郡守腾从身边的佐吏一手提拔起来的,可谓亲信中的亲信,听闻郡守行县,便早早带着众人在城外十里相迎了。
  
      枝江县早先本是一个小诸侯国”罗国“的地盘,后来罗国被楚国吞并,这里就成了楚邑,秦国占据江汉后,因长江至此分枝,而将其改名为枝江。
  
      这年头的长江水文情况跟后世不大一样,大江自蜀东流入南郡地界,出三峡,至枝江,在当地泥沙阻隔下,分为诸洲,竟有数十条水道,据说一直到江陵以西的江津亭,才重新合为一条。
  
      黑夫亦在岸边见到了这奇景,问前来迎接他们的皂衣小吏道:“这江中一共有多少小洲?”
  
      小吏笑答:“还真有人闲极无聊数过,最多时有九十九洲,然从未满百过……故本地有谚曰,洲不满百,则王者不出!”
  
      ……
  
      这小吏口不择言,一旁的枝江县尉顿时板起脸骂道:“胡说什么?”
  
      而后连忙向黑夫赔罪,黑夫的职秩虽然和县尉相当,但他是郡吏,无形中高了半级,再加上他要代郡守检查枝江县的征兵情况,县尉哪里敢不敬?
  
      在郡守腾办事雷厉风行的风格带动下,在枝江县停留的第一天,黑夫便带着两个兵曹书佐,连夜检查当地兵籍,以及预备的征兵方案。
  
      枝江县人口不过三万,丁壮不过五千,从下个月起便要征召一千人脱离农事,专注于军事训练,对当地经济的影响是较大的,所以必须将各乡的要征召的人数分配好了。按照《戍律》,“同居毋并行”,绝不允许出现一家同居者父子、兄弟两人同时应召的情况。
  
      黑夫一边翻阅那些记录详细的简牍,一边暗暗想道:“在原本的历史上,黑夫和惊大概是已经分居而住,又因为家里与里吏有过节,所以才被阴了一手,钻了法律的空子,被一同征召,参加这次战争的吧。”
  
      物伤其类,所以行县期间,黑夫的职责,便是要督促县尉官署依法征兵,防止类似的情况出现!
  
      所以黑夫在连夜查阅完简牍后,又义正言辞地给县尉官署的众人开了个会,大概内容,和前世“关于认真做好本年度征兵工作的通知”差不多。
  
      以秦军“王于兴师,修我戈矛”的精神,和大王去年“荆王畔约,发兵诛”的重要指示为指导,以秦律中的征兵条款《戍律》为依据,坚决执行上级征兵命令,坚持以质量为核心,加强组织领导,严密组织实施,狠抓工作落实,确保圆满完成今夏征兵任务……
  
      没错,和上一次伐楚,仓促征兵不同,这次秦王大征兵更看重的,是兵卒的质量!
  
      “闾左贫者可使之运送粮秣,不可使之作为阵列正卒。”
  
      理由很简单,就像孟子说过的一样,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不管哪朝哪代,中产阶级的“良家子”才是军队的精锐主力。
  
      就像后世一样,征兵时也要求政治历史清楚,直系亲属未参加非法组织,遵纪守法,品德优良,无盗窃、打架斗殴等违法违纪行为。
  
      可能这些良家子单打独斗不如恶少年,一旦加入军队,进行数月训练后,就可以吊打恶少年组成的队伍。
  
      此外,这次征兵要“先行富者”,只在人数不足,或是农忙结束时再“闲时行贫者”,这是为了保证各家的农业耕作正常进行,如此也能减少民间怨言。
  
      在敲定征集的对象、范围后,接下来便是时间安排及步骤。
  
      “五月初征兵,期间训练三月。五月使之分行伍队列,六月使兵卒知金鼓,熟悉旗帜,七月打开武库,授之以兵刃,正式练习作战击敌之术!八月秋收之后,各县之兵,在县尉率领下,云集于鄢城,由郡尉主持万人的大合练!”
  
      众人纷纷应诺,有现成的严密制度,在郡守兵曹的督促下,各县也能尽力去执行。
  
      虽然仗还没打起来,但黑夫感觉,当秦王和整个秦国都认真起来,正视敌人后,从征兵伊始,这场仗,已经先赢了一半……
  
      “故曰:兵胜于朝廷。不暴甲而胜者,主胜也;阵而胜者,将胜也。”
  
      想到这句话,黑夫心里不由感慨,去年秦王若是不那么轻视对手,那么急躁,早早听王翦之建言,也不必有那么多袍泽死于异国他乡。
  
      做完这一切后,已至第二日正午,黑夫在枝江县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正想打着哈欠去补觉,却不料郡守长史来找他,说郡守要去乡中巡视农稼,让黑夫也跟来。
  
      “郡守,我乃兵曹之吏,管的是兵事,乡中农事与我无关,让我随郡守同行,下吏恐有越职之嫌啊……”
  
      一刻后,黑夫在叶郡守的车驾前叫苦不迭,他又困又乏,是真不想去。
  
      叶腾却摸着胡须笑道:“子贡问政,孔子答,足食,足兵,民之信。只有足食,方能足兵,农事岂会与兵事无关?再者……”
  
      言罢,这叶郡守面色一变,板着脸道:
  
      “堆肥沤肥之法不是汝家献上的么?枝江县是奉我之令,最早推行此术的地方,如今当地种着的三百亩冬麦将熟,此法是真是假,可知分晓。若是有效,正好让人在稻田粟田里也使用,若是父老们抱怨没有成效,本郡守正好将你拿下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