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26章 自三峡七百里中
    “不曾想,我竟还能见到未被淹没前的三峡!”
  
      四月中旬,黑夫站在夷陵县城以西二十里外的一座山头上,被嗖嗖江风吹着,感觉有些恍惚,又有些庆幸,同时开始觉得,这趟随郡守行县,还是有点收获的。X23US.COM更新最快
  
      孤陋寡闻的他不知道,后世三峡的这一段其实也没被淹……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没记错的话,课文里是这么形容的,而黑夫眼前所见景色,也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汇来描述了。
  
      黑夫所在的山头叫做“西陵峡口”,正是三峡之一西陵峡的终点,七百里三峡的层峦叠嶂、浩浩大江的险滩密布至此结束。从这里往东,两岸连山就变成了小丘陵,回旋湍激的江水也渐渐漫为平流。
  
      于是当地人言: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故命名为“夷陵”。
  
      夷陵县位于枝江县以西百五十里,正是这次郡守行县的第二站。
  
      叶郡守在夷陵照旧先查看了在本地种着的冬麦,用了堆肥沤肥之法后收获如何,一样是增产三成左右。郡守十分满意,而后便继续去查看水碓在本县的推行情况。
  
      夷陵西高东低,有不少湍急溪流,正是适合推行水碓的好地点,加上本县人口不过两万余,多设水碓,正好能弥补人力的不足。
  
      这次郡守倒是没让黑夫同行,于是黑夫乐得轻松,在花了一天时间检查完当地兵籍,确定了征兵规程后,公务就算办完了。眼看郡守还在乡下转悠,他便一时心痒难耐,打着去西陵峡口巡查水道、亭驿之名,让几个当地小吏作为向导,带他来了一趟西陵峡一日游。
  
      时候有限,这趟出行只能是走马观花,在瞧了一眼西陵峡风光后,黑夫便得匆匆返回,到下午舂时时分,才回到了夷陵县城。
  
      夷陵县邑很小,不到安陆县城的一半,建筑多半沿着江边一路铺展开来,在江水拐弯的缓流处,则是码头,此时停泊着几艘从巴蜀驶来的船只。
  
      朝发白帝,暮至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
  
      话虽如此,但这年头,从巴蜀出三峡入南郡可是件凶险的事,毕竟三峡险滩密布,若非有经验的老船家,很容易出事。才刚刚经历胆战心惊的七八百里航程,这些巴蜀船舶上的船员急需休息一下,喝一口当地的米酒压压惊。
  
      黑夫回县寺的路上经过码头,正好看到郡守腾的长史带着几个随员坐于此处,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长史名为鲁荡,看到黑夫后,鲁荡主动起身朝他拱手,长史可是五百石吏,黑夫少不得作揖还礼,并与之攀谈了几句。
  
      “左兵曹史可见到西陵峡之景了?”
  
      自打从枝江出来后,鲁荡对黑夫态度突然热情了起来。
  
      黑夫也不敢怠慢:“见到了,果然名不虚传。”
  
      鲁荡笑道:“其实西陵峡还不是最美最险的,郡守上一次行县,带着吾等一直往西,去了秭归,过巫峡,又至巫县,窥瞿塘峡,那才是奇山异水,天下独绝!”
  
      黑夫笑道:“不知这次我是否有幸能见此奇景。”
  
      “恐怕不行。”
  
      鲁荡透露道:“郡守此番最西只到夷陵,待到后日,便要乘船顺江东下,或去夷道,或回江陵歇息,再走水路,直接去竟陵、州陵,而后就轮到左兵曹史的家乡安陆县了……”
  
      “比起奇景,我还是更想归乡。”
  
      黑夫道:“待到了安陆,当由我为郡守和长史引路。”
  
      而后二人沉默了片刻,随即鲁荡又指点着这夷陵城邑,说起了黑夫感兴趣的兵事。
  
      “左兵曹史想必也看到了,自巴地历三峡东下,连山叠嶂,直到此地,水流才渐平,山势也渐缓,故夷陵乃江汉西门户。当年楚国便在此筑城经营,甚至将此地设为西王陵,据说有不少楚王和公卿葬在这层峦群山之中……”
  
      黑夫颔首:“两年前,我在安陆县做亭长时,缉捕过一群盗墓贼,为首的大盗,就曾在夷陵盗挖楚墓。”
  
      “那桩案子我也记得。”
  
      鲁荡道:“不过那些修在城郊的楚国先王之墓,早在五十多年前,就被武安君和司马错将军烧过一遍了。”
  
      原来,五十多年前,秦国伐楚,先取得上庸、汉北之地,而后便兵分两路,一路是黑夫较为熟悉的,武安君白起率数万兵卒,直捣鄢城,孤军深入。当时的楚王之所以无法调出足够的兵力去抵挡白起,就是因为秦国的另一路大军,在司马错率领下,从巴蜀出发,以水师东进,吸引了楚军主力……
  
      鲁荡道:“我听说,当时司马错将军率巴蜀三万之士,以大船数十,小船数百,起于汶山,浮江而下。巴郡城江州,至楚郢都,也就是如今的江陵有千三百余里。里数虽多,然而水流急速,可日行三百余里,不费牛马之力。”
  
      “大军从巴郡城出发,不出两日便至楚国西境之关。关一破,以东的巫县、秭归皆不战而降,楚国的黔中、巫郡尽归秦国,这夷陵也守不住了。”
  
      “正好当时武安君破鄢城,便过荆门,来夷陵与司马错将军相会。以巴蜀之粮,让击穿了楚国的将士们饱餐一顿,火烧夷陵以恐吓楚王。之后水师也东侵至竟陵,金鼓之声闻于兰台之宫,那楚襄王果然如惊弓之鸟,带着宗室贵戚弃郢东逃了。”
  
      说到这里,鲁荡忍不住嘲笑起楚襄王的胆怯无能来,让楚襄王魂牵梦萦的巫山神女,就这样沦丧在秦军的大船劲弩之下,他却只能仓皇西顾。
  
      黑夫顿时觉得,这楚国在战国的历史,和后世的宋朝还真有点像,也许在项燕、斗然、钟离等人眼里,鄢郢之辱,大概和宋人眼中的靖康之耻差不多吧。
  
      与此同时,黑夫也不由佩服起司马错来,说道:“我听说司马错将军早在惠文王时,便力主伐巴蜀,秦据巴蜀,则可以上游之势威迫楚国,真是高瞻远瞩!”
  
      这位将军虽然生的不巧,被白起这个后辈的辉煌战绩遮掩了光芒名气不那么大。但若说白起胜于战术兵势,那司马错就胜于战略,无论是力主吞并巴蜀,还是从巴蜀出兵攻击楚国,都说明他眼光独到。
  
      若是巴蜀还不是秦地,黑夫只觉得,自己在江陵城,也一夜不能安寝。
  
      “故夷陵要害,国之关限,失之非损一城,全郡可忧也。”
  
      鲁荡依然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黑夫知道,他身为长史,担负着为郡守查遗补漏的职责,眼下几度强调夷陵的重要性,肯定有他担忧的原因。
  
      于是黑夫便故作轻松地说道:“如今巴蜀已是秦之郡县,虽然我也听闻,曾有几次蜀侯之叛,但自从李冰郡守治理后,地方安宁,且有水利灌溉,每年都有多余的粮食外运,夷陵也武备完善,长史是不是多虑了?”
  
      “外患虽平,内忧却不少啊……”
  
      鲁荡言止于此,他心里果然有事。
  
      黑夫还不及发问,旁边那个一直眺望江面的小吏突然叫道:“长史,船来了!”
  
      黑夫和鲁荡一起向江上望去,却见一艘吃水很深的大木船正缓缓从远方的西陵峡口驶出,桨手们拼命往反方向划,让船只逐渐减速,终于在江水拐弯之处,靠到了夷陵码头上,船上的水手发出了一阵欢呼。
  
      黑夫看出来了,鲁荡长史是在等人!那人应就在这船上。
  
      “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南郡郡守的长史亲自来等?”黑夫不由好奇了起来。
  
      这时候,他也看清楚了,那大木船上,用漆涂了一只白虎的图案,而那船上下来的船员,其发式、衣也与众不同,多是腰缠兽皮,上身**的蛮人,发或椎髻,或剃得精光,只剩下头顶一撮……
  
      待他们走近后,黑夫还看到了这些人腰间挂着的柳叶形剑。
  
      这群人的身份立刻呼之欲出:巴人!
  
      这是一个古老的部族,除了巴郡外,如今在南郡西部的夷道、夷陵、姊归、巫县也有不少巴人分布。黑夫在江陵城里也偶尔见到几个,巴人骁勇,常作为忠诚的武士,为当地豪长看家护院。
  
      然而,被一群巴人众星捧月簇拥着朝这边走来的,却是一位作秦人衣着打扮的年轻人。瞧他年纪和黑夫差不多,却已经戴着单板冠,俨然是大夫爵位了!
  
      莫非鲁荡要等的,就是此人?
  
      黑夫的疑问很快就揭晓了,鲁荡低声对他解释道:“此人叫巴忠,乃是巴寡妇清之子,今日正午时,他派小船来相告,说有要事需谒见郡守,故郡守让我在此等他……”
  
      说话间,那年轻人似乎很懂秦国的礼制,远远地就朝鲁荡和黑夫作揖。
  
      “我蛮夷也,岂敢烦劳上吏等待?”
  
      鲁荡立刻朝那年轻人拱手还礼:“此乃郡守之命,君亦是大王亲封的大夫,理当如此。”
  
      “寡妇清之子?”
  
      黑夫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打量着那年轻人,恍然大悟,明白为何此子为何能被如此看重了。
  
      “原来是秦国最大矿老板的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