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35章 潺陵
据说武王伐商,有八百诸侯会盟于孟津,其中就有巴国,许多巴人武士不远千里,加入了周武王的队伍,随他从渭水沿岸出发,一路抵达了中原的大邑商,在牧野之战里又唱又跳,为武王伐纣立下了大功……
  
  眼下,黑夫有幸重演了当初的那一幕,武落钟离山的事变后,巴人顺从了黑夫的要求,随他离开了夷道,向东南方行进。
  
  然而,等黑夫和夷陵县尉凌夔带着千余兵卒,以及三千巴人青壮跨越两百里路抵达潺陵城时,才发现,自己白跑了一场。
  
  传闻中,在这里聚集了近万人的楚军早已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营地。乌鹊在上面盘旋起落,一些秦军士卒还在里面收缴剩下的军资,扛着大包大包的粮食和被丢弃的武器,说说笑笑地往城内走去。
  
  当看到一众赤脚的巴人闹闹嚷嚷靠近时,秦军大为紧张,还当是敌军。于是有两千人立刻在城外摆开了阵势,直到黑夫亲自打马上前,表明了身份,才打消了他们的敌意。
  
  黑夫途径城墙时,他发现这里仍然在收敛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专食腐尸的乌鸦发出的味道,壕沟护城河里,依然漂着不少浮尸,潺陵的黄土墙垣上残缺不堪,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而城门也插满了箭矢。可以想见,在夷道之战同一时刻,这里也发生了惨烈的交战。
  
  等他在城内见到郡尉李由和一众面熟的兵曹军吏、县尉后,才得知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原来,郡守叶腾在得知楚军主攻的方向是潺陵后,就立刻乘船返回了江陵,调集当地郡兵渡江支援,毕竟潺陵的地位比区区夷道重要多了。这支军队由郡尉李由亲自统帅,有四五千人之多,后续的援兵也源源不断从沿江各县赶来。
  
  面对秦军的迅速增兵,加上夷道那边也没有打开局面,楚军的统帅果断选择了撤退,秦军人数不足,也没有深追,于是乎,这场孟夏攻势,便草草收场了。
  
  “真是可惜!”
  
  黑夫心里暗道可惜,若是楚军将领心存侥幸,如今可能就要面临被秦军和巴人夹击的下场,战死的人可就不止数百了。
  
  不过他嘴上却拍着李由的马屁道:“还好郡尉来的及时,让楚人未能得逞,不然丢了潺陵,夷道也保不住,今年夏秋,南郡的备战将大受影响,恐怕难以派兵去淮北参与灭楚!”
  
  李由却无奈地摇头道:“不然,此役虽未夺取潺陵,但楚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下吏愿闻详解。”
  
  黑夫做出一副迷惑的神情,愿听李由教诲。
  
  李由对众人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大王一意灭楚,楚人焉能不知?之所以派使者挑拨夷道巴人反叛,又挥师进攻潺陵,无非是想要给南郡压力,让南郡无法集中精力筹备大战。如今楚军江南主力仍在,届时倘若南郡尽发郡兵赶赴淮北,潺陵、夷道,乃至于江陵都可能会再被楚军偷袭。”
  
  黑夫明白,虽然距离大决战还为时尚早,但秦楚两国在边角上的角力已经开始了,楚王和项燕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会尝试寻找秦国的破绽,在上蔡、梁宋处没有破绽,那便从偏角的南郡入手……
  
  楚人的计划可以说成功了一半,与楚国隔江而望,边界犬牙交错的南郡必须首先考虑到自身的安全。所以李由改变了最开始的计划,他决定在秋后发兵时,要将两万人留在南郡防备楚国,只带一万人前往淮北与主力大军汇合。
  
  这也就意味着,江陵、郢县的郡兵,以及大江沿线诸县的兵员,都不会外出作战。
  
  “如此一来,留在郡上或者大江沿线,很可能会落得个留守的闲差。”
  
  黑夫将李由的计划暗暗记在心里,随后在李由询问他夷道的情况时,便带着李由来到残破不堪的城头,指点着数里之外,被秦军警惕地围着的三千夷道巴人。
  
  李由望着那些背靠背坐在一起的巴人有些惊讶:“我才打算解除潺陵之危,便派人去夷道驰援,谁料你竟先一步平定了叛乱,还收复了当地巴人诸部,驱使其为秦作战?是怎样做到的?”
  
  黑夫便将这半个月里,在夷道发生的事也尽数道出,当听闻他们游说了夷道诸部,使其在武落钟离山杀死首恶樊禽时,李由也不免拊掌而赞:”做得好!巴人之叛,症结在于君长,樊禽一死,自然土崩瓦解。”
  
  李由对黑夫的能力手段大为赞赏,黑夫却说自己只是想了主意,主要是寡妇清之子巴忠的游说之功……
  
  “再者,下吏诱使巴人诸部随我来此,除了想要协助郡尉解围外,还有一个原因!”
  
  黑夫朝李由拱手,阴冷地说道:“郡尉,巴人反叛,杀死夷道县长、县尉,虽然将罪过都归到了樊禽及其部众头上,但这些人中,手里沾染秦人鲜血的也不在少数。如今他们碍于形势,又在巴忠劝说下重新归服,可指不定哪天就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复叛,若就此放任不管,恐怕难以让其心服口服。”
  
  “你的意思是……”
  
  李由心中不免一惊,压低了声音道:“将其青壮尽坑之!?”
  
  黑夫哭笑不得,李郡尉这是想到哪去了?
  
  这种手段,秦国的将军们可不陌生,三十多年前,长平之战后,在粮食、军功等多重压力下,白起便以“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为由,将投向的赵卒尽数杀死!
  
  夷道巴人的青壮都在这里,而秦军起码有五六千,在人数、装备上处于绝对优势,若真的忽然暴起尽杀之,以有心算计无心,也不算太难。
  
  这是个绝户的法子,看上去很诱人,若真的做了,虽然可以让夷道巴人自此一蹶不振,但后患却也有不少。
  
  首先是黑夫的名声此次之后便要烂透了,他信誓旦旦让巴人跟着来潺陵,却又背信弃义将其统统杀绝,从此之后,每个巴人都会恨不能生食其肉。
  
  其次,夷道巴人是大受打击了,但巴郡、南郡、黔中郡的数十万巴人呢?还能一一用这法子灭绝不成?显然不可能,也与秦国采取的怀柔之策相逆,此事传出去,恐怕秦楚边境的巴人,都会投降楚国。
  
  于是黑夫笑道:“下吏并非此意,只是以为,想要收复巴人,一味的怀柔优惠并不可行,还需时不时加以敲打。可惜楚人撤的飞快,未能让巴人见到他们被击溃的一幕。但如今此地大军云集,不如便乘此机会,让众军吏带着兵卒,在城郊演武,向巴人展示秦国的实力,让这些孤陋寡闻的边鄙蛮夷知道秦军之威!再乘势逼迫君长们,交出曾参与杀害秦人秦卒的凶手,绳之以法,还冤魂以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