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62章 军中戏乎?
    得知儿子项荣数次佯攻诱敌,秦军虽旗鼓传讯示警,却龟缩在壁垒之后,终究不出时,项燕只是叹了口气,与帐内的昭华说起了一件似不相关的事。X23US.COM更新最快
  
      “寿春有一座龟室,里面供奉着一只神龟的甲壳,据说其生于黄帝、神农之世,活了三千年,江淮的一切乌龟,均是其子孙。只可惜在宋元王之时被杀了,然龟甲百年不朽,楚国灭宋后,以上好的好的锦缎巾绢包裹,藏之于庙堂之上。”
  
      “子华领邑在江东,想必也见过不少乌龟罢?”
  
      “经常见到。”
  
      昭华应道:“江东父老,常云龟千岁乃游于莲叶之上,其所生之处,兽无虎狼,草无毒螫,江畔人家,常常以饮食畜养大龟,待到其长到一尺大小,再献给卜尹,在吉日剔取龟的腹甲,用来占卜。”
  
      项燕道:“然也,君王调兵遣将,必先在庙堂上钻龟占卜以定吉凶,这次也不例外,然而此番龟甲连续三次烧焦,老朽为了安众人之心,只能学当年的斗廉,卜以决疑,不疑何卜,打翻了龟甲,以安士心,对这龟卜的结果,却连半个字都不敢对士卒们说。”
  
      他无奈地苦笑,占卜不利,让楚王和群臣的心里又蒙上了一层阴霾。
  
      “这乌龟在占卜时与我作对也就罢了,来到前线,我却又一头撞在一个硬邦邦的龟甲上。”
  
      项燕所说的龟壳,指的是王翦以数十万人之力,在前线夯筑的壁垒,任凭楚军如何挑战,就是缩着不出战,看那样子,是铁了心要在这过冬了。
  
      “王翦这只老龟。”
  
      项燕忍不住骂了起来,对手的心思他何尝不知,楚军唯一的优势,便是去年大败秦军后心理上的自信了,但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这种自信会随时间推移而消退。
  
      这不是王翦第一次用此战术了,数年前,王翦帅秦军攻赵,因为赵将李牧用兵如神,所以未能建功,于是王翦就带着兵卒龟缩了半载,与李牧相持,最后让赵国内部生疑,用离间计害死了李牧,这才带着憋了半年气的秦军势如破竹,一举攻克邯郸。
  
      眼下,他又拿出这招来对付楚国,项燕自问不至于落到李牧的下场,但麻烦的是,乌龟甲壳坚硬无比,戈矛不入,还生了一张锋利的嘴,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啃下一块肉来。
  
      早知如此,先前就算己方大军尚未完全集结,也要发动攻势,让秦军无法安心地修筑壁垒。
  
      “杀龟的法子其实不少。”
  
      昭华道:“若无法正面击碎其甲壳,不如试试从背甲和腹甲的缝隙切进去?”
  
      项燕若有所思:“子华之策,莫非是绝其粮食?”
  
      “不错!”
  
      昭华指着地图上,由楚军斥候冒死查到的几条道路道:
  
      “大军相持,以辎重粮草为先,秦军数十万兵卒民夫,一日耗粮三万石!”
  
      “其粮食有三条路线,汝水、颍水、鸿沟,均为水路,这便是其运粮比我军方便快捷的缘由。粮食从秦颍川郡的阳翟、新郑、襄城、砀郡的敖仓相继运往下游,在上蔡、汝阳靠岸,再由车马和人力辇车运到前线壁垒营寨……”
  
      “对秦军的后方粮草和水路粮船,吾等无能为力,但上柱国若能以大军进逼作决战状,再派车骑绕后,毁掉其在上蔡、汝阳的码头粮仓,则不出半月,秦军必乱!我军乘势而攻,虽不敢说彻底击溃秦军,但至少能毁其壁垒,使之后退!”
  
      项燕与昭华定下了先攻辎重之策,但当十一月上旬,昭华等人带着楚军上万车骑,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他们绕了一大圈,从没有壁垒保护的汝水南岸靠近上蔡码头对岸时,才愕然发现,原来码头也被壁垒、角楼保护得严丝合缝,远远瞧见楚军来到对岸,便有数千秦军从军营里陆续开出来,严阵以待!
  
      更令楚人吃惊的是,除了粮船停靠的码头防守甚严外,从码头到城内粮仓,再从粮仓到十余里外壁垒军营的道路,竟也在两旁修筑了壁垒。
  
      这种以壁垒保护的道路称为“甬道”,正是修完了前方的壁垒角楼后,章邯等军司空带着民夫们后撤抢修的,就是想要保证粮道安全。
  
      “不曾想,王翦竟如此重视粮道,丝毫破绽都不留……”
  
      昭华望河兴叹,脑中则闪过项燕对王翦的评价:老龟。
  
      ……
  
      眼见楚军再度徐徐退去,东门豹泄气地垂下了持戟的手,失望地说道:“这些楚军真是无胆,怎又撤了?”
  
      他们在前线壁垒守备时,也遇上了几次楚军来袭,却只是挑战一番,秦军不出,他们便自己退走了。
  
      十天前,南郡兵团又得到了新的任务,李由奉命回到上蔡,负责守卫码头、粮仓和粮道。随着秦军壁垒营寨向前推进,此地已处于后方,东门豹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半个楚军,却不料,今天对岸却杀来了一支看似精锐的楚军车骑!
  
      还不等他高兴呢!楚军又走了?焉能不气?
  
      黑夫则道:“过来会被半渡而击,纵然侥幸站稳了脚跟,这码头已被筑得如同堡垒般,角楼更是以三合土夯筑,如何攻破?贸然来犯,恐会全军覆没,楚军可不敢赌。“
  
      另一个五百主利咸也过来道:”率长,我军不攻,楚军谨慎,这仗何时会真正打起来?”
  
      “早就在打了。”
  
      黑夫道:“两位主将的较量,正如火如荼!”
  
      与手下们的略显焦躁不同,黑夫倒是看得开,这种数十万人的对峙,自己手下这千余人,连一枚黑卒都算不上,双方老将就是不渡河,小兵有什么办法?
  
      言罢,黑夫下令:“让虞骑吏带着骑从,沿河巡视,要提防楚军未退,乘夜渡水!”
  
      虽然黑夫极其谨慎,但楚军终究未敢冒险。
  
      接下来半个月里,虽然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但汝水上的粮船依旧络绎不绝,粮车也在甬道中安全往来,每天运送两万石粮食,供给南军十五万兵卒民夫。多余的部分就储存在上蔡粮仓,因为再过月余,当大雪降下,汝水可能会部分冻结,行船困难。
  
      十二月,雨雪纷纷,户外活动基本绝迹,楚军那边也停止了毫无意义的滋扰。
  
      不知不觉间,秦军与楚军便在前线对峙了两个多月。这段时间里,秦军士卒们的日子过得不错,有壁垒保护,也不怕楚军贸然进攻。且食物充足,冬衣被褥也让他们免受严寒之苦,每隔数日便得以洗沐,清洁个人卫生以避免滋生疾病。
  
      唯一的问题,就是闲得发慌,每天除了执勤、训练外,有大把时间无处打发。
  
      其他人还好,东门豹、季婴等好动的,已经坐立不安了,他们跟黑夫抱怨道:“只感觉这不是打仗,而是游手好闲的,放在家中,怕是要被判将阳罪了!”
  
      黑夫也没办法,只让众人自己找点事情做。
  
      十二月外面冷,大伙只能在帐内投壶,或者掰掰手腕,谁输了就脱一件外裳去外面跑一圈,一时间,秦军兵营里充满了哲学的气息。
  
      到了一月份冰消雪融,万物复苏,阳光普照,众人便吆喝着出门活动了,但这年头娱乐的游戏实在太少了,无非是练箭或者玩投石超矩……
  
      所谓投石超距,在黑夫看来,就是比赛扔石球和立定跳远,最初几天还有点意思,数日后,众人也厌乏了。
  
      这日结束日常训练后,东门豹等人正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之际,忽然间,后脑勺却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到了!
  
      “谁干的?”
  
      东门豹以为有人戏弄他,骂骂咧咧地回过头,发现黑夫正在远处笑呵呵地看着。
  
      “原来是率长……”
  
      东门豹的气顿时就消了,再瞧地上滚着的,却是一个球状的东西。
  
      “这不是鞠么!”
  
      见到皮鞠,东门豹和季婴等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这年头,蹴鞠多是一种个人游戏,类似后世的颠球或者踢毽子。听说齐国人倒是很喜欢,临淄大街上常有表演的人,厉害的能连踢一个时辰,有足踢、膝顶、双腿齐飞、单足停鞠、跃起后勾等技术动作,但这种运动在秦国不太流行,或许是秦人性拙,不喜这类需要太多技巧的把戏。
  
      “并非普通的蹴鞠。”
  
      黑夫将那鞠稳稳踩在脚下,看着懒洋洋的手下们,露出了笑:“汝等不是抱怨整日无事可做么?我今日就教汝等一种新的玩法!”
  
      ……
  
      “这几日倒春寒,老将军却来巡营,当真辛苦!”
  
      秦国“南军”大营,年近五旬的南军裨将蒙武笑着迎上去,要搀扶须发灰白,披着一件大裘的王翦下车,却被老将军镔铁一般坚硬冰冷的厚掌握住了手。
  
      “蒙将军,我已经老到这种地步了?”
  
      王翦笑呵呵的,一点都没有一年前在频阳养病的衰老无力,反倒神采奕奕,他看了看面前身材魁梧,比自己还高了许多的蒙武,寒暄几句后,便与其携手往军营走去。
  
      沿途的军吏们纷纷向王翦作揖,和王翦巡视北军、中军时受到情意绸缪的接待不同,这群人恭敬肃整的表情中丝毫看不出有一点故旧之情。
  
      的确,蒙武的手下们,与羌、杨端和等王翦旧部不同。蒙氏自成体系,与王氏一起,堪称秦国最威名赫赫的两大将门。
  
      王氏的登峰造极,虽然要等到王翦父子连灭数国,但早在他叔父王(hé)时,便已经颇受秦昭王重用了,在长平与廉颇相持,不分上下。
  
      但王晚年,风头却被另一个人完全盖过了,那就是来自齐国的蒙骜。
  
      自从武安君白起死后,蒙骜便是秦昭王、秦庄襄王最为倚重的将军,他连破韩赵魏,设立三川郡,又夺魏二十城,设立东郡。到了秦王政继位时,蒙骜已位列王、公之上,俨然是秦国第一大将了。
  
      自他逝去后,其子蒙武便继承了父爵,因蒙武身上有旧伤,蒙氏渐渐不如王氏。
  
      但秦王政一直将蒙氏作为制衡王翦父子的势力来培养,尤其对蒙武的儿子蒙恬十分欣赏,使其作为上一次伐楚之战的裨将。可惜李信、蒙恬功败垂成,面对丧师失地之辱,蒙武只好扛着伤病站了出来,替儿子收拾残局。
  
      他以十万之师,与楚军在上蔡、阳城对峙了一年,没有让楚人继续扩大战果,等到了王翦领大军前来。
  
      所以,王、蒙二人的关系是微妙的,蒙武既是晚辈,是下属,却也是竞争者,更是秦王安排在前线,制衡王翦的后手……
  
      然而,二人都是战场官场里浸淫数十年的老油子了,竟好似关系亲密的老友,一路上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王翦此番巡营,按照惯例,仍让庖厨给士卒们加餐,让他们吃上一口肉,善其饮食,并深入其兵营抚恤攀谈,亲与士卒同食。
  
      虽然军吏待他恭恭敬敬不冷不热,但兵卒却极其崇拜这位老将军,王翦每入一营,都会引发巨大的欢呼。
  
      并且,每到一处,王翦都会问当地的裨将、都尉一个问题。
  
      “军中戏乎?”
  
      蒙武一愣,而后应道:“近来倒是常见士卒们在营中游戏,多为投石超距,不过……”
  
      王翦抬起头:”不过什么?“
  
      “不过我听说,奉命驻守上蔡粮仓的南郡兵却颇为不同,各营都喜欢玩一种新游戏,叫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