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64章 士卒可用矣
    由蒙武所率的“南军”有十五万人,其中八万是战斗部队,分八个都尉统领,共有八十个率长。
  
      在秦国六十万大军总司令王翦将军来巡视南军之际,这八十个率长中,却仅有黑夫有机会与裨将蒙武,都尉李由等人一起,陪同王老将军巡视军营……
  
      黑夫是被王翦亲自点名上前叙话的,王翦问了问这“足球”之戏是不是他想出来的,黑夫讷讷称是,说是从蹴鞠里想到的,只是想让手下兵卒有事可做。
  
      他没有大吹大擂,而是诚挚地说道:“敢言于将军,正如李都尉曾对吾等所言,兵卒自从进入军营起,便不再是自由之人,理应逾垠忘亲,指敌忘身。”
  
      “但长期身处军营,除了吃饭睡觉操练,偶尔例行巡视外,无事可做。数月下来,难免枯燥乏味,甚至产生戾气。这些戾气在军中盛行,就好比人体之剧毒。若是有仗可打,至少还能将此毒输之于外,可眼下无仗可打,放任下去,便是毒积于内了。近来各营之中,常有士卒不安分,赌博、私斗、入于军市女子之帷等事出现。都尉令吾等严查,虽尽数严惩,但仍屡禁不止,反倒是有了足球之戏后,我属下的士卒们有事可做,都安分了下来……”
  
      黑夫这一席话说的很实在,却让王翦暗暗点头,他在咸阳时,也曾听闻过此人之名,毕竟是追随李由一起打了鲖阳之战的功臣,方才李由也对黑夫多有赞誉之辞。
  
      他说的没错,让兵卒久待而倦,这对于军队的管理没有好处的,甚至会影响到士气。
  
      孙子曰: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所以善于用兵打战的人,总是要避开敌人初来的锐气,而等到敌人士气低落、衰竭之时才发动进攻。以自己的严整对付敌人的混乱,以自己的沉着冷静对付敌人的轻躁,以近待远,以逸待劳,以饱待饥,这就是料敌的一般法则。
  
      王翦来到前线后故意不战,而是一等就是四个月,也是为了将楚军举国御敌的士气耗光,而让自己的兵卒忘记上一场仗秦军大败的阴霾,让楚军士气日益低落,秦军求战之心日益增长,实现敌我士气的对调。
  
      若是相持阶段,秦军自己就士气大跌,那怎么行?
  
      过去诸侯的大王将军们为了解决士气问题,想了不少办法。
  
      比如齐国的管仲和越国的勾践,便是通过把女人征召到军营之内慰藉士兵,在军队没有仗可以打的时候,士兵就在女闾中发泄,通过一番云雨,来使他们重整雄风。
  
      不过这个法子慢慢被证明是弊大于利,首先是兵阴阳家们相信:军中有女子则士气衰,一女在军,则万人心思都不在训练和作战上了。
  
      所以从墨家守城开始,便规定:“女子到大军,令行者男子行左,女子行右,无并行。皆就其守,不从令者斩。”
  
      而商鞅亦更改了律令:“令军市无有女子!”
  
      既然秦军是不可能像六国军队那样,靠女闾营妓来励士,所以,就只能放宽对兵卒的约束,让他们做一些角抵、投石超矩之类的业余活动。数人游戏,百人观望,除了打发时间,也能提提士气,让兵卒得到锻炼。
  
      但却从未有哪种游戏能像其实并不是足球的“足球”这样,迅速风靡,让兵卒们随着那小小皮球的滚动而跳跃,发出如同战阵上攻陷敌阵般的嘶吼欢呼……
  
      除了让士卒打发时间,忘却军营之苦闷外,王翦还从中见到了一些军争兵法的影子。
  
      这时候,李由也恰到好处地捧着鞠球感慨道:
  
      “我听说过一个传说,据说黄帝与蚩尤战于逐鹿,将其擒杀后,剥其皮以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赏之。剪其发而作旗,名曰蚩尤之旌。充其胃以为鞠,使人踢之,多中者赏,这便是蹴鞠的由来。慢慢地,此物也常在军中戏耍,娱戏以练武士,尤其以齐、楚最为喜好。”
  
      “但那些齐楚蹴鞠,多半是技击轻侠炫耀技巧之戏,于阵战无益,然今日南郡众人游戏之足球却不同,不但可以娱人,还可练习阵法,十人齐力,方能取胜。”
  
      于是李由建议道:“将军,这足球之戏,不如在军中推广,使甲士作为线锋练习御敌,使陷队之士作为前锋练习突进,使基层军吏做场上的什长,来练习指挥。既能游戏,也各得所宜,岂不妙哉?”
  
      这是黑夫数日以来,旁敲侧击灌输给李由的,李由终于以此向王翦建言了,见上司引经据典,风头总算盖过自己,黑夫很是高兴,这下不用担心喧宾夺主了。
  
      王翦虽是秦军主帅,但黑夫未来十年的大腿仍是李家,连王翦自己的孙儿王离,以后也得靠李斯提携呢,这点必须认识清楚。若是一时得意忘形,在王翦前拼命表现,让上司李由脸上无光,使二人有隙,反倒不美……
  
      王翦是个明白人,看了看李由,又看了看垂首露出微笑的黑夫,却未说破,只是哈哈一笑:“不错,可以让中军、北军的将士们也学学。只是如此一来,只怕上蔡、汝阳等城内,先前随便扔的彘尿泡,也要开始卖钱了。”
  
      总司令讲了笑话,旁人当然也一起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黑夫也笑了一阵后,又拱手道:“将军,下吏还有个不情之请……”
  
      低调可以,但他同样要让王翦对自己留下印象。
  
      “何请?但说无妨。”
  
      黑夫道:“最初将此游戏称之为足球,可如今看来,不太妥当,还望将军赐名!”
  
      王翦没有拒绝,也未犹豫,便摸着花白的胡须道:“李都尉说,蹴鞠源于蚩尤之胃,蚩尤在齐、楚东地乃是兵主,而今日这游戏,又出于蹴鞠,且我军将以此法来让精兵练习兵法军争……便叫兵球如何?”
  
      兵球?不知以后会不会和乒乓球混淆……黑夫暗暗吐槽,但总比叫橄榄球合适,因为这东西还没传入中国。
  
      一番问对,王翦对黑夫的表现比较满意,看来这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小率长,还真的懂一点兵法,知道如何练兵带兵,再一问,当得知黑夫才二十一岁时,王翦不由感慨:
  
      “老夫二十一时,还只是河东郡邬县尉,手下仅有五百人……”
  
      说完又看了李由,再度慨然:“三十岁时,也不过是个小公乘,在咸阳宫做郎官。”
  
      他摇了摇头,任由花白的胡须迎风而飘:“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将军老当益壮!”
  
      黑夫如此说,众人也反应过来,齐齐说道:“王将军老当益壮,乃国之柱石!”
  
      王翦闻言,亦大笑起来:“然,荆楚未灭,何言老也?”
  
      ……
  
      王翦在南郡兵的营地里,依然是让人杀彘杀狗,供给上等饭食抚慰兵卒,并亲自与他们同饮同食,让兵卒们十分感动。他甚至不顾六十多岁的高龄,作为一场球赛的发球者,将皮球踢向两队兵士,又引起了一阵欢呼……
  
      王翦可谓是黑夫来到之时代后见过的人中,气场最强的,比南郡郡守叶腾那种刻意摆出的权威术势还强,其不怒而自威,待士卒和蔼亲切如同一位老什长,却又让人发自内心地崇敬,这番亲近士卒的态度,赢得了所有人的爱戴。
  
      王老将军一通巡视后,本就士气不错的南郡兵更是憋足了劲,于是,就在他即将登车离开此地时,相送的万余大军中,忽然有人大声喊道:“敢问王老将军,何时出战?吾等愿战!”
  
      “对啊,何时出战,吾等已等不及,想将楚军的头颅当球踢了!”有人应和道。
  
      一阵哄笑后,众人的心似乎齐了,万人同时向王翦单膝盖下跪,以剑击盾,齐声问道:“请将军率吾等出战!”
  
      王翦很满意众人的精气神,扶车让传令兵大声向兵卒们回话。
  
      “战机将至,二三子无须多待也!”
  
      这场仗,王翦之所以拖这么久,只守不攻,是因为考虑到楚国大,且民广,如引军深入,楚军分散各处,难以捕捉其主力。分兵,则有可能重蹈李信的覆辙,他可不喜欢和项燕捉迷藏。
  
      而以大军在此坚守,定能吸引楚军于秦之正面,相持数月,眼看二月农忙将至,楚军的粮食捉襟见肘,而楚人士卒们,也应该甲胄生虱,急着回家种田了!
  
      坐在回大营的车上,王翦心中暗道:“见黑夫,知军吏可用也;而如今,亦知士卒可用矣……对楚军乘势一击,一举灭之的机会,就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