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83章 伍奢有二子
    北上淮阳的途中,季婴偏头看着被夹在两支秦军中央的楚国庞大后宫嫔妃、宫女,瞧着她们纤细的小腰,不由咽了咽口水。
  
      “若能带一个回家就好了。”
  
      这些在楚宫之内的嫔妃宫女不必干农活,无论是保养还是姿色,当然比他们平日里见的安陆妇女强多了,且文静柔美,看着就让人心动不已。
  
      “想得美。”
  
      黑夫笑骂道:“这些楚宫女子,都是要充斥大王宫闱的,汝等一路上看可以,若是谁敢碰一下,我少不得要持汝等头颅,去向王老将军请罪了!”
  
      王翦是下了死命令的,途中敢有奸污之事,对方虽是楚人,但依旧按照秦律处置,强暴者死罪!所以黑夫等军吏将手下人看得很严,他很清楚,离家半年多的汉子们见了这么多莺莺燕燕,有多么的躁动。
  
      这一路来,其他部队已经发生过好几起了,有秦卒乘着楚宫人女子如厕、入帐避雨时欲行不轨,引发了骚动,眼下他们的头颅已经被军法官砍了悬在旗帜上……
  
      “率长,我斗胆问一句。”
  
      季婴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些嫔妃、宫女起码有一千多人,大王……大王他享用得过来么?”
  
      “还敢多嘴!”
  
      黑夫狠狠瞪了他一眼,举手要打,季婴这才讷讷不敢再言。
  
      这时候,为黑夫扛旗的牡却不合时宜地出声道:“这些女子,细胳膊细腿,又不好生养,也干不了农活,有何用处?”
  
      “你这愚夫懂什么!这样的女子若带回家,舍得让其下地?”
  
      季婴将从黑夫处受的气撒在牡身上,骂了他一通后,奉黑夫之命去后面传令去了。
  
      “率长有令,放缓脚步,等俘虏跟上!”
  
      他们的队伍很长,在路途上一眼望不到尽头,而被长长秦军所监押的俘虏,也人数不少。
  
      自打接到秦王的诏令后,王翦不敢怠慢,立刻将虎符交予副将蒙武,他自己则和冯无忌一起,带着楚王负刍、王后及公族、重臣等,轻装前往淮阳。
  
      而李由和两位来自关中,立功较多的都尉,则奉命押送嫔妃、宫人、内侍、倡优、工匠等数千人,以及各种能搬走的礼器、重宝、图籍、简册、车辂、冠冕等物缓缓而行。
  
      带着这么多人,而且还是走路,这些嫔妃宫人好日子惯了,眼下长途步行,风雨饥寒,时时有人受不了这苦,仰天号泣,辄被呵止。到了吃饭的时间,秦军让她们吃与士伍一样的食物,这些平日里锦衣玉食的女子们都大眼瞪小眼,看着这些粗劣的食物不愿下嘴。
  
      不过数日之后,连日行走的她们,已经饿到手抓粟饭的程度了。
  
      可想而知速度有多慢,从寿春到淮阳五百多里路,他们五月上旬出发,半个月过去了,也只走了三分之二,黑夫算算时间,发现等自己到达时,已经要进入六月了。
  
      好在李由告诉黑夫,原来秦王其实也没到淮阳。
  
      “大王是得知项燕兵败,知道楚国大势已去后,让冯君先行来宣诏的,眼下大王仍在巡视砀郡,应该会与吾等同一时间抵达。”
  
      黑夫明白了,秦王很可能是准备了两份诏书,若是王翦未破郢都,则激励士卒。若已破郢都,则让王带着俘虏和部分有功将士去淮阳,一来是赏功耀武,二来也是收一收王翦的兵权,毕竟这位老将已连续破灭三国,功劳太高,威望太大……
  
      终于,五月底时,他们抵达了项县,还剩下一百里地,可那些柔弱的楚国嫔妃宫人,却再也走不动了,她们早非刚开始时的娇柔,而是有些狼狈。
  
      于是李由等三都尉决定,从陆路改走水路,利用直通淮阳的鸿沟,将这数千人放在船上,让万余纤夫来拉船——这些纤夫原来是战争里被俘的楚人青壮。
  
      就在慢吞吞让宫人们登船的当口,黑夫却从一些也要赶赴淮阳的“北军”都尉口中,听闻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下相项氏降了!?”
  
      黑夫乃至于李由,几乎所有参加过蕲南决战的人,都感到难以置信。
  
      那悲壮的《国殇》楚歌,仿佛仍在耳边萦绕,项燕视死如归的反击,最后宁可自杀也不让首级落入秦人之首的惨烈,在秦人眼中,项氏与秦有血海深仇,俨然是最死硬的抵抗派,所以纵谁降秦,也不可能是项氏啊……
  
      “千真万确,降的是项燕仲子项梁。”
  
      来自北军的校尉道:“上个月,项燕长子项荣带着一些死士南下,项梁则带着大半下相项氏族人,接受招降!”
  
      ……
  
      “项氏二子为何竟犹如云泥之别!”
  
      五月底时,已成为楚国残部大本营的居巢城郊,某处小亭舍的酒肆旁,两名从淮北逃来的楚国小贵族也在议论此事。他们认为,项梁懦弱降秦,而项荣则挑起大梁,走保淮南,与昌平君构成最后抵抗势力。所以众人都鄙夷项梁而赞赏项荣,甚至觉得用不了多时,项荣就能和昌平君光复寿春、淮北,到时候一定要狠狠收拾这个懦夫!
  
      一位坐在他们边上,梳理渔网,满身鱼腥味的老渔父抬起头,听完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数年前去过下相,与项梁见过一面,此人虽不像其父、兄一般带兵服戎事,却常与淮北、东海、江东豪杰人物交游,其善谋、深思、有勇略,却绝不是汝等所说的无胆之人。”
  
      二人见接话的只是一个老渔父,便挥手驱赶他道:“家国大事,你这渔父懂什么?快去抓你的泥鳅吧!”
  
      渔父摇头嗟叹:“肉食者鄙,未能远谋,难怪楚国日益沦丧。”
  
      他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却见其虽然五十多岁,却精神抖擞,容貌不凡,而这酒肆的本地人见了,也纷纷过来向他行礼,称其为“范君”。
  
      两个小贵族才知道,这是本地一位智士,不敢小觑,离席求问。
  
      范君笑道:“三百年前,楚国伍奢被奸臣费无忌所害,为楚平王下狱。伍奢有二子,一为伍尚,一为伍员,皆贤,若不诛杀,将为楚之忧患,故楚平王使费无忌招之。伍尚为人仁,虽然知道赴难必死,却为了自己仁孝之名,还是去了,结果便与其父同死。而伍员为人刚戾,善忍辱,伍尚束手就擒时,他便毅然逃走,去到吴国,背着不孝之名,行复仇之事,这才是真正能成大事之人……”
  
      “眼下项氏二子之事虽略异,但本质也无不同,楚国大军已在淮北丧尽,最后一点援兵也在寿春城外被秦军设伏歼灭。项荣之徒不过数百,昌平君能用之卒也不过一万,楚国大势已去,淮南江东被秦攻陷是迟早的事。”
  
      “此时起兵力敌暴秦,的确能得到舆情称颂,但终归难敌,也会让下相项氏彻底覆灭。于是项梁以族人接受秦国招降,是为了保全宗族。”
  
      “我听说秦国攻克寿春,竟没有大肆屠戮,可见其欲兼并楚国,还欲凝固之,还有什么比宽释项氏,更能让楚人安心顺服的?如此一来,项荣兑现了与楚国相始终之诺,项梁则活而忍辱,也保留了日后复仇的希望,项氏二子的抉择,堪比伍奢二子啊,依我看来,最后能成大事的,还是项梁!”
  
      越说到后面,范增的话音就越小,最后只是喃喃叹息道:“只是伍子胥尚有吴国能够投靠,如今秦却已扫灭诸侯,燕代齐皆丧胆。项梁必须栖身于秦,蒙受骂名默默忍受,项氏若欲复仇,比起伍子胥来,又更难上十倍百倍啊!”
  
      ……
  
      与此同时,黑夫也已抵达淮阳,在休息一日沐浴洗去征尘后,与秦国数万大军一起,在淮阳城外等候,等待秦王政到来……
  
      出营集结时,黑夫忽然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秦始皇呢。
  
      “据说历史上,刘项见了始皇帝车驾,都暗暗说了一句话……”
  
      “我可比他俩提前多了,一会见了秦王,我又会生出怎样的念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