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293章 二十五年

      秦王二十五年,正月(冬十月)。
  
      此时的北方,已是隆冬时节,天气寒冷,但大江之畔,却只是岸边的森林有些发黄,仍然气候适宜。
  
      邾城(今黄州)是南郡最靠东的一个县,也是最晚被秦军夺取的楚邑,公元前255 年,楚考烈王命春申君黄歇挥师北伐,灭鲁亡邹,迁邹国君民到此地筑城建屋,因为邹国也被称之为邾,遂名邾城。
  
      不过邹国遗民没当几年楚人,到了楚国再度南迁寿春时,邾城就被秦军攻占了,并作为防备楚国的军事重镇。
  
      眼下,邾城以南的江边,都尉李由的大旗正竖在岸边,黑夫与一万南郡秦军兵卒也在他身后列阵以待。
  
      此时距离黑夫他们身处陈县恭送秦王政离开,已过去了整整四个月。按照秦王和王翦的计划,南郡兵不必参与对淮南熊启、项荣的进攻,而是整军返回南郡,待到秋收之后,再渡江南下,进攻楚国的“江南地”,也就是后世武汉、湖南、江西一带。
  
      黑夫在回去途中,还在鲖阳邑买下了之前令邑大夫准备的棺椁三百,再加上从陈县购得的两百具棺材,装载了前后两次战争里,战死的南郡袍泽、部下们。
  
      李由也命令数百乘战车腾空,武车士步行,装载众人黑漆漆的棺椁,车辚辚马萧萧,原路返回南郡。
  
      七月中旬,他们终于踏入了南郡地界,如此一来,黑夫也算完成了自己“带你们回家”的承诺,心里一颗大石头终于落地。
  
      但新的问题随即出现:除了槐木等少数人外,大多数兵卒的尸体都无法辨识,也无法让其各归其家。
  
      李由还在犯难之际,黑夫却给他提了一个建议。
  
      “公墓?”李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词。
  
      黑夫道:“然也,众人已化作累累白骨,无从辩识其身份,不如在南郡划一块地,作为其公共墓地,再为其制作一块大碑,上刻众人之名,如此也算妥善安葬了,其亲友日后来祭拜血食也方便。”
  
      李由听罢叹了口气:“也只好如此了。”
  
      黑夫又言:“我听闻过一句话,叫做‘十步之泽,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众人虽是庶民黔首,但为大王、为秦国而死,亦可称之为忠士也!故这公墓,也称之为忠士陵园,官府可雇佣人来看守打扫,每年定期令本地吏员带着百姓来拜扫悼念,以示不忘众人之功,也能激励生者,越发奋勇作战,不畏死亡……”
  
      他本来想将其叫成“烈士陵园”,只可惜这年头的“烈士”指的是好名义不仕进者,与黑夫想要的意思不符。
  
      秦国对战死之士的待遇是不错的,其在战场上所立功应得的爵位可以传给后代,但也就这样了。战死了一批兵卒,君王还有下一批灰色牲口可用,一代代兵卒就这样用累累白骨,堆积秦国日益强大,最终一统天下,可自己的姓名,早已随风而逝,再也没人认识。
  
      槐木等人并不知道,自己处在怎样的一个大时代,但却为天下一统献出了生命,做出了贡献,所以黑夫觉得,站在秦人的角度,他们是英雄!当得起这待遇!
  
      这场浩大的统一战争里,在秦军中,又岂止一千个一万个槐木呢?
  
      黑夫这个点子,将那些战死沙场,无从辨认,只有个集体名单的孤魂野鬼,一举变成了国家褒奖的忠士,虽不能让死者复生,却让他们之名不朽,这也是黑夫为亡者做的最后一点事了。
  
      李由听后顿时眼前一亮,直夸黑夫又想了个好点子。
  
      “不仅能收敛将士的尸首,使其狐死必首丘,还能扬其身后之名,使流名于世,不错!”
  
      李由认为此举可以让自己捞得一个“爱兵”的名声,对今后的仕进是有好处的,便立刻写信给父亲李斯,请其与自己一同向秦王进言,推行此策,想来秦王定会答应,甚至在今后的战争里将此法推广。
  
      与此同时,也在征得南郡郡守腾的同意后,在鄢县划出了一片地,令生者及民夫掘坑修墓,将数百兵卒的棺椁摆放整齐,什伍排列,屯卒有序,如同一个军阵,远远看去,肃杀而有序。
  
      而五块由精巧石匠精雕细琢,篆刻了五百余人名号、籍贯的大石碑,也赫然出现在公墓中央,犹如统领他们的五面军旗……
  
      “二三子真是虽死犹生……”
  
      看着眼前这令人震撼的一幕,鄢县百姓啧啧称奇,南郡兵们不由热泪盈眶,一边称颂李由,也对提出这个建议的黑夫更加佩服。
  
      办完这件事后,已是七月下旬,李由下达了命令,让众率长带兵回归各县,让众人带着战利品返回家里,参加秋收。同时让伤病人员退伍,并挑选新兵补充进来……
  
      所以,黑夫他们只在家里呆了月余时间,才把粮食舂好装仓,十月初时,李由便亲帅万余大军,先抵达安陆与黑夫汇合,一行人又东进至邾城,准备渡江进攻依然插着楚国旗帜的鄂城……
  
      ……
  
      鄂城,也就是后世的湖北鄂州一带,乃是楚国江南地区最大最古老的城市了,虞夏的三苗便在此建立部落,殷时,这里建立了一个鄂国,开发铜绿山丰富的铜矿,也富绝一时。
  
      后来,楚国征服了这里,建立了更大的城邑,数百年间,陆续封了许多位“鄂君”统治这里,眼下楚国虽灭,但鄂君却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堡垒,拒不归降。
  
      “鄂地乃大江冲要,左彭蠡,右洞庭,扼束江、汉,襟带吴、楚,东南蔽九江、江东,表里捍蔽,最为强固,若不夺取鄂地,则巴蜀南郡粮船舟师,便无法顺利东下至江东,接应王老将军。”
  
      李由奉命进攻鄂地,不仅是要收江南地,也是为了呼应王翦在东方的军事行动。黑夫他们回归南郡时,王翦、蒙武也再度向淮南英、六、淮阴、居巢等地发动总攻,杀死了项荣,楚王熊启只带着三千人逃到江东。
  
      但楚国舟师实力未损,依然集结在江东水面上,试图阻止秦军渡江,于是便需要巴蜀南郡的秦国水师出马了……
  
      而鄂君的战船,就成了水师东进前的一道开胃菜。
  
      眼下,在岸边等待的秦军,都不约而同望向江心,在那儿,一场水战正接近尾声……
  
      鄂君虽然仍保持着“五十舿”,也就是一百五十艘战船的水上力量,但比起秦国花了十年时间,在巴蜀南郡打造的”楼船之师”,依然略显弱小。此时此刻,鄂君的战船已渐渐败下阵来。
  
      “楚人败了。”
  
      伸手一感觉,发现有风从西北往东南刮,黑夫更是露出了笑。
  
      目光所及处,秦军有数艘庞大的楼船,高达三层,配上宽阔坚固的船身,飘浮在江面之上便如同一个庞大的水上堡垒,威风凛凛。船楼的各层各有用处,或是藏兵之地,或是箭矢之库,或是划桨之所,所分甚细。而这艘庞然大物的作战方式便是箭楼,上面满是持弓弩的兵卒,强弓劲弩配合着船楼高大的身躯,让秦国的楼船之士能居高凌下,对着鄂君的小艨艟发射箭矢,杀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除了楼船如林般耸立的墙橹帆幔外,秦军水师还有一座接着一座的各式战船,大翼、小翼、艨艟等,这是秦王命令郡守腾在江陵花了数年时间修造的,前年夷道之变,秦军正是靠了它们,才迅速渡江抵达潺陵。
  
      一君之力,终究无法与一国相比,眼看鄂君仅剩的数十艘残兵败卒脱离了混乱的战场,乘着风向和水流往下游逃去,秦军也没有深追,舟师开始打扫战场,而一艘最高大的楼船旗舰则缓缓朝邾城港口靠来……
  
      李由带着黑夫等军吏上前,对楼船上下来的大胡子中年舟师将领恭贺。
  
      李由称赞道:“此战,屠都尉真是如秋风之扫落叶,有君之助,这大江天险,犹如平地啊!”
  
      黑夫亦拱手言道:“屠君楼船一举,则满江风波平静,宵小遁逃,黑夫真是大开眼界!”
  
      大胡子将领不敢怠慢,朝黑夫笑了笑,又对李由恭敬地说道:“不过是一场小战,何足挂齿,楼船虽大,却只能逞威于水上,要攻取鄂地和江南,还要靠将军及诸位将士,屠睢只是辅佐将军而已!”
  
      这统领巴蜀南郡上万楼船之士的人,正是屠睢,李由不在南郡的一年里,他在江陵练兵,被秦王任命为南郡假尉,故称之为“尉屠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