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342章 陛下,奇观误国啊!
    卓铁瞪圆了眼睛,他是个老铁匠了,打铁二十余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兵器集中在一起。X23US.COM更新最快
  
      一旁的同行程郑也张大了嘴,半响才发声道:“这得有多少兵刃啊!”
  
      卓铁没法回答他,仅就目测来看,比赵国时期的邯郸武库所藏兵刃还多。
  
      他们看见,一辆又一辆沉重的牛马车沿着渭水向西行驶,到达地点后,押送的秦卒将车上的戈、矛、剑、戟、殳、铍统统搬下来,堆放成许多座数千上万兵刃堆积的小山!
  
      惊叹之后,问题来了,秦吏让迁入关中的山东铜铁工匠、商贾们来此服役,又是作何打算?
  
      谜题很快揭晓,一个叫“司马昌”的秦国铁官要求数千名工匠、商贾将兵刃上的锋镝与木柄分离开来。
  
      卓铁和程郑面面相觑,但在秦吏的鞭子下,也不敢多问,各自上前忙活了起来。
  
      他们都是邯郸铁匠,和兵刃打了半辈子交道,已经到了看一眼形制或金铁成色就能判断产地的程度。
  
      “这绝对是韩剑!”
  
      卓铁捏着一柄二尺剑,眼睛里绽放出光彩,自从韩国灭亡后,快十年没摸到韩剑了。
  
      韩虽国小民寡,乃七雄最弱之国,但有一样东西却值得一吹,世间最精良的兵器都是出自韩国的,所谓“天下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天下宝剑,韩为众!”尤其是韩国的棠溪剑,经过工匠们的千锤百炼,已经到了“陆断牛马,水截鹄雁,当敌则斩坚甲铁幕”的程度!
  
      只可惜,上好的剑,一锤子下去也被砸得弯折,脱离了剑柄,无力地落在地上。
  
      他又拎起一根长矛来,矛尖是铁制的,仔细一看,上面还有铭文,鸟虫文……
  
      虽然看不懂刻了什么,但起码可以确定是楚国的矛,楚矛也不错啊,世人常言,宛钜铁矛,惨如蜂虿,卓铁暗道一声可惜,用力卸下了矛尖,将长柄扔在一旁。
  
      这之后,他们还陆续发现了燕国、齐国、魏国的兵甲。
  
      魏国亦有精兵,尤其是武卒用的戈最出名。
  
      齐国的兵刃就比较少了,虽然齐早在春秋时,就开始搞盐铁专营,煮海成盐,开山成铁,铁器最是流行。但经过长达四十年的和平,连兵刃都很少铸造了,唯以针、刀、耒、耜、铫、斤、锯、锥、凿等实用工具为多,卓铁和程郑手持的铁锤铁锯,就是来自齐国。
  
      还有燕国,入目的是上百个生锈的兜鍪,他们工匠界有一句俗话叫“燕无函”,意思并非是燕国没有制作兜胄的“函人”,而是在燕国,几乎人人都会制作兜胄,函人没有存在的必要。由此可知,燕人打仗最注重防护,这些铁兜鍪(mou),大概是燕军覆灭后被秦人夺走的,里面还有干涸的深褐色血迹……
  
      削了一上午的锋镝后,一座兵器小山已空,卓铁和程郑走到下一座,发现这里全部都是赵国兵刃!
  
      “这是恒山的铁杖,我曾为人打制过!”
  
      程郑的手有些颤抖,铁杖是赵国恒山最著名的兵器,它的内心用铁铸成,顶端安有铜帽,外面包着涂黑漆的藤皮。武安君李牧麾下,就有一支上百人的恒山武士,他们常衣铁甲、操铁杖以战,而所击无不碎、所冲无不陷……
  
      想想那场面,赵人就热泪盈眶。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了,六国破,名城隳,王侯降,豪杰死,连失去了主人的兵刃们也无法幸免,作为战利品被带到这里,身首分别,支离破碎!
  
      “秦人收六国之兵于此,削其锋镝,究竟想做什么?”
  
      卓铁也满是疑问,三日之后,当他们奉命推着沉重的锋镝,走到渭水以北时,二人才恍然大悟。
  
      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工地,最外围是数千间简陋的窝棚,上万徭夫生活在此,大多是肤色黝黑的关中农夫。
  
      再往内,则是卓铁、程郑都不陌生的冶炼场。地上竖立了三十四个椭圆形的炼炉,围成一圈,不算炉下凸字形的夯土台,只算炉身,个个都高达丈余。
  
      和无数车锋镝一起运来的,还有木柴和木炭,刑徒不断往炼炉下放置燃料,新送至的铜铁不加分别地放入炉内,日夜不休地冶炼。
  
      滚烫的铜铁金液沿着铜渠,奔腾着流向众炼炉包围的地坑。
  
      卓铁小心翼翼地靠近,发现其深达数丈,里面是一个已经制作好的巨大范模!瞧那模样,似乎是一个正在铸造的巨人,高鼻深目,身穿狄服,站立拱手,作恭顺状……
  
      卓铁、程郑,山东工匠都惊呆了,程郑甚至失神坐倒在地,仰起头时,他发现周围炼炉的浓烟升上天际,汇成一股,直冲天际!
  
      ……
  
      站在章台宫顶端,黑夫的视野比山东工匠们宽阔多了,所以他能看到,整个渭水北岸,一共有十二个冶炼场,十二股黑烟聚集,形成了一片乌云,仿佛要遮蔽咸阳的天空!
  
      “真是壮观……”黑夫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甚至有些期待金人摆在咸阳宫中时,会是何等情景?
  
      这十二金人并非无缘无故铸造,而是来源于一次“祥瑞”,秦始皇正式称皇帝的那个月,有长五丈的巨人,身穿狄服,凡十二人见於秦国的西境边关临洮,但很快消失,只留下了长达六尺的足迹……
  
      临洮都尉将此事禀报皇帝后,引起了皇帝和那些齐燕阴阳家的重视,以为这就是秦一统天下,称皇帝位的吉兆!于是为了纪念此事,秦始皇便下令,将收缴的六国兵刃运入关中,铸高达五丈,重千石的金人十二个!
  
      此外,黑夫猜测,秦始皇还想将这当做一个仪式,一来,效仿周武王马放南山,收缴天下兵刃,相当于宣布九州之内,再也没有战事。同时,六国用来反抗秦的兵刃被集中在一起,熔铸成臣服于秦,为秦看守宫廷的金人,象征天下的熔合。
  
      其三,在皇帝看来,只要没了兵刃,六国遗民就像被剥夺了爪牙的野兽,再也没有反抗秦的力量。
  
      前两个目的无可厚非,但对于第三点,黑夫只能摇摇头了。
  
      “锄棘矜(chuyoujin),非于钩戟长铩也……”
  
      “秦墨说的不无道理,若不铸金人,改铸农具,不知将替换多少陈旧的木石工具。若让服这次徭役的十二万农夫,数万工匠商贾改而去垦荒,或将开辟百万亩良田出来……”
  
      前些天,秦墨程商来拜访,其言下之意是,想请黑夫这个能时常见到皇帝的中郎户令向秦始皇进言:铸金人既无利于国,又无利于民,铸之无用,不如罢之……
  
      黑夫无法立刻答应,只能告诉他,容自己思虑思虑。
  
      “我能怎么说?”
  
      在殿中轮值时,黑夫暗暗琢磨。
  
      “陛下,奇观误国!?”
  
      “这不是找死么……”黑夫摇了摇头,秦始皇还是一个容许臣子觐见的人,死不至于,但失去信任,甚至被远远赶走是肯定的。
  
      他看出来了,皇帝征服天下的无穷**,正转移到收集癖上:收集六国嫔妃,收集六国宫殿,甚至收集六国兵刃铸大型手办,以后还有兵马俑。秦始皇正在兴头上,决定的事又极少半途而废,劝是劝不住的,还是别触霉头吧。
  
      而且失去了这些奇观,秦朝的色彩,似乎也会失去不少……
  
      于是乎,黑夫没有规劝皇帝停铸金人,而是上奏疏提了一个小小建议。
  
      “陛下可使工匠以烈火熔铸六国之剑千柄,使之为铁榻,剑刃后张,如孔雀之屏。置于宫中,使后世子孙坐之,便可知得天下难,守天下更难之意……”
  
      奏疏递上去后,黑夫开始脑补,若秦始皇准了此事,秦宫中,便要多出一张钢铁铸成,满是狰狞尖刺利角和诡异扭曲金属的坐榻了。
  
      叫铁王座不妥,铁皇榻如何?
  
      七个王国,一个皇帝,似乎也没毛病……
  
      可惜的是,他这个促狭的建议最终还是被驳回了。
  
      到了六月份时,随着十二金人铸造完毕,开始缓缓朝咸阳宫运送,皇帝也携带文武百官,从渭南的章台宫移驾咸阳城,见证这一盛况!
  
      就在咸阳宫内,黑夫第一次见到了皇帝的子嗣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