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362章 蕲年宫
    秦始皇二十七年三月,黑夫并不知道发生在家乡的破事,他正跟随着秦始皇的御驾,沿着驰道出咸阳,一路向西。
  
      即便以黑夫一个后世人的眼光来看,这条高速公路也是极其夸张的,尤其是出咸阳西门十里内,道路宽达五十步,能容纳十辆马车并行!每隔三丈就种一株笔直的青松,道路以黄土为基,用碎石子夯筑厚实,路中间为供皇帝出巡的专用通道,再两侧为官道,最边上才是百姓车马行人行走的区域。
  
      光是这条道路,便极尽豪奢,按照黑夫的猜想,大概是想让西方的义渠、氐羌部落君长前来朝觐时,还没进咸阳就会被这条宽敞如广场的道路震惊……
  
      出咸阳十里,至杜亭后,道路宽度好歹收缩了些,但亦十分宽敞平坦,能与后世的乡镇道路媲美,不用再担任宿卫之职的少府丞黑夫,便能靠在车舆上打着瞌睡,舒舒服服去到秦国故都雍城。
  
      雍地夹渭水南北岸,沃野百里,正是周文王、武王的肇基王迹之地,诗经里赞颂为“周原,堇荼如饴”。只可惜周人老早便将这块土地丢给了犬戎,跑到了安全的成周苟延残喘,并承诺““犬戎无道,侵夺我宗周岐、丰之地,有诸侯卿大夫能驱逐犬戎,即有其地!”
  
      一支名为“秦”的嬴姓之嗣为了这个承诺,连续数代人不顾死亡,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一尺一寸恢复了岐山附近的周原之地,驱逐了群戎。对于这块再也无法掌握的土地,周王室兑现诺言,大手一挥,送给了秦人。
  
      秦人遂在此建立城池,到秦德公时从偏远的西陲老家迁徙过来,建立了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都城“雍”,至今已经二十六代人了……
  
      雍城的规划十分有特点,典型的“老秦”风格,直来直去,横是横竖是竖,四平八稳,造型古朴的建筑物,映衬着周遭的黄土塬,显得有些陈旧,没有咸阳的朝气。
  
      秦始皇却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这里是他初掌大权,品尝到“权力”味道的地方。
  
      所以皇帝在前往秦穆公等先君之庙祭拜后,没有选择祖先们常住的“大郑宫”,而是入宿位于城南黄土塬上的“蕲年宫”。
  
      这宫殿也有些年头了,三百年前的秦惠公时便修建,后经几度翻新。它占地近千亩,庭院二十余座,房屋楼阁石亭高台六百余间,暗渠引入雍水而成大池,蜿蜒丘陵庭院之间,正值初夏,林木葱茏花草茂盛。
  
      但黑夫注意到,这里的宫墙规制,全然以战事的标准修建,坚固如要塞一般,而城墙之上,还有些金铁火燎的痕迹那是十八年前一场叛乱留下的。
  
      是夜,皇帝在蕲年宫内摆开筵席,除了随行的群臣外,还邀请了许多当年参与了”蕲年宫之变”的有功将士到场。
  
      既然是宴请故人旧勋,作为新贵,黑夫便只能陪坐殿尾末席,不过,平日里十分低调的中车府令赵高,这次却被皇帝招招手,唤到了靠前的位置。
  
      皇帝故地重游,有些感慨,他举盏道:“朕记得,那是四月份,朕二十二岁,宿于雍城,行冠礼,带剑。然奸贼竟矫朕御玺,发县卒及卫卒、官骑、戎翟君公、舍人,欲攻蕲年宫为乱!”
  
      他一比手,指着低眉顺目的赵高道:“是当时的郎卫赵高惊觉此事,连夜入宫禀报,朕才能提前准备,抢先发兵平定叛乱。”
  
      “此乃陛下受昊天庇佑,下臣岂敢居功。”赵高诚惶诚恐。
  
      皇帝却不让他拒功,令礼官赐酒,赵高一饮而尽后,稽首在地,涕泪满面。
  
      “演技真好啊。”
  
      黑夫在殿尾看着这一幕,啧啧称奇。
  
      “蕲年宫之变,这就是赵高最大的政治资历吧……”黑夫暗暗想道,随即一掰指头,算了算,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蕲年宫之变的功臣,昌文君早死,昌平君熊启、将军桓、司马樊於期先后叛国,他们的名字成了禁词,皇帝不允许任何人提及……
  
      唯独赵高屹立不倒,爵位和职务虽不高,却一直受秦始皇信任。
  
      黑夫突然有个一个大胆的念头:“等一下,熊启、桓、樊於期,这三个倒霉鬼接二连三叛变,虽然都有自己的理由,但也太整齐了,不会都是中了赵高的套才走上不归路的吧?”
  
      这么一算,这厮的城府和心机还真是恐怖,黑夫已经把对赵高的警惕度提到了最高。
  
      黑夫在那思索,秦始皇却开始了回忆。
  
      己酉日那天,着王冠的自己,带长剑立于宫阙之上,傲视被伏击而措手不及的叛军,辽远澄澈的蓝天之下,一柱粗大的狼烟端直从蕲年宫升起,号令故都的忠信之士齐聚王旗之下,剿杀叛军!
  
      在雍城数万军民协力下,战斗结束,败走,秦始皇便发卒攻,战咸阳,斩首数百!乱遂平!
  
      那是在母后、、吕不韦阴影下憋屈了九年的秦始皇,第一次扬眉吐气的胜利。
  
      但胜利之后,秦始皇,也冒出了一身冷汗,因为除了佐弋竭、中大夫令齐等党羽外,掌管咸阳兵权的卫尉竭,还有负责关中防务的内史肆,竟都卷入了叛乱!被牵连处罚的党羽,也有四千余家。
  
      若非蕲年宫的胜利,秦始皇别说一统天下,恐怕早就被劫持为傀儡,或者弑杀了!
  
      所以,值此海内归一之际,当日为平叛出力的宗室父老,必须要厚赏!
  
      “孟、西、白三公。”
  
      秦始皇令赞者再度置酒,将酒盏送到了坐于上席的三位老者处。
  
      黑夫竖起了耳朵,这三族乃是秦国硕果仅存的老公族了。孟族的先祖是穆公时的名臣百里奚之子孟明视,西白二族的祖先分别是百里奚同时期的名臣蹇叔的两个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三将曾一起进攻晋国,屡战屡败,却又被秦穆公宽恕,屡败屡战,最后成功雪耻。
  
      皇帝赐酒,三老连忙颤颤巍巍地起身,秦始皇令他们免礼,说道:“三氏自先君穆公后,便世代居于县,至今四百余年,一直公忠护国……”
  
      虽然商鞅初行变法那几年,三族没少反对,但到头来,本就世代尚武的他们,却适应了军功爵体制,虽然族中没有高官名将,却为秦国贡献了不少中层军官。
  
      尤其是在蕲年宫之变时,观察到蕲年宫的狼烟后,三族立刻发动了举族之兵救驾,之后又作为主力,反攻逃回咸阳的集团。
  
      不过,在平定叛乱后,一直以来都十分排外的孟西白三族,便与关中军功贵族、宗室大臣们一起,向秦始皇提出了一个要求。
  
      “逐客!”
  
      他们认为,秦国一切的问题,都是诸侯来客造成的,把他们统统赶跑,让老秦人宗室掌权,便能一心对外。
  
      秦始皇靠宗室大臣平定叛乱,当时的政治局势下,只能行此下策,但此事被李斯一篇《谏逐客书》阻止,李斯、昌平君和昌文君、王绾被秦始皇启用,靠他们来平衡本土势力,刚刚抬头的本土势力,再度沉寂下去……
  
      ”吾等流血流汗平了叛乱,但在咸阳掌权的,还是那些关东来的诸侯客卿!“
  
      孟、西、白的子弟对此颇有怨言,但都被族长压了下来,君意难测,从秦孝公时为行变法牺牲他们三族的利益起,三族便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有什么办法,身上流着秦国公族的血,不管恩耻荣辱,都得默默承受。
  
      但今日,三老被召至上席,获皇帝赐酒,想到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已经实现,看到皇帝没有忘记他们昔日的功劳,三老不由心潮澎湃,在略加犹豫后,壮胆向秦始皇提出了一个请求。
  
      孟氏族长道:“赳赳武夫,社稷干城。臣等身为公族,忠于君,忠于国,都是份内的事,岂敢居功?”
  
      西氏族长接嘴:“但今日,老朽们只有一事想要恳求陛下!”
  
      白氏族长负责最后的进言:“还望陛下,勿要再让子弟去江南种地驻军,让他们留在关西罢!”
  
      三位族长所说的,便是一月份时,尉屠睢、赵佗率军南下,去驻守长沙、苍梧一事,前年和去年,发生在彭蠡泽、震泽的”水蛊病”已经人尽皆知,在黑夫解释了致病原理后,顿时引发了北方人的恐慌。
  
      在他们眼中,长江以南,都是可怕的地方,那里森林密布,毒蛇如草一样丛集。听说每逢夏秋椒花落时,瘴烟大起,水中血吸虫滋生,涉水之人如涉滚汤,十死二三!而且还有黑齿雕题的蛮人,杀人食肉,把骨头磨成浆滓作酱……
  
      总之,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身体健壮的丈夫去了,也会早早夭折。
  
      带着对南方气候的恐惧,孟、西、白对尉屠睢征关中子弟南下一事十分抵触,又从一些渠道得知,明年皇帝可能还会征调更多兵卒去长沙、豫章,便乘此机会向皇帝抱怨,希望他停止向江南调兵遣将。
  
      秦始皇手持金樽,默然不语。
  
      南征百越之地,是他在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后,找到的新目标之一,他优容孟西白三族,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容许他们与国策相悖!
  
      但皇帝没有直接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扫视殿内群臣,笑道:”孟、西、白三公请罢江南之戍,诸卿以为呢?“
  
      他扫视殿内诸人,尤其看向了最末尾,所有所思的黑夫。
  
      ”少府丞黑夫,你是在座众人中,唯一去过江南,到过厉门五岭极南之地的人,你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