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367章 夸父逐日
四月上旬,陇西郡邽县(guī),秦邑。
  
  七百年前,非子为周孝王在汧渭之间养马,马大蕃息,让周王十分高兴,便决定给非子赏赐,准许他在名为“秦”的地方建邑,分土为附庸。
  
  自此之后,世间便多了一个叫“秦”的邦族。
  
  这也是秦始皇第一次来到秦邑,他站在小邑顶上放目四眺,却见这里位于两条小河交汇处的一个小台地,西临崖沟,北依邽山。除了小河边的数千亩土地外,远近都被树林和灌木占据,除此之外就是寂寞而寒碜石头,几乎没处下脚,漆黑群山在北面绵延,挡住冬日的凛冽寒风。
  
  来这里之前,始皇帝并不知道,祖先最初所居的,竟是如此贫瘠的土地……
  
  他回过头,看着随驾的丞相王绾:”丞相,周时的附庸,是何级别?“
  
  王绾应道:”禀陛下,附庸低于大夫,大致与春秋时的上士相当。”
  
  秦始皇不由嗟叹:”楚人常自夸先祖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朕的先祖,何尝不是如此?七百年岁月,三十六代人,从附庸之士到天子之尊,从区区小邑到九州之主。“
  
  这是从地到天的飞跃,是秦人创造的奇迹。
  
  作为最终完成这一使命的人,秦始皇心中难掩自豪之感,但随即又想到了数日前,在汧渭之间祭祀非子时,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先祖非子,是想通过这个梦,给自己怎样的暗示呢?
  
  ”陛下!“
  
  风尘仆仆的郎中骑令王离登上城邑,拱手道:”西畴大巫已迎至!“
  
  ”来得正好!“
  
  秦始皇过陇山后,在沿途县邑行宫停停走走,为的就是要在秦邑,这个秦人最初的立足之地,听巫祝为自己解梦。
  
  西畴可是比陈宝祠更古老的关中第一大祠,五百多年前,周朝为逃避犬戎祸难,东迁于洛邑,当时只是一”西陲大夫“的秦襄公派兵护送,有功,遂被周平王封为诸侯,爵为”秦伯“,赐给他岐山以西土地。
  
  直到这时,一直以来只是附庸、大夫的秦才正式建国,得到与诸侯通使聘享的权力,秦襄公十分高兴,便在当时秦的都城汧邑(陇县)设立西畴祠,用骝驹、黄牛、羝羊各三头的太牢大礼祭祀嬴姓的祖先,白帝少昊。
  
  所有秦始皇对西畴大巫”巫雅“抱有很高的期待,可让他失望的是,这巫祝年纪老迈,被性急的王离载于车上颠簸了一路,早已疲惫不堪,为秦始皇解梦时,翻来覆去还是《日书》里的那一套,没什么新颖的见解。
  
  秦始皇颇为不满,挥袖让巫雅下去,心道:”李斯当年的《谏逐客书》曾言,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郑、卫之女不充后宫,而骏良駃騠(juétí)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
  
  ”非但物产、人才如此,连巫卜之士亦如此。秦巫木讷愚笨,只知翻着几卷日书,将朕的梦境寓意,说得与黔首庶民无异!何其迂也!早知如此,朕还不如舍近求远,让人去将咸阳的燕、齐方士带来一问究竟,或能让朕满意。“
  
  皇帝让人占梦,却又不全信占梦之人所言,必要他们说的话合自己心意才行。
  
  正如此想着,郎卫却报,说去陈仓接人的黑夫也回来了。
  
  ”也罢,且看那陈宝大巫又是如何说的。“
  
  秦始皇并未报太大希望,他已决定,若仍不能让他满意,这些本土巫祝,就可以永远守着那几个祠庙终老,这辈子都不必再去咸阳了……
  
  不过,陈宝祠巫稚还是同以前一样,容貌蜡黄,说话一股痰音,让皇帝颇为不悦,不过,在听皇帝心不在焉地说了一遍梦境后,巫稚思索片刻后,竟猛地下拜:“陛下之梦,老朽已知缘由。”
  
  他深深作揖:”恭贺陛下,此乃天大的吉兆!堪比当年穆公七日之寤!“
  
  秦穆公曾昏迷七天,梦往天帝之所居,游钧天,奏广乐,被秦国历代君主视为是昊天选定秦称霸的预兆,这与王绾、巫雅颇为不同的说法,倒是让秦始皇多了点耐心,点了点头,让他继续往下说。
  
  ”大巫请详言。“
  
  ”还望陛下能容许臣从梦境中的十二金人说起。“巫稚开始了侃侃而谈。
  
  ”二十六年初,有十二巨人出现在临洮,长五丈,身穿狄服,足迹长达六尺……“
  
  ”群臣巫祝、方士皆以为,此乃陛下应天命,一海内,称皇帝的吉兆,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却无人能说清楚,那十二巨人究竟来自何方,又去往何处。老朽也一度茫然无解,但不久前,翻阅陈宝祠历代巫祝留下的祷文时,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关系到十二金人的真相,秦始皇更生出了兴趣。
  
  ”百年前,陈宝祠巫祝曾祭祀过夸父,故老朽以为,这十二巨人,实乃夸父之后也!“
  
  ”夸父?“这倒是一个新解,秦始皇多了一丝兴趣,开始认真地听了起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夸父亦巨人也。”
  
  “又言:夸父与太阳竞跑,想要去日落之地看看,途中,夸父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就跑到大河、渭水边上饮水;黄河、渭水的水不够,又去北方大泽饮水,谁料只走了一半便渴死。其头颅变成了陇山,手臂变成了秦岭、鸡头山,脚变成了崤函,连桃木手杖也扔在脚边,化作桃林,这便是桃林之塞的由来……而秦川八百里,不过是夸父宽敞的脊背。”
  
  这是新解,秦始皇微微颔首,听得津津有味。
  
  ”夸父死后,其后继承夸父之志,继续西迁,至于昆仑、天山,附于西王母之邦,称巨蒐氏……“
  
  夸父逐日和西王母的故事,在中原流传颇广,但巫稚却是第一次将两者结合的人,秦始皇眼前一亮:
  
  ”大巫的意思是,那十二巨人,乃夸父之后巨蒐氏,而他们又是西王母之邦派来的使者?“
  
  ”然也。“
  
  巫稚顺着皇帝的意思如是说:”老朽以为,大概是陛下一海内之功绩,沿着河西,过流沙,传到了天山、昆仑之间。西王母闻之,便令夸父之后十二巨人来觐见天子。然西王母之邦乃神仙之国,十二巨人至人间,凡人之目只窥其一瞬,之后便无形无影。“
  
  ”唯独陛下,收六国之兵,削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让那十二巨人得以依附于金人之上,如今陛下过陇山,欲西拓开边,巨人便入梦拜见,大概是想邀请陛下像周穆王那样,赴西王母之邦……”
  
  而后,巫稚便现学现卖,说起了他在那本《穆天子传》里看到的故事。
  
  “传闻西王母之邦在昆仑之墟,又或在天山之上,天上有瑶池,昔周穆王肆意远游,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骅骝而左绿耳,右骖赤骥而左白牺。主车则造父为御,驰驱五千里,至西王母之邦。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其辞哀焉。又随西王母以龙车为驾,去西海之滨的禺谷观日之所入,一日行万里……“
  
  “后人常言,周穆王一生中享尽了快乐,仍然活了一百岁才死,当时的人们还以为他羽化登仙了,据说,这是因为,喝了西王母瑶池的琼浆玉酿,便可长寿……”
  
  随着巫稚本土传说结合《穆天子传》的讲述,秦始皇已正襟危坐,沉浸在西王母国的传说中,在巫稚说完后,仍有些意犹未尽。
  
  仔细想想,周穆王与他的爱好倒是有些相似,都不喜欢一生呆在一个地方,而想要去看看天下之大,九州之饶。
  
  秦始皇不由嗟叹道:”朕功盖三皇,德超五帝,却有些羡慕周穆王这一庸碌守成之主。“
  
  巫稚亦道:”故西王母才让十二巨人来邀约陛下西行!“
  
  秦始皇道:”我曾听乌氏倮说过,西方渺茫,流沙千里,又有羌人、戎王、月氏为阻,岂能轻易去得?“
  
  巫稚道:”故在陛下的梦中,才有白马为载,黑犬为引,助陛下西行。“
  
  秦始皇却皱眉:”且慢,梦中情形,明明是白马黑犬引朕往东。“
  
  “陛下昭鉴时,可发现,鉴中方向与现世是反的,梦中亦然,再说,那黑犬,不是引陛下找到十二金人了么?”
  
  秦始皇举起双手至颔前道:“还请大巫详言,白马黑犬又有何意?“
  
  ”老朽听闻,前些时日,在雍城蕲年宫内,有大臣提议陛下填实陇西,开拓河西?“
  
  巫稚神秘一笑,却未直接点破:”陛下以为,那为陛下引路的黑犬,当会是何人呢?“
  
  ”西拓……黑犬……“
  
  秦始皇直起身子,目光越过了巫稚,看向了厅堂门口,正襟危坐,一脸正直,但横看竖看都觉得比旁人黑的少府丞黑夫。
  
  他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
  
  ”朕曾听人说过,黑夫在做亭长时,曾自称大秦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