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369章 管挖不管填

  “大事成矣……”
  
  当皇帝下口谕,让黑夫将西拓之策详细写在奏疏上时,黑夫便知道,秦始皇已做出了抉择。
  
  “开疆拓土的**,现实利益的好处,再加上求仙长生的梦想,三管齐下,方能让皇帝改变国策啊。”
  
  皇帝手持六辔,他的目标,决定了帝国行驶的方向,如此一来,历史的车轮,也在黑夫的诱导下,缓缓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至少数年之内,黑夫在豫章的部下们可以安心种田,不必早早去南越热带雨林里受苦。
  
  但关西周遭的羌人戎部,还有匈奴月氏,恐怕要在秦始皇的淫威下瑟瑟发抖了……
  
  这件事,黑夫自问做的还算严谨,天知地知,他知,巫稚知。
  
  巫稚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为了与燕齐方士竞争,不得已搬出在世间流传已久的西王母传说,黑夫只是提供了手抄本的《穆天子传》,让老巫祝能多说点细节。至于“黑犬”之谓,那是皇帝自己想出来的。
  
  虽然蒙恬也曾建议过戍上郡备匈奴,但西拓之议,的确是黑夫首倡,皇帝将他视作引路者亦无可厚非。
  
  使秦向西开拓,黑夫并非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历史上,秦虽也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使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但匈奴在楚汉之际再度崛起,并月氏、东胡,成了一个幅员万里的庞大帝国,成为中原劲敌。刘邦白登之围差点小命不保,之后靠了和亲勉强维持局势,匈奴帝国压了汉朝几十年,到汉武帝时也未能彻底解决。
  
  所以黑夫以为,秦对匈奴的打击,是否可以再早一点,再狠一点呢?
  
  反正现在的草原,是匈奴、月氏、东胡三足鼎立,若能各个击破,为中国消除一大隐患,岂不美哉?
  
  尽情匈奴看似和向西寻找西王母之邦没啥关系,但黑夫还是找到了强行联系起来的办法。
  
  他读《穆天子传》时,对里面好多地名都搞不清楚,比如周穆王西行的起点“河宗氏”。请教张苍后,张苍说,河宗氏之国,可能是云中九原以西的河套一带。
  
  赵武灵王时,赵国已占据了阴山南麓,建云中、九原、高阙等要塞。十多年前,秦军控制了那里,亦屯守驻军,蒙恬便是从那里出发,向东进攻代国,并防御匈奴支援。
  
  如今,昔日河宗氏所在的河套、河南地都在匈奴手中,作为冬季牧场使用,虽然黑夫也知道小说里的路线不靠谱,但有了这层缘由,打匈奴就多了一个理由不是?
  
  黄河百害,唯利一套,虽然这年头黄河之患还没那么凶猛,但河套的确是好地方,不止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还有不少森林,而在较肥沃的地区,还能经营一些农业。
  
  不过,关于匈奴的事,黑夫只是粗略提及,又称自己知之不详不敢妄言,请陛下另寻熟悉匈奴之事的大臣商议。
  
  这一人选,除了少府少监蒙恬,还能有谁?既然蒙恬历史上能成功击败匈奴,这次应也能独当一面,黑夫大可不必去管。
  
  他个人对西域的兴趣更大一些。
  
  黑夫以为,固步自封只会迟滞不前,不同地区的文明是需要往来的!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有优势技术,希腊罗马亦然。除了科学技术外,不同地区文明因自然环境不同,点了不一样的科技树,甚至驯化了全然不同的农作物、动物,然后才慢慢向其他地方传播。
  
  比如,小麦、大麦、绵羊、马,都是先后从西方、北方传入中原,才逐渐扩散开的。但黑夫依然没看到很多后世常见的水果蔬菜:西瓜、葡萄、甜瓜、石榴、芝麻、核桃、黄瓜、胡椒、菠菜……
  
  他很想在大夏天啃着西瓜,喝着葡萄汁,热腾腾的麦饼上,能撒一圈芝麻粒,做菜时撒点胡椒也是美滋滋……
  
  还有个高腿长的斯基泰马,可作为马儿优质饲料的苜蓿,未来衣被天下的棉花,都是中原没有的。
  
  这些东西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西域、中亚、西亚就有。而目前的西域,应是一堆绿洲小国星罗棋布,守着玉石之路过活,对如狼似虎的秦军来说,简直是待宰的羔羊。
  
  而翻越了帕米尔高原,就能接触到亚历山大东征后留下的一些希腊人王国……
  
  仅需要迈出几步,看似隔绝的东西世界,就能建立往来,想想还是蛮令人激动的。
  
  而往来的方式,可以是贸易,也可以是征服!
  
  所以黑夫才认为,向西开拓,比迟早会被中原纳入治下,便很难再往南的百越利益大多了,再过一千年,东南亚对中原人来说也是瘴气遍地的噩梦。
  
  但若中国在锐意进取秦代就能开眼看到世界之大,又会如何?不在于短时间内征服多少土地,而在于长远带来的好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先过了诸羌、河西月氏这一关。而想要谋取河西、河南、河套,又得从巩固陇西、北地、上郡开始……”
  
  黑夫深知一口吃不成胖子这个道理,这也是他不担心秦始皇因找不到西王母之邦,而迁怒于他的原因。
  
  “三郡的修路,移民,打造军事前沿,训练骑兵,没有三年时间,做不下来吧?”
  
  “之后打匈奴,打月氏,拿下河西河套,没有三年时间,也打不下来吧?”
  
  所以按照黑夫的设想,得六七年后,秦军才能摸到敦煌一带建立哨所。
  
  至于西域,道路修起来前,大军是过不去的,顶天派几支商队,沿着丝绸之路的前身“玉石之路”去看看。
  
  南疆北疆如此广袤的地方,商贾使者怎可能轻易找得到子虚乌有的“西王母之邦”。这一去一返又是几年,等使者将西域踏遍,回来复命时,秦始皇可能已经龙驭归天,也不用等西王母了……
  
  黑夫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就叫做“管挖不管填”,只管卖出去,可不管售后服务。
  
  “向西好歹能捞到些东西,总比空费钱帛,让方术士去海外寻仙强啊。”
  
  虽然算是“欺君”,但黑夫却做的理直气壮。
  
  以这时代的科技水平,船舶顶多能靠着海岸线行驶,往外开一点点就得沉,什么开启大航海时代殖民日本去美洲找玉米土豆之类的事,就跟秦始皇钟情的西王母一样,是海市蜃楼,虚幻泡影,可望而不可及。
  
  想法虽然天马行空,但大多不能为外人道之,黑夫的奏疏,还是得一板一眼地来,他便在案几上铺开了纸墨,手持蒙恬笔,开始了书写。
  
  “臣闻荀卿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今陛下欲有事于西方千里之外,亦当从跬步小流始。当先开三郡荒土,移民万户填之,使之耕田屯粮,又征发三郡华戎子弟入伍,练骑射驰骋之法,三年兵成,方可出塞辟土……”
  
  ……
  
  一天后,黑夫的奏疏已送至秦始皇的行宫,正好中车府令赵高也在,他见秦始皇得知后,立刻放下手中的政务,要先看黑夫奏疏,心中不免有些妒忌。
  
  但更多的是骇然。
  
  “黑夫才二十五六岁,如此年轻,竟能主导重要国策,当年的李斯,也不过如此罢?”
  
  更气人的是,他名为黑夫,又在当亭长时自称“秦之天狗”,恰好与秦始皇梦中引路的黑犬对应。有了这件事,黑夫更得皇帝信重,之前赵高下的烂药,完全失效了。
  
  赵高虽然觉得那巫稚所言“西王母”之事有些疑点,但他很聪明,知道不能在皇帝兴头上时坏他兴致,只能将此事藏在心里,暂不发难。
  
  这时候,谒者将奏疏送了上来,竟是厚厚的一叠纸,秦始皇不由感慨:“黑夫这奏疏应有数千言之多,若是简牍,恐怕有好几斤重,纸真是轻便好用……”
  
  赵高只能唯唯应诺。
  
  但秦始皇打开了黑夫的奏疏,却皱起了眉,赵高心中一动,还以为是黑夫说了什么话,让皇帝不高兴。
  
  但看了几页后,秦始皇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笑骂道:
  
  “不愧是首倡此事之人,黑夫虽自称身为南人,不懂关西之事,希望朕能令丞相、御史商议,可却写的极尽详略,颇有见地。”
  
  “只是,他给西拓之略取的名字,真是……怪异无比。”
  
  秦始皇又看了一遍篇头的名称,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一边摇头,一边将麻纸放到案几上,赵高正好瞥见第一页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
  
  “西部……大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