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399章 喜事
    陈平在感慨匈奴之俗贵壮健,贱老弱的时候,远在北地郡的黑夫,却在做一件与之相反的事:修建秦朝第一所“敬老院”。
  
      这是黑夫和郡守赵亥合作搞出来的,赵亥把这当做政绩,黑夫则将其当成鼓舞士气,激励士卒勇敢作战的法子。
  
      秦始皇二十八年巳月中旬(农历四月),北地已经入夏,阳光正暖,”敬老院“在义渠县城西正式开张。这地方不大,将收容北地郡过去几十年里,因从军、服役、戍边而导致伤残,且无人赡养的孤寡老卒。
  
      其实北地郡人口稀少,户不过三万,口不满二十万,其中秦人更只有一半,所以满足这一条件的,也就二十来人
  
      即便专门给他们修个院子,请庖厨、仆役来照顾,一年也花不了多少钱。
  
      但黑夫还是十分重视此事,敬老院开张当日,他亲自带着挑选出来的三百良家子前来,让他们为这些被从各县找来,并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好事的伤残老卒又是挑水,又是劈柴,做足了姿态。
  
      老卒们这下总算相信了,感动得热泪盈眶,因为他们的确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群体。虽然受伤,但未得爵,事后想想,还不如战死算了。到家乡后也失去了力田的能力,因为伤残,更没有谁愿意将女儿嫁过来。
  
      “就像一株树,突然一天砍光了枝叶,纵然不死,也只能苟活。”
  
      一个老卒激动地拍打着光秃秃的左脚说,他是二十年前,六国攻函谷关时,去服役御敌受的伤,被飞速滚动的战车长毂搅断了一条腿,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但来以后,他却常常被人当做因为逃跑而被施以刖刑的奴隶,受尽了委屈
  
      直到今日,他才觉得,当年的受伤残疾,似乎还有一点价值。
  
      黑夫认真听完每个老人的故事,拍着他们干枯的手道:“老丈安心,敬老院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五保齐全,直到汝等善终!”
  
      他一直觉得,对于士兵,不可以将他们当立功的垫脚的累累白骨,更不是任由差遣,死了也无所谓的骡马,而是一群活生生的人,既然要怂恿他们的去作战,就得做好善后工作。
  
      黑夫还给三百良家子,乃至于奉命来垒墙修屋的郡兵戍卒宣扬大秦的政策:”为吏之道有言,身为秦吏,当除害兴利,慈爱万姓,无罪毋罪。孤寡穷困者,老弱独传者,残疾癃病者,减免其徭役,严禁悍暴恶徒欺凌之,官府照顾其衣食饥寒。普通黔首尚且如此,何况这些曾为国出过出力,导致肢体伤残的兵卒?“
  
      虽然秦律有时候很残酷,但有时候也很温存,这些看上去很”儒家“的事情,其实也是法家提倡的不必等到汉代,法家早学会了在自己冷酷的内心外面,包裹一层人性的皮,商鞅那种视”礼乐、诗、修善孝悌、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皆为六虱的大实话,李斯等人可不会说。
  
      跟游牧者相反,农耕文明,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季节、气候、节令、种子、土壤、农具乃至耕作方式的掌握,年轻人远不如他们,再加上不必时常迁徙,收获也比较稳定,赡养父母,省吃俭用点,并非什么难事。
  
      于是乎,敬老、孝悌,这竟然成了法家、儒家、黄老等诸子流派都认可的普世价值观,哪怕是喜欢剑走偏锋的墨家,也只希望世人”爱别人的父母如自己的父母,爱别人的兄弟如自己的兄弟“。
  
      这便不难理解,为何后世许多朝代喜欢”以孝治天下”了,因为这就是中国农耕文化的普世价值观,绝不会错的东西。
  
      顺便,黑夫也宣布,以后若出现战场上混战死难,难以辨明,无法运故乡的尸首,会葬入“忠士墓园”中,这是灭楚那年,他建议李由在南郡推行的。
  
      双管齐下后,三百良家子,一千郡兵、戍卒便跟着黑夫,面朝咸阳方向,大声道:
  
      “赖陛下之福,律令之容,秦卒斩首者有爵,伤残者有养,战死者有葬,吾等岂敢不奋勇杀敌,闻战则喜?”
  
      办完公务后,黑夫便急匆匆了家,郡尉以往是很勤政的一个人,今天却掐着时间点下班,郡尉府的官吏们顿时觉得是咄咄怪事。
  
      因为就在昨天,叶子衿告诉了黑夫一个喜讯:她这个月的经期未来,很可能在这两个月黑夫辛勤的耕耘下,有孕了
  
      这可是大喜事啊!黑夫两世为人,却第一次有机会做父亲,虽然最终结果还未确定,却已让他激动莫名。
  
      黑夫这小男人的姿态被妻子看在眼中,以此戏谑他时,黑夫便正色道:”岂有做父亲的,不盼望自己长子,长女,如盼甘霖的?“
  
      说来也巧,黑夫说这句话时,北方数百里外,匈奴大单于的长子,冒顿王子不被自己父亲喜爱这件事,却通过一场婚礼赠礼,闹得草原上人尽皆知
  
      陈平来到贺兰山已经好几天了,总算等到了冒顿的喜事。婚宴当日,冒顿王子骑乘着他肩高八尺的赤色骏马,载着身着羽服的“阏氏”来了。
  
      阏氏是匈奴语的音译,因为周围都是欢呼,译者只能大声告诉陈平,这个词也可理解为“正室妻子”。”单于可拥有许多个阏氏,最大的称之为颛渠阏氏。但其余人,包括王子,只能有一位阏氏,在阏氏死前,不得另娶正室,只能纳妾。“
  
      陈平点了点头,中原也差不多嘛。
  
      在观察匈奴与中原差异的同时,陈平也发现了许多共同点,比如说,而且匈奴人崇拜天,匈奴大单于的全称是“撑犁孤涂单于”。
  
      “撑犁”,匈奴语之“天”,“孤涂”意为“子”,“单于”意为“广大”。
  
      所以”撑犁孤涂单于“,译成夏言,便是”伟大的天子“
  
      冒顿王子,便是头曼单于的”颛渠阏氏“所生,不过她已去世好些年。听说头曼单于近来从遥远的西域得到了一位美人,立为阏氏,极为宠爱,前几年,还为冒顿添了一位弟弟
  
      但不管怎样,冒顿作为头曼的长子,备受瞩目,被视为未来的继承者,还派他来河南地最好的牧场,贺兰山驻牧。
  
      长子成婚,远近千里的匈奴部落都有派人来参加,各部汇聚到一起,光是全副武装的青壮,就有浩浩荡荡的四五千骑,此外还有难以计数的妇孺奴隶。他们带着为数众多的牲口,在广袤的贺兰山草原上扎营,快速搭成柳条毡顶的帐篷。
  
      婚礼在苍天之下举办,是一场全民参与的盛宴,他们不论男女,均穿着上褶下裤的胡服,外罩彩绘皮背心,捆上马鬃绑腿,贵族在头上加饰黄金,腰系青铜带,用动物脂肪把发辫抹得乌黑光亮。
  
      然后,便开始屠宰成百上千的牛羊,烧烤味弥漫草原,众人大啖加了青盐的炙肉,豪饮发酵马奶酒,围坐在营火互相笑闹,声音之大,吵得地底的黄鼠也匆匆窜逃。
  
      可惜,陈平现在的身份是跟随商队的官府“计吏”,他没资格走近冒顿的大帐,只能远远旁观,看着乌氏延等贵重宾客一一拜见身材高大的冒顿王子,献上他们的礼物
  
      首先是冒顿王子坐下那匹肩高八尺的骏马,这是名为”康国“的西方商贾送来的礼物,可给足了冒顿面子。据说这邦国远在月氏西边,大漠群山更往西的地方,其人高鼻深目,乌氏延也是第一次遇到,但只能通过匈奴语与之交流。
  
      河南白羊君献上了一头纯金打造的小羊羔;楼烦君送上了一把银柄长鞭,还有一名射雕者;衍君送了一匹青盐雕成的骏马,以及一柄镀金的弯刀;林胡则送了一百只貂皮织成的大裘。
  
      来自月氏的一位歙(xi)侯,送上了十匹骆驼;来自东胡的大人,送上了五张豹皮。
  
      而其中,乌氏延的礼物尤其显得贵重:红糖三百斤,绣花绸十匹,锦缎三十匹,赤绨和绿缯各四十匹
  
      除了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匈奴各部当户、万骑、千人,也各有礼物献上。
  
      但看着这些礼物,冒顿王子的面色,却越来越阴沉。
  
      因为他等待的最重要一份礼物,迟迟未到。
  
      直到入夜许久,才有数骑姗姗来迟,所有匈奴人开始欢呼,他们带来的,是大单于头曼给儿子的新婚礼物!
  
      冒顿露出了笑,亲自上前迎接几位使者,他们抬着一个黄金装饰的松木箱快步向前,拜见冒顿后,当众打开了箱子
  
      冒顿的笑容消失了,面色变得格外难看!
  
      箱中,并没有他期盼的东西,仅是一顶普普通通的豹皮帽
  
      匈奴贵族们停止了喧闹,面面相觑,四周变得出奇的安静。
  
      陈平察觉到了这丝异样,译者低声告诉他:”按照匈奴之俗,长子成婚,单于会送他代表’大子‘,也就是继承者身份的银顶鹰冠,仅次于匈奴单于的金顶鹰冠“”父子有隙,欲废长立幼!?”
  
      陈平不由眼前一亮,立刻转头去看冒顿,想知道他会如何反应。
  
      勃然大怒?还是当众翻脸?在这秦欲对匈奴用兵的节骨眼上,若匈奴单于父子不合,对黑夫而言,真是一件大喜事!
  
      然而,冒顿却只是沉默良久后,将豹皮帽戴到了头上,朝着头曼城方向下跪,双手放在胸前,三度顿首,大声向父亲道谢!然后,便高呼几句话,径自进入毡帐,履行新郎的义务,很快,里面快传来了阏氏毫不掩饰的喊叫声在匈奴,婚礼当天,新娘若不放声大叫,就说明新郎是废物。
  
      尴尬的气氛停止了,匈奴人们再度喧闹起来,恢复了欢声笑语,仿佛刚才的事没发生似的”冒顿王子方才说了什么?“陈平最关心这点。
  
      译者道:”王子说,他最爱的,就是父亲亲手所猎的皮革,胜过金银之冠,也胜过今日所有礼物!“
  
      这应对算得体,但陈平先是微微点头,却又微微摇头,暗道:“晋献公、骊姬之事,恐要在匈奴上演啊!”
  
      他看着毡帐里的人影,被烛光映照,投在帐幕上显得巨大无比的冒顿。
  
      “只是不知道,这位冒顿王子,他究竟是申生呢,还是重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