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08章 不朽者
秦始皇目视蒙恬,他对这位将军寄予шщЩ..1a
  
  “若能立此殊功,蒙恬,你,便是大秦的南仲!或许百年之后,亦能入靖边祠陪祀!”
  
  蒙恬又惊又喜,下拜赫然应诺!
  
  一旁的李斯心中顿时了然,皇帝之所以同意设置靖边祠,不仅是为了如黑夫所说的,糅合天下人,使诸夏之民一致对戎狄匈奴发难。还为了鞭策将领,在二十等爵之上,再设一道让他们渴求的至高功赏!
  
  世人追求长生者少,但人人都渴望死而不朽。
  
  春秋时,鲁国的叔孙豹与晋国的范宣子曾就何为“死而不朽”展开讨论。范宣子认为,他的祖先从虞、夏、商、周以来世代为贵族,家世显赫,香火不绝,这就是“不朽”。叔孙豹则以为不然,他认为这只能叫做“世禄”而非“不朽”。
  
  怎样的事业,才能称之为“不朽”呢?
  
  叔孙豹总结出了三件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
  
  立德是圣贤才能做到的事,可遇不可求。立言是文臣的追求,李斯的一篇《谏逐客书》,已注定他能留名青史。而立功,则是武将的目标。
  
  现如今,立功之后配享靖边祠,赫然成了秦朝武将获得”不朽“的一条捷径。
  
  李斯能够预见,帝国的将军们,自此之后,将更加疯狂地追求边战军功,这也是皇帝乐见其成的吧。
  
  “廷尉,黑夫他似乎总能猜中陛下之欲,并给出一个完美对策啊。”
  
  李斯不由想起在善无城时,赵高看似无意对他发出的这句感慨……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这是李斯对黑夫的新看法。
  
  不过,李斯也有自己的自信,黑夫之策虽然新奇,正中皇帝下怀,但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
  
  嘿,后生虽然可畏,但还是有些天真和稚嫩了。
  
  回到城中后,李斯再度谒见秦始皇,道
  
  “陛下,臣闻言,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今陛下以御敌靖边为大功,不论国别,皆入祠祭祀。然自商君变法以来,历代致力于一统的诸臣,亦有大功于国,岂有李牧、秦开能入祠,成不朽之名,而武安君等功臣却被遗落的道理?若只立靖边祠,恐秦人不服。”
  
  秦始皇颔首,这的确是个问题,关西和关东的竞争,从秦始皇继位伊始就没有停止过。
  
  他之所以能亲政,平嫪毐之叛,靠的是关西宗室、军功贵族的力量,为此一度要大逐客。但当时李斯作为关东客卿的代表,力劝秦始皇,打消了这个念头。
  
  于是在朝堂上,秦始皇继续起用昌平君、尉缭、李斯、冯氏等东人。但在军中,他却开始扶持信得过的本土将领,王翦、李信等层出不穷。
  
  这种模式,可以称之为“关西出将,关东出相”。
  
  眼下天下一统,但关西关东这两碗水,依旧要端平。甚至许多时候,得故意偏向关西,秦始皇也明白,秦人才是自己帝国的根基。
  
  如今李牧入祭靖边祠,他的对手王翦等人会怎么想?肯定是酸溜溜的吧。
  
  南郡、北地虽陆续建有“忠士墓园”,但葬的都是无名小卒。
  
  李斯建议道“臣以为,可在关中等秦旧地,另建一祠庙,称之为勋庙,以缅统一功臣,商君、张子、武安君等,皆可入庙……”
  
  入勋庙有三个门槛,其一,必须对秦的一统有大功;其二,必须做到列侯级别;其三,和靖边祠一样,只祭死者,不立生祠。
  
  “廷尉老成谋国之言啊。”
  
  秦始皇不吝赞赏,但随即,又问了李斯一个尖锐的问题。
  
  “廷尉觉得,吕不韦该入这勋庙么?”
  
  李斯心里一紧,但依然毫不犹豫地答道“吕不韦虽对李斯有知遇之恩,但斯实话实话,他不过一投机商贾,窃居相位,借秦之势,凌驾诸侯,擅国谋私。越韩、魏而东逼赵燕,五年而秦不益尺土之地,乃增其河间之封。战胜攻取则利归於河南,国弊御於诸侯;战败则结怨於百姓,而祸归於社稷。吕氏何功于秦?岂能入庙!”
  
  “廷尉倒是看得明白。”
  
  按理说,秦始皇应该很满意李斯的答案才对,当年他赐书吕不韦,在信中呵斥他“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敢号称仲父!”最终逼得吕不韦自杀。
  
  但此刻,秦始皇依然有些怅然若失,或是回忆起了自己登基之处,吕不韦对自己的悉心辅佐教导罢?
  
  但身为帝者,必须斩断那点俗人的羁绊,更不能轻生悲悯!做过的事,不可渎!
  
  “卿言甚善。”
  
  良久之后,秦始皇颔首道“追封靖边之士,也不能忘了为大秦一统海内的功臣,这样罢,回咸阳之后,廷尉且与丞相府、御史大夫合计,何人能入庙,何人不得入,都要好好计较!”
  
  “唯!”
  
  李斯倒退着离开行宫居室,连赵高也退下,室内,只剩下了秦始皇一人,若有所思。
  
  说吕不韦无功于国,那是假的,且不说他对先王的拥立之功,若非吕氏,自己可能永远要留在邯郸,做一个被遗弃的秦国王孙。
  
  而吕不韦执政期间,所做的最大贡献,便是为秦一统后的制度做筹备,编篡吕氏春秋,诸侯之士斐然争入事秦。
  
  亲政之初,秦始皇也曾烦恼,自己该如何面对吕不韦遗留下的威势名望?
  
  最后,他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想让天下忘记一个人,那就要建立胜过他十倍百倍的功绩!
  
  当所有人被太阳发出的光芒所炫,便不会在意边上的暗淡星辰了。
  
  果然,海内一统后,世间已没多少人记得吕不韦的功绩了。
  
  现在秦始皇打算做的事,与当年有些类似,他孰视北假、河南地的地图,喃喃自语道
  
  “让代北之人忘记李牧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是一味禁绝李牧祠,逼迫赵人遗忘他么?恐怕行不通。
  
  最好的法子,是立下比赵主父、李牧、秦开等加起来,还要大的功业!
  
  治隆三代,远迈赵燕!
  
  让后世百姓在靖边祠中悼念祭祀的对象,变成秦始皇帝手下的诸多将领!让他们群星璀璨的光芒,把李牧秦开也牢牢遮掩。
  
  “朕要使朔方立为郡县,驱逐胡戎,让北疆遥城晏闭,牛马布野,百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
  
  “朕,誓灭匈奴!”
  
  ……
  
  秦始皇北巡云中,剑指匈奴之时,陈平一行人,经过数月跋涉,走走停停,也终于抵达了他们的终点匈奴单于王庭,头曼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