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26章 军将
“这就是咸阳宫么?”
  
  昫衍君睁大了眼睛,看着甘泉山下巍峨的宫殿,风雪初霁,整座宫殿像是染上了一层银漆,黑瓦黄墙上是积累的白雪,直通宫门的道路上,则有数百宫人手持扫帚扫雪。
  
  他们昫衍戎最好的房子,与这高大宫室相比,竟好似破旧的平房,而方才途径的“咸阳城”,居民数万,市肆热闹,也是他平生所见最繁荣的城市。
  
  “方才经过的城邑不是咸阳,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县城,在大秦,有数百个这样的县邑。”
  
  听到昫衍君大发感慨,黑夫便让译者告诉他:“眼前也不是咸阳宫,而叫林光宫,只是皇帝陛下数百行宫其中之一!”
  
  秦起咸阳,西至雍,共有离宫百三十,而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又有七十余,这还不算关东的行宫,以及因为征讨匈奴而临时停工的渭南“信宫极庙”等大工程。
  
  昫衍君更加震惊了,昫衍坐拥花马池盐,驯养牛羊数万头,他自诩为塞外较为富裕的君长,但跟随黑夫一路入塞,进入秦朝的腹心后,他才算真正感受到了何为富裕、强盛……
  
  黑夫指着明峻挺立,郁郁如与天连的冀阙,让译者吓唬昫衍君:“待陛下扫平匈奴,斩得匈奴大单于头颅,将悬挂于此阙之上!”
  
  昫衍君竟脱口而出:“能被悬首于此,是单于的幸运!”
  
  听闻此言,黑夫不由大笑起来。
  
  “昫衍君真会说话,陛下定会喜欢你!”
  
  宫门开启后,入内看到琳琅满目的廊柱,被温泉围绕的亭台楼阁,昫衍君更是随时驻足,东张西望。
  
  这里每个宫女,都比他的夫人漂亮,每一个侍从,都比他手下的部落君长们穿得好,宿卫在宫阙下的卫士,个个穿着华丽的甲胄,手持利刃,让人脊背发凉。
  
  北地郡尉告诉他,所有塞外部落、城郭加起来,尚不及皇帝财富的十分之一。他先是不信,如今却知道此言非虚。若问他心中的感触,大概是“腐草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
  
  前方引路的谒者见昫衍君一惊一乍,便笑道:“这戎人才见到一行宫便如此,若真的到了咸阳,看到天下第一大城,目睹万彻宫室,见十二金人,恐怕要吓死罢!”
  
  黑夫点了点头,这时代,一个来自异域的人步入关中,很难不心生震撼吧?秦始皇大兴土木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显示威仪,的确有几分效果。
  
  眼下是秦始皇二十九年腊月初,黑夫本来想在家陪着妻子待产,但皇帝一封诏令,他不得不带着昫衍君,来林光宫谒见秦始皇。
  
  因为黑夫的缘故,相较于原本的历史,秦提前数年修了直道,而直道的起点,就是这云阳县,可直抵上郡、云中,一路上烽火相通。秦始皇也将此宫当做筹备征讨匈奴事务的指挥部,令边郡将军来合议明年出兵之事,归降的戎狄君长,也一并带到此处谒见,以显示秦的富强。
  
  所以在殿外,黑夫便见到了许多等待皇帝召见的熟人:虽老未衰的上郡守羌瘣(lěi),壮年白头的陇西郡尉李信,最先发现黑夫过来的上郡右尉冯劫,还有新任都尉,年轻气盛的王离。
  
  黑夫立刻上前,按照官职爵位,与众守尉将军都见了礼,他心里有谱,自己的地位,与冯劫相当,却排在羌、李二人之后。
  
  王翦告老,蒙武病卧,王贲东镇齐地,羌瘣俨然成了关西将领中,资历爵位最高的一位。他性格直爽,大咧咧对对黑夫道:
  
  “老夫问过杨熊才知晓,灭魏之战时,你便在我军中,不曾想,六年前的小屯长,如今已是堂堂北地郡尉了!”
  
  上郡是秦军北上的主要方向,以羌瘣的资历,肯定是明年进攻匈奴名义上的大将军,黑夫不敢怠慢,拱手道:
  
  “当年我随将军出大梁,东略魏地,进攻陈留时担任分卒,将军的排兵布阵,安营扎寨,都让黑夫受益匪浅!将军便是黑夫学打仗的启蒙夫子!”
  
  一顶高帽子戴过去,羌瘣却不接,笑道:“勿要抬举我,教你行军打仗的,难道不是王翦老将军?我听人说,你出塞作战,言必称‘军无辎重则亡’,至花马池,又令众人结硬寨,绝不贸然出击,而是引诱匈奴人先动。老夫一合计,这不是王翦将军以镒称铢的打法么?”
  
  言罢他一瞪众将里,最年轻,地位也最低的都尉王离:“孺子,你初任都尉,马上就要领兵万人,且学着一些,少些毛躁,多学点汝大父稳中用兵的本事,这才是取胜之道!”
  
  王离有些尴尬,唯唯应诺,眼睛里,却有几分不服气。
  
  见状,黑夫便扯开话题道:“黑夫哪懂什么高深的用兵之法,只是照着葫芦画瓢而已,比起将门之家的世代相传差远了。比如子华,他不愧是老将军之孙,非但熟知兵法,且弓马娴熟,此番出塞,亲自射杀了数名胡虏,斩首而归。”
  
  “勿要因为他是我的孙男,便将其带在身边,不让他犯险。”
  
  羌瘣又表扬起李信来:“我羌氏以战死沙场为荣誉,病笃床榻为耻辱,羌璜亦是吾孙,李郡尉便带着他驰骋八百里,深入匈奴腹地!”
  
  黑夫也正式向帮了自己大忙的李信道谢:“兵者,以正合,以奇胜,多亏李将军袭击匈奴后方,匈奴之大当户、骨都侯听闻后,放弃花马池仓皇而退。”
  
  李信没了过去的冲动,方才一直静静地听着,闻言才谦逊地说道:“北地郡尉直面匈奴主力,李信只是去杀掠其留在后方的妇孺,岂敢言勇?”
  
  一行人在这商业互吹了一番,这时候黑夫却见,自己带来的昫衍君,正与上郡尉冯劫身后,一个头戴鹿角盔,穿皮裘胡服的狄人低语交谈,便道:“这是?”
  
  “他是林胡君。”
  
  冯劫总算有了搭腔的机会,笑道:“北地郡夺花马池,斩匈奴首虏上千,陇西郡出奇兵,越八百里之地,深入匈奴后方,践踏其部落,烧杀其畜群,上郡也未闲着。我奉陛下及郡守之命,出兵上万,过长城,入林胡,助林胡君灭了不愿降秦的部署,开地五百里,又北戍流沙,与匈奴单于万骑对峙,使之不能南援贺兰。”
  
  言下之意便是,若非上郡出兵,威胁匈奴单于庭,牵制了匈奴上万骑兵,北地、陇西的作战,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其言语中,颇有竞争之意,换了十年前,李信的暴脾气肯定要反呛一波,但如今的他,却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黑夫亦然,先谢了冯劫增援北地的一千材官弩士,又不卑不亢地说道:
  
  “秦与匈奴斗,如人与兽类相搏,北地、陇西、代北、上郡譬如手脚,若想获胜,自然要手脚呼应,相互协助才行。”
  
  羌瘣在一旁抚着胡须,看着年轻人们明争暗斗,不由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他心中,也暗暗将这几个壮年将领逐一对比。
  
  李信经历过大起大落,已有大将风采,此战骑兵是关键,他定能大放异彩。
  
  黑夫虽是后起之秀,但亦是从基层一步步攀爬上来的,有远超他年龄的沉稳,让人很放心。作为一个南方人,在北方作战也指挥得有模有样,还时常能给人惊喜。
  
  反倒是冯劫、王离,都是将门之后,兵法韬略肯定有,但实战经验却不见得丰富,且有几分争强好胜之心。
  
  “夫总文武者,军之将也,兼刚柔者,兵之事也。”
  
  羌瘣想起王翦常对自己说的这句话,他也是老了以后,才逐渐明白了其中含义。
  
  眼下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李信、黑夫,以及未到场的蒙恬,三将而已!冯劫、王离,则还稍嫌稚嫩……
  
  这时候,中车府令赵高走出殿门,对众人行礼道:“诸君,请随高入内,谒见陛下!昫衍、林胡二君则稍待!”
  
  众将对视一眼,仍是按照爵位依次入内,他们很清楚,这不仅是商讨军略,也要决出,明年诸将出兵的方向、主次!
  
  等黑夫入殿后,却赫然发现,除了秦始皇外,殿内还坐着一位年轻君子,年级二十左右,面如冠玉,华服佩冠,见众将入内下拜,便起身向他们作揖,举止彬彬有礼。
  
  正是秦始皇的长公子,黑夫见过的公子扶苏。
  
  这是难得一见的情景,秦始皇召见臣下,商议政务时,是绝对不让嫔妃、公子旁听的!
  
  “长公子已行冠,当知戎事。”
  
  秦始皇道出了原委:“让他一同听听诸将的用兵方略,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