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37章 单于王庭
    杀牛鞶、虎落槐皆是来自大原的戎将,归总是在背后背两个锅盔的五百主傅直管。虽然是中原人广义上的“戎狄”,不过被秦统治百年后,比起匈奴这些胡虏,大原戎跟秦人的相似度还更高些。
  
      自从得了皇帝和北郡郡尉黑夫允诺,同意戎人可以靠斩首军功得牧场后,大原戎几乎家家户户都派了一个子弟加入北征队伍,他们是北地骑兵的主力。
  
      骑兵作为大军的斥候前锋,总是远远在前探索,离开花马池后,他们在黄沙边地的荒野里跋涉了十天,中间除了神泉山有少许植被外,很难看到一点绿意。
  
      他们行走在沙漠的边缘,这是一片干枯而荒凉的土地,到处都是枯死的胡杨,以及干如枯骨的河床。草料难寻,马匹赖以维生的是褐黄坚韧的硬草,它们丛生于岩石下、枯树底。饮水更少,唯有枯浅凝滞、曝于烈日的苦水池,而越是深入荒原,找到的池子便越来越小,池与池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长。
  
      直到十天后,翻过一座山头后,走在最前方的杀牛鞶、虎落槐二将,都被眼前突然浮现的大片绿意惊呆了!
  
      他们看到,一条淡黄色的大河流淌在十余里外,而河流两岸,尽是郁郁苍苍的草地!波光粼粼的沼泽湖泊点缀其中,东岸已水草丰饶,西岸更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与白雪皑皑的贺兰山相邻的地方,从山脚到山腰,则是大片大片的森林!
  
      黄河是这片塞上江南的母亲,它带来了充足的淡水,而贺兰山,则像是其父亲,它高大的身躯,阻挡了沙漠东移,削弱了西北寒流的侵袭,是宁夏平原的天然屏障。
  
      “这就是皇帝和郡尉许诺给大原之戎的,流着蜜和奶的地方?”
  
      杀牛鞶、虎落槐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翻身下马,泪流满面。
  
      北地郡的大原虽好,但地方太小,养活不了太多牧民,秦朝官府又不允许戎人外迁,所以大原五部每年都要互相斗殴仇杀,以此争夺水源牧场,同时也在减少自己的人口。
  
      普通秦人渴望耕地,他们也渴望能驯养牛羊的肥美牧场。
  
      而眼前这片绿意盎然的平原,沿着大河不断向南北延伸,大小起码是大原的十多倍!
  
      若能将盘踞此地的匈奴赶走,他们大原五部全部迁徙过来,都占不完十分之一的草场!
  
      “不止是大原之戎,这里至少能让一万户人家屯田落脚,繁衍生息!”
  
      傅直随后也登上了这座山头,这是秦军士卒从未踏足过的地方,他们只是从陈平、乌氏延的描述中,知道塞上有这么一处水草丰饶的平原,却都有些不相信。
  
      如今,他们眼见为实了,此处的确能建立好几个新的县邑,让移民去开辟屯田!
  
      数百秦骑出现在河东岸的山头,立刻引起了本地游弋已久的骑从注意,数百骑兵平原上呼啸而来,傅直立刻让部下们戒备,直到隔着两里余,看清了那些骑兵打着的秦军旗帜……
  
      “是自己人,是陇西兵。”
  
      傅直松了口气,带人拍马上前,与赶来的陇西骑兵汇合。
  
      “陇西骑将羌璜!奉李郡尉之命,在此等待北地军!”
  
      迎过来的马上小将自报了名号,傅直顿时一愣,如此说来,眼前这人,就是自己好友羌华的堂兄,难怪面相有些相似,连那股傲气锐意都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羌华在神泉山为匈奴射雕者所伤,是来不了前线了。
  
      他暂时不想将此事告诉羌璜,只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尉将军在吾等之后一天,明日能抵达河边,与李将军会师!”
  
      “如此甚好,李将军已率部至河西岸驻扎,正巧有件事,还望傅五百主能速速回报尉将军。”
  
      羌璜拱手道:“事情有变,吾等探索两日,却发现,硕大的贺兰草原,未见一顶毡帐,一个匈奴人!”
  
      ……
  
      二十里外,绵延前行的北地大军处,被塞外风沙吹得嘴唇发干的黑夫站在戎车上,读完了来自陇西候骑的通报,皱起了眉来。
  
      他身边的车右共敖乐观地猜测道:“匈奴定是经过上次花马池一战,又被陇西军一路烧杀至青山峡,怕了秦军,闻大军至,遂遁逃。”
  
      “不然。”
  
      黑夫却摇了摇头:“陈平将与匈奴人往来的细节统统禀报,故我知道其虽各有分地,但因为毋城郭常处耕田之业,牛羊逐水草而居,所以一年中,举族上万人,迁徙数百里是常事。”
  
      “所以,切不可以秦人的想法,来猜测匈奴人的行动。”
  
      秦与六国相斗,大军出征,敌人肯定会在某处关隘守备御敌,绝不愿意放敌入国门半步,他们的百姓,虽然也会因战争而逃离家乡,但那时迫不得已,不到非常时刻,中原人很少背井离乡,因为那意味着抛弃了所有的财产和世代积蓄的家业。
  
      但匈奴却不同,对匈奴人而言,最重要的财产,就是牛羊,而牛羊是要迁徙吃草的,牛羊到哪,匈奴人就将家安到何处。
  
      秦朝这半年囤积粮食,征召士卒,以备大肆出塞,察觉秦灭己意图的匈奴也没有闲着,可不会傻乎乎呆在原地,像冠带之国那样,守着每一个草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将人口畜群迁徙至他处。
  
      别说是贺兰草原,匈奴人被逼急了,就算是头曼城,就算是单于王庭,他们恐怕也是说弃就弃。
  
      “此法有两个好处,我大军即便占据了贺兰,也无法从当地获得牲畜作为补给,反倒拉长了补给线。”
  
      秦军以步卒为主,补给线越长,能够前进的士兵就越少。
  
      这样,就给了匈奴人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机会……
  
      不需要照顾家眷的精壮,就可以跨上骏马,背着弓箭,在匈奴单于的号召下,聚集在某处,随着单于鹰旗所指,便可呼啸而趋,足以日行百里,发起突然袭击……
  
      “匈奴人,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啊!”
  
      如此一想,黑夫便觉得,除了上郡、云中的大军外,其余三支偏师,都有了危险!
  
      他对候骑下令道:“立刻去告知李将军,陇西、北地两军明日立刻汇聚合营,一同慢慢向北推进,寻找匈奴人去向!”
  
      想了想后,他又喊来良家子甘冲:“甘冲,你带着百骑向东北方进发,去两百里外,陈平所说的,那条泛着油光的都免图河上游,告知在白羊部的冯劫将军部,请他务必小心!”
  
      ……
  
      远远听到马蹄和呼啸声时,射雕者乌兰警惕地抬起头,嘴边还沾着鳞片。
  
      在贺兰草原的匈奴人尽数向西、北迁徙离开后,还留下来侦查断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秦人的军队太多了,比这片草原上所有匈奴人加起来还多,他们还训练出了不俗的车骑部队,以一敌三时,匈奴斥候一败涂地,只有乌兰这位骑射娴熟的射雕者才能逃脱。
  
      他的部属或死或亡,只剩下乌兰一个人遁入林中,乘着夜色逃过了秦军骑兵的追逐。多亏自己多年在这片土地狩猎,熟悉地形,乌兰绕开了秦军密集的斥候部队,昼伏夜出,沿着大河向北骑行。
  
      乌兰途径白羊部领地时,他遇到了一群从油河上游逃来的白羊人,他们惊慌失措,说穿着黑衣,举着盾牌的战士侵占了他们的部落,正在朝这儿进军。
  
      “三十三。”
  
      乌兰向着天,向着贺兰山立过誓言,他要杀死一百个秦人,为族人复仇,眼下数次交战,却只射死了三十三人,还差许多个。他忍住了逆流而上,伏击那些骄纵秦骑的冲动,继续往北,他要去找到大当户,告诉他,秦人已经占领了神泉,占领了贺兰,占领了白羊!
  
      他们像是贪婪的黑色乌鸦,要吞噬所有匈奴人放牧的草地。
  
      如此想着,乌兰狠狠射杀了一条在河边洄游的黑鱼,仿佛它也是自己的仇人,用刀削简单剖掉了它的内脏,嘴巴撕扯掉鳞片,开始大嚼起粉红的肉来。
  
      秦人的斥候可能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在这里生活慢炙,是自寻死路。
  
      就在乌兰大啖生鱼时,两个来河边汲水的匈奴骑从发现了他!
  
      之后,一人独行变成了三人同骑,两名年轻骑从知道他是贺兰草原上著名的射雕者乌兰,都十分兴奋,不断分享着这段时间部落的迁徙。
  
      乌兰细细听着,去只字不提自己的经历,他害怕会打击到这两个年轻人的勇气。
  
      不是每个人,都能安然面对那滚滚而至,铺天盖地的黑色浪潮!
  
      他们遇到的斥候越来越多,到处都是安营扎寨的匈奴人:只有比马肩膀高的男人,鲜少妇女老人、孩子。
  
      得知他是从贺兰回来的最后一批断后者,给乌兰带路的人也换了几波,他们最后穿过了十里毡帐,抵达了大营的中心……
  
      在大帐外,一杆高大的旗帜插在石头堆中,顶上是一个银制的圆盘,圆盘沿边固定银白公马鬃制成的缨子,圆盘中央,立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色雄鹰……
  
      乌兰是射雕者,即便面对大当户,他也只需要鞠躬,但见到此旗,他却肃然下马,单膝下跪,手放在胸前,头低了下去。
  
      他说出了一句所有真正的匈奴勇士,都耳熟能详的话!
  
      “不要问王庭在哪!”
  
      “只要单于鹰旗在的地方,就是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