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42章 千里驰援李将军

      在北地郡军营里时,甘冲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人想要去楚国,却在道路上赶着车向北走,距离他的目的地越走越远。
  
      他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南辕北辙之人!
  
      六日前,甘冲与所率的百余良家子骑士发现匈奴人围困了冯劫的上郡兵,为了让十人回去向尉将军报信,他们其余人选择向其他方向骑行,吸引匈奴人注意力。
  
      十名候骑有没有回去他不知道,但良家子骑士们的诱敌,着实给自己惹来了大麻烦。数百匈奴骑从对他们紧追不舍,数次战斗后,同伴或被射杀,或坠马被俘,唯独甘冲一口气冲入林地,才得以脱身。
  
      但他的安全是暂时的,一通奔逃后,甘冲发现自己向北行了不少里数,距秦军主力越来越远。甘冲试图潜伏一段时间后悄然南行,但每次都走不远,就被游弋的匈奴斥候发现,接着又是一番追逃……
  
      匈奴人已发现这一带有个漏网的秦人,发动了百余骑来搜索,甘冲只能连躲带藏,跑到了大河边的芦苇从里,那群紧追不舍的匈奴斥候亦追击至此,他们将马儿留在外面,手持弓矢短刃进入芦苇荡搜找。
  
      甘冲的爱马中箭,只能咬牙舍弃,弓箭也射完了,好在甘冲擅长以皮带抛石,加上腰间的一柄短剑,这就是他所有的武器。
  
      现下,匍匐躲在芦苇从的泥洼里,甘冲能听到匈奴人叽里呱啦的说话声,至少有数十人之多,且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封死了他出去的所有路线。甘冲一点胜算都没有,光靠手里的几颗石头,顶多打破数人脑袋……
  
      就在他决意藏到一个匈奴人靠近,狠狠砸破他脑袋时,另一面,一个匈奴人却大喊了起来。原来,这些经验丰富的猎手,终于找到了甘冲的脚印,随即顺着它们,发现了他藏身的位置!
  
      “真是晦气!”
  
      甘冲无奈,只能迅速起身逃离,他拨开芦苇荡,拼命朝水流方向走去,河流,那是他求生的唯一机会!
  
      河边淤泥囤积,一脚深一脚浅,迈步艰难,身后的匈奴人则骂骂咧咧的,大概是在让甘冲投降。他们每走几步,就停下开弓射向甘冲,箭矢从他耳畔、发髻上掠过,扎到了左右的芦苇丛中,吓飞了一群鸥鹭,也惊得甘冲一身冷汗,他又饿又乏,步伐越发蹒跚。
  
      赶在被匈奴人的套马索勾住前,甘冲来到了大河边,他毫不犹豫,普通一声,便跳入了水中!
  
      这时候,甘冲便不得不感谢北地郡尉了,他本非游泳好手,但过去半年里,良家子军在练习骑术阵战之外,又被郡尉要求掌握一种新的技能:游泳。
  
      于是良家子们训练完毕,光着身子在泥河中玩耍竞逐,就成了北地郡一道亮丽的风景,牧羊的戎女羌妇常来观看。虽然很多人自嘲说,北地又没有大江大河,更无水师,让兵卒熟悉水性有何用?但事到如今,甘冲才明白郡尉不是无的放矢,同时庆幸自己水性练得不错。
  
      河水并不湍急,却也有些深度,这正是甘冲需要的,他深吸口气,潜入水下,向着河底猛扎。就在他身影消失在河面上后片刻,十余支弓箭便不约而同地落了下来,箭穿透水网,冒着气泡从甘冲身边擦过,甚至有一支划破了他的甲胄,稀薄的血雾在河中扩散。
  
      惟一的希望是躲过匈奴人射来的箭,等他们以为自己死了,再浮出水面,拼命地游,一直游到对岸为止。
  
      但他没憋太长时间,甘冲逐渐难以屏住呼吸,嘴巴喷出的气泡不断往上冒,他需要空气。
  
      等甘冲再度露头时,发现自己已经潜游了好一段距离,但岸上的匈奴人,却还在等他的尸体飘上来才肯离去,眼看甘冲未死,不由气得哇哇大叫,再度开弓朝他射击。
  
      甘冲只能朝河中央游去,但再度冒头后,却绝望地发现,对岸也闻讯赶来一群匈奴骑士,正等待他这个活靶子自己过去挨箭呢!
  
      这下,他只能顺着水流,往下游漂去,匈奴人锲而不舍地骑行跟随,一边追还一边尝试射箭、大声嘲弄,仿佛甘冲是个玩具。
  
      甘冲这几天的伙食很差,用石头打下来的鸟儿,一些可疑的灌木浆果,反正都是生食,这几日他已腹中剧痛,时常无力,在水中艰难地扑腾着,这样下去,他就算不被匈奴人的箭射死,也会因为无力而溺亡……
  
      “若我死于此河,恐怕无人为我收尸,只能在北地郡忠士墓园里,有一座空空如也的衣冠冢了!”
  
      正绝望时,两岸射来的箭却停了,匈奴人也停止了叫嚣,甘冲艰难从水中探头看去,发现他们勒住了马,目瞪口呆地看着大河上游。
  
      数艘张帆摇橹的木船,正破浪而来!数名披甲戴胄的秦卒端着臂张弩立于船首!
  
      ……
  
      甘冲被秦卒拽上了船,他趴在小翼上船帮上,吐出了一肚子的凉水。陇西口音的秦卒纷纷围过来,帮他包扎臂上伤口,为首的五百主还脱了干燥的衣裳给甘冲换上。
  
      “岂曰无衣。”五百主笑了笑,他们在大营处,已听说了这批良家子候骑以性命诱敌,只为让信使送回军情,对甘冲十分佩服。
  
      “与子同袍。”甘冲一阵感动,接了过来。
  
      还有人递来食物,但甘冲最心心念念的,就是那十个信使,有没有将消息送回去?
  
      事情是显而易见的,那群追逐射猎他的匈奴人,已被船队射出的弩机驱散,坐在船上看向上游,却见长河之上,木船连绵不绝而来,上面满载全副武装的秦卒,迎风破浪向前。
  
      船上的五百主告诉甘冲,他们只是前锋探哨,后面还有两百艘船,本是从陇西郡运粮至贺兰,如今得李、尉两将军之命,运载兵卒,与车骑同时行进。
  
      大河西岸,已能见到一些行进的秦骑,而匈奴主力,则在河东数十里外,匈奴在东西南北百里皆设有候骑,秦军甫一出现,匈奴必知……
  
      甘冲重重打了个喷嚏:“尉将军何在?”
  
      五百主道:“北地郡尉在后方百里外,统两万步卒,已在半途!”
  
      “除我之外,可还有候骑获救?”
  
      甘冲很希望能出现奇迹,但五百主却低下了头:“只有三名信使得返,其余……”
  
      “我必杀百名胡虏,为袍泽复仇!”
  
      属下尽亡,不知生死,甘冲咬着牙,重重捶了下船板,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迅速回到军中,在接下来的大战里,杀胡泄仇!
  
      说话间,船只已驶过了大河与都思兔河的交汇处,岸上的骑兵亦然,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甘冲不由惊异:“匈奴大军就在都思兔河上游三十里的白羊山围住上郡兵,为何不在此处停泊?”
  
      五百主却道:“李将军说,吾等步骑万人,若直接去解围,恐怕无济于事,不如……”
  
      他咧开了嘴笑道:“围魏救赵!”
  
      ……
  
      大河之畔,都思兔河以北,李信的大旗已至此,他的前锋羌璜让人带回来了两样东西……
  
      是牛羊的新鲜粪便。
  
      李信对身边的都尉、率长们道:“匈奴数万骑,马能食牧草,但人却不可能只食携带不多的肉、酪,也不能只靠狩猎。”
  
      “故匈奴出兵,其身后总是跟着牲畜群。”
  
      这些畜群,就相当于匈奴人的辎重,或饮其**,或宰杀食肉,找到了牲畜群,就逮到了其后队。
  
      羌璜回报,北面十余里外,发现了大量牛羊的新鲜粪便,计算其数量,有万余头之多!
  
      李信立刻制定了作战计划:“匈奴喜欢劫我军粮道,寇可行,我亦可行!速击其畜群,再渡至河西,依靠丘陵河泽扎硬寨,引匈奴惊措,不能专心围上郡兵,纵然迅速驰援,也无法突入我军寨。军失辎重则乏,中原如此,匈奴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