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一些醉话,关于孔子
    今天只有一章,还有一些醉话。X23US.COM更新最快
  
      这几天出门访友,今天到曲阜,逛了孔庙孔府,说实话,十分失望和无感,为什么?总有人说七月这本书黑儒如何,可实际上,在写《春秋》的时候,我花最大精力和时间,投入最多感情的角色,不是赵无恤,不是季嬴,是孔子。
  
      从鲁城小院里的初现,到获麟绝笔,他是我查阅资料最多,自认为感官最复杂的人物,论语的诙谐,春秋的认真,堕三都的壮志,鲁君未赐祭肉的失落,困于陈蔡之间的自嘲,道不行而浮于海的绝望,我认识的是一个真实的人。
  
      他矛盾,身为殷商后人而推崇更符合仁的周礼,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他保守,认为在礼崩乐坏的季世,恢复周礼是最好的选择;他先进,作为私学制度的源头之一,他影响最大,教导出了性格各异的学生,颜回,子贡,子路,冉求,都是我下重笔描绘的……总之,我认识的,是一个凡人!有理想,会犯错,会失落,会犹豫,老年大彻大悟,想做点事情的普!通!人!
  
      在我的理解里,他是这样的夫子。
  
      而不是一个被后世历朝历代为了种种目的,精心装潢的至圣先师!
  
      知我罪我,其唯春秋乎?
  
      是孔子对自己的预言。
  
      也是我第一本书的结语。
  
      知我者称我春秋,罪我者责我喂屎。
  
      我说过,不管一个人喜欢还是厌恶孔子,推崇或嫌弃儒家,甚至对此漠不关心,孔子,他都已经扎根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
  
      没人会忽视他,拼命否定一个人,其实就是在承认他的影响。
  
      虽然我窃以为,他最大的成就,是一心恢复周礼,自己开创的私学,却成了毁灭周礼的最后一根稻草。
  
      想要恢复秩序的复古折,却成了毁灭旧时代最后一根稻草,没有比这更悲哀的。
  
      我第一次为一个历史人物哭泣流涕,难以自持,可能这就是历史现场感吧。
  
      孔府孔庙乃至孔林的一砖一木,都让我感到厌恶和悲哀,这和孔子葬于泗上,坟而不墓的初衷,真是大相径庭。
  
      总之就是一点感触,酒醉多言,言多必失,就当是一笑了,明天旅行结束,会在高铁飞机上码字。春秋的时代已毕,我现在要专注的,是秦吏。
  
      说这么多,其实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拖更找借口,堵死章说大佬的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