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50章 河边骨

      入夜时分,蒙毅带着缓缓而行的万余民夫抵达战场时,从邻近沙漠吹来的风沙已停止,秦与匈奴的厮杀,也早就宣告结束。
  
      李信将军率骑兵去追击残敌,黑夫将军则在营帐内清点得失,书写捷报,蒙毅已拜访过他,得知公子扶苏仍在战场上……
  
      “公子仁德,战后亲自去抚恤死伤。”
  
      黑夫停下了书写的笔,朝做郎卫时的上司蒙毅拱手笑道:“有这样的长公子,真乃大秦之幸,陛下见此情形,定当欣慰。”
  
      蒙毅比黑夫年纪大一些,他素来刚正不阿,但内心里,却对教授过律令的公子扶苏,有些偏爱,黑夫这句话让他十分受用,但面上仍带着肃穆,自去寻找扶苏。
  
      秃鹫和乌鸦在头顶盘旋,整条水流的入河口遍布尸骸,多数是匈奴人和他们的战马,间或有身着黑甲的秦军士卒。匈奴人的首级被秦兵砍下挂到腰间,秦人尸骸则由负责收拾战场的民夫抬到边上整齐摆放。
  
      公子扶苏正单膝跪在战死士卒尸体边上,缄默不言,他在等待军法官检查这些兵卒的身份,登记到阵亡名录里。
  
      “公子。”
  
      见蒙毅过来,扶苏对他道:“蒙监军,我今日方知,一将之功成,需要牺牲多少士卒的性命,许多人甚至无法辨认尸首。好在每人身上都带着自己的验、传。北地兵甚至还有尉将军令人制作的兵牌,就藏在甲胄内侧,即便被匈奴的马蹄践踏得面目全非,依然能给他树立一个有名有籍的墓碑!”
  
      时值夏末,天气炎热,尸首是带不回去的,只能在这片战场上,为他们设立一座“忠士墓园”。
  
      “不止是今日战死的将士,先前为了传递回消息,殒身于匈奴箭下的百名良家子,乃至于上郡遭到匈奴大军袭击的死难步骑,我希望都能将其埋葬于此。”
  
      蒙毅点了点头:“陇西、北地民夫会做好此事,白羊山冯郡尉那边,派人联络上了?”
  
      扶苏道:“击溃匈奴单于后,尉将军便立刻派人过去接洽,单于在白羊山下留了数千骑监视,但上郡兵以为是匈奴人的计策,依然固守山上,只派人去河边汲水……”
  
      “冯劫这次要倒霉了。”
  
      蒙毅嘿然,同样作为二代,蒙氏和冯氏关系只能算一般般,这次塞北大战,冯劫连败两阵,若非北地、陇西驰援及时,恐怕要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眼下虽得以保全,但冯劫,也彻底成了李信、黑夫二将功绩的陪衬。
  
      说起二将在此战里的指挥配合,扶苏仍有些意犹未尽。
  
      整场战局看下来,他也有些明白了,匈奴人几乎全部为骑兵,而骑兵驰射作战,又需要较为宽广的战场,这也是其来去如风,中原徒卒难以在塞外平坦之地与之对敌的缘故。
  
      而黑夫挑选的御敌战场,左右皆为河流,匈奴人只能从正码突入,若试图侧翼包抄,则河边泥泞难行,马速大受影响,所以匈奴人以往的“且驰且射”战术根本无法实行,只能被迫和不断冲击的秦军突骑短兵相接,因为装备上的代差,怎可能是装备精良的秦骑对手?
  
      右翼匈奴骑兵欲直斩李信的策略失败后,便开始了溃退,而李信得到黑夫调去的两千步卒支援,竟直接将万余匈奴人赶下了河……
  
      击败右翼匈奴骑兵后,李信又让骑兵立刻换上新马,朝着被秦军步卒顶着不断后退的匈奴单于主力,发动了侧翼突击。
  
      “锤与砧,尉将军这个比方十分精妙。”
  
      扶苏回想着当时的场景,先是黑夫令人将战鼓敲到最响,原本缓缓前进的秦军武钢车、步卒,忽然加速朝匈奴人冲去,匈奴骑欲后撤,却被秦骑斜斜插进来阻断了退路,两郡突骑在各自骑将的指挥下,在上万匈奴骑兵中纵切、横插、包围、中心冲突,来回的奔驰,真的像一把铁锤般,将坚韧如铁的匈奴人一点点锤得变形,火星四溅!
  
      与此同时,乘着匈奴人不能后退,步卒也压了上去,将其挤压到一起。弩矢收割着匈奴人马的性命,手持丈八酋矛的秦兵从空隙里靠前,将匈奴骑手戳下马来,只要匈奴人一落马,便有无数戈头起起落落,溅起血花,将其啄砍致死,而若匈奴人被逼无奈下马步战,就将面对手持剑盾的秦军甲士,丝毫占不到便宜……
  
      整个过程,的确像一个铁匠在不断捶打铁块般。
  
      这时候,匈奴人已有些溃乱了,见战不利,后方的匈奴部落不听头曼单于继续进攻的命令,转而渡过河流向北逃窜。
  
      头曼单于号令不及,也只好令部众撤退,李信令秦骑追击,双方在都思兔河里激战,先前被李信击退的大当户须卜盛试图回来挽回败局,却被弩兵射杀,其部众再度溃散……
  
      但就是这片刻的时间,头曼单于得以渡河逃窜,恰逢日暮时分,北方沙漠吹来的沙暴大涨,因为害怕贸然追击迷失反遭袭击,李信令骑兵就地休息,待半个时辰后风沙平息,再度追逐。
  
      这便是整场战役的全过程,扶苏站在指挥所处,可以纵观全局,黑夫时不时解释两句,他看得十分过瘾。
  
      只不过,战罢之后巡视战场,看着同样死伤不轻的秦兵横七竖八地躺在河水里、沙滩上、草地间,君子于役,不能返乡,只能埋葬在这片异域沙土上,扶苏为他们感到难过。
  
      “开疆拓边,岂有不死伤者?”
  
      蒙毅劝道:“此战之后,匈奴当丧胆,再不敢与秦为敌矣!”
  
      “但愿如此。”扶苏请蒙毅先回大帐,他还要再巡视一番,去慰问受伤的士卒们。
  
      蒙毅看着这一幕,暗道:“黑夫将劳军抚恤之事交给公子做,是想让他得军中士卒爱戴?”
  
      皇帝迟迟未立太子,如今扶苏的呼声最高,陛下这次让他来做监军,亲临战场,未尝没有历练之意。扶苏之仁,在朝中不被皇帝和法家诸臣喜欢,但放到军中,他这亲近士卒、民夫,视之如赤子的做派,却很容易受到拥戴。
  
      “莫非,黑夫也被公子的仁爱之心所感?”蒙毅陷入了思索。
  
      ……
  
      战场收拾起来不易,除了收敛战死的秦人外,还要将未来得及逃走的匈奴人关押起来。一番计算后,发现其数量惊人,秦军斩首不过五千级,投降者却达到了六千余人……
  
      到了次日,北地良家子傅直回来了,又带回了一千用绳索系在马后的俘虏,队伍拉得老长,场面蔚为壮观。
  
      傅直向黑夫禀报:“头曼及撤离的匈奴各部加起来,有四万之众,应是沿河东岸向北撤离,李将军令我带着俘虏先回,他则带着四千骑渡过大河,至河西岸继续追,而河上的舟师也载着数千人一同前行,希望能在河套以南的沃野渡口,堵截单于败兵……”
  
      那也是陈平当年探索匈奴时渡河的地方,匈奴人没有大船,只能靠羊皮筏子泅渡,其他地方水深,唯独沃野平缓而浅。九原、头曼城应该都被蒙恬打下来了,匈奴人有很大几率要先撤往河套,再继续前去漠北,只希望李信能再建奇功吧,不过以数千之众追击敌四万骑兵,这种事,也只有李信才敢做。
  
      他黑夫嘛,只想稳稳地巩固战果,再给秦始皇交一份漂亮的捷报。
  
      “既然李将军暂时不能反悔,那有一件事,便由本尉与两位监军先行商议了。”
  
      蒙毅、扶苏目视黑夫,却听他道:“大战仍未结束,吾等需继续进军,全占整个河南地,还要救济失了辎重的上郡兵。而此战,我军死一千,伤三千余,共斩首五千级,俘获匈奴七千余。塞外粮食补给艰难,要养活这七千匈奴俘虏,所需甚大,且若其反叛逃离,也是一桩麻烦事……”
  
      蒙毅已猜到黑夫想说什么,颔首道:“民夫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运到塞外的粮食,的确不能浪费在俘虏身上,尉将军想如何处置这七千匈奴人?”
  
      “很简单,无非是放,或者杀!”
  
      黑夫一笑:“戎狄豺狼,不可亲也,若放任他们离去,恐怕过不多久,又在单于旗下聚集起来,为患塞北。再者,死伤的将士需要首功,军法言,万人都尉,能攻城围邑斩首八千以上,则盈论;野战斩首二千以上,则盈论。”
  
      “按律,盈论者,非但将尉得升爵,其下兵卒有功者亦能多得奖赏。今陇西、北地有兵三万余,斩首却仅五千,还需要千余首级,才能达到盈论。若有首级万余,分到个人头上,战死士卒更可升两级,其余战士也能皆得嘉奖!”
  
      黑夫仿佛在讨论午饭吃什么般,淡淡地说道:“故而,我欲效华阳、长平之事!”
  
      长平自不必说,白起以同样的理由,坑杀了赵卒四十万人,那一场仗,秦军人人有功,秦国关中的土地几乎全部分发完毕。
  
      华阳之战,亦是白起击败赵魏联军后,又砍了两万赵军俘虏的脑袋,将其尸体投入大河,河水色赤,数日不绝。
  
      秦军不允许杀良冒功,但杀俘,则另当别论,虽然没有明确在律法里鼓励,对于将领们做这种事,却一直睁只眼闭只眼……
  
      蒙毅年长,见怪不怪,扶苏则是一愣,这是他之前没考虑过的。
  
      黑夫拱手道:“此事干系重大,如今李将军不在,黑夫不能独断,故需要两位监军同意,方能执行!”
  
      “蒙监军、公子,二位以为如何?”
  
      他看似是同时问两人,但目光,却定定地看着扶苏!
  
      黑夫是受过秦始皇密语嘱咐的,皇帝临行前,那为人父的话语,黑夫在当了父亲后,多少有些理解。
  
      “朕只望扶苏归来时,少些悲天悯人,少些虚伪之仁,变成一位刚毅果敢的公子!”
  
      那么问题来了,他能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