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475章 黑色恐怖
        一刻后,晶莹洁白的潍水冰面上,多出了数朵绽放的鲜艳血花,两具尸体被拖上了岸,摆在一起。
  
      而渡口亭驿处,淳于县大小官员们都屏息凝神,跪在又冷又硬的地上,心中忐忑不安,唯独黑夫坐于席上,饮着手下人亲自烧开的热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没有恼羞成怒拍案怒骂,而是波澜不惊地饮了几口热水下肚,将漆盏轻轻放在案上,招手让膝盖都跪疼了的淳于县令过来,笑道:
  
      “这是我此生第一次遭人行刺,淳于县令,汝等,真是为我的赴任,送上了一份大礼啊!”
  
      虽然黑夫的黑脸上看不出怒容,笑容如初见时一样和曦,但淳于县令胆都要吓破了,当听闻新赴任的郡守是“尉少上造”时,他可没花功夫询问近来从关中到齐地的人,这尉将军何许人也?
  
      关中人告之,此乃皇帝近臣,极受宠信,北伐匈奴时,有长公子扶苏为监军。河南之战,与李信大破匈奴单于,战后又将数千匈奴俘虏尽数坑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淳于县令巴结还来不及,却发生了这样的恶劣事件,已惶恐得不知所措,被黑夫一诘问,除了稽首告罪外,竟六神无主。
  
      “真不知这厮是如何当上县令的。”
  
      共敖大摇其头,护卫黑夫的门客,都是百里挑一的武夫,三个穷瘦的渔父怎是其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干掉了。
  
      他本来想抓个活的,但那人却拼命往冰面薄处奔去,导致河冰开裂,掉进冰窟窿里,再也没冒出头来——这三人最初的打算,也是诱黑夫等到薄处,用外力导致冰面裂开,就算杀不了狗郡守,也要冻掉他半条命……
  
      这显然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刺杀行动,但淳于县令却从始至终被蒙在鼓里。若非刺客想捉的是黑夫这条大鱼,他让人家背着过河,早就没命了,真是庸碌到了极点。
  
      不止是县令,负责管理亭驿渡口的县尉也都有罪责。
  
      黑夫让这两个无能的家伙先跪着清醒清醒,又道:“淳于县丞何在?”
  
      “下吏在此。”
  
      一个四旬上下,满口南阳腔的官吏出列拜见黑夫,自称晁平,县令、县尉稽首告罪时,晁平一言不发,因为他不必为此负责,只是在事后,黑夫却注意到,晁平让手下人将本亭围了起来,不准任何人离开。
  
      黑夫也不直接下指示,反而问道:“县丞乃县令佐贰,专管司法、刑狱,出了这样的事,接下来要怎么做?”
  
      晁平对答如流:“应当先立案,定此三人为谋逆罪,其本人虽死,仍当戮其尸,枭首弃市以威慑宵小。而后,再依刑律夷其三族!”
  
      所谓三族,乃是父母、兄弟、妻子,三名案犯的家人加起来,亦有一二十人了。
  
      晁平淡淡地说道:“当在其脸上用墨汁刺字,剜去鼻子,砍去左右臂,用鞭子活活抽死,再割下头,把骨肉模糊的尸体弃于大街上。行刑期间,如果有人喊叫谩骂,就拔掉他的舌头!如此方能震慑百姓,使其不敢效仿!”
  
      这是对“谋反”罪的严苛处罚,黑夫曾见高渐离及其朋友们受过此刑。
  
      这是残酷的时代,不想做亡国奴,一时义愤,振臂一呼很痛快是吧?本人当场死了是轻松的,活着的亲眷反而要遭受更严酷的处置。秦律有规定,在你犯罪前,家人妻子若主动将你告发,就可以免受牵连,若没有,那就脱不了干系。
  
      黑夫冷漠地点了点头:“理当如此。”又问道:“然后呢?”
  
      晁平道:“律令有言,五家为伍,十家为什,不准擅自迁居,相互监督,相互检举,若不揭发,十家连坐。三贼之什伍、邻居、里典、里佐、里监门,皆要连坐,收押审讯,有罪者以谋逆定罪,有过者罚为隶臣妾。”
  
      搞反秦活动,肯定会有人员往来,暗中密谋,行为肯定会与常人有异,其邻居里长知而不报,或者知道却睁只眼闭只眼,亦难逃罪责。
  
      晁平又道:“还有这三人长年活动的潍水渡亭,亭长及求盗、亭父、亭卒、船夫十余人,皆当统统逮捕审讯。”
  
      好巧不巧,让三个对秦心存不满的家伙去引路,亭长等人,肯定脱不了干系。
  
      这样一来,逮捕受刑者,就从三人,变成了近百人。
  
      这不是黑夫故意扩大打击范围,而是秦朝抓谋逆犯的正常操作。商鞅当年就想得很清楚,只要是人,就有社会关系,有人可以不在乎自己,却得顾忌父母妻儿邻里朋友。就这样,按照人际关系的脉络,一条条往下梳理,再一网捞上来挨个查,迟早能找到这起刺杀案的同党。
  
      比如与三人往来密切的游侠,为他们提供情报的商贾小贩,有权力安排他们在这里带人渡河的官员,甚至是暗暗组织反秦力量的胶东豪强……
  
      听完县丞的汇报后,黑夫很满意,颔首笑道:“看来这淳于县,总算有一个能办事的长吏。”
  
      “下吏只是照律办事。”晁平顿首,知道自己把握住了机会。
  
      于是黑夫便行使自己的郡守职权,下令道:“淳于县令老迈昏聩,上任五载,竟仍不知当地言语,不识奸人,其尸位素餐,坐免县令之任,由县丞晁平兼之!”
  
      “县尉亦然,治县疏漏,导致奸伪萌起,纵容谋逆者混入亭舍,几乎酿成大祸,同样革除其职务!公大夫共敖,代为假县尉。”
  
      淳于县令和县尉面面相觑,没想到,新郡守上任的第一天,自己就丢了官印,却也不敢有任何异议,顿首伏罪,他们将跟黑夫前往郡府,交由监御史处置。
  
      县丞晁平在无能的县令下面憋屈了数年,一朝扶正,自然兴奋不已,摩拳擦掌,要将此案彻查到底。
  
      但共敖当年就是辞了南昌县尉,来投奔黑夫的,现在要他当假尉,百般不愿,只想就近保护黑夫。
  
      但黑夫却拍着他肩膀,低声道:“我身边还有南郡来的门客乡党数十,你带了他们那么久,也是时候让其独当一面了。更何况,你办事,我放心。等此案完结,新县尉到任,你再回我身边,我另有重用……”
  
      共敖只好点头应诺。
  
      黑夫一直觉得,共敖忠勇,做区区护卫队长,是屈才了。眼下却是个机会,让他再历练历练,顺便帮自己牢牢控制住淳于县,这个胶东的西大门。
  
      “这也是我治胶东之始吧。”黑夫暗暗想道。
  
      “此案,便交由汝二人办理,一月之内,必须了结!”
  
      黑夫不打算将这案子扩大化,仅限制在淳于县之内,县内,大可腥风血雨,搞高压统治,不称职的官吏统统免职,这有助于他立威。
  
      但其他地方,暂时不可波及。
  
      安排心腹管辖,大索一县,黑夫可以做到。若是波及到全郡,正值他刚刚赴任,而王贲又离齐归秦之际,一个把控不好,就要出大乱子。
  
      胶东郡十三万户人口,七十多万口,大概有几十个从秦地来的长吏、百石吏,其余都是土著官员。加上秦吏带来的门客、附从,胶东秦人不超过一千。即墨城另有两千名戍卒,但戍卒来源五花八门,大多是本地人,也不可靠。
  
      说不好听点,若非临淄上万驻军镇着,胶东随即两家豪强联手,随时都能把即墨郡寺给掀了……
  
      靠这些人清洗全郡,不分青红皂白得罪所有人,那些想让黑夫死的真正敌人,怕是做梦都会笑出声。
  
      “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若我做不到这点,便无法在胶东立足!”
  
      ……
  
      打定主意后,黑夫只在淳于县停留了两天,这也是整个淳于县,鸡鸣狗跳的两日。
  
      第三日,黑夫的车队将驶离淳于,经过市肆时,天上又下起了小雪,黑夫从车窗向外望去,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夷三族的刑罚在这进行,二十多具被“具五刑”的血淋淋尸体吊在市肆外示众,黑夫能闻到肠子和血肉的恶臭。
  
      天气寒冷,热腾腾的血肉很快就僵硬,肢体扭曲,面目骇然,恍若冰雕的鬼怪。
  
      这可怕的场景,让被勒令来围观的本地人震惊不已,皆两股战战,恐惧胜过了愤怒,反抗,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于是黑夫的马车经过时,本地土著皆惧,无人敢正视之。
  
      三个人谋反,会牵连数十上百人遭诛杀,数百上千人受罚服刑。未来一个月内,一片霜雪白雾的淳于县,都将被笼罩在秦吏的黑色恐怖之下!
  
      这还只是让当地官员按律办事而已,没有掺杂任何恼怒报复心理,暴秦,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外头的风雪似乎大了起来,黑夫合上了车窗,闭上了眼。
  
      “恐怖可以威慑一时,但若只剩下恐怖,这样的统治,能够长远稳固么?”
  
      车马向东,离开了淳于,只在雪地上,留下两行带血的车辙印……
  
      ……
  
      PS:三族到底是哪三族,说法很多,这里仅采其中一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