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01章 安得不死药
时人云:关中河山百二,唯太华、终南为最胜。华山之胜在于险,而终南之胜在于秀。此山峻拔秀丽,如锦绣画屏,耸立在咸阳西南,以富产药材、珍禽异兽闻名。
  
  等到秦一海内,关东方士入秦后,韩终、侯生等来终南山考察一番后,回禀秦始皇,说老子当年西行至秦,在此食服露水、丹草,故得长命百岁,这附近药材易寻,是筑坛炼丹药的好地方。
  
  秦始皇将信将疑,但还是拨款让他们修了一座“服食台”,每年都会从巴蜀运来不少丹砂,供这群方士折腾。
  
  这一日,“祠灶致物派”的领袖侯生正在查验弟子们从终南山里采摘来的露水和药材,却听闻,有一位客人来访……
  
  侯生出来一看,却见一位一身青袍,满头黑发的背影,等他转过身来时,才惊觉此人容貌并不年轻,至少五六十了。
  
  侯生顿时大笑:“我当是谁,原来是卢公。”
  
  来者正是“海外寻仙派”的领袖之一,燕人卢敖,据他自称,已年近七旬了。
  
  二人都是方术士里的佼佼者,虽有竞争,但也常相互熟悉,侯生便邀卢敖入室内,倒了自己酿的终南果酒招待。
  
  就坐后,侯生打趣道:“卢公不去碣石求羡门、高誓两位仙人,也不寻找蓬莱、方丈,缘何来了终南山?这不是南辕北辙么。”
  
  卢敖也不以为忤,优雅地拱手道:“侯公勿要嘲弄,吾等求仙方士,这些年一直闲居咸阳,不为陛下所用,又哪有钱帛人手去海外求仙?”
  
  他打量着韩终、侯生占据的这座丹庙,笑道:”不过看起来,侯公也好不到哪去,你这屋舍庙堂,许久没有修缮,都生出白蚁了。“
  
  “卢公好眼力。”
  
  侯生也不否认:“进门左手边的第二根柱子里,的确生出了几只白蚁。”
  
  卢生一笑:“不止如此,我听说,近来你和韩终上书称需采边夷稀有药材,也被否了罢?”
  
  言下之意,他们海外求仙派混得不行,你祠灶致物派也过的一般。
  
  侯生脸色一板:“卢公今日来此,是故意讥讽我的么?”
  
  “岂敢岂敢。”
  
  卢生严肃了起来:“侯公,你我虽然在如何致长生上有所分歧,但都是殊途同归,你应该清楚,我卢敖,乃至于所有倡议陛下海外求仙的方士,于你而言,是友非敌,而吾等目前又有个共同的敌人关西巫祝!”
  
  这也是侯生最不服气的,他们方术士经过百年传承,已经形成了一套严密的理论。
  
  用老庄里那些飘渺神秘的说辞来包装自己,又借用阴阳家的“大九州五行论”来完善,让人信以为真。过去百年间,也骗倒了不少君王,齐、楚、中原的传统巫祝,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当初来咸阳时,侯生和卢敖根本没把秦地的巫祝放在眼里,都视对方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谁料,就在方术士即将说服秦始皇寻仙炼药时,陈宝祠的巫稚却站了出来。这豁牙的老家伙背了半本《穆天子传》,讲一些西王母邦的传说,就将秦始皇给吸引了。
  
  在侯生看来,巫稚的话毫无技术含量,自己随便一个徒弟都编的比他好,输给这样的人,方术士深以为耻!
  
  卢敖却抚须道:“我也曾百思不得其解,吾等缘何输给了巫稚,到了近来才明白过来……”
  
  侯生知道卢敖博学聪慧,作揖道:“还请卢公指教。”
  
  卢敖道:“侯生应当知道,陛下是个性急的人,但凡方术士有献药者,若达不到所说的效果,则视为不直欺瞒,辄死!”
  
  这是悬在方士头顶的利剑,所以侯生他们才不断向秦始皇提要求,说炼制不死药,需要各种珍奇药材,有的东西远在蛮夷之地,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有几年十年,根本弄不到。
  
  没办法,只有夸大不死要炼制的困难,才能让方术士们拖着时间,而不至于完不成任务,统统掉了脑袋。
  
  当然,侯生本人是确信,自己是可以点石成金,也能炼制不死药的。
  
  “只是需要些珍惜材料,和不少时间……臣听闻南方数千里外,有灵芝有半人高,若能采回,定能成药!”
  
  这已经成了他搪塞秦始皇的妙招。
  
  卢敖却点出了这种做法的愚昧之处:“汝等炼药五年,却总是推三阻四,迟迟无药产出。事不过三,几次下来,陛下自然失望,给这边的钱帛便日渐变少。”
  
  揭了侯生的短后,卢敖也揭起了自己的短:
  
  “吾等求仙者亦然,虽云海外有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上有仙人和不死之药,人如求得此药服之,可长生不死。但此说曾被齐威王、宣王、燕昭王所信,派方士入海求之,皆不得,陛下当然也是将信将疑。”
  
  最关键的是,这三位君王寿命都不长,很难被当成成功典范,方术士只能说他们“德行”不足,所以才无法找到仙山。
  
  言下之意,陛下你功盖三皇德超五帝,只要心诚,肯定能抵达仙山,得神仙垂青。
  
  可即便如此,除了吹牛说自己小时候在海上见过仙人,吃过仙人给的大如瓜的枣子,所以七十岁还满头乌发外,卢敖也无法提供更多期许。
  
  “而巫稚所言西王母之邦则不然,昆仑之墟的传说,比海外仙山还久远,也与蓬莱一样,虚无缥缈,难觅踪迹,但奈何世人流传周穆王见过西王母,还得其所赐仙药,长寿百岁。”
  
  海外求仙没有成功案例,而对方有,方术士先输了一分。
  
  “再者,陛下西拓之政已持续了四年多,不管是前年刚夺取的朔方之地,还是今岁征讨河西月氏,亦或是使者从乌孙、楼兰传回的消息,商贾从西域带回的一些奇特物产。”
  
  “四年间,几乎每隔几个月,陛下就能听说些新东西,这让他觉得,穆天子传上所书的西方之事,是言之有物的,从而觉得,寻找西王母之邦的事,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方术士拿不出实际的东西,只知道拖延搪塞,不断要这要那。而寻找西王母邦的过程,却伴随着开疆拓土、军事胜利、胡酋来朝,这让皇帝乐在其中,再加上持续不断传回的反馈,向西求仙,似乎越来越靠谱了。
  
  “这就是彼胜,我败的原因啊!”
  
  卢敖一番分析后,侯生满头大汗,原来真正让己方输的,不是辞藻上的优劣,而是后续的一系列事情。
  
  他左思右想,己方是绝不可能给皇帝提供这么多期许和满足感的,顿时面色死灰:“为之奈何?”
  
  皇帝若不信他们,就没有钱帛投入,侯生也信之不疑的不死药便永远炼不出来,他让自己和家人长生的梦想,就成了空谈。
  
  卢敖鼓动道:“事到如今,两派方术士合则生,分则死!”
  
  侯生避席道:“如何合?”
  
  卢敖道:“首先,要将两派的宗旨合一,就说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而功德致者则得赠仙药,再以仙药入炼器炼制,方能食用不死……”
  
  这样一来,他们就能拿着普通的金器,假称是用石头丹砂炼出来的,再施展一点能蒙蔽人眼睛的小把戏,便能骗过旁人,让皇帝看到,方术士终于有了点成果。
  
  同时,他们需要相互背书,让两派理论紧密结合,炼丹的需要求仙的,求仙的也需要炼丹的。
  
  卢敖也会将扶桑木、汤谷、鲲鹏等东方传说继续完善,甚至编点伪书出来……
  
  “可让善言辞者,模仿金文古篆,写一篇《彭祖经》出来,将彭祖说成是方术士之始,以服食炼丹,从尧舜时活到殷商,八百岁才羽化登仙!”
  
  侯生拊掌:“甚善,我这就亲自去写!”
  
  还有句话卢敖没说,除此之外,还可编造一些模棱两可的纬谶之言,混淆视听……
  
  一番合计后,他又鼓励侯生道:“这些书和传言,都要快些编出来,因为今年,恐怕是吾等说服陛下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侯生消息也很灵通,压低声音:“莫非……”
  
  卢敖颔首:“然,有消息传来,南方邛都已降,西方月氏也已被李信扫灭,两地的俘虏,会于三日后押回咸阳献予陛下。”
  
  “西方南方皆平,陛下也算多了可以夸耀的功业,献俘结束后,便要开始东巡了!”
  
  天可怜见,因为黑夫的缘故,秦始皇打消二十八年的东巡计划,集中精力先搞定匈奴、月氏。方术士和儒生轮番劝了几年,嘴皮子都磨破了,这场耽搁已久的旅行,终于要开始了!
  
  “东巡的行程虽然不知,但陛下必先去泰山封禅,而后巡游海滨,胶东、琅琊是肯定要去看看的。”
  
  卢敖这些年来,每逢秦始皇召见,每次都会有意无意谈及他在海边的见闻和经历,这让没见过海的秦始皇十分感兴趣,一直张罗着要去瞧瞧。
  
  或者,这也间接导致了秦始皇对胶东格外重视,将黑夫派去治郡?
  
  卢敖对这件事挺后悔的,但事到如今,不管谁在那,都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又道:
  
  “我还联络了两人,都是齐地方术士,分别在临淄和琅琊等待,此二人会为吾等之说背书,一同游说陛下!”
  
  侯生差不多能猜出来:“一个是琅琊徐市,另一个人谁?”
  
  卢敖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晓了,天下炼丹候星气者三百人,此番要合力推动此事,定要毕其功于一役!”
  
  侯生颔首:“我一定抓住机会,请求陛下让我随行,想来陛下见了大海烟波飘渺,必心生向往,在芝罘岛上,在八神主面前进言,必事半功倍!”
  
  “理当如此,不过……”
  
  卢敖面露难色:“吾等最大的机会在胶东,最大的阻碍,也在胶东!”
  
  侯生凝神:“卢公所说,莫非是……”
  
  他蘸了酒水,在案几上写下了一个“犬”字!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