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14章 万马齐暗究可哀
    “臣有一个法子,不必禁百家、烧史、焚书,便能达到丞相所说的一舆论、人心之效!”
  
      黑夫很理解李斯倡议“焚书”的缘由,从封建郡县之争开始,部分儒生士人鼓噪复古已经很久了,自泰山封禅,他们与朝廷离心离德后,有颇多的人以古非今,表达自己的不满。若是放任不管,任由谣言诽谤流散,长此以往,的确会动摇帝国的根基,这是皇帝无法容忍的。
  
      既然有商鞅这个前辈烧诗书明法令在前,焚书,就成了最简单也最便捷的方式……
  
      但将打击面从《诗》《书》扩大到整个诸子百家,且要全面禁止言谈、教学,甚至到了灭天下私学的程度,实在是太夸张了。
  
      那样的话,烧的可不止是《诗》《书》和六国历史,想想吧,荀子的《天论》,墨家那些简直可以称之为物理学的理论,眼下在皇帝和李斯眼中虽是“不中用之学”,但假以时日,未尝不能成为科学的萌芽。还有后世脍炙人口的《庄子》等书,若也不由分说,被一把火焚得干净,在黑夫看来,简直是在暴殄天物。
  
      虽然官方博士藏书没烧,可一旦这些知识仅有寥寥数人能够接触,在民间没了流传的空间,传播就是犯法,它们距离彻底消亡也不远了。
  
      每个国家都必须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官方也会大肆宣扬,但若将其他学科全部禁绝,让人天天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二十四字真言和党纪党规,谁受得了?
  
      思想需要统一,但却不能太单一,春秋战国创造的百家之学,如同野蛮生长的百花齐放,姹紫嫣红,滋润了后世两千年。若一棍子打死,让华夏出现文化断层,实在是可惜。就像是田地里,虽然杂草除尽,然谷物的繁盛之下,其生态系统亦是脆弱的。
  
      历史上无数次证明,将学术问题政治化,打压异己,独尊儒术,搞文字狱,可以短时间内让反对的声音消失,遗害却是无穷无尽。
  
      万马齐喑,终究是可哀的事。海纳百川,方能成其大也。
  
      人作死就会死,那些嘴长的儒生黑夫救不了也不想救,他只希望,切勿扩大化,让其他无辜的池鱼也被殃及。
  
      今日之事,或许会得罪李斯,但以黑夫对皇帝的了解,或许他更乐见自己表达出不同的想法呢……
  
      当众和李斯搞辩论赛?没那个必要,管你说得天花乱坠,激情澎湃,黑夫知道,皇帝和法家,根本不关心长远的未来,他们只看现实,只看成效!
  
      于是黑夫便立刻直插主题,抓紧每一次说话的机会。
  
      “陛下!我听说过一句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一味禁绝私学,尽焚其史,其实无济于事,民间总会有暗中口口相传者,岂能堵得过来?”
  
      亲近李斯的五大夫王戊闻言,立刻道:“胶东郡守,你在讽刺陛下是周厉王?讽刺丞相是荣夷公?觉得此举会导致道路以目,国人暴动,天子出奔么?”
  
      “若没秦始皇镇着,还真有可能。”
  
      黑夫心中暗道,嘴上却笑道:“五大夫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舆论如流水,应该像大禹治水一样,与其一味堵塞,不如且堵且疏,使之归于海中!”
  
      秦始皇制止了还欲再与黑夫强辩的王戊,问道:“怎样且堵且疏?”
  
      黑夫道:“臣先谈私学,再谈史书。”
  
      “诚如右丞相所言,不论是儒、墨、道等,皆有法先王之说,但人无完人,何况学派?常常糟粕与精粹并有,门徒也是鱼目混珠。但儒家教人忠君,这点并无过错。墨者自从惠文王时入秦,为我大秦贡献了不少能工巧匠、机巧器械,兼爱非攻之言虽不可取,然尚同之言,于统一天下也大有裨益。”
  
      “臣去胶东赴任时,也有儒生不服法教,于是臣下令,凡是郡中欲开私学者,都要在郡府学过律令,这才授予私学符节,可以开坛设学。那些夫子们,不得教授齐史、齐字,且要用官府编篡的课本授学,宣扬诸夏同祖,秦齐一体。同时,大兴公学,士人考试优异者赏钱。半年下来,公学日益昌盛,迟早会整合私学,民间私学虽未绝,却再没有人敢以古非今,诽谤当世。”
  
      “故臣以为,胶东之事,可以推广至天下,对百家之学加以甄别,违法者禁绝,无过错者,便将其纳入祭酒治下,不用一棍子打死……”
  
      李斯听明白了,黑夫这是在极力推销他的“胶东模式”,竟想让那些举措变成国策!
  
      他能感受到,此子的熊熊野心!
  
      “一郡如何与全天下相提并论?”
  
      李斯摇头:“陛下,臣之策如火,胶东郡守之策如水。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若驰私学之禁,迟早还是会同先前一样,复古之声难息,还是禁之为便!”
  
      “二卿之言皆有理。”
  
      秦始皇却不置可否,问黑夫:“对六国史书,难道也能且堵且疏?”
  
      这是道送命题,但黑夫却应道:“然也!如右丞相之言,禁绝民间私藏六国、春秋史书,统统收缴到咸阳,此为堵。但收缴的理由,却不必是焚书,或可宣称,大秦欲修古往今来数千年之史,故收天下史书杂考之,有志之士,亦可入朝协助修史,此为疏!”
  
      “修史?”
  
      秦始皇皱起眉来,群臣也面面相觑。
  
      黑夫道:“没错,由朝廷出面,修五帝、夏商周及春秋六国之史,贯穿古今,汇为一本!”
  
      也难怪他们不太理解,司马迁的爷爷这会估计还没生呢,中国还没有为前朝修史的传统。列国修的都是自己的编年史,如鲁之《春秋》,晋之《乘》》,楚之《梼杌》,秦之《秦记》。
  
      不过也有例外,张苍恍然大悟,立刻出列道:
  
      “陛下,臣曾任柱下史,御史府石室中,曾收录魏国史书,因以竹为书,以年为纪,亦称《竹书纪年》,与别国之史不同,竟是从五帝之事开始记载,故有《五帝纪》《夏纪》《殷纪》《周纪》《晋纪》,最后才是《魏纪》……”
  
      魏国的这部史书,可以说是为前朝修史的典范,也是黑夫设想修史的范例。
  
      李斯不以为然:“天下之士,常以前代、六国之史讥讽朝廷法令行政,禁尚不足,岂能修之?这不是南辕北辙么!”
  
      黑夫却一笑,说起一件不相干的事:“在右丞相眼里,尧舜时代是怎样的?”
  
      李斯淡然道出了他的观点:
  
      “孔、墨之学,均称道尧、舜,然取舍大不相同,甚至相互矛盾,但都自称得到了真传。自儒士称道的殷周之际到现在八百多年,自墨者所推祟的虞夏之际到现在两干年,其史已不能尽知,三千年前的尧舜,更是无法确定!儒墨说那是极盛之世,然我以为,均是编造的伪言,这些法先王者,不是愚蠢,就是欺骗!故老夫不谈尧舜!古法先王者均可论罪!”
  
      “尧舜不足法也,右丞相真知灼见!”
  
      黑夫翘起了大拇指:“依我看,这世道,非但不是越古越好,实是相反,越往古越差!”
  
      “啊!?”
  
      原本以为,黑夫是在帮他的左丞相王绾大惊失色,李斯也微微一愣,倒是秦始皇眼前一亮,来了兴趣。
  
      抛出惊人之语后,黑夫道:
  
      “臣在咸阳时,有幸读过《韩非子》中的《五蠹》一篇……”
  
      李斯瞥了一眼黑夫,这是皇帝最喜欢的文章,而每每提及韩非,秦始皇常是既悔且怜,也会想起来,是李斯给韩非送去了毒药。
  
      黑夫仿佛不知,侃侃而谈:“韩子在五蠹里说,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这时出现了—位圣人,他在树上搭巢穴,避免地上之害,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
  
      “当时人民吃的是野生的瓜果和蚌蛤,腥臊恶臭,伤害肠胃,民多疾病,寿命短暂。这时候,又出了一位圣人,他钻燧取火,用来烧烤食物,除掉腥臊臭味,使民少病多寿,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
  
      “有巢氏、燧人时,人以木为兵器。到了神农之时,以石为兵器,砍伐树木,开始建立屋舍。大禹之时,这才学会了冶炼,以铜为兵,开山疏导河流。到了近数百年间,又作铁兵,到了陛下施政这几年,百姓才多以铁制农具耕田犁地,较铜农具更耐用,力半而功倍。”
  
      “如果到了如今,还有人巢居,茹毛饮血,钻木取火,那一定会被认为是不开化的蛮夷!若有人以石镰收割粮食,亦会被认为是贫贱闾左。”
  
      “故燧人、有巢,号为圣人圣君,但与现世相比,不过是植立之兽,既愚且暴,尚不如今之黔首。神农之世,哪怕是帝王,也是穴居藿食,尚不如今之士人。以此观之,越古的时代,岂不是越差,若推到万年前,更是仿若禽兽!”
  
      复述完韩非的理论后,黑夫掷地有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简而言之,世道必进,今胜于古,此乃天演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