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24章 说出来就不神了
    “不好,胶东郡守来者不善!”
  
      黑夫才刚开口,警惕性极高的卢生变心中一惊,看向一旁的韩终。
  
      卢生和韩终都是方士,方士者,其源头虽然可以追溯到上古时的巫祝,但其思想,却多是来自百年前的阴阳家邹衍。著名的方士宋毋忌、正伯侨、充尚、羡门高等人,正是邹衍在碣石宫讲学时收的弟子!
  
      但他们也因为偏重邹衍不同的学说,分成了两大流派。海外求仙派相信的是“大九州”之说,认为九州之外,还有三大仙岛,上面有灵芝神药,等待人去探索。
  
      而另一派,则信奉“阴阳五行”,认为金木水火土是构成万物的基本形式,五行相生相克。所以在理论上,石头也能炼成黄金,丹砂和各种珍稀药材,则能炼出不死药来……
  
      似乎是吸取了儒生派系纷乱,在朝野斗争中一败涂地的教训,在卢生的谋划下,两派三名领袖开始合作,让他们的理论相互补充,时常帮对方打掩护。
  
      但是打心里,卢生对韩终、候生等炼丹制药者不以为然,觉得这是下乘的方术。
  
      因为他觉得,这些东西,太容易验证出真伪了……
  
      “吾等用来游说君王的长生之道,往往是神经怪牒、玉策金绳,关扃(jiōng)于明灵之府、封于瑶坛之上者,常人靡得窥之。”
  
      就拿他鼓吹的海外仙山蓬莱、方丈、瀛洲,只说飘在茫茫大海上,烟波渺茫,其信难求。卢生吹牛说自己年轻时登上去过,只是那仙岛可遇不可求,因在上面吃了仙果,所以才七十岁依然年轻,谁能证明他在说谎?
  
      总之,方士必须让自己显得高深莫测,让长生可望而不可求,最好永远无法证伪!
  
      只要画皮一日不被揭破,他们就是行走在人间的神仙道,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反观韩终、候生等人,自称参透阴阳五行变化的玄妙,所以才能祠灶致物,得不死药。
  
      听上去很诱人,可这也使得,他们的理论,变得有规律可循!还得拿出实打实的成果来,交给皇帝验证,不像卢生一样,全靠想象力信口乱编。
  
      让卢生惊讶的是,那黑夫居然也发现了这破绽,他将一向神秘的胶东方术士全部拘到海滨,以隶臣待之,逼他们以多年来祠灶致物的经验,想出滤池淋卤之法来,这才放归。
  
      现如今,黑夫却又当着秦始皇的面,反问韩终这是何原理!
  
      一种莫名的惊惧从卢生心中升起:“这黑夫,难道从数月之前,就步步为营,打算为吾等方术士,挖下这个大坑么?”
  
      韩终该怎么说,若言不知,他所谓“知阴阳五行变化,故能祠灶致物”,就成了个笑话,连这点浅显道理都不懂,还要炼不死药给皇帝吃?
  
      如果硬着头皮说个明白,那也好不到哪去。
  
      “方士之神,在于斯道隐远,玄奥难原,一旦说明白开来,就不神了!”这是卢生的自知之明!
  
      若是自己揭了自己的皮,有了这个先例,谁知道以后,黑夫会不会寻根究底,要方术士将如何石头炼化黄金,丹砂水银炼不死药的原理说明白,到时候该怎么办?
  
      将一切再推给神秘未知的天意?机遇?卢生摇头,黑夫这一招,不好接啊!
  
      袭击太突然,卢生尚且犯难,韩终显然也没做好准备,欲言又止,他也在迟疑。
  
      但还不等韩终考虑清楚利弊,黑夫却又是一笑:“陛下,看来韩先生还要思虑一番,既然如此,还是让想出此策的本地方术士们来说说罢。”
  
      秦始皇其实也挺想知道缘由的,便让赵成将那三个来告黑夫刁状的方术士带过来。
  
      三个方术士也是被黑夫坑惨了,骗他们说什么“制奇方妙术献予陛下”,结果却在这海边晒脱了皮,还派官吏每日呵斥逼迫,不想出法子不放人。三人最后无奈,只能将自己从卤水里提纯硝的法子献了出来,那便是眼前的淋卤法……
  
      他们被放归后,终究气不过,被一个黑夫故意派去的小吏怂恿了几句,说什么皇帝陛下好方术士,只要状告,定信之不疑,便恶向胆边生,告了黑夫一状。
  
      可看眼下情形,这胶东郡守甚得君意,三人又反悔了,喃喃说着是误会。其中一人,还献宝似地,将淋卤法当做自己的”奇方妙术“大加吹嘘,说这就是他们献给皇帝陛下的妙方,想要以此邀功。
  
      这时候,早已和黑夫商量好的张苍却说话了。
  
      “陛下,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玄妙方术,只是寻常之事罢了!并不是因为方术士做了此事,得了神仙相助,它才变得灵验,哪怕一个幼童老翁来做此事,它也一样如此!”
  
      ……
  
      众人皆惊,那三个方术士连忙强辩,秦始皇却看向张苍:“你懂?那你来解释解释罢。”
  
      张苍作揖,找了一个装淡水的盘来,将随身带着的盐袋拿出,抖了点白盐,撒入其中,盐瞬间全部消溶。
  
      他又抓起一把地上带泥沙的盐,撒入另一个盘中,加水后,那些白色的晶莹盐粒也消失了,泥沙则沉在了盘底,清晰可见。
  
      张苍向皇帝展示两盘后道:“胶东郡守告诉我,据他所见,这世上常见之物,可简单分为两类,可溶于水者,不可溶于水者,我深以为然!可溶者盐也,不可溶者泥沙也,故泥沙入水则聚下,盐入水则消溶,然水中已有咸味,故盐在水中!”
  
      可溶和不可溶的概念,是黑夫方才说给张苍听的,张苍是聪明人,顿时领悟,唉学霸就是学霸。
  
      张苍继续道:“同理,海水中有盐,然于烈日下暴晒,水干盐出,与泥相和,故泥中有盐。”
  
      “又以海水浇灌滤池出水口处盐泥,泥中之盐遇水则溶,而泥依旧不溶。故滤池下水时,水中之盐,已较方才更多,遂成卤水!”
  
      一口气说完这些后,张苍只觉得,自己被齁到的那口卤水,喝得不亏!
  
      总之,海水流经滤层,泥沙留下,但泥土里的盐却随之而走,这就是淋卤法的原理。经过反复过滤,流出的卤水浓度反而不断增高。
  
      张苍不由想起了泰山顶上,黑夫对自己说的话。
  
      “人们不明白事物的变化过程而只看到成果,因为不明所以,故称之为‘神’,可若是将这变化过程找出来,让人知道原来如此,将那神秘的纱布揭下!这就是我说的证明,据实以明真伪也!”
  
      但,那些看似与常识相悖的事,其实寻根究底,发现只不过是另一种常识。
  
      “没错,我证明了此事,据实以明真伪,这不是一个或几个方术士的神通,而是天地大道,自然规律!”
  
      虽然话语已到嘴边,但张苍经过上次挫折,点到为止,没有触犯秦始皇的逆鳞。
  
      “原来如此!”五大夫子婴听得两眼发直,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居然这么简单?
  
      “就这样?”
  
      秦始皇则还是那副神情,似乎对“奇妙方术”竟如此无聊有些失望,一挥袖,让人将那三个“诬告”的方术士先拘押起来,让廷尉议其罪。
  
      倒是黑夫为三人求情,假惺惺地说什么他们虽然满口胡言,却促进了制盐新法的推行,希望能免死,让他们继续为国效力,有机会赎罪。
  
      用后世的眼光看,阴阳方士的两个派别,其实就是化学家和探险家,嗯,虽然是野生的。
  
      但这群人学阴阳之术,却不是为了像邹衍叔侄一样,探究物质构成,世界之大,以及历史轮回的原理。而是看到邹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感到非常艳羡,便想将这理论作为自己的皮,为”致长生“做装饰,最终目的还是捞钱、谋富贵。
  
      骗子不可怕,就怕骗子有文化,换皮后的方术士,吹牛起来一套一套的,在燕齐大为兴盛,骗得燕昭王等人团团转,历史上,秦始皇也被他们忽悠了。
  
      只要方术士的目的还是招摇撞骗,黑夫便会继续给他们挖坑,他可不愿意,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胶东,在方术士捣乱下,将人力钱财用于无用之处!
  
      这个插曲很快就结束了,黑夫继续他的导游工作,为秦始皇介绍新法制盐的工序。
  
      黑夫说,在制好卤水后,盐工们会揪下一段海边生长的叫做“黄鱼茨”的灌木判断卤水的浓度。若“黄鱼茨”枝条漂浮在卤水水面上,表明卤水已经达到了足够的浓度,可以晒盐了。若“黄鱼茨”沉没到水底或悬浮于水中央,则表明卤水浓度不足……
  
      秦始皇随意点了点头,没放在心上,倒是张苍停下脚步,看着沉浮不定的黄鱼茨若有所思。
  
      黑夫觉得,只要时机合适,给胖子灌输密度、浮力等概念,他也是能接受并发扬光大的。
  
      但今日之事,简单的可溶、不可溶就搞定了,杀鸡何必宰牛刀。黑夫肚子里的初高中知识,且先留着,等张苍将前面的消化后,再一条条抛出来吧,这些东西,是用来对付方术士的好武器。
  
      “这只是一个提醒,一个警告……”
  
      一行人离开滤池时,黑夫瞥眼看向遭到冷遇后,尴尬地被秦始皇遣回行宫去的方士卢生、韩终二人。受挫之后,他们的背影,似乎也没那么仙风道骨了。
  
      “若彼辈仍不吸取教训,还要在我胶东上蹿下跳,装神弄鬼的话……”
  
      黑夫心中暗道:“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走进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