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27章 执辔者

      “停下?”
  
      黑夫看向陈平,心中给了陈平之策一个中肯的评价……
  
      “真知灼见!”
  
      的确,光是做个裱糊匠是不行的,统一,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马车在这凶险莫测的小径上狂奔,越过了一个个坎坷,但若不减速歇歇,迟早还是会车毁人亡。等这辆车倒退徘徊,再度上路,得一百年后的汉武帝了……
  
      他一个穿越者认识到这点不难,然陈平在帝国还算鼎盛时,就觉察到这种危险,真是个人才。
  
      黑夫只叹自己找对了人,捡了个宝,遂在席上移膝,靠近陈平,对他一作揖:“陈平,将你的想法细细说来!”
  
      这是君臣之间,待遇极高的前席之礼,陈平连道不敢,朝黑夫对拜,继而说道:“五百余年来,诸侯分立,争地之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荒废百姓春耕秋收,饥寒冻馁而死者,不可胜数。”
  
      “如今海内一统,黎民得离征战之苦,人心思定思安。然朝廷无岁不征,当然,下吏也知道,即便没有匈奴、月氏之役,也会有南征之战。可外战不息,内政也不安分,大的工程一个接一个。长城、驰道等也就罢了,但宫室、骊山之事,为满足陛下之欲,夺民之用,废民之利,每年需要的劳力越来越多,于是百姓役夫奔走于道,田舍稼作荒废于野,天下人欲休息而不得……”
  
      还有租子太高,口赋太频,酒盐等物的增值税太重等问题,总之,陈平认为秦政之弊,便是政令太过频繁,担子太重,使百姓喘口气的时间都没。
  
      这样下去,牛马都会累,何况是人?
  
      陈平出身底层,虽然地位爵位日渐尊隆,但目光却一直在往下看,越看越皱眉,在他老家阳武县,人们早就对劳役不厌其烦,还闹出生子不举,闾左刮厕土熬盐的惨事,一向富庶的梁地尚且如此,其他地方更不用说了。
  
      在他看来,秦朝,已经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病人,对外连连告捷,内里却越发空虚。
  
      这比喻好,黑夫笑道:“若让你给这病人开一味药,你当怎么开?”
  
      陈平献上了他认为的妙方:“当以黄老治之!”
  
      “黄老?”
  
      黑夫了然,陈平年少时曾学黄老,而齐地更是黄老之学最兴盛之处,稷下学宫的作品,多是黄老思想,而陈平在胶东郡这段日子,也与本地的黄老之士往来密切,算是将早年丢掉的学问又捡了起来,思想有慢慢的转变。
  
      “下吏以为,值此之时,朝廷施政,不能再像先前那样一味刚猛。既然六国已灭,胡虏已破,何不刚柔相成,富安天下。”
  
      说白了,就是在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经济上实行轻徭薄赋。这就是典型的黄老思想了。
  
      陈平对这一套十分推崇:“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中的黄老之学,更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总之,旨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不过陈平和典型的黄老也不一样,他以为,对待诸田豪贵,还是得像黑夫一样,用法家那套,将他们统统干掉。之后再以黄老温润养士,与民休养生息,但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官府也可以牵头做些利民之事。
  
      管仲就是陈平最推崇的实行者:“官山海之策,出自管仲,然与今日不同的是,当年管夷吾设轻重鱼盐之利,在为国渔利的同时,也用来赡养贫穷,禄贤能,于是齐人皆悦,而之后的齐威王、齐宣王、齐襄王、齐王建,皆遵循此策,故齐人之富,甲于天下。”
  
      “你说的有理,以黄老治国,的确是一味救危的良方……”
  
      黑夫拊掌而赞,但随即叹息道:“但陈平,你忘了么?齐以黄老之政而富,也是以黄老之政而亡啊!”
  
      黄老之术的最大问题是民众舒服惯了,国家效率就低。齐国那么多人口,如此富裕的国家,却在秦日益逼压下,窝囊到底就是例证。
  
      虽然这口锅要齐王建和后胜来背,但当时,就算是发动群众,早就安逸惯了的齐人,在秦军虎狼之师面前,也肯定不是对手。
  
      齐国经济文化上的繁荣昌盛,并没能转变成军事上的强势,在乱世,它注定活不下来。
  
      所以秦与齐,一个纯以法家治国,一个纯以黄老无为,简直是两种政治制度的极端,现如今,虽然知道黄老可以救世,但要将此策推荐给秦始皇,让他认可?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听说,齐国人喜欢看赛马赛车,如今七车竞逐于野,秦车剑走偏锋,走的是法家之道,遂遥遥领先,击败其余六车,获得第一。车中的人,已经认准这条路是对的,此时告诉他,得停下,调头走另一条道,如何肯听?”
  
      更别说,以秦始皇的性格,和后世汉武帝很像,卯足了劲想要做事,还嫌这车马不够快,在使劲挥手鞭笞呢,哪里肯停下甚至转头,要他信黄老?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陈平这时候却避席,朝黑夫长拜:“郡君说的没错,只要当今皇帝在位,这车,就不可能停!”
  
      黑夫先是一愣,他没料到,陈平居然能说出这么大胆的话。立刻变了脸色,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走到紧闭的房门前,外面有两个卫士守着,黑夫打开门,让他们走远点,不得让任何人接近,这才亲自合上门,回头指着陈平低声斥道:
  
      “大胆!你这是夷族之言!”
  
      “平说的是事实。”
  
      陈平却不怕:“郡君,陛下近年来对寻找西王母国日益迫切,对身边吹嘘海外有仙岛仙药的方士也不再一笑了之。人若身体康安,不畏死亡,何必寻不死之道?依下吏猜测,陛下年纪虽壮,但身体恐怕大不如前,十年之后,章台宫的高座,恐怕就要换成二世皇帝来坐了!”
  
      果然,虽然嘴上说着黄老,以“达则兼济天下”为志向,但陈平就是陈平,图穷匕见后,每句话都有股阴谋的味道。
  
      “若历史不变的话,连十年都没有了……”
  
      黑夫心中暗道,面上却板起脸来:“那又如何?”
  
      “郡君,人亡政息啊。”
  
      陈平目光炯炯:“皇帝虽称万岁,但终究会死去,而执掌朝政的丞相,也会因此更换!”
  
      黑夫笑着摇头:“陈平啊陈平,你现在说的每个字,都能定罪,你是真的不怕死么!?”
  
      陈平却一拍胸脯道:“臣为主谋,何罪之有?”
  
      称谓变了,陈平以己为臣,以黑夫为主,他一个魏人,虽然做了秦吏,却依然是黑夫的僚属私臣,他效命的是黑夫,而非朝廷。
  
      陈平也由此笃定,黑夫绝不会怪罪自己,因为他每句话,都是在为自己效忠的主君着想!
  
      果然,黑夫不再言语,看着陈平,让他说完。
  
      “主君曾言,公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平以为,封侯,只不过是地位尊荣,但到了那程度,却不见得有何实权。且这世上,可以有许多君侯同时存在,但同一时刻,只能有一位大权在握的右丞相!”
  
      “丞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填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群臣避道,礼绝百僚,定国策,副署诏令,为天子之亚,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子坐于车中,而丞相为之执辔,这马车的走向,自然有了干涉的权力!”
  
      “十年前,在阳武县户牖乡,主君曾说,平有宰天下之志乎?平承认,的确有,郡君能看出这点来,难道就没有此志?”
  
      陈平再拜道:“主君,陈平的理想,便是助君登上此位!从而改变这马车的走向!”
  
      他低下了头,黑夫看见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陈平的心里话。
  
      黑夫遂默然不言,他正对的地方,是一面正衣冠用的大铜鉴,它未能反射出陈平的眼睛,却将黑夫整个面庞映入其中。
  
      黑夫发现,鉴中的自己,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陈平低头许久,一直数了二十次呼吸,黑夫才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叹道:
  
      “你说的没错,宰执天下,这就是我的志向!”
  
      ……
  
      ps:第二章会比较晚,12点前吧,我的更新是不是在慢慢变早?这是好迹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