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30章 成王败寇
    秦始皇三十二年冬,十月下旬,芝罘岛所在的腄县,迎来了胶东郡守黑夫和他的一众手下。
  
      这是黑夫继去年行县后,第二次来腄县,对当地官吏已不陌生,命县令召集群僚后,便严肃地安排起工作来。
  
      “二三子皆知,陛下东巡,不日将至腄县,登芝罘岛……”
  
      秦始皇出行,常常由公卿大吏持天子符节先行到达,在名山胜境迎候天子车驾。黑夫作为胶东郡守,当然每每一马当先,在前引路,做好迎驾准备。
  
      黑夫安排陈平、曹参二人去操办具体事宜,陈平心细,办事有条不紊,他要确定皇帝行程,筹备各项事宜,曹参则负责整治当地治安防备,以免宵小跳梁。
  
      这些行程准备,等大部队抵达后,又会移交给中车府令和郎卫军。可一旦出了纰漏,黑夫也脱不了干系,所以至今没有发生的“博浪沙”,万万不能在胶东出现。
  
      黑夫忙着搞接待,与他同行的张苍倒是悠闲,喊了黑夫的侄儿尉阳陪同,在腄县里瞎逛起来,路过当地一座高耸显眼的大庙时,他眼前一亮,拉着尉阳入内。
  
      进入里边后,才发现这已经被曹参派来的人戒严起来了,原来此庙亦是秦始皇可能经过的地方,却见庙宇和中原形制大异,居然有八个区域,有各自独立的庙堂。
  
      走到第一个区域时,张苍忽然问尉阳:
  
      “尉阳,你可知,齐为何称之为齐?”
  
      尉阳挠了挠头:“张伯父,我只听你说过,齐人之福的故事,却不知‘齐’之名为何而来。”
  
      “齐人有一妻一妾”,是张苍前些日子在临淄时,随口说起的故事。看似是给尉阳讲故事,言下之意却是,一个穷困潦倒的齐人庶民尚且有一妻一妾,为何黑夫这大上造、胶东郡守、家财数百万的家伙,却仅守着一妻过日子?
  
      张苍生性喜好女色,每年都要新讨一个小妾,家中女子生产后就不再碰,当然,这种奇特的生活方式,他却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性者,天之就也;情者,性之质也;欲者,情之应也。以所欲为可得而求之,情之所必不免也。我夫子荀卿的意思是,人绝不是天生情欲寡浅的动物,人的欲望就是要寻求各种享乐,而且越多越好,这便是人性!”
  
      跟后世理学“存天理灭人欲”不同,荀子把人的欲望视为理所当然,亦是人的天性。
  
      他还把“欲”叫做“性之具”。嗯,光看字面意思其实就能理解。
  
      所以张苍遵循师傅教导,从来不约束自己的“性之具”,就是要做了百人斩的渣男,相应的,他无法理解黑夫这种节欲的生活方式,故出言讥之。
  
      “子非我,安知我之乐?”
  
      黑夫却一笑了之,没放在心上,张苍后来也未再提,倒是尉阳记住了。
  
      言归正传,张苍轻咳一声,指着这庙宇对尉阳道:“齐的由来,与这八神庙有关!”
  
      这年头,各地都有自己独特的信仰,秦人信三巫,楚人新东皇太一、大司命、少司命,而齐地则信“八神”。
  
      “有人说,八神之祭,是齐太公之后才有的,但更多人以为,早在太公之国去前,本地的夷人便信奉八神。这齐国之所以名为齐,就是由于八神之首,天齐神的缘故。”
  
      “天齐神”,也称之为天主,大概是东夷语里对“天”的音译,这位神主的祭坛位于临淄城南郊的天齐渊水。
  
      有天自然就有地,走进庙宇后,张苍指着排位第二的神主牌位对尉阳道:“八神里排名第二的地主,祀于泰山下的梁父山。”
  
      “梁父山,这不就是陛下行禅礼的地方么。”
  
      尉阳虽然不能像他叔父那样,在近处陪祀,但也记得那漫长得让人昏昏欲睡的仪式。
  
      张苍颔首:“没错,禅梁父,禅的就是地主。”
  
      “那为何祭天不在临淄,而在泰山?”
  
      尉阳有些不明所以,他不知道,这是政治因素的作用,天齐渊是齐国君主祭天的地方,如今齐人失国,亡了社稷,故被秦始皇取消,连庙宇也被推平了,除了大秦皇帝外,其余人已经失去了祭天的资格!
  
      言谈间,二人步入了第三间庙堂,这时候尉阳发现,天地的神主位,都没有具体形象,但这间里面的神祗不同,居然是个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长角的怪物,双目圆瞪,手持兵刃,塑造得唯妙……
  
      “这又是什么神?”尉阳看愣了。
  
      张苍一笑:“蚩尤。”
  
      “蚩尤!?”
  
      尉阳更呆了,他叔父身边的幕僚佐吏萧何、陈平等都是博学之士,所以尉阳也听说过关于蚩尤的故事,而近来朝廷欲重编五帝之事,所以黑夫和张苍等人也有过讨论。
  
      这蚩尤,在传说里基本都是反派角色,听说他本是白帝少昊属下,却不用少昊帝命,作乱。又曾与炎帝大战,后把炎帝打败,暴虐百姓,于是炎帝与黄帝一起联合抵御蚩尤,双方战于逐鹿之野……
  
      当然,这是中原传说里给蚩尤安排的角色,但在齐地,却是完全相反的故事。
  
      在这,张苍也不必避讳,说道:“蚩尤是八神之一的兵主,是神明,主管战争大事。”
  
      “在齐人的传说里,蚩尤乃是东夷之主,与黄帝分庭抗礼,曾作兵伐黄帝,以夺天子之位。”
  
      使用的是一个“伐”字,按照这时代的用法,只有位居高位者和占正义的一方面才能“伐”。站在齐地夷人视角,蚩尤乃是他们的祖先和英雄,打的是一场光明磊落的战事,最后虽然惜败,却虽败犹荣。
  
      而黄帝与蚩尤的战斗,也经过数次反复,最终才勉强获胜,从传说里看,黄帝是极恨蚩尤的,将蚩尤的胃制作成鞠,让士卒踢之,这就是蹴鞠的由来。不过蚩尤死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服……
  
      这也是蚩尤在齐地,被当地夷人尊为兵主的缘故,虽然东方夷邦已经尽数被炎黄的子孙姜、田破亡,最后的莱国也早在三百年前败灭了,夷人与齐人相融合,如今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但他们的信仰却被继承了下来,扎根民间,齐国官府也无法将其拔除,只好加以承认。
  
      仔细想想,却会发现,蚩尤是齐地八神里,唯一的人神,是地位仅次于天地,祭坛位于平陆,岁首祭祀用鹭,极为隆重。
  
      “那蚩尤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尉阳被绕糊涂了,张苍心里却是门清,不管齐地夷人后代怎么想,在朝廷要新修的《国史》里,蚩尤必须是个反派,十恶不赦之徒!
  
      修国史的目的之一,便是要宣扬“诸夏同祖”,而这些个祖先,便是“五帝”。
  
      虽然书还没正式开始修,但秦始皇已经根据秦早已存在“四帝畴”,为五帝安排好了人选。
  
      第一位肯定是白帝,秦出自嬴姓,白帝少昊乃嬴姓之祖,所以被尊为五帝之首,是秦的父族,只要秦朝还在一天,少昊就会被当做五帝之首,年代最为古老,以此证明秦的正统性是自古以来的。
  
      其次是黄帝,这是姬姓周人的直系祖先,也被齐国田氏认为是自己的远祖,他也是秦人祖先的母族。根据传说,帝颛顼乃是黄帝子孙,帝颛顼(高阳)的女儿女修,则是秦人的老祖母。
  
      相应的,和历史上不同的是,帝颛顼又在最近,被秦始皇尊为“黑帝”,作为秦、楚、赵都认可的祖先,颛顼当然有这资格。
  
      在此之外,还有炎帝、帝喾二人,炎帝乃是诸姜之祖。帝喾又名高辛氏,虽然源头不祥,但也被后所称是黄帝子孙,殷商以之为祖。
  
      虽然辈分关系总感觉乱七八糟,但五帝的世系好歹是编排完毕了,更被广为流传的太昊,反而被排挤出了五帝之列,因为风姓的夷人之后几乎绝迹,对天下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
  
      相应的,东夷人的英雄蚩尤,也必然被放到失败者和反派的立场上,虽然秦人的祖先也出自东夷,当年或许还和蚩尤并肩作战,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叹了口气,知道多说无用,相比于谁也搞不清楚的远古传说,现实总是最重要的:为了维系天下一统,世人必须同祖同源,少昊必须贤明圣德,黄帝必须光明伟岸,炎帝必须老来糊涂,帝颛顼必须是天命之子,而五帝的直系后代,必须拥有神灵一般的魅力,只有他们有资格登上帝位……
  
      而蚩尤,必须是个无恶不作,扰乱天下,被有德者斩落的魔王,是天下人共同的敌人!
  
      看着尉阳目瞪口呆的模样,张苍不由好笑,孩子毕竟是孩子,远不如他仲父黑夫听闻这一切后的淡定。
  
      前些日子,黑夫听张苍说起这些缘由典故时,却轻描淡写说出的一句话。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真实得让人无法反驳。
  
      但黑夫的下一句话,又让张苍不寒而栗。
  
      当时,黑夫看着夜邑城内八神庙中,张牙舞爪的蚩尤像道:“子瓠兄,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某一天,大秦忽然亡了,千百年后,后世史书里,秦的形象,会不会比这蚩尤,更加丑陋可怖?”
  
      “而秦吏这两个字。”
  
      张苍依然记得,黑夫那时看他的眼神,瞳子黑白分明,嘴角带着一丝讥讽和自嘲:“也会变成残暴不仁的代名词!”
  
      PS:实在对不住,昨晚回来后打算眯一会再码一章,结果一觉睡到早上。这几天在帝都办事,早出晚归,所以第二章还是晚上才有,休息够了今晚应该不会那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