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31章 大海啊你全是水!
    “你和我那侄儿说了何事?”
  
      从县的海港坐船去芝罘岛的时候,黑夫见侄儿尉阳愣愣出神,便质问起同船的张苍来。X23US.COM
  
      “年轻人多知道点真相,又不是什么坏事。”
  
      张苍得意地摸了摸胖脸上的胡须,哈哈一笑。
  
      和黑夫往来这么多年,张苍发现,最初还好,黑夫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缠着他问这问那,可后来就不装了,自己不论讲什么,譬如“古王封禅是假的”“蚩尤其实是个英雄”“黄帝战胜炎帝也是田氏御用文士编造的”,黑夫都一脸淡然,还能时不时发点“成王败寇”的惊人之言,反过来将张苍震得头皮发麻。
  
      张苍事后想想,觉得不对啊!
  
      “我张苍才是天下博学之士,荀卿之徒,无所不精,为何总被一个卒伍出身,只在军政之余,抽空学了半吊子学问的人牵着鼻子走?”
  
      但张苍的确是论不过黑夫,就眼珠一转,开始对黑夫那单纯的侄儿灌输些东西,把这孩子的三观毁得一干二净。
  
      这还不算,张苍甚至还毛遂自荐起来:“我愿做汝子破虏之师!只需三百斤红糖做束即可!”
  
      黑夫瞥向张苍,眼神里满是挑剔。
  
      “三百斤,你也不怕吃出病来,而且你学问倒是不差,只是……”
  
      黑夫的语气和眼神,就像是在市肆肉摊前拎着块肥肉,十分嫌弃,惹得张苍恼了:“只是怎样?”
  
      “只是生活太过放纵,不知节欲,我怕你会早早教坏了吾子。不过,冰水为之而寒于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不是不行……唉,子瓠兄,话还没说完,你去哪?”
  
      张苍在甲板上摇摇晃晃地走着,回头冷笑道:“恶心,大概是晕船,待我去船边吐一会……”
  
      “你这厮。”
  
      黑夫指着胖子蹒跚的身影,哑然失笑,也不管张苍了,自行走到船的另一头,向秦始皇汇报行程。
  
      ……
  
      这是一艘豪华的楼船,甲板建筑特别巨大,船高首宽,外观似楼,可乘数百人。船上头尾雕饰为龙形,多竖青羽旌旗,以壮声威,正可谓“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除了他们乘坐的楼船外,前后左右,还护翼着不少船只,大翼、中翼、小翼、艨艟等,各有不同的功用。
  
      这些船只,还是从会稽那边千里迢迢调来的,因为齐地的船只,在齐亡时多被反秦的雍门司马带走,这也是胶东海盗肆虐的源头。
  
      而这支会稽楼船之师的将军,叫“任嚣”,数年前随王翦平江东、会稽有功,接手了俘获的楚国舟师,后担任会稽郡尉,这次被专程调来护驾,至此黑夫才知道,原来从越地到齐地的航线,早就开通了!
  
      当时张苍也抓住了他的无知,大加嘲笑:“三百年前,吴军舟师远航八百里,与齐舟师在琅琊大战。两百年前,越人又以琅琊为都,若是海路不通,如何能与会稽通之?”
  
      看来黑夫还是小看了这时代的航海技术,不过,再大的手笔,也仅限于近海航行而已,如今哪怕是从胶东跨越渤海去辽东,也是极为艰难的航行。
  
      总之,此时此刻,这片狭窄的海湾里,至少有上百艘船,几千人,除了防御盗寇可能的袭击外,就是为了给皇帝莅临芝罘岛摆足声势。
  
      “要我说,让所有船头尾相连,都能架出一座木桥了,何必还要航行数里出海?难道是想体验一次晕船的快乐?”黑夫暗暗吐槽。
  
      秦始皇和叶腾等群臣,此时也在龙头附近吹着海风,秦始皇身材高大,手扶龙头,昂首挺胸,胡须被海风吹拂,别提多威风了,可实际上,他的脸上却不怎么好……
  
      皇帝陛下常年在关中,就算坐船,也是在无风无浪的池中泛舟,哪里坐过这么摇晃的海船啊!
  
      其实,秦始皇已经对此做好了准备,随行不是有那么多方术士么?个个吹得天花乱坠,对付晕船总有办法罢?
  
      于是,方术士们开始争奇斗艳,进献各种妙方。
  
      有的人说,上船时,密将伏龙肝一小块,藏发中或帽中,便不晕。
  
      又有人献策,用车前子根皮捣碎,以布系半合,于腰带及头上,则免此患。
  
      甚至还有更玄的:蘸大河水,就掌中书一土字,即无恐惧……
  
      最后还是黑夫献上的南郡土方子靠谱点:用新鲜的老姜片贴在肚脐眼处,或许有用。
  
      眼下,不知道秦始皇到底用了哪个方子,可效果并不好,虽然大陆与芝罘(fu)岛不远,可今天的风浪,似乎也守着“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自然规律,并没有因为皇帝的到来而平静几分。
  
      皇帝是个好面子的人,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是行走在人间的神明,当然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晕船呕吐,不要面子的么?所以还是强撑着站在甲板上,只是表情有些过于严肃,话也不说。
  
      “陛下,任将军说,半刻之后,便能靠岸!”
  
      黑夫禀报后,始皇帝脸色稍好了点,随着船只破浪而行,对面的芝罘岛也越来越大……
  
      芝罘所以得名,因为这里的地形极有特点,很像一株巨大的灵芝。至于“罘”,则是屏障之意,横卧在黄海之中,似一道天然屏障,护卫着身后的胶东。
  
      芝罘距离海岸线不远,其实不能算完全的海岛,因为每逢入冬,便会有一条长达数里的狭窄沙埂露出水面,足以让人通行。只不过这条沙埂小路随大海的潮起潮落而时隐时显,若是算错了时间,上面的人便会被海水吞噬。
  
      所以皇帝陛下当然不能光着脚走这条随时可能被淹没的路,还是得坐着大船,郑重其事地登岛。
  
      好在,秦始皇并不是第一次来这的大人物,早在三百年前,喜欢海景的齐景公就数次在此逗留,度假度得开心,甚至连国事都忘了,听说晏婴快死了才飞马赶回去……
  
      半刻后,楼船入港,黑夫郡守临时让人架起来的码头帮了大忙,秦始皇在群臣簇拥下,踏上了岛屿。
  
      这座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方圆五十余里,海岸线曲折,滩涂广阔,有几个天然港湾,可以让船队登岸。岛上丘陵起伏,树林密布,郁郁苍苍。
  
      皇帝好奇地扫视岛屿,沙滩上爬满了寄居蟹,被人所扰后,将自己缩回了螺壳里,一群沙鸥在空中迎着海风翱翔,它们也畏惧这群不速之客,将船当成可怕的怪物,久久不敢落下。
  
      踩着坚硬的陆地,终于不再需要忍耐摇晃船板上欲吐的煎熬,秦始皇这才有功夫转过身,好好打量这片海。
  
      这里是岛屿北面,直面一望无际的大海,视线宽广,虽然风大浪大,但阳光却正好,天上云彩鲜少,显得海格外湛蓝,格外宽广。
  
      这的海岸,比下密盐场、夜邑、黄县三处都美,若非这是皇帝设为祭祀场所的禁地,黑夫甚至想在这盖座大别墅呢……
  
      秦始皇就这样在海边驻足良久,好在他的确是被后人评为“略失文采”,不像那几位诗人帝王般,会脱口而出什么浪漫的诗句,顶多让臣子在这立一座丰碑,记载皇帝的伟业,让大海的回声久久传颂上面的词句。
  
      “那些东西,多是写给别人看得,若非要写的话,秦始皇大概只会写一句简单的话吧。”
  
      我来,我看,我征服!
  
      黑夫在海滩上陪着皇帝吹风,暗暗吐槽。
  
      至于他?没有艺术细胞的黑夫,若不抄诗的话,憋上半天,也只憋得出一句来。
  
      “大海啊,你全是水!”
  
      ……
  
      不管怎样,被这美景一打搅,皇帝被晕船搞坏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便意气风发地一挥手,让黑夫在前带路,一行人直奔阳主庙而去……
  
      没错,秦始皇来此,正是为了祭拜齐地八神中的“阳主”!
  
      那天张苍和尉阳说了天、地、兵三主,都在齐国西部祭祀,剩下的五个神主,则集中在东部。
  
      其中,阴主祭于夜邑县参山;月主祭于黄县莱山;日主祀于不夜县成山,也就是黑夫流放几个闹市儒生的地方。
  
      排位第五的阳主,则祭于芝罘岛。
  
      八神是齐国的神,不过,秦一统后,对其他神明也没有一味废止,而是加以选择,一部分摒弃,一部分则纳入官方祭祀里。
  
      比如说,八神的命运便不尽相同,地位最高的天齐神肯定是要废弃的,因为那里是齐王们祭天的地方,如今齐亡了,秦朝的皇帝只会在关中和泰山祭天,绝不会再来天齐渊。
  
      位于梁父山的地主则被推崇至极,因为正好与鲁地的封禅结合。
  
      蚩尤也一样,虽然不至于毁弃,但为了诸夏大一统,他注定要变成反叛,对他的祭祀会被淡化。
  
      至于其余各神主,就完全看皇帝的喜好了,秦始皇是喜阳不喜阴,喜日不喜月的。所以路过参山、莱山时,只是让臣子去意思意思,送一牢而已,巫祝的数目,币的名目,也都少得可怜。
  
      但对接下来几个主祭点,皇帝却十分重视,更决定亲自登芝罘岛祭阳主……
  
      阳主与阴主相对,在齐国人的宗教神的层面上,主管水、旱、风、雹自然灾害,又分管稻、菽、谷、稷的丰收。在民以五谷为生的齐国,是最受人们顶礼谟拜的神祗之一。
  
      其中芝罘岛在齐国方术士眼中,恰恰是至阳之地,所以齐景公才选择在这里建立庙宇,希望能祈求长生不死。
  
      这一想法,也被同样渴望长生的秦始皇接纳……
  
      阳主庙的庙址背靠芝罘主峰,面向浩瀚大海,有用礁石建造的山门和木构的庙堂,齐国每年都会派人来祭拜,只是这几年却断了香火,巫祝跑了不少,只剩下一个须发皆白的老翁,和几个小徒继续守着此地。
  
      前些日子,黑夫派曹参将整个岛都翻了一遍,确保不会有心怀叵测的人滞留岛上,此外,又好好查了查守庙的老翁,证明他的确是这里的老巫祝,在芝罘岛上不知呆了多久,没人在意过他,这才让其留下。
  
      但陈平谨慎,又让曹参派了两个兵卒,搜检庙中所有锐器,老翁奉祭时,也要搜一遍身,且不能让他靠近皇帝五步之内!
  
      那守庙老翁其貌不扬,身材枯瘦,穿着一身有些破旧的青色麻布袍子,弓身持慧,老早就站在庙前迎接秦始皇。他年纪不小,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但下盘却很稳,在海风中牢牢站定,一动也不动。
  
      老翁做事虽然慢,却有条不紊,布置好一切仪式后,退出来站到了一旁。
  
      秦始皇这才身着礼袍,步入阳主庙,让人献上二牢,对着庙中的神主牌位作揖而拜,群臣在其身后肃然而立。
  
      这时候,却响起了一声笑,接下来,是一口标准的关中雅言!
  
      “老朽与这阳主上一次见到的王者,还是称东帝后,来此祭拜的齐闵王,再往前,来这最多的,便是齐景公了。”
  
      “如今阳主见祭祀者已从姜姓齐候,变成了田氏齐王,又变成了嬴姓皇帝,不知会作何想?”
  
      秦始皇皱眉回头,黑夫等人也愕然向旁边望去,却见说话的,竟是那个看上去木讷老实,一言不发,只是一板一眼布置祭礼的守庙老翁!
  
      黑夫暗道不好,瞪了一眼外面守着,对这件事一脸懵逼的曹参,这厮平日里挺谨慎的啊,这次怎么犯了这么大的纰漏?
  
      算了,之后再收拾他,黑夫立刻站出来,呵斥老翁道:“大胆!陛下祭祀阳主,汝岂敢在此妄言,以古讽今,意欲何为?二三子,且将他抓起来,带下去交由狱吏发落!”
  
      老翁却哈哈笑着摆手道:“胶东郡守,你不是连乡校都不毁弃,就是为了能听到百姓庶民的声音么?为何就不肯让老夫多说几句。我意思是,三代命祀,祭不越望。今陛下却封禅泰山,使管夷吾等人入祠,又祭于齐地阳主,真是开了三代以来的先河!不愧为德朝五帝的始皇帝也!”
  
      这句话倒是中听,秦始皇起了好奇,止住了郎卫们,打量老翁:“汝何人也?”
  
      “陛下,臣乃这阳主庙的祝人。”
  
      老翁笑道:“不过,臣还有另一个名……”
  
      一边说着,他竟好似变起了戏法,直起了身子,睁开了眼睛,一时间,竟显得气度雍容,宠辱不惊,身上简陋的粗麻衣裳,反倒衬托出仙风道骨起来!
  
      似乎变了个人的老翁一作揖:“臣,安期生,见过陛下!”
  
      “啊!”
  
      方士卢敖、韩终等人,都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群臣也面面相觑,不少人满脸诧异。
  
      “安期生!这竟然是安期生?怎么可能!”
  
      眼看秦始皇亦面露惊喜,黑夫心中暗骂道:“安期生?我看是扫地僧吧!总算来了个段位高的,这下可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