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中秋快乐,另外推荐本书《秦农》
    秦吏最新章节!
  
      虽大,但此地多丘陵、滩涂,适合开垦的地方不多,人口却有七八十万。多余的人口,只能往工商业发展。
  
      黑夫想要打破土地格局,前提是,必须让占据当地大量田土的即墨田氏滚蛋!
  
      但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黑夫道:”胶东秦吏不过数十,郡兵大多是本地人,加起来,还比不上即墨田氏的宾客附徒多,更别说,他还有夜邑田氏为奥援。”
  
      夜邑田氏,是安平君田单的后代,万户人口的夜邑,过去是他们家的私属领地。所以这就是“黔首自实田”不能争取贵族的原因了:人家曾是万户封君,一方诸侯,如今却成了法律上的黔首,全族上下肯定满腹怨愤,不反你反谁?
  
      “齐地这五年来没有生乱,全靠王贲将军在临淄镇守,眼下他了咸阳,我若在立足未稳的情况下,贸然动了诸田,恐其生乱,到那时,远无救兵,近无悍卒,县乡皆反,我恐怕要困守孤城了。”
  
      所以黑夫的打算,是等到秦始皇今年按计划东巡海滨时,再借着随行大军之势,将胶东诸田连根拔起!统统迁到关西去!
  
      叶子衿听罢,才明白,这胶东的水竟是如此之深,而轻声道:“良人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陛下今年的东巡,或会推后!”
  
      原来,黑夫来胶东这几个月里,西边可发生了不少事。
  
      巴蜀那边,蜀郡尉常頞(è),以及和黑夫交情莫逆的巴郡大商贾巴忠,去年秦始皇巡视巴蜀时,提议修五尺道,通西南夷。眼下五尺道才修了一段,就遇到了当地最大的势力“邛(q都”(今西昌)阻碍,官府和邛都爆发了冲突,蜀郡尉正气势汹汹地提议,先发兵灭之,再继续向南推进。
  
      这也没什么,邛都只是小国,巴蜀两郡的兵力完全足够。但西边的月氏,则需要十万之兵方能拿下。
  
      叶子衿告诉黑夫,虽然月氏迫于秦军压力,前年派其长子入朝,但月氏王十分反复,他见秦商贾与西边的敌人乌孙(今敦煌)往来密切,心中生恐,便使越过大漠,偷偷与漠北的冒顿联络,被秦军的居延哨所发现。
  
      而与此同时,在咸阳做质子的月氏王子又因为醉酒杀死了一个平民,被廷尉关押起来,秦和月氏的关系骤然紧张!
  
      “他国之人在秦犯法,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会判罚一样的罪。”
  
      黑夫沉吟,类似的例子,历史上也发生过,秦昭王时,在咸阳做质子的楚太子熊横与秦国有一大夫私下发生殴斗,熊横杀死他后,知道自己可能要遭到秦法制裁,便惊恐之下,逃楚国。
  
      秦楚两国的和约就此破裂,两年后秦军以此为借口伐楚。
  
      黑夫的老丈人叶腾正是廷尉,叶老头会怎么判,黑夫闭着眼都知道,月氏王子这次是凉凉了,等他的死讯传到月氏,月氏王必与秦决裂!
  
      一场大战,已迫在眉睫,说不定这会李信已经将兵渡过黄河了。
  
      “陛下从来就不满足月氏作为朝贡藩属,而是想直接扫灭,让以后去西域求仙之路畅通无阻”
  
      黑夫很无奈:“以我对陛下的了解,他肯定要等到此战尘埃落定后,再挟大胜之威,东巡封禅。”
  
      所以黑夫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维持现状等着,要么自己想办法!
  
      明日之事明日忧,黑夫现在有更大的事要办,那便是耽搁已久的造人计划。
  
      “我连吾等第二个孩子的名也想好了!”完事后,他凑到妻子耳边说道。
  
      “嗯?”叶氏折腾了一宿困得不行,这会却睡意全无,睁开眼看着丈夫,心中骤然紧张起来,她不但不相信黑夫能作诗,也对他给娃取的名无力吐槽
  
      黑夫却来了劲,得意洋洋地说道:
  
      “胶东滨海,若还是男孩,就叫他‘尉伏波’!”
  
      ps:安利一下我研究生时舍友的秦农,也是秦朝的故事,他算是七月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能去收藏支持一下,谢谢了!
  
      简介:重生秦朝一小农,面朝黄土背朝天,张鹏心有不甘。又知此时始皇帝正当壮年,刘、项尚未发迹,未来大有可为。正欲发一通豪言壮语,却不料,一旁耕地的雇农扔掉了锄头,对他道:“苟富贵,勿相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