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40章 学以致用
“没错,学以致用!”
  
  黑夫还没开始给墨者程商上课,张苍却哈哈大笑起来,满口酒气插嘴道
  
  “黑夫你还是晚了些,这一课,夫子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与我上щww{][lā}”
  
  他摇头晃脑地说道“夫子当日坐于兰陵,对众人言,知之而不行,虽敦必困。这意思便是,知并不是目的,知是为了用,知而不用,不能变成行动,再丰富的知识也没有用处……”
  
  黑夫一拍案几道“没错,在这点上,我与荀子所见甚至同,而且,真正有用的学问,不止是要你自己用,还得让别人也用!不止是要让少部分人用,还要让天下人都能用!”
  
  “让天下人都能用?”
  
  程商一愣,他们墨家虽然以机巧闻名于世,但只视此为手段,而不是目标,所以并没有往这方面想。
  
  黑夫拿出张苍来举例子“张苍去年写完了《九章算术》上卷,前六卷里,《方田》篇涉及田亩精确测量,《粟米》篇是关于谷物粮食的比例折换,《衰分》与俸禄分配有关,《少广》《商功》则是土木工程量计算,《均输》涉及摊派赋税……”
  
  “对了,还有《珠算》,专门讲了算盘这东西的用法和技巧。以上种种,皆极为实用,有简单的例证,难道是写给他自己看的?是写给他儿子弟子看的?”
  
  “不对!”
  
  张苍也醉意上头,击案大声道“我是写给天下人看的!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然而,我却想让天下士农工商,皆能将数术化而用之!”
  
  这本《九章算术》乃是张苍对荀卿“学行合一”最好的履行。
  
  胖子很明白,若是自己沉迷在深奥的数学问题里不能自拔,那这本书,终究是小众的自娱自乐,无法惠及大众,泽被天下。
  
  于是,张苍将实用的六卷写于前,而理论性更强的《盈不足》《勾股》《方程》放在后面。因为对大多数人而言,前六卷已经够用了,若是有人读了前半本,还不满足,自然会想看后三卷,从而走上钻研数术的道路……
  
  “若我将这些自己想明白的数术学问藏着掖着,只交给儿子和弟子,迟早会失传。”
  
  张苍酒似乎醒了,认真起来,他很赞同黑夫的说法“子殷,一个学问若高深到无人使用,就离绝迹失传不久了。”
  
  下层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学问也一样。
  
  不管理论多好,非得在运用领域有用,才能发扬光大,以其庞大的受众基数,和现实利益,反过来推动理论发展。
  
  而且,工艺技术这东西一定要一群人在一起研究,才能越来越进步,一个人闭门造车,搞不好研究出来的是落后的技艺。
  
  古代技术书籍缺乏,后世认为,是文人墨客不重视技术,其实未必,也可能是工匠们藏着绝活,不给旁人知道,最后传没了。
  
  这毛病不单中国有,日本还有西方都有,直到专利制度发展起来,奖励公开技术,工匠才渐渐献出自己的绝活。
  
  而真正要打破工匠的固步自封还是要靠科学的发展,工匠摸索了几十年的经验,还不如科学推导出来的结果,这才使得古代工匠彻底没了底牌。
  
  黑夫明白,专利制度当然不可能,但秦朝可以鼓励军功,可以鼓励力田,也能鼓励一些工匠创新发明啊!
  
  若这时代真正掌握“科学”的墨者参与进来,帮助官府培训工匠,或能让以科学主导工艺的进程,提前一些呢……
  
  经过黑夫和张苍一说,程商也终于恍然大悟。
  
  “墨子以为,工匠营造,总是要一个尺度作为计量,能工巧匠能够完全刻画无误,不巧者虽不能完全无误,但若依尺度动作,效果好过单靠自己个人能力去探索。”
  
  他抬头道“郡守,我明白了,你想要墨家做的,就是那个尺!用墨家的声望和能力,做天下工匠的尺度!”
  
  黑夫欣慰“然也!你可愿助我做成此事?”
  
  程商颔首“我这就回咸阳去,力劝秦墨同意!”
  
  “不,不是求他们接受。”
  
  张苍在旁纠正道“我实话告诉你罢,在临淄时,因群儒以古讽今,李丞相进言,陛下几乎就起了焚百家言论之念,墨者也在其中!若非黑夫一力阻之,恐怕火已经烧到咸阳去了。”
  
  此事程商亦有耳闻,此刻听来,依然后怕不已。
  
  黑夫也接话道“没错,李丞相亲口说过的,百姓当家则力农工,士则学习法令辟禁,在他看来,唯独这三样有用,其余皆是不中用之书,皆可烧!”
  
  “若墨家不想变成绝学,就要乘着陛下没改变主意,接下此事,牵头在咸阳开办工学。若墨者想要在大秦生存下来,请务必证明,自己是有用之学!”
  
  言罢,黑夫朝程商拱手“这也是我黑夫,出于对墨子的敬重,对墨者的钦佩,唯一能帮上墨家的地方!”
  
  ……
  
  “你昨日让墨者将他们墨经里的学问用于工技,这是极好的,但你后来又说,要我也将荀卿天论之学实用于农事,我却不太明白……”
  
  到了第二天,昨夜酒喝多后,嚷嚷着要和黑夫“抵足而眠”的张苍醒来后,发现黑夫根本未与自己同榻。
  
  他揉着生疼的太阳穴来到院子中,由侍女伺候着洗漱后,居然还记得昨日的争论。
  
  黑夫也只是在隔壁屋子和衣而眠,一听张苍的话,顿时抖擞起精神来,想继续敲着小黑板给张苍讲课,却发现上面居然写着“联合工农”四个简体字!
  
  也不知昨天自己就着醉意,还吹了何事,顿时冷汗直冒,伸手飞快将其擦去,这才干咳几声道
  
  “你张苍虽然博学,但毕竟出身富户乡豪,与我这从小在地里刨食的黔首之子没法相比,那我便继续与你说说农事!”
  
  黑夫首先问了张苍三个简单的问题。
  
  “五谷为何?”
  
  “五菜为何?”
  
  “六畜为何?”
  
  张苍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暴跳如雷“你当我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黑夫抬眼,打量老张两百斤的分量,别的不说,四体不勤倒是真的。
  
  但张苍毕竟学问多,五谷稻、黍、稷、麦、菽。五菜葵、韭、薤(xiè)、葱、藿。六畜则是猪、牛、羊、马、鸡、狗……他一个不差地能说出来。连带哪个郡县出产什么,五谷优劣,六畜习性,饲养要点,也能说个七七八八,毕竟除了是个胖子技术宅,他还是个大吃货。
  
  等张苍叨叨完了以后,黑夫才拊掌笑道“说得好,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说!”张苍短脖子一扬,一副来者不拒的架势。
  
  但黑夫的话,再一次让张苍愣住了。
  
  “你以为,这五谷五菜六畜,世人难道从一开始便会种会养么?”
  
  ……
  
  ps忙着出门没空码更多了,这章有点短小,晚上没有不用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