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44章 暴力强拆
“兄长,为之奈何?”
  
  祠堂的门再度被推开,即墨田氏的二家主田间大步走进来,却见他兄长田角,还跪在列祖列宗的灵位面前,愣愣шщЩ..1a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早在半年前,夜邑田氏被郡守黑夫剿灭时起,田间就有预料,自家恐怕迟早也要挨一刀,但也心存侥幸,奉家主田角之命,田氏收敛了气焰,敦顺守法,不敢再像以前那样,以即墨的主人自居,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如今情势已经急切如火,秦军围了田府,并宣布了秦始皇帝的诏令,以参与私盐贸易为由,定田氏之罪,要他们举族迁徙到遥远的关中北地郡去!
  
  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整个田氏都懵了,兵曹官吏曹参限田氏三日之内收拾妥当,不然就要让兵卒进来“帮忙”了!
  
  田间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全家的主心骨田角更是失了魂儿,已经连续半天将自己关在祠堂,不见任何人。
  
  田间不忿赫赫大族就这样破灭,跪下推着田角道:“兄长素来多谋,难道就没什么办法?”
  
  田角却看了弟弟一眼,苦笑道:“当年齐康公被从临淄宫室强迁去海滨时,他能有什么办法?”
  
  田间愣住了,那是两百年前的事,当时的田氏多威风啊:齐国之政皆归田常,田常的七十多个儿子,成了齐国七十余城的城主,尽诛鲍、晏、监止及姜吕公族。
  
  田氏代齐,已经水到渠成,田齐太公嫌弃傀儡齐康公在临淄碍眼,随便派了个手下,将他赶到芝罘岛去。
  
  据说齐康公连三天都没有,姜齐数百年积累的财宝,统统不得携带,连后妃都要留下,只能孑然一身,带着两个老奴上路、
  
  到了海边,他只有一座小城作为食邑,到后来,连那座小城也被收回了,年迈的齐康公名为国君,实为乞丐,没了生计,只好在斜坡上挖洞为灶,捉飞雀拾海蚌为食……
  
  其他吕氏公族日子也好不到哪去,宅邸田亩,都被新来的田氏新主子所占,他们只能被驱赶到边缘地带,一个个持续数百年的显赫大族,就此破落……
  
  可现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诸田倒霉了!
  
  “秦与吾家,就好比昔日田氏与齐康公,齐康公能抗田氏之命么?”
  
  田角很清楚,最初时,秦吏不通本地言语,不熟田亩赋税,出了郡城后,就是两眼一抹黑,成了瞎子、聋子!
  
  想要颁布法令,征收赋税,每一件都需要田氏的人帮忙,田角及其弟田间虽不为官,但田氏族人、门客做小吏的不在少数。
  
  可自从黑夫来到胶东后,却开始施展手段,他扶持晏、国、高等姜齐时的没落旧族,让他们派遣子弟加入官府,取代田氏的位置。此后,又开设公学,禁绝私学,使胶东士人也只能以官府为尊。
  
  “做了这些之后,黑夫郡守治理胶东,已经不再需要田氏了。”
  
  单是如此,还不足以轻易撼动田氏根基,但黑夫郡守是个粗人,对付田氏,他不想温水煮青蛙,却借着秦始皇东巡之机,来了一招釜底抽薪,要将整个即墨田氏暴力强拆!
  
  秦始皇东巡,至少有三千兵卒随行保护,胶东官府倚仗的实力骤增,黑夫狐假虎威,别说让田角兄弟迁徙,就算要将他们抓起来杀了,有秦始皇在即墨镇着,也无人敢反抗造次……
  
  虽然诸田念念不忘复齐,但他们对秦始皇,却又有巨大的恐惧,猛虎在侧,只能战战兢兢,一动不敢动。
  
  “形势变了,此时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田角摘下着弟弟田间腰间挂着的剑,将它远远抛了出去!
  
  “那我家只能任人宰割么?”
  
  田间绝望不已,痛苦地跪在先祖灵位前,捧着脸哭泣。
  
  虽然官府给了三天时间,但田氏家大业大,田产数万顷,几乎占了即墨田地的小半,又有宾客徒附近千,庄园楼阁无数。如今被强制举族迁徙,过去的积累统统都要废弃,顶多带着点金银绸缎上路,家产则要被官府以低价贱买,在即墨经营百年的人心底气,也将毁于一旦。
  
  大树轰然倒塌,移往他处,恐将萎靡不振,在田间看来,他们家失去的不止是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也总比夷族后,一个人都活不下来强!”
  
  田角却有自己的想法,他扶起弟弟,指着祠堂灵位最上面那一位道:“田氏并非齐地土著,吾等的先祖田敬仲讳完,他来自陈国,来自淮阳……”
  
  陈完本是陈国公子,后来因陈国内祸,携家带眷逃出淮阳,流落到齐地,投靠了齐桓公。
  
  那不过是四百多年前的事,陈完到了齐国,最初只是一个区区“工正大夫”,地位不高,后来却一步步做到了卿,甚至窃齐称王……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
  
  田角唱起了这首古老的歌谣,田间擦干眼泪后,也应和了起来:
  
  “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
  
  这是田氏的史诗,也是他们家族信奉的一个真理:
  
  不管迁往何处,不管最初时多么卑微,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田角已下定了决心,他要与奋起反抗的夜邑田氏,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了。
  
  “立刻遣散奴仆,散尽一切家财分给田氏的亲家、邻居、门客,除了容易携带的金银细软外,吾等此番西迁,只带两样东西。”
  
  “一样是先祖的灵位!”
  
  田角小心翼翼将陈完、田常、即墨大夫田种首的灵位捧起,擦拭得一尘不染,抱在怀中,他们代表了田氏引以为豪的历史,万万丢不得。
  
  田角怀揣灵位,迈步走出祠堂,外面,冬天即将结束,阳光重新普照大地,照在外面跪了良久的十余田氏子弟脸上,他们或愤慨,或绝望,或踌躇。
  
  “第二样,便是子弟!只要子弟尚存,哪怕即墨田府被拆了,哪怕去了北地,我家被强分为数十家,一样能团聚在祖先灵位之下,繁衍生息,五世八世之后,必能复为大族,凤凰于飞!”
  
  ……
  
  当冬天来临时,枯萎的不止是一株树木,而是整片森林,秦始皇三十二年的这个腊月,遭到暴力强拆的不止是即墨田氏,还有胶东郡各县的“诸田”,不管有罪无罪,每个县,财力和声望最显赫的田氏,都要迁徙去秦朝本土,或是北地,或是房县,不一而足。
  
  而根据迁徙顺序的不同,秦始皇还大笔一挥,给这些“诸田”赐了新的氏名,以次第相区别,分列为第一到第八氏……
  
  于是乎,即墨田氏的田角,就荣幸地成为了“第一角”,他弟弟必须分家出去,就成了“第二间”,其余诸田,则是第三、第四到第八不等。
  
  在诸田看来,这是巨大的羞辱,却也无可奈何,秦始皇在胶东镇着,此地水陆大军云集,他们能怎么办?
  
  秦吏只给诸田三天时间,也有到时尚未处理完家产的,央求宽限几日,却招致了秦吏的白眼:
  
  “皇帝陛下三天内便要离开胶东,诸田务必在他走之前上路,汝辈何德何能,敢让陛下等候?”
  
  小吏们说的没错,一月初一,第一股春风吹到胶东时,就在诸田垂头丧气西迁之际,秦始皇的车驾,也离开了这处避冬的行宫……
  
  作为随行官员,叶腾也要告别女儿女婿,还有小孙子了,临走前,他偷偷告诉黑夫道:“据说陛下此番东来,对停留较长的薛郡、临淄、胶东三地,都留下了一字评语。”
  
  黑夫竖起了耳朵:“薛郡的是什么?”
  
  叶腾一笑:“矮!”
  
  黑夫哑然失笑,这大概是因为秦始皇在泰山封禅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虽然封禅结束了,但傲娇的秦始皇帝,却转过身,对着泰山、梁父比起了小拇指,嫌弃它们太矮。
  
  儒生们为古王筹划的天下中心,却承载不起秦始皇的宏图大志,那什么山才能让皇帝叹为观止呢?
  
  “怕不是昆仑、天山才行哦……”黑夫暗暗吐槽。
  
  至于皇帝对临淄郡的评价,则是“闹”。
  
  临淄人多啊,庄岳之市人头攒动,且没有咸阳那般有法吏用律令绳之,所以显得有些喧闹混乱,再加上在泰山遇挫的儒生们不服,到了临淄以古非今,诽谤皇帝,惹得秦始皇勃然大怒,嫌弃临淄吵吵,也是必然的。
  
  “那胶东呢?陛下如何评价?”黑夫求问叶腾。
  
  叶腾捋着胡须,竖起右手大拇指道:“还是一个字,善!”
  
  善就是好,但能得到秦始皇这个评价,实在是不容易啊……
  
  黑夫从皇帝进入胶东,便在下密盐滩展示自己的治理成果,到夜邑让陈平闾左三呼万岁,对皇帝歌功颂德,搞足了形象工程。
  
  皇帝毕竟没见过后世更夸张的,所以还是很吃这一套。
  
  中间在芝罘岛,差点被方术士抢了风头,幸亏他们运气差了点,没等来海市蜃楼,又被黑夫截胡了关键人物徐福,屡屡让皇帝失望,丧失了竞争的本钱。
  
  黑夫才能把这场寻仙长生之旅,重新拉到“问苍生”的正轨来。
  
  即墨公学的教育,冬日里一碗热腾腾的白菜豆腐汤,提议设立工农实用之学,最后是对诸田的迁徙。相比于守旧的薛郡和闹哄哄的临淄,秦始皇看到了一个在黑夫整治下,欣欣向荣的胶东。
  
  皇帝安排黑夫来任郡守,一年内,黑夫便交上了一篇令人满意的答卷,更难得可贵的是,很多制度,都能作为全国典范,加以推广。
  
  “现在皇帝应该知道,我不仅能出将,假以时日,亦能入相了罢……”
  
  黑夫暗地里琢磨,却在送秦始皇离开即墨时,被唤到了御驾前!
  
  ……
  
  秦始皇还是老样子,对赏罚都十分谨慎,他没有过多表现出对黑夫的勉励和夸赞,只是在提醒黑夫“一年内剿灭海寇”的限期后,忽然问了黑夫一个问题。
  
  “卿莫非还未有字?”
  
  黑夫一愣,垂首道:“臣出身低微,成年时连氏都没有,更别说表字……”
  
  表字,是贵族男子的专利,正所谓“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加冠之后“表字”就会替代“名”,成为寻常的称呼。
  
  陵于战国后,一般的小贵族地主都有不起字,得大贵族才有,比如张良字“子房”,项籍字“羽”。张苍的“子瓠”,则是荀子在他成年礼时取的。
  
  像黑夫、刘季这样的大老粗,名都取得那么随意,更别说字了。
  
  黑夫虽然发达了,却也没想到要给自己弄个字。
  
  秦始皇大笑道:“如此甚好,卿如今已是封疆大吏,爵为大上造,位已尊崇,岂能无字?朕今日且赐你一字!”
  
  群臣皆惊,连黑夫也被颇为诧异,他想过,秦始皇在对胶东之政称善,会怎么犒赏自己。
  
  或许是口头褒奖,或许是赏金若干,却没料到,居然是赐字!
  
  虽然知道这是手段,但黑夫依然有一丝感动,他努力压着自己的情绪,垂首惊慌失措道:“臣何德何能?敢得陛下赐字?”
  
  这是为臣者该有的惶恐作态,但皇帝说的话,是不容置喙的,也无法收回的。
  
  “李信的字,亦是朕为他取的。”秦始皇想起了自己的爱将,白马黑犬,李信已为候,但黑夫在胶东做的这些事,亦有大功,他年纪太轻,封侯尚早,但可以用其他方式,表示优宠。
  
  秦始皇沉吟片刻,似在思索怎么取合适,黑夫心里想的却是,听说表字不能乱取,一般都要与名相互对应。比如端木赐名赐,字就是子贡;孔丘名丘,字为仲尼,尼,就是他出生的尼山。
  
  所以,秦始皇会怎么给他取字呢?
  
  “不会是黑板或是子厕吧……”
  
  黑夫想起当年秦始皇笑眯眯问他是不是“公厕校尉”,不由头皮发麻。
  
  却不料,秦始皇打量了一眼四周后,指着庞大队伍身后的城池道:
  
  “即墨!”
  
  “啊?”黑夫和群臣疑惑地抬头。
  
  却听皇帝大笑道:“黑者,墨也,黑夫治即墨甚善,字亦即墨,可为佳话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