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592章 猫鼠
<>秦始皇三十三年四月下旬,腄县城外,仓曹掾萧何站在亭驿处,手持簿册,看着驰道上,络绎不绝的牛车、人辇接踵而至,车上满载着粟、麦、豆等粮食,牲口在前奋力迈步,民夫在后推攮,汗流浃背,大车小车声音轧轧作响。『→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些都是从胶东郡南部各县,送往腄县仓禀储藏的粮秣,萧何作为仓曹掾,负责粮食的清点收检工作,必须与本地仓啬夫相互监督,明确责任,一点差错都出不得。
  
  原本的历史上,萧何就是搞后勤补给的行家,他留守关中,使关中成为汉军的巩固后方,不断地输送士卒粮饷支援作战,眼下负责仓曹,正是人尽其才。
  
  “萧仓掾。”
  
  萧何刚与仓啬夫核对完这批粮食,亲眼看着它们入仓封缄,这时候,一位跟在粮队后的三十上下士人乘马而至,扶鞍而下,与萧何见礼。
  
  “陈长史。”
  
  对于黑夫的首席幕僚陈平,萧何可不敢怠慢,连忙还礼。
  
  陈平道:“如何,陈平亲自押粮,未出差错罢?”
  
  萧何道:“陈长史做事精细,一车不多,一车不少。”
  
  “如此便好。”
  
  陈平看了看左右,笑道:“足食,则足兵,只有确保军粮充足,海对岸的大军才能作战啊。萧仓掾,可否能陪我在这仓禀走走看看?”
  
  陈平主动提出,萧何自然不好拒绝,将簿册交给仓啬夫,叮嘱他几句话后,便邀请陈平,看看这新修建的大粮仓。
  
  粮仓占地甚广,一个个土仓如同胶东丘陵那林立的土包,每个土仓里,都积着整整一万石粮食。
  
  萧何拍着厚实的仓壁介绍道:“像这样的土仓,腄仓共有一百个,也就是说,能积粮百万石,眼下虽然才积累一半,但到六七月时,定能粮食满溢,足以供东征大军一年之用!”
  
  陈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走在宛如城塞,防备甚严的腄仓,陈平的注意力,却被几只趴在仓顶上打着哈欠晒太阳的花狸猫(中国狸花猫)吸引了,指着它们道:
  
  “倒是有许多狸奴。”
  
  萧何无奈地说道:“长史当知,《仓律》严苛,非但不同谷物要分开堆积,若是粮仓门窗关不严,能伸进手指,则主事者有罪。粮仓中的鼠洞有三个以上,亦要罚一盾。胶东多鼠,这腄仓更有土仓上百,于是,便只能养上几十只狸奴捕鼠了。”
  
  “多养点好。”
  
  陈平笑着说起一件趣事:“你不知道,郡守倒是很喜欢狸奴,常买鱼穿柳,予家中所养花狸为食,夫人没少说他。郡守却振振有词,说狸处堂而众鼠散,如今胶东日渐繁盛,但上下官员,颇有懈怠之心,难免生出些硕鼠来,就是要多养几只狸,杀杀这些硕鼠!”
  
  萧何颔首,整顿吏治,是黑夫一直在强调的,但没想到的是,陈平却就着狸猫和硕鼠的话题,继续道:
  
  “但就我看来,一百只硕鼠所盗之粮,尤不及这次运粮,往来损耗的十分之一啊……”
  
  他似乎话里有话,萧何谨慎,没敢贸然去接,陈平却自顾自地说道:
  
  “萧仓掾应当知晓,去岁齐地诸郡皆乱,唯独胶东依仗郡守未雨绸缪,逐灭诸田,故无事。加之郡守令农家行走各县,将堆肥沤肥之法,及节气之歌传予农户,故秋收颇丰,全郡公私田畴,六百多万亩(秦亩)土地,共得粟一千五百万石!麦一千万石。”
  
  萧何颔首:“这已是大丰收了。”
  
  陈平却道:“那么敢问萧仓掾,这大丰收后,对胶东一个普通民户而言,获益了多少?”
  
  萧何在陈平的凝视下,终于正面回答了一次问题。
  
  “今胶东一夫挟五口,治田百亩,粟、麦、豆加到一块,岁收三百石。官府每亩收一石半之租,便去了150石,仅余150石。人每月食一石半,五人终岁食粟90石,再除去留作种子的10石,余有50石。50石,可换钱两千五百,齐地好祭祀,除去社闾尝新、春秋之祠,用钱300,余2200。衣、履之物,每人用钱300,五人终岁用1500,故每户仅剩700钱。”
  
  这些数据,统统记在萧何脑子里,虽然不同人家会有出入,但大体不差。
  
  到这还没完,朝廷还要收一波口钱呢,一户五口人加起来,每人23钱,要一百多。
  
  最后,只剩下500多钱,按照购买力,相当于后世rmb一千不到吧。这就是胶东郡小农家庭,每年可灵活使用的开支,对他们而言,已经极其阔绰了,可一旦遇上不幸疾病死丧之费,朝廷再多征几次口赋,这个家庭就会入不敷出。
  
  陈平拊掌而赞:“萧仓掾不愧是干吏,正如我所说,故即便是大丰收,郡内百姓的日子,也只得温饱,不见得有多少好转,若是欠收甚至大荒,那小农就要挣扎在饥寒线上了。”
  
  萧何干笑:“不至于此。”
  
  “是否如此,萧仓掾应当比我更清楚。”
  
  陈平有些感慨地说道:“我也敢说,郡守治理两年的胶东,虽然亩产仍然比不上关中,起码也是天下四十郡前列,尚且如此。在一些亩产更少的郡县,收的田租口赋却一样多,在那里,真的是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了!”
  
  萧何小心地问道:“陈长史的意思是……”
  
  “没错,朝廷田租太重!”
  
  旁边没有其他人,陈平一副与萧何交心的架势:
  
  “萧仓掾与我一样,也好黄老之术,当知这泰半之租,除了秦地百姓早已习惯外,其余诸郡黔首,谁能长期忍受?更别说家中丁壮还要不时出门服役,甚至远到渔阳、豫章……可不是每一个郡,都能像郡守一般,对外来戍卒徭夫这般友善,让其衣食无忧啊。”
  
  萧何顾左右而言他:“收多少租,征几次赋,这是朝廷定的,过去百多年一直如此。”
  
  陈平低声道:“其实,对此郡守其实早有进谏,提出需要减租赋,十一、十二之税为妥。但陛下还有南征北战要打,还有骊山之陵,塞北长城要修,更有西王母邦要寻,这些都要丁壮钱粮,故租赋徭役绝不能减!”
  
  “郡守暂时能做的,只能尽量增加胶东百姓亩产,将口赋维持在一年一次,绝不加赋!还按照承诺,免除了一些闾左的赋税。”
  
  萧何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然也,郡守非但是朝廷良吏,亦是百姓的父母官。”
  
  他话音一转道:“不过也正因如此,百姓赋税重些,官府得粮就多,加上晒盐和金矿所得之钱,才能让仓禀满溢,才能让郡守在青岛港大造海船,组织人手,在各县开辟沟渠,相比于两年前钱粮匮乏的景象,我也不必那么头疼。”
  
  这滑头的萧何,不管陈平如何出言试探引诱,他都不表明自己的态度。
  
  陈平却意味深长地说道:
  
  “但也正是看中了胶东的阔绰,陛下才会任命郡守做监军,东征大军的衣食,由胶东一力承担啊……”
  
  陈平知道扶苏出兵的计划,至少从六月份起,直到明年开春,**个月内,大军衣食,都要胶东提供。
  
  扶苏的大军,兵卒加上民夫,共计3万人,还有不少牲口,加上胶东自己出动的舟师,算上运粮损耗,船只遇风浪沉没的风险,满打满算,每个月,至少要运10万石粮食出去,合计百万,好不容易堆满的腄仓,将为之一空。
  
  这还不算胶东为这场战争准备的船只、人手。
  
  “胶东两年辛勤,百姓一载辛劳,就花在这场仗上了,这还只是供给数万人远征而已。”
  
  陈平转向南方:
  
  “若是南方那场动员数十万人的大仗打起来,岂不要让半个天下,为之汹汹不宁?”
  
  萧何不敢再接话,陈平哑然失笑,却唱起了一首诗。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萧仓掾,百姓虽为齐乱平定,未曾波及到胶东而庆幸,暂时也还乖顺,但在他们眼里,吾等这些下乡催粮催丁的秦吏,会不会也是硕鼠,恨不得有朝一日将吾等驱逐呢?”
  
  言罢,陈平对萧何长作一揖,扬长而去。
  
  萧何亦还揖,良久后,直到陈平背影不见,他才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疑惑。
  
  “陈平对我说这些,仅是抱怨么?还是说,他想暗示什么?这到底是他的话,还是郡守让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