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04章 海东
或许是靠海的缘故,九月底晚秋之际,沧海城已经冷得好似冬天,穿着夏装远征的士卒,早已冻得直哆嗦。好在这次与黑夫同船送到前线的,还有数千件羊毛衣,北地、陇西的细羊毛,送到咸阳织成厚实衣裳,又马不停蹄地送到胶东,一件件发到关中兵手上,穿上以后,寒意顿消。
  
  军官们甚至还有特制的狗皮帽子,帽身有两个护耳,天气寒冷时可以拉下护耳紧贴脸部,眼下还不太寒冷,可以系到帽顶此物随着“发明”它的黑夫,从北地流行到了胶东,又漂洋过海来到半岛,一众将吏戴上后,还真有点像野战军战士了。
  
  这一次,他们亦是将中原的旗帜,插到了三八线之南的地……
  
  将士们忙着领取羊毛衣狗皮帽之际,大帐之内,黑夫亦与扶苏沟通了意见。
  
  “陛下的诏令是,入冬前灭沧海君,如今沧海君与其部众遁走,这一战,可算不上结束。”
  
  黑夫在提醒扶苏,按照秦始皇的性格,在砍下沧海君人头前,这场仗绝不会就此罢休。
  
  “大军已无力再去寻敌交战。”
  
  扶苏说的是实情,眼看凛冬将至,这时候去未知的广袤地域追索敌人,无疑是送死要么死在伏击之下,要么死于疲惫饥寒。
  
  此外,这沧海城,也已是补给线的尽头,随着西南季风停止,大规模的辎重运送,得等到明年五六月了,留守当地,无疑是不可能的。
  
  既然一场仗无法解决问题,那就只能打持久战了,但扶苏对这场战争的未来有些悲观,作为对这片土地一无所知的外来者,他们已失了地利。敌人狡猾,绝不正面迎战,想逮住他们的尾巴,谈何容易。
  
  “就算要再战,恐怕得先撤回辽东休整……”
  
  相比于扶苏考虑士气、兵卒,黑夫的态度就有点不近人情了:既然好不容易来了,那就不能轻易退走!
  
  “公子请看,此乃在胶东绘制的海东地图。”
  
  海东,这是对半岛的称谓,这幅号称是“徐福所绘“的海东地图被摆在案几上。从上面可以看出,唯一的文明国度,箕氏朝鲜,只是个方圆数百里的小邦,人口十余万人,不过占了这“三千里江山”的一角。
  
  朝鲜之东有“东濊”,那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濊人亦是箕氏朝鲜的主要人口。
  
  朝鲜南方则有“三韩”的部族,身材矮小,言语与濊人大为不同,秦军近来接触到了其中的“马韩”。
  
  这件事,黑夫已经听说了,数月前,胶东派遣三艘船渡海时,一艘三百斛的小船被风浪卷走,桅杆折断,舵也失灵,只能靠手划。他们在西风推动下,漂到了马韩的海岸附近,不幸触礁,船壳破了个大洞,海水不断涌入。
  
  船员只能划着小船逃离,周围鲨鱼闻到血腥味蜂拥而至,被船员用仅剩的武器击退,好在触礁点距离陆地不远,最后他们在一片荒无人烟的海岸登陆。
  
  凭着那个与尉阳交好的百将一手“牵星术”测定的纬度值,他们大体确定了自己所处的方位。靠着捕鱼、掏鸟蛋、狩猎,生还的数十人熬过了最艰难的半个月,一直向北走,终于见到了炊烟。
  
  他们造访了马韩人的一个小部落。
  
  马韩人虽然原始蒙昧,以渔猎为生,最好生食章鱼足,又将兽肉放在烧得滚烫的石头上炙烤,看上去十分野蛮。但骨子里,却也性情温顺,欺软怕硬,马韩人没攻击秦人,只是对船员们的衣服、武器很感兴趣。
  
  双方连比带划后,船员们用衣裳交换了一些食物、兽皮,在马韩人的指点下,从陆路北返。因为没有地图,众人没少走冤枉路,甚至在一座大山里绕了半个月才出来,那模样,像极了野人。
  
  中途,还遇到了从沧海城向南迁徙的队伍,船员们只能屏息避让,捉到了掉队的人,竟是十多年前从齐地逃过来的士人,语言相通。
  
  这是船员们数月来第一次听到夏言,不成想却是敌人,真让人哭笑不得。
  
  他们一问才知道,秦朝大军已逼近沧海城,距离此地不远了……
  
  活下来的四十多人,最后七绕八绕,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找到了在海岸附近巡逻的舟师。发现他们时,一个个瘦骨嶙峋,在海边拼命挥臂,甚至有七尺男儿当场哭了出来。
  
  事后想想,这群人四个月里经历的种种故事,都可以编个海外探险记了……
  
  也多亏了船员们提供的信息,黑夫他们才得以在地图南部标上了“马韩”二字。
  
  “沧海君奔于东濊、马韩之间,但并未走太远。”
  
  指着江华岛东边的地域,黑夫知道,这就是后世的汉江流域,名叫“汉城”,后来改为首尔的地方……
  
  大体范围能确定,可具体在哪,就无人可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秦军扑空后匆匆撤离,沧海君便能卷土重来。
  
  “届时,他可以在海东大肆宣扬,不费一兵一卒击退秦师,必然声望大躁,加上六国人士相助,我唯恐,沧海君以后要称霸东濊、三韩了……”
  
  非但未能扑灭“谋逆”,反而让他们进一步坐大,早早在半岛上创造一个与中原敌对的新政权,那真是罪莫大焉了,黑夫可不想当历史的罪人。
  
  “监军之意是,大军就要在此岛驻留?”
  
  扶苏皱眉,虽然物资还算充足,但没有人比扶苏更清楚这支军队的状态:强弩之末不能穿缟!将士们的体力、精力、士气,都已在过去半年的远足中耗尽。
  
  满番汗的营啸就警告,即便是热心功爵的关中士卒,听闻仗打不起来时,甚至都暗暗松了口气,开始乐观地考虑回家的事。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秦军的士气,早就枯竭了。
  
  若现在告诉他们,要在此地过冬,一直到灭沧海君后才能回家,第二次营啸,只是时间问题……
  
  黑夫却摇头:“此地虽易守难攻,奈何孤悬海外,大军驻留,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能久持。”
  
  再者,江华岛周围海道狭窄,每次进出都提心吊胆,这个月来,舟师已经触礁损毁两艘船了,这绝对不是一个驻军的好地方,嗯,对岸汉江口的仁川倒是不错,只可惜现在还是一片滩涂,要从头修建一座津港要塞,现在还办不到……
  
  所以黑夫的想法是,放弃此地,让大军回到朝鲜,在列口驻留。
  
  “如此,一来可以就近震慑箕氏朝鲜;二来在补给供应不上的几个月里,可以吃朝鲜的供奉;三来,一旦来年开春,沧海君率众回到岛上,大军也能靠舟师运载,迅速南下!”
  
  “驻于列口……”
  
  扶苏沉吟:“那毕竟是朝鲜城邑,长久借用,恐怕箕氏会不愿。”
  
  黑夫却不以为然,扶苏虽然在王险城赢得了不错的口碑,可要论真正的外交场上,他还是太心软了,说来说去,还是太“君子”。
  
  也正因如此,君子才可欺之以方啊……
  
  “公子。”
  
  黑夫严肃了下来,虽然扶苏有了些改变,比过去好合作多了,但如今看来,他又要教扶苏新的一课了。
  
  “弱国,无外交!”
  
  “监军此言有理,但……”
  
  扶苏默然,他真正担心的是,眼下秦军已经失了天时地利,有点进退维谷。唯独箕氏朝鲜还算友善,愿意让道借地,还派下面的邑大夫率众帮秦军运输粮秣。
  
  扶苏害怕,一旦朝鲜视秦军之举为侵陵,那他们的“人和”也荡然无存,到时候,再树一敌,秦军要如何在海东立足?
  
  黑夫却不以为然:“我观箕氏父子,乃是吃硬不吃软,昔日对周室如此,对燕国亦如此。对彼辈太客气,反倒会让他们认为,大国可欺!”
  
  几个月前,若没有舟师楼船遮蔽朝鲜海外,让人望而生畏,扶苏哪怕再表现得温文儒雅,贵族风范,恐怕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他说道:“这样,到时候,公子依然只做好人,与之诗颂应和,至于坏人,我来当!”
  
  黑夫一笑,露出了大白牙:“毕竟,吾面黑,亦似恶人!”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