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07章 南征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秦始皇三十四年,腊月中旬,豫章郡南野县(江西南康县),一支数万人的秦军已抵达此处。
  
      他们大约四万人,一万关中兵,一万九江、东海兵,还有两万九江等郡征召的民夫。因为道路狭窄,车马难以并行,所以辎重多由民夫肩挑手拿,将南野这小地方挤得水泄不通。
  
      这支大军,是走了整整两个月,才从九江郡来到此处的。
  
      作为豫章,也是秦朝极南的县,南野县是进攻南越必经之路,而南野县尉小陶,也恭恭敬敬拜见了领兵的“贾将军”。
  
      “陛下与屠将军委贾某以重任,听闻陶县尉驻守此地已九载,熟悉五岭之内情形,还望多多指点。”
  
      贾将军本是驻守九江郡的都尉,爵至右庶长,如今更手握数万大军,虽然说话客气,但心里是不在乎的,与小陶攀谈时发现他是个结巴,更生轻视之心!
  
      “下吏陶……陶……”
  
      小陶还是老样子,因为心里想说的事情很多,所以卡了半天也没说明白,只能让人寻一摞纸来,这都是小陶提前写好的南征要点,呈给贾将军过目。
  
      假将军看了几眼,发此乃五岭交通要道的地图,但凡是驻军探索过的山头,都一一标明,甚至连一条溪流,一个即将湮灭的小径也不放过。
  
      但这仅限于厉门以南百里的地区,再往南,便是一片空白。
  
      贾将军草草一看,便放到了一边:“地图虽好,但与那些商贾所献之图,亦无太多不同啊……”
  
      县尉小陶更急了,又递上一张纸,贾将军耐着性子瞧了瞧,发现上面所述,乃是扬越部落梅氏的信息。
  
      小陶在纸上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写了出来:南越部族林立,其中最靠北的一支名为“梅氏”,此支据说是越王勾践之后,从豫章慢慢迁徙到岭南,现如今占据了厉门塞之南,狭长的山岭台地,号曰梅岭道。梅部虽然不大,只有子弟六千,占据交通要道,秦军想去进攻南越,必须经过他们的地盘。
  
      秦商还打探到,因为是外来客部,梅氏很不受南越土著欢迎,常来猎头,砍了他们不少脑袋。这使得梅氏与南越诸部世代血仇,稍加运作,或许能争取过来……
  
      小陶表示,他过去数年来,已同梅氏的族长梅鋗有过接洽,互通有无,若秦军能保证不侵犯梅氏,不掠其部众,梅鋗愿意让开路来,让秦军通过!
  
      他希望这个主意能被贾将军采纳,过去几年里,南野和梅氏关系一直不错,直到贾将军的前锋到来,那些傲慢的北方人不听小陶号令,闯入了梅氏祭祖的圣地,使得南野同梅氏的关系破裂了。
  
      贾将军皱眉:“我怎么听闻,前去探路的前锋被那些越人袭击,夺了武器,剥了衣裳甲胄,还让他们光着身子归来?”
  
      眼下是腊月,南方虽不似北方那般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但也如同深秋,有些寒意,那群倒霉的兵卒只能用叶子遮体,哆嗦着归来。这让贾将军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小陶只能无奈解释:对越人来说,将不经允许闯入他们土地的外来人,不砍掉脑袋祭祖,而是放他们活着生还,已经是极大的宽厚了。
  
      眼下,只需要贾将军同意,小陶就能派译者前去洽谈,解释误会,两方重归于好……
  
      贾将军却嗤之以鼻:“可笑,区区番部,不自量力,竟敢冒犯大邦雄兵,本将当扫灭之,何须废话!更何况,一旦大军南行,若那群无信蛮越忽然反悔,击我辎重,岂不是要腹背受敌?”
  
      他认为,这种交通要道,还是要控制在秦军手里才可靠,便起身道:“也不必谈了,陶县尉只需派几个熟悉道路的向导,带我数万之师,去驱除这群蚊蝇!”
  
      小陶大惊,连忙劝阻,说梅氏熟悉山岭溪谷,随时可以聚散,恐怕不好全歼,而且他们有六千子弟,皆能持矛狩猎,有一定战力……
  
      “六千?”
  
      贾将军却笑了,秦军过去无数年的战无不胜,让他信心十足。
  
      “陶县尉当知,此番南征,与过去不同,为的就是捕人。捕得生虏,亦可获军功爵。什么秋毫无犯,对这群蛮越无用,彼辈人多,我正好能多抓些人!也能早日抵达南越海滨,与屠将军的偏师汇合!”
  
      小陶还欲复言,贾将军却一摆手道:
  
      “陶县尉不必复言,你只需看好粮道,等本将的好消息即可!”
  
      ……
  
      “我就知道会这样……”
  
      十数日后,临近入春之际,豫章郡府南昌县,县令利咸面对千里迢迢来递送小陶书信的季婴,满脸无奈。
  
      这次南征,动静很大,秦始皇一共派出了二十万人,与第一次灭楚相仿,这已经给百越极大尊重了。
  
      但南方人烟稀少,道路难行,二十万人挤在一起,都不用打仗,将当地草根树皮啃完后,自己也饿死了,再加上百越各部居处分散,合兵并无用处。
  
      于是,主将屠睢将二十万人分为五路: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攻南海之滨,一军出南野之界,一军结馀干之水……
  
      其中,长沙郡是主攻方向,镡城、九疑之军,进攻忤逆秦朝的西瓯,也就是后世的广西,此为西路,。
  
      还有一军出阳山关,直插南海,试图将南越一分为二!而从豫章南野县南下的一军,则要与阳山军汇合,一同扫荡百越里人口最众的南越诸部。这两军,算作中路。
  
      最后一路,则是在余干县集结,向东绕过武夷山,进取东瓯。想要同从会稽出发的舟师,在闽海边相会,再合击闽越,此为东路……
  
      南征战线长达数千里,这东西中三路名义上统属于屠睢,可实际上,却是兄弟上山,各自努力。
  
      西路由屠睢本人亲自率领,那边与南郡乡党相关的人,只有赵佗,他本是屠睢旧部,但后来却与黑夫走得很近,或许是这点遭到屠睢嫌弃,此子近几年混的不温不火。
  
      东路军,由豫章郡尉殷通统帅,直接调用了许多豫章兵民,驻扎在余干,那里是干越人的地盘,与其他越人不同,文明程度较高,早早投靠了秦朝。
  
      县令吴芮还是黑夫、赵佗的拜把子兄弟,当时黑夫职位不高,吴芮还没太大感觉。可现如今,只要他一提黑夫之名,那些从中原来的,鼻孔朝天看不起“蛮越”的官吏,都要立刻肃穆起来。
  
      吴芮从这种关系里捞了很多好处,虽是干越酋长,但帮秦吏捉捕起其他部落的越奴,却一点不含糊。
  
      再加上,殷通很倚重黑夫的旧部,所以据利咸所知,吴芮在殷通手下,还混得不错,干越与东瓯往来密切,有他为向导,东路军进展也比较顺利。
  
      但途径南野县的中路军就不一样了,那位贾将军,手下有大把的亲信宿将。奉命听其调遣的庐陵县尉东门豹、南野县尉小陶,如今根本说不上话。东门豹想要争取前锋之职,却被安排押送后军,小陶也只能负责后勤。
  
      派系之争,哪朝哪代都有,也无可厚非,谁会放着自己嫡系不用,去信赖外人呢……
  
      但眼看那贾将军一意孤行,大军深入岭南后,竟贸然树敌,对本可以争取的梅部开战,小陶急得给利咸写信。说这和黑夫密信里“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作战方略,完全不同……
  
      了解了小陶的处境后,利咸大摇其头,对季婴道:“去年吾等就曾商议,南征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亭长,可小陶呢?一味认为百越不好打,可实际上,这本就不是好不好打的问题,皇帝决定之事不会改变,若不是亭长为帅,就得换成其他人。”
  
      他一摊手:“这下好了,屠睢为帅,除了东路军的殷郡尉是自己人,其余偏师副将也皆是外人。昔日在亭长麾下,威震南疆的安陆子弟,如今只能看看辎重,吃着灰土,看别人立功。”
  
      季婴有些着急,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这群袍泽,早已成了一个利益攸关的整体,有功一起立,有钱一起赚,有糖一起吃,是他们私底下的约定。
  
      眼下仗是打起来了,东门豹、小陶等兄弟却被边缘化,根本捞不到好处啊!
  
      “如今吾等就像是小婢养的儿子,不受待见。”
  
      他爆了句粗话,又试探地说道:
  
      “你看,是否要问问亭长……”
  
      “休要事事皆烦亭长!”
  
      利咸却脸色一板道:“亭长如今不仅是胶东郡守,亦是北征监军。我近来听闻,公子扶苏未能剿灭贼寇,大军久驻海东,那边也有一堆烂摊子等亭长收拾,他就算有精力为吾等排忧解难,职权所限,又岂能管到南方来?”
  
      “那该怎么办。”
  
      季婴翻了翻白眼,如今这情形,他们这群豫章地头蛇,反而受制于人,心里未免不痛快。
  
      “急什么!”
  
      利咸冷笑:“既然诸将轻视百越,以为能摧枯拉朽,又慢待南郡旧部,不用小陶之策,那吾等也只好不言不语了!少了吾等相助,此战,当真会处处顺利?眼下隆冬时节尚好,等开春入夏后,这群北人,就知道南方的可怖之处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