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09章 货殖
来自齐地四郡的大商贾,已站在厅堂门外,一共十二人,看那穿着打扮,只以为为皂隶小厮,绝对想不到,他们人人皆是家累数百金的富商。
  
  众人相互之间并不陌生,普通的贩夫贩妇,往往局限于一乡一邑,中等的商贾,也只在郡县内扬威,可若想到达“百金”的程度,跻身大商人行列,往往少不了和同行打交道。
  
  所以他们之间,或是相互合作的伙伴,或是曾有过节的对手。但现在,却都和和气气地见礼,商场之上,追逐的无非是一个利字,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自从秦灭齐侯,商人的最大的敌人变成了同一个:官府!
  
  相互寒暄后,大伙也讨论起共同关心的话题:“今日胶东郡守忽然送帖,请吾等至此宴飨,不知是为了何事?”
  
  “恐怕筵非好筵啊。”
  
  来自琅琊的商人管宴面露忧虑,这些年秦朝对商人的政策,让他觉得,但凡官府找,基本没什么好事!
  
  “然也,秦人最厌商贾。”
  
  众人纷纷附和,秦朝法家执政,从商鞅时代起,就极度讨厌商人。商鞅认为,商贾喜欢四处流窜,最不听话,一个商人从事末业成功,就会引得十个农夫不好好种地,所以必须抑商。
  
  首先,把盐铁等事关国运的东西一律收归官府所有,加重商税,酒、肉等皆课重税,使从业者无利可图。
  
  同时,又在律令里,降低商贾的地位。昔日天下七雄,秦国商人最贱,与赘婿并列,一旦有徭役、战争,商人总是最先被征发。秦国军队明文规定,不必怜惜商人及其子孙的生命,无论什么脏活、累活、危险活都要派他们去干!
  
  这种情况下,秦国商业基本被官府控制,顶多在官府控制不到的边地,出了乌氏、巴清这种夷狄大商,但最终也被朝廷招安,做了红顶商人。
  
  黑夫他们家的南郡红糖之所以能成功,也是立足于江南这块处女地,钻了法律的空子,可也没自由几年,如今遍布江淮的糖坊,统统收为官营。
  
  但东边的齐国,却与秦走了完全相反的路线,早在太公望时期,齐国处濒海盐碱之地,不适于农耕,于是因地制宜,通过工商业来拉动经济,终成鱼盐之国。
  
  齐桓公时,管仲进一步提出了“本肇末”的观点,士农工商皆国之柱石,设工商之乡,还鼓励商贾将鱼盐运往梁、楚,为齐国赚取外快。
  
  田氏虽为卿大夫,却亦是靠海鱼、木材来收买人心的,对商贾也很宽容。两百年来,齐贾遍布关东,巨贾们可与封君分庭抗礼,公然穿紫衣招摇过市的不在少数……
  
  可这种商业繁荣的黄金时代,在田齐灭亡后就结束了,秦朝将关中的政策搬到齐地,下令禁止商人衣丝乘车,禁止商人及其子孙做官,并规定商人要交纳加倍的人口税……
  
  秦始皇东巡时,甚至将“上农除末”刻在琅邪台上,作为国策,公布于天下!
  
  齐地商贾的好日子结束了,十年来,不论是从事农、牧、渔、矿山、冶炼,还是奢侈品的商贾,都举步维艰,社会地位一落千丈,还要提心吊胆,生怕被官府随便安一个罪名就抓起来。
  
  所以今日,十三名巨贾,才穿得比普通百姓还寒碜!……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齐人八百年的重商传统,绝非一朝一夕改变,这种抑商政策,并没有彻底打垮齐地商贾。相反,齐地流传着这样的话:
  
  “由穷变富,务农不如做工,做工不如经商,女子做手工不如卖俏……”
  
  秦朝虽然抑商,也不见得工匠和农夫日子好过,巨额重税摆在那,老实巴交做工做农,依然过得贫苦,投机博利的收益反而更大些。
  
  在齐地,因为秦吏稀缺,官府也无法像关中那样,管到基层。市肆里闾,依然是商贾的天下,临淄、即墨,这些通邑大都之中,至少有三十几种行业,每一种行业都有垄断的大商人,每年的收入远超黑夫这“两千石”工资十倍百万!
  
  “羊肥了,就会被杀,韭长了,就会被割!”
  
  琅琊商人管宴对秦朝意见不是一般的大,冷冷道:“二三子可别忘了算缗之事!”
  
  众人皆叹息,原本他们还能盈利,可自从那项政策出台后,经商已经无利可图。
  
  齐地商贾的富裕,被东巡的秦始皇看在眼里,去年,皇帝回到咸阳后,除了将一部分齐贾强迁到关西外,还在丞相李斯提议下,颁布了一项针对商贾的新政策。
  
  凡属工商业主、高利贷者、囤积商等,不论有无市籍,都要向官府财产数字,并规定凡二缗(一缗为一千钱)抽取一算,即二百文。而一般小手工业者,则每四缗抽取一算。这叫做“算缗(mín)”。
  
  官员、长者和军人外,凡有马车的,一乘抽取一算,贩运商的轺车,一乘抽取二算,船五丈以上者,亦抽取一算!
  
  若有隐瞒不报,或呈报不实者,没收全部财产!并罚戌边一年!
  
  这是公然向商人收“财产税”了,此策一出,天下商贾哀鸿遍野,盈利较多的行当还好,利薄者,直接就入不敷出了。
  
  很多人都萌生了:“不做商贾还不行么?”的念头。
  
  但秦朝又严禁土地兼并,堵死了他们以钱帛购田置不动产的可能性,商人们进退两难,发现唯一的选择,就是将自己的生意,贱卖给官府,从私营变成官营。
  
  管宴悲观地说道:“此番召吾等来此,恐怕就是为了此事!我听说,先前皇帝颁布算缗令,是为了筹集南征、北战和骊山陵、长城的钱,如今南北同时开战,骊山陵好像又追加了十万名劳役,更需要钱,肯定又要拿吾等开刀!”
  
  众商贾纷纷点头,也有脑子灵活的人质疑,就算要割韭菜,在临淄、琅琊割不就行了,将他们叫到胶东来算什么?
  
  “汝等别忘了,那尉郡守,他可是北征监军!说不定,是摆下筵席,只要进去的人,不拿出百万钱来,谁也不许出这道们!”
  
  管宴有些悲愤:“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官府看来,吾等的罪,就是有钱,就是富裕!”
  
  在齐地商贾圈子里,管宴说话还是管用的,他不仅是琅琊大贾,亦是数百年前齐相管夷吾的后代!
  
  管仲虽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可他的后人却混得很惨,家族早早衰败,守着一个小邑度日,等田氏代齐侯,连那小邑也没了,只能捡起祖宗的老本行,开始经商,或许是这个家族的确有经商的天赋,不过百年,变成了齐国大贾之一,家富数百金。
  
  被管宴这么一说,十多名商贾越发提心吊胆起来,只感觉这道们就是黄泉蒿里,而黑夫就是那索命的黑面鬼伯……
  
  正在此时,却响起了一个异样声音。
  
  “管君此言差矣,胶东守尉君一向待四民一视同仁,并未对本郡商贾大加戡伐。甚至在朝廷颁布算缗之策时,他还上书劝谏,阻止皇帝追加一项告缗律。那律令说,有敢于告发的人,政府赏给他没收财产的一半!若此律推行,吾等早被人状告,送到边境服苦役去了,如今郡守有召,还不知说什么,二三子就妄加中伤,恐怕不妥吧!”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个四十余岁,留着八字胡的商贾笼着袖子,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有人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刀间。”
  
  这刀间乃胶东人,亦是大商贾之一,却是做隶臣妾生意起家的。
  
  齐地的商贾好种养家奴,但都把奴隶看成最不值钱的东西,不如牛马,时常虐待,随意贱卖送人,如弃草芥。
  
  但这刀间却不同,他把这些奴隶看作宝贝,到处购买精明强干的奴隶,并不直接加以役使,去干粗活重活,而是教授他们技能:年轻貌美的女奴教以房中术,赠送给地方官员,搞好关系。强壮的男奴训练成武士,用来保护他的贸易。聪慧的隶臣则让他们学识字、算数,为他经营产业,获取利润。
  
  就这样,刀间靠着隶臣妾,成了胶东首屈一指的大富。他待奴隶不薄,生活过得比普通的平民还好,以至他们“宁爵毋刀”,意思便是,宁可不改变奴隶身份,不要平民享有的自由,也不愿离开刀间……
  
  虽然刀间乃胶东巨贾,但却被其余商贾轻视,更为人诟病的是,在算缗令公布之后,富豪皆争匿财,打算联合抵制此策时,刀间却叛变了,他跑到即墨,自愿捐出家财的三分之一,充作军费。
  
  自那之后,刀间便成了胶东郡守府的常客,去往海东的新航路开辟后,黑夫更几乎每月都要召见他,庞氏等齐贾都觉得,刀间八成是在帮官府筹划,如何宰割他们……
  
  管宴也就这些年被宰割得太狠,抱怨几句,虽然背地里没少骂刀间,此刻看到他本人,还有其身后跟着的两名秦吏,却立刻就怂了,拱手道:“刀君,你没少与我打交道,我这人虽然口不择言,但觉无中伤郡守之意。”
  
  “管君乃管夷吾之后,又是琅琊商贾之首,亦是我的前辈,我自然知晓你的为人,不过……”
  
  刀间笑道:“不过,隔墙有耳,这些话,还是少说为妙!二三子,郡守此番召诸位来此,是有一件大好事要宣布!眼下郡君将至,还是快快随我去拜见吧!”
  
  “大好事?”众人面面相觑。
  
  刀间一副黑夫代理人自居的模样,做了个请的姿势,邀众人入堂。
  
  ……
  
  商贾们政治地位低下,虽然堂内摆着案几,却官员不发话,无人敢坐。
  
  上位者总是后到,过了一会,黑夫才姗姗来迟,他面容和蔼,让众人不要拘束,都坐下,但随即却说了句诛心的话。
  
  “二三子方才对朝廷国策的抱怨,对算缗法的不满,对我邀诸位来此目的的揣度,本吏都听到了!”
  
  “这……”
  
  除了事不关己的刀间外,堂下众人都吓得重新站了起来,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而那琅琊商人管宴,则直接吓得趴在地上,为自己图一时嘴快后悔不已,秦始皇东巡时颁布的“诽谤罪”还生效着呢,他不住顿首:
  
  “小人一时失言,还望郡守恕罪,饶命!”
  
  黑夫却笑道:“恕罪?饶命,你说的都是实话啊,朝廷在剪羊毛,割韭菜,在竭泽而渔,何错之有?”
  
  “啊?”
  
  堂下的十三巨子都懵了,相互看看,都以为自己听差了,封疆大吏的黑夫郡守,怎么忽然说起朝廷的不是来了?
  
  “刀间,将我的奏疏,读给他们看看!”
  
  胶东商人刀间积极与官府靠拢,黑夫也投桃报李,让他做自己在商贾圈子的代理人。
  
  刀间接过那份奏疏副本,大声念了起来。
  
  “臣胶东守黑夫再拜言,闻丞相请行算缗,此乃安邦之法也,可使奸佞商贾出其私利以资国,然臣以为,天下皆可行算缗,唯齐地不可……”
  
  听到这句“唯齐地不可”,所有商贾都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难道那刀间没说错,这位郡守,当真在为他们这群被踩到泥巴地里的商贾说话?
  
  刀间继续念道:“齐地群盗作乱初定,民生未复,商贾货殖,可使民以其有易其无,不亦课税过重,使物价贵,此其一也。””海东贼寇未平,官府船舶载粮运兵,已捉襟见肘,臣欲使商贾助之,其出力颇多,故不亦算缗,此其二也。“
  
  “齐地与关中,风俗大异,昔日,太公望封于营丘,地咸卤,人民寡,于是太公劝其女功,极技巧,通鱼盐,顾齐冠带衣履天下。其后齐国中衰,管子修之,设轻重九府,关市讥而不征,使齐富彊至于威、宣也。”
  
  “虽然,齐人重贾,使其将卒征战亦如市肆卖力,是为亡国之兵也。然齐贾果能兴巨利,若能合其力而为官府所用,上则富国,下则富家,所得之利,必数倍于算缗!此其三也!”
  
  “陛下虽欲移风易俗,然治郡,亦当因地制宜,何不使齐地诸郡为特例,暂免其算缗。令商贾听命于少府、金布曹,使为国牟利于海东、辽南,假以时日,或可为国添乌氏、巴清之巨利,海东财货,亦能入于咸阳……”
  
  刀间读完,众人已十分激动,黑夫紧接着道:
  
  “而陛下的回答是……可!”
  
  当然,秦始皇这短短一个字,可以理解为:可以试试,但要是试了不行,你这黑厮就滚回来领罪吧!
  
  朝廷现在,太缺钱了。少李斯和少府开始收财产税,也是迫不得已。黑夫估摸着,再这样下去,少府会疯狂到直接给天下富商定罪抄家了。
  
  虽然这群人也不干净,但这样竭泽而渔,也不是长法啊,而且也与黑夫的计划相悖。
  
  所以,黑夫提出,利用齐地商贾,可以让朝廷得到比直接收税更多的利益,考虑到日渐匮乏的府库,秦始皇虽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此时,众商贾已经朝黑夫顿首了:“郡君果然对四民一视同仁!”
  
  黑夫淡淡地说道:“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我家中亦有亲戚经商,这点道理,本吏还是懂的!”
  
  “郡君贤明!”
  
  这下,连抱怨连连的管宴也由衷感谢了,一千钱抽两百,就意味着,他们每挣一百万,就要交出二十万钱给官府,这还不算极重的关市之税,可以说,帮商贾们回了好大一口血。
  
  但他们仍有担忧。
  
  因为大伙都听出来了,这不是单纯的取消,而是一次对赌……
  
  可现在,黑夫已经替他们做了决定,后悔也来不及了。
  
  却听黑夫道:“陛下已下诏书,从一月起,齐地四郡将与天下其他郡县不同,暂停算缗,作为一块特殊区域,由官府牵头,货殖海外。从第二年起,务必挣到比算缗更多的钱,经海滨之利,济府库不足!”
  
  “故称之为,‘经济特区’!”
  
  “经济特区?”堂下十三巨子大眼瞪小眼,对这奇怪名词摸不着头脑,但陈平萧何等人,则是早就习惯了。
  
  黑夫却在堂上美滋滋地意淫道:
  
  “后世会不会有这样一首歌呢?”
  
  “秦始皇三十四年的春天,有一个黑大汉,在中国的东海边,划了一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