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21章 天罚
    秦始皇三十四年八月下旬,碧蓝的朝鲜南海岸,五艘艨艟正扬帆向东行驶,但它们南边不远处,一场风暴正将袭来。
  
      听到侯哨警报后,负责这支远征舰队的尉阳匆匆来到甲板上,猛烈的风吹得他睁不开眼,数里外,滚滚而来的浪快有船高。
  
      他暗道不妙,正巧一个神621色慌张的中年人也来外面眺望,便在风中大声吼道:“徐夫子,你不是说,这时节不会有北风么!”
  
      徐福也望着远处席卷而来的风暴,目瞪口呆,但心里也是委屈异常。
  
      “这片海域,我都未曾来过,岂能事事笃定?”
  
      这的确是徐福未曾探索过的海岸,他们的这次远航,开始于一个月前,随着商贾的“易深入,几乎所有马韩部落都倒向了秦朝,扶苏亲帅三千兵卒,在商贾和几个马韩部落的引领下,开始向东进发。
  
      据最新情报,沧海君最后的据点乃是东濊的临屯邑,此邑在半岛的另一端,东临大海,为了防止沧海君狗急跳墙,从海上逃窜,胶东方面认为,应该派出一支船队,去海上堵截。
  
      尉阳自告奋勇,接下来这桩活,徐福也被黑夫撵来同行,论海上探索,还是他最有经验。
  
      一行五艘艨艟,每船百人,于七月下旬从成山角出发,抵达韩城后休憩了几天,旋即沿着马韩海岸线,向南行驶。
  
      五日之后,海岸线陡然偏转,变成向东,从这开始,船队就进入从未涉足的领域了……
  
      为了这次远航,船上装满了食物,黑夫还让仓禀发给他们大量菽豆,此物易于保存,若是淡水充足,还能用农家新发明的法子,发豆芽吃,是海上航行不错的副食。
  
      黑夫是害怕船员在船上呆久了,吃不到新鲜蔬果,会得坏血病,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虽然边走边探索,使得航速缓慢,但好歹是远远靠着岸行驶,遇上容易停泊的海湾,船队也会派人坐着小船,下去搜索一番。
  
      就是在半岛南岸,他们遇到了名为“弁韩”和“辰韩”的部族。
  
      “弁辰之人与马韩人形态不似,马韩皆矮小被发,弁辰则略高大,好纹身,褊头,其言语亦大为不同。弁辰亦擅耕作,此处土地较马韩肥沃,善种稻,作缣布,有邑聚,各有君长,且能冶铜……”
  
      尉阳在自己的《航海日记》上如此记述,听船上的马韩人翻译说,弁辰的孩子出生之后,便让孩子的头整天靠在一块石头上,目的是希望孩子的后脑部平扁,大概是认为这能长寿?所以见到的人皆褊头。
  
      而且好笑的是,弁辰的民居建筑,是一种井干式木楞房,好似中原的牢狱。
  
      军情如火,他们只是停下取了淡水,换了点食物,没有在弁辰之地耽搁太久。船队继续向东行驶,进入一片群岛密布的海域,徐福指着东南方告诉尉阳,这其实是个海峡,在东南方,还有一片群山森林密布的陆地,或许就是九州外的另一个州……
  
      “也许只是个大岛。”
  
      尉阳如此复述他仲父黑夫的话,没怎么放在心上。
  
      就在航程进入第十二天时,洋流却忽然变得不稳,因为害怕撞到支离破碎的海岸暗礁,船队离陆地稍微远了些,却没料到,竟遇到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风!
  
      此处距离陆地十余里,能隐隐看到海岸线,若是经验不足的船长,肯定会匆忙靠过去,躲避这场大风,但徐福制止了尉阳。
  
      “这片海域暗礁密布,眼下又是退潮之时,贸然靠过去,被风一吹,便可能触礁!”
  
      在这种情况下匆忙靠岸,便可能沉船,最好的办法是斜向行驶,让船保持在离岸不近不远的位置,一旦看到可以泊船的海湾小岛,就立刻靠过去!
  
      尉阳咬咬牙,眼下,只能尽力想方设法,把船从险境中解脱出来了。
  
      他们很幸运,不多时,一道狭窄的海湾出现在眼前,船队连忙赶在风浪变得更大前,向那边靠拢,这时候必须依靠风帆和舵,让船不要在狂风骤吹下偏离方向。
  
      徐福用自己多年来的海上经验,让水手们将双桅的帆斜拉着,让它侧面受风。这样,可以用最小的帆面借风力斜进,把船身最结实的部分对着浪头,并维持原有航向。
  
      四艘艨艟顺利冲到了柔软的沙滩上,立刻抛锚,一边一个,把船稳稳地停下来,海底是粗沙石,吃得住锚。随着潮水涨起,它们会重新浮在海面上,停在水深三丈的地方,艨艟个小,搁浅也无事,一行人往海里一推即可。
  
      但依然有一艘船驶偏了方位,直接朝海湾边上尖锐的礁石群撞去!满船惊呼后,船重重撞在岩礁上,无数人落海,船头也破了个大洞,海水飞快涌入……
  
      那艘船必须放弃,一整个晚上,尉阳都在忙着救人,但那艘船的船员,还是死了三分之一……
  
      四艘船停在沙滩上,在风浪拍打下,倾斜得厉害。浪头跳得比船顶还高,以迅猛不可阻挡之势,从船头到船尾,扫过甲板。风帆已经降了下来,桅杆摇摇晃晃,船板咯吱咯吱地响,仿佛下一次,就会被浪花打散,让人心惊胆战。
  
      除了船长和少数人,所有人都不敢在船上呆了,他们就这样瑟瑟发抖地站在岸上,躲在海岸岩洞里,希望天亮时风暴会减弱下去,但是希望落空,次日天亮时,狂风比以前更猛烈,海面浊浪滔天,而仅剩的四艘船里,有一艘桅杆折断,也已废了。
  
      “孺子,看到了么?”
  
      尉阳自加入舟师以来,还没经历过这么大的海浪,咬着嘴唇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船,徐福却哈哈笑了起来:
  
      “海就像女人,脾气捉摸不定,昨日可能对你百般柔情,今日或许便乌云蔽日,怒涛拍岸,要将你撕碎。”
  
      唏嘘一阵后,徐福又叹道:
  
      “可不管脾气如何,男人还是离不了女人,就像你我离不开海一样。”
  
      一直到了第三天,剧烈的风暴才渐渐平息,数百人惊魂未定地回到船上,发现船舱进水,食物多半被水浸泡过,不赶紧暴晒就要发霉,倒是黑夫让他们带的菽豆,被海水泡了一天一夜后,居然发出了嫩芽……
  
      喝完豆芽汤,待到风平浪静后,四百余人挤在四条船上,继续向东进发,这之后不过两日,负责远眺的水手大喊:
  
      “五百主,海岸走向又变了!”
  
      果然,海岸再度偏转,蜿蜒向北。
  
      “快到了。”
  
      尉阳松了口气,徐福则喜滋滋的在地图上写写画画,他们的航行证明,这片部族林立的土地,的确如黑夫所画,是一个“半岛”。
  
      是夜,船只夜泊时,徐福站在船头,手持牵星板,对照着六壬星盘,测量他们所在的纬度。
  
      后世之人总以为,纬度测量的前提是证明地球是圆的,但即便徐福他们认为大地是平的,也丝毫不影响纬度测量。依靠北极星的高度与地面夹角来测定纬度,在北半球非常适用,精确而方便。
  
      “郡守将牵星术引入到军中,斥候测得,那沧海君最后的据点临屯,纬度三十八度……”
  
      而他们眼下所在的位置,是三十六度。
  
      那股狂风乱流已经完全熄落下去了,接着便是一场可利用的东南风,四艘艨艟撑起它的两面硬帆,借着风势急驶着,它尽量靠岸,帆索扣在右舷上,一路向北。
  
      至此,他们已经完全离开了弁辰地盘,绕到了东濊,数日后,当徐福再次测量纬度时,他们已逼近三十八度。
  
      岸上的岩石都披着无边绿茵,人们还可以看见成群的獐子在树林里和平原上跳跃着,不多时,一座高高屹立在山上的木制城邑出现在眼前,海边还有许许多多的木筏竹筏,很多人在试图将它们推下海……
  
      而在十数里外,有一支黑压压的军队,正跋山涉水,朝这边飞速靠近,那是公子扶苏亲率的大军。
  
      “正好是八月最后一天,合兵于此。”
  
      徐福和尉阳相视一笑。
  
      “看来,吾等来的还不算迟!”
  
      ……
  
      秦始皇三十四年八月最后一天,朝鲜半岛东海岸的临屯城(韩国江原道),这是濊人建立的一个小邦,其实就是个木墙围栏的小寨子,与北边的小邦真番一样,一度臣属于箕氏朝鲜,这也是沧海君最后的流寓之地。
  
      但沧海君长达一年的流窜,也到此为止了。原本沧海君的打算是,避开秦军的锋芒,带着部众在三韩、东濊间流窜,若秦人派军队追击,定会被多山的地貌折腾得疲惫不堪,也会闯入各部领地,引发矛盾,沧海君便能煽风点火,纠集不知秦纠集有多强多大的当地部落,骚扰秦军,使之折戟而归。
  
      可过去大半年间,秦军却改变了孤军深入的策略,改派商贾深入马韩、东濊,用红糖、刀具为敲门砖,与各部建立贸易关系,还用了毒计:各部若无貂皮,可以沧海君部众人头换取货物……
  
      诸部贪秦人之利,沧海君部众屡遭土著劫杀,跟他一起流亡的核心部署本就只有三千余,数月来,竟损失了一千多人。
  
      沧海君只好加以反击,夺取了东濊临屯作为落脚点,此地东临鲸海,眼下,秦军、马韩、东濊数千人从陆路三面包围过来,若不想全灭,就只能指望造船出海,逃到辰韩、弁韩去……
  
      但他们的希望很快落空了,清晨,四艘战船却忽然出现在东海岸,恍如天降!
  
      当黑色的旗帜从船上升起时,当艰难在海上漂浮的竹筏被艨艟毫不客气地撞翻时,又弩机连发,将落水之人统统射死时,沧海君及其部众都绝望了。
  
      秦船虽然不多也不大,但却是全副武装的战船,靠着数十艘竹筏,根本无法入海。
  
      逃了一路的众人无力地跪在海滩上,他们知道,接下来,唯有一死了。
  
      “天罚,这就是天罚……”
  
      沧海君身边,一位衣着打扮,明显来自中原的白发老者嗟叹道:
  
      “我乃明致天罚,移尔遐逖。这就是我认识的秦始皇帝啊,就像昔日对付燕王喜、太子丹、樊於期一样,若谁触了逆鳞,他的天子之怒,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