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27章 极盛

      献俘完毕后,接下来便是恺歌振旅,这是秦军战胜归来后的惯例,昔日李信、蒙恬、黑夫征匈奴回咸阳,便在北郊举行过,黑夫即兴编了一曲“月黑雁高飞,单于夜遁逃”传唱甚广。
  
      如今在这碣石山下,扶苏带来的三千将士站立整齐,远处海面上,有数十艘楼船鼓起风帆为之助兴。
  
      但唱什么,也很有讲究,一般来说,是选诗经里的歌来唱民间禁绝诗书,官府在重要场合却依旧礼乐笙歌,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就这件事,黑夫和扶苏在漫长的海上旅程中,就沟通过。
  
      “对诸将士而言,一首《东山》最符合吾等心境。”
  
      当时,扶苏喝了几口酒,嘴里开始蹦实话了。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这诗据说是八百年前,周公旦率西人东征,西人徂于东山,怀念西土,经过三年征战,归乡时所作。倒是有几分“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之意。
  
      满打满算,扶苏已经出征一年半了,这数千里征程可不易走,燕赵的征召兵本就没有战心,全程都在干苦力,就连关中的秦兵,一听说要离开海东,心儿就飞回了西方的家乡,高兴于自己不再需要远征异域,但那些被挑中留守的,又仿佛坠入了深渊,怏怏不乐,只能眼巴巴看着大多数袍泽离开。
  
      离开的人固然是欣喜的,尤其是不必走满山老林的辽东,而是直接坐船到碣石,昔日花了三个月的行程,现在十天就到了,扶苏也不由感慨,若来时也能走海路,就不比死那么多人了。
  
      “杨端和老将军,也不必受我之累,逝世于征途。”
  
      扶苏是个放不下的人,他已将那些人命统统背负。
  
      但归乡的士卒,在脑补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中,与亲人重逢的欢乐,也不乏担忧,这些农民的儿子们,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离开太久,家里田地少了劳力是否连年减产?而阔别岁余的妻子,会不会在外面找了野男人……
  
      当时听扶苏一说,那首《东山》还真是全军将士内心的写照。
  
      但不等黑夫劝,扶苏就自己将这念头给按下去了。
  
      “尉君勿怪,是扶苏失言了,父皇他,不会想听这些……”
  
      这是自然,上位者眼里的战争,和小兵卒是全然不同的,秦始皇想听的,是赫赫武功,是大秦天兵摧枯拉朽,将顽抗的小邦夷酋五马分尸,是为帝国开疆拓土,永载史册。
  
      而不是数千、上万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人会关心蚂蚁想什么吗?
  
      接着,扶苏比较喜欢的那首《韩奕》也被黑夫否了。
  
      黑夫对扶苏道:“此诗虽然应景,但满篇皆是韩侯,还有什么‘奄受北国,因以其伯’,恐怕会让人误会,以为公子是在鼓吹封建,甚至有为自己请封为侯之意。”
  
      就像是交给大老板的年终报告,必须斟酌每个细节,不能因为糟糕的措辞,导致士卒们的血汗白流。
  
      扶苏现在已明白了这点,颔首应是。
  
      只是,他心里想的却是:”若真有机会,按自己的想法去治理一方,倒也没什么不好的,扶苏虽没有大才,但是……“
  
      公子扶苏嘴角露出了一丝笑:
  
      “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扶苏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我自问,还是能做到的!”
  
      但这话,扶苏不能说,说出来,秦始皇可不会想孔子那样“晒之”,而是要勃然大怒了!
  
      这一年半付出的一切,死的人,便统统白费!
  
      二人当时在海上琢磨了良久,最后,还是扶苏想到了一点,拍着额头道:
  
      “我也是糊涂,监军在给临屯取名汉城时,就已经找到最合适的诗句了。”
  
      “啊?”
  
      黑夫当时却是听呆了,压根没反应过来。
  
      “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既出我车,既设我旟(yu)。匪安匪舒,淮夷来铺!”
  
      扶苏念了此歌,正是大雅里的《江汉》,讲的是周宣王时,召虎平淮夷之事,海东过去被称之为“九夷之地”,在中原人眼里,淮夷九夷都是蛮夷就是了,勉强能应上,也没有什么忌讳的词句。
  
      “难怪尉君给临屯取名汉城,原来如此!”
  
      扶苏想当然了。
  
      黑夫无言以对,他这个大老粗,真没想这么多内涵,只是想玩个梗而已。
  
      但这诗作为恺歌的确很合适,二人便当场拍板,让军中乐官教士卒唱和,就算不会唱,跟着调子咿咿呀呀也行。
  
      于是乎,此时此刻,秦始皇三十五年的正月初一,整个碣石山,都回荡着这样的声音:
  
      “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
  
      意也好,词也好,皆让秦始皇帝龙颜大悦,一直不知喜怒的脸上,总算有点笑意了。
  
      “扶苏虽一度受阻,但至少得胜归来,未堕大邦之威!自将军以下,吏卒皆当论功行赏!”
  
      这意思就是:算你及格了!
  
      群臣这才连声恭贺,黑夫也松了口气。
  
      “不容易啊,千人扶万人推,扶苏的这份试卷,总算是顺利交上去了……”
  
      ……
  
      按照秦始皇“到此一游”的习惯,在碣石山,自然免不了又要立一座刻石。
  
      叮叮当当,工匠们站在木架之上,在海边的巨石上敲打篆字,再以漆绘之。
  
      不过一日,一篇颂歌便陡然出现在碣石之上!
  
      群臣旁观这一盛景,谒者大声念着上面的秦篆。
  
      “遂兴师旅,诛戮无道,为逆灭息。武殄暴逆,文复无罪,庶心咸服!”
  
      秦皇帝唯我独尊,刻石,讲的基本是他个人的功绩,但扫**,逐匈奴,灭月氏这些,在齐地刻石上已经翻来覆去说好几遍,他自己也有些烦了。
  
      于是在碣石,就只集中说了秦始皇派遣扶苏追击沧海君,以及使屠睢南征百越两件大事。
  
      数年辛苦,数十万人奔走,最后化作石上的只言片语。
  
      作为亲历者,扶苏心情很是复杂,但接下来谒者念出的词句,却又让他精神一振!
  
      “地势既定,黎庶无繇,天下咸抚。男乐其畴,女修其业,事各有序。惠被诸产,久并来田,莫不安所!”
  
      除了奉命拟定石刻的李斯洞若观火外,事先并不知道刻石内容的群臣都心里一惊。
  
      秦政最为百姓苦之的,便是繁重的徭役,但如今,皇帝却公然宣布:黎庶无繇?
  
      此言,颇有停止征战,与民休息之意啊!
  
      “或许,有所改变的不止是扶苏,还有皇帝……”
  
      黑夫看向秦始皇,皇帝依旧高高在上,让人摸不透,这究竟是场面话,还是当真要这样实行。
  
      又或者是,在秦始皇目光所及之内,能打的地方,已经全部打完了,皇帝的征服欲,已经满足?
  
      “等等,好像没完……”
  
      黑夫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暗道不妙。
  
      “差点把乌氏兄弟给忘了。”
  
      多年前,黑夫曾在乌氏兄弟面前大谈西方的花花世界,想要诱使他们一路向西。可现在,却只希望乌氏派去西边的商队走慢点,别太早发现葱岭以西的广袤世界,和星罗棋布的诸多文明,生怕它们会再度引发秦始皇的欲念。
  
      黑夫心态当真变了,他现在只希望,千古一帝那欲壑难填的心火,那无穷无尽的征服之欲,在找到新的柴火前,就自己烧尽熄灭,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而另一边,扶苏心中却万分激动,这一刻,秦始皇帝在他眼中,再度如少时一样,光芒万丈!
  
      “黎庶无繇,天下咸抚。男乐其畴,女修其业,若真能如此,天下才能真正的安定啊……”
  
      不管秦始皇心中作何想,群臣再度夸赞起皇帝之功来,他们恭维道:
  
      “匈奴月氏惧陛下之威而远遁,慕南遂无王庭,大夏之北,长城内外,牛羊遍野,边民再无劫掠之虞,塞北骏良駃騠,实于上林外厩。”
  
      “秦骑已涉流沙而略西域,昆仑天山之间,数十胡人小邦皆愿奉秦为主,异域瓜果,昆山之玉,皆流入中原,饰于朝廷之上。”
  
      “水陆大军共伐沧海谋逆,楼船东渡,朝鲜入贡,今海东已定,东海犹如陛下院中之池,貂尾狸皮,垂于士女之冠。”
  
      “南方百越亦将平定,西瓯君授首,想必过不了多久,秦旗便能插到北向户去,开疆万里,犀象珍珠之器,将多如瓦砾!“
  
      “**之内,皇帝之土!人迹所至,无不臣者。三皇五帝,三代之治,加到一起,也没有今日大秦之盛啊!”
  
      群臣皆拜,大声道:“古往今来,皆不及大秦之盛!”
  
      歌功颂德声回荡在碣石山,所有声音都在告诉秦始皇,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伟大统治者,而秦的统治,在此刻也臻于极盛!
  
      士卒苦于征战,百姓累于徭役,十数年间,流逝的生命和气力,这极盛下暗藏的诸多隐患,蠢蠢欲动的六国复辟势力,这一切污点,仿佛都被花团锦簇的赫赫武功给掩盖住了!
  
      这一次,连最喜欢进谏,给秦始皇泼冷水的两个人,茅焦和扶苏,都默然了。
  
      既然皇帝不喜欢深思高举,自令放为,那他们只能也学着,淈其泥而扬其波,与世同污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时候的皇帝,已经被自己创建的伟业蒙住了眼睛,听不得半句反对意见。
  
      只希望将四面八方能打的地方都打完后,他真的能如石刻所言:
  
      “黎庶无繇!”
  
      现在,只差自南方的好消息了,屠睢半年前斩杀西瓯君,禀报秦始皇说他已经控制了西瓯,准备花上三个月时间,彻底平定,然后就与南越秦军合流,进攻更南方的骆越,一直进军到北向户为止……
  
      按照左右丞相拟好的剧本,这时候,就该有南方的使者抵达,大声宣布捷报!
  
      众人心知肚明,都在翘首以盼。
  
      但一直到碣石门刻的典礼结束,来自南方的使者,却迟迟未到,只是在群臣歌功颂德时,有人匆匆入内,悄无声息地,将一封信交到了丞相李斯手上。
  
      李斯以宽大的袖子遮挡众人视线,抽空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但亦不露声色,只是在无人注意时,擦了擦额头的汗,老头那颗波澜不惊的心,开始猛跳。
  
      等仪式接近尾声,秦始皇等得不耐烦时,李斯才走了过去,在皇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站在黑夫的位置,只能看到,皇帝嘴角的笑没了,李斯每说一句,秦始皇就点一下头,最后,眼中尽是失望之色。
  
      李斯说完后,皇帝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只是面无表情地多喝了杯口酒,便让礼官解散了群臣,让赵高备驾离去。
  
      今日之宴,到此为止!
  
      群臣面面相觑,这和他们想象的剧本不一样啊,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对,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只是到了晚些时候,随秦始皇而去的丞相李斯出来了,点了几位大臣的名。”御史大夫、郎中令、典客、少府,还有……”
  
      李斯看向黑夫,笑道:“还有胶东郡守,陛下有召!”
  
      “我?”
  
      作为诸卿之中唯一的郡守,黑夫有些“受宠若惊”,看了看御史大夫茅焦,茅焦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几位朝野大员立刻到了碣石宫的一间厅堂,进去后,发现里面几乎没有侍者,平日几乎和秦始皇形影不离的赵高、胡亥却不见踪影。
  
      而长公子扶苏,也不在传唤之内。
  
      “臣等拜见陛下!”
  
      黑夫只觉得,准没好事。
  
      秦始皇坐在案后,手撑着头,他连免礼都懒得说,黑夫看得出来,皇帝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愤怒。
  
      见人来齐了,皇帝冷笑道:“李丞相,这种好消息,还是由你来告诉众卿吧!”
  
      “诺……”
  
      李斯艰难地应了下来,轻咳一声,将事情告诉大家。
  
      “刚接到南方急报,将军屠睢在途径西瓯,南攻骆越时,中了越人伏击,挨了毒箭,还没回到桂林,便毒发身亡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