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34章 封侯!
    “伦侯……”
  
      接到诏令时,黑夫的眼珠也瞪成了枣子,昨日在侄儿面前的胸有成竹,完全没了。
  
      秦始皇扔来的这颗枣,比黑夫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他噎着了,正好作出一副惊喜的模样,对着行宫方向感恩戴德。
  
      “还请君侯穿戴上冠冕,随我一同去拜见陛下。”
  
      与诏书一并送来的,还有一整套的衣冠袍服绶带,谒者请黑夫立刻穿上,秦始皇稍后会在殿上,正式宣布他的封号……
  
      黑夫连忙接过,又在馆舍女婢帮忙下,将这些繁杂的衣冠穿到身上。
  
      头顶是有点大的委貌冠,长七寸,高四寸,上小下大,形如复杯,以皂色绢制。
  
      身上是玄端素裳,庄重典雅。
  
      腰间是紫色的绶带,还有一个玉紫圭,可以插在腰带上。
  
      这便是大秦侯爷的标准打扮,黑夫在铜鉴里瞧了瞧,觉得自己还是适合穿武将的甲胄……
  
      “陛下啊陛下,你到底想干嘛?”
  
      这波操作,连黑夫也没看懂,他虽然总把封侯挂在嘴边,说是自己的“理想”,但却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实现……
  
      秦军功二十等爵,最初时只有十六级,《商君书》里,爵级至大良造就到顶了,再往上,就是“封君”,毕竟那时候秦孝公的官方称谓,也只是“秦伯”,哪有封人做侯的资格?
  
      到了后来,七雄将周天子扔到一边,都称了王,秦惠文王才将军功爵扩充,变成了二十级。顶层的十九、二十分别是伦侯和彻侯。
  
      两者的区别,无非是彻侯有封邑,可出关就国,伦侯卑于彻侯,无封邑,因为不需要出关就国,所以又叫“关内侯”,秦王虚封一些民户,让伦侯食其租税。
  
      一百年来,秦国君主对封侯的授予,常常持保守吝啬的态度。这个不难理解,如果最高阶位的授予是开放的,大方的,那么秦国将满朝将列侯多如狗,伦侯满地走。封侯,必须要对国家有大功才行,所以王翦以灭赵之功,亦不得封,曾对秦始皇抱怨说:“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
  
      这种情况到统一后,有了变化。
  
      最开始时,硕大一个秦朝,只有王翦一个彻侯,但等到四年前,王翦去世的时候,除了连灭三国的王贲也顺利登顶外,王离这个迷路将军,也继承祖父之职,做了彻侯。王氏一门两彻侯,遂成为大秦第一军门。
  
      除此之外,李斯先升为伦侯,去年更升为彻侯,毕竟他的地位,与秦昭襄王时的应侯范雎相当,对统一有谋划之功。这也意味着,李斯的荣耀,已经到顶了。
  
      彻侯只有三个,伦侯就有点多了,数数秦始皇琅琊石刻上的名字就知道了:
  
      伦侯建成侯赵亥,这是秦昭襄王时代的老臣;伦侯昌武侯公孙成,这位是宗室,秦始皇爷爷辈的人物;伦侯武信侯冯毋择,这位是破燕赵有功,镇守北方的将军。
  
      近几年,又添了几位:李信逐匈奴,灭月氏,开西域,有大功,两年前封伦侯。
  
      蒙恬筑匈奴,这些年与匈奴、东胡时有冲突,屡有斩获,一年前封伦侯。
  
      这两人有才又有功,要不是因为第一次伐楚的大败,恐怕已是彻侯了。
  
      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病笃告老的叶腾也被升为伦侯,毕竟他可是除了王氏父子外,唯一有灭国之功的人啊,眼看时日无多,秦始皇也给了这位老臣应得的荣耀。
  
      所以这么算来,黑夫,是秦朝第十一位侯,第八位伦侯……
  
      他虽然资历不如以上诸人,但十余年来,南边、西边、东边、北边,像是打麻将似的打了一圈,功劳也不小。
  
      但黑夫却没有半分欣喜,为什么挑这个时候封侯?黑夫有点摸不透秦始皇的套路,这哪是赏枣,分明是赏瓜!
  
      “是要明面上尊我之位,然后顺势调回咸阳,削我之职权?”
  
      “还是先行赏赐,好让我意外之下,感恩戴德,然后去收拾南方的烂摊子?”
  
      在陈平面前谈笑风生的黑夫,此刻内心,却是感谢,困惑,不安,忐忑,种种情绪掺杂。
  
      思索间,行宫已到。
  
      却见殿内,但凡跟秦始皇出来的重臣皆在场。
  
      中车府令赵高笑眯眯地称他:“君侯”,黑夫也报以微笑,心里则呵呵哒。
  
      长公子扶苏朝黑夫拱手,觉得这是黑夫应得的,对秦始皇的用意浑然未觉,这当儿子的比起做父亲的,心机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御史大夫茅焦朝黑夫点头微笑,少府姚贾又在感慨后生可畏了。
  
      还有右丞相李斯,他站在最前方,手里也捧着彻侯的紫圭,目光与黑夫对到了一起,含笑致意。
  
      但内心,却满是警惕。十年前,李斯与黑夫在咸阳宫初次相见,黑夫是个初来乍到的郎官,渺小得像是李斯脚边的老鼠,还是只有点用的老鼠,所以李斯能与他和颜悦色,眼神却高高在上。
  
      可这一刻,他与黑夫的地位,又近了许多,后浪汹涌而来,前浪开始要担心背后了……
  
      其他人等,多半都怀着羡慕的目光,三十余岁便封侯,功成名就,这是无数人的梦想。
  
      对以上诸人,黑夫只是匆匆还礼,立刻看向了端坐君榻之上的秦始皇帝。
  
      黑夫作战战兢兢状,对皇帝下拜,大声道:“黑夫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种恭维的三呼万岁,是胶东搞出来的,但秦始皇似乎是听腻了,面无表情。
  
      按照礼制,黑夫需要拜,一辞,一受,二拜时,他说道:“陛下不以臣卑鄙,封臣以伦侯之爵,臣何德何能,能得此殊荣,惶恐至极,不胜犬马怖惧之情!”
  
      “卿有功,当。”
  
      秦始皇言简意赅,又让太史令胡毋敬念出秦朝第十一份封侯诏令:
  
      “维元初六年三月甲子,制诏以胶东守黑夫为伦侯。曰:‘朕承天序,稽宗庙之灵,扫**,一天下,平四夷八荒,黑夫克咸厥功,故建尔于侯卫之爵。侯卫朕躬,保乂秦邦,宣力四方,于戏!实惟秉国之吕,旁祇厥绪,时亮天工,可不慎与!勤而戒之!’”
  
      一般人还真听不懂,黑夫也只晓得大致内容:皇帝说,你这小子过去干的不错,所以封你做侯,你可要好好做,不要让朕失望……
  
      他立刻三拜,努力让自己语气激动欲泣,委貌冠的穗子垂到了地上:
  
      “陛下隆恩,臣必不负厚爱,生当郧首,死当结草!”
  
      秦始皇却只是平淡地抬起,让他免礼,群臣也齐声道贺。
  
      然后,便是宣布黑夫的封号了……
  
      伦侯虽然掺了水,且不是实封,但也是有前缀有封号的,比如赵亥是“建成侯”,冯毋择是“武信侯”,都是挑了好的寓意,另带他们的功绩。
  
      黑夫心里却有些忐忑,他就怕秦始皇来个“公厕侯”“黑侯”之类奇奇怪怪的东西……
  
      事实证明他多想了,秦始皇今天很严肃,为黑夫挑的封号,用意也很深远!
  
      “卿为秦邦侯卫,朱英绿縢,二矛重弓,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及彼夷越,莫不率从,当为朕昌大南疆,曰:昌南侯!”
  
      ……
  
      昌南侯,此号一出,秦始皇封侯的用意,便一下子明白了!
  
      一来,是应了黑夫建的南昌城,二来,是希望黑夫接下来,可以继续昌大南疆——这是黑夫当年玩梗的原话,到头来却坑到自己了。
  
      “真是一语成谶啊!”
  
      群臣恍然大悟,黑夫则有点脑壳疼,暗暗吐槽:
  
      “封侯糊脸,这种事,也只有你秦始皇帝干得出来啊!”
  
      封侯典礼之后,秦始皇还当着群臣的面,问了黑夫一个问题。
  
      “昌南侯,若朕用你之策,任你为主将,两年平定越地、越人,可能做到?”
  
      好家伙,皇帝也学会了讲价,上次说半年,这次加到了两年,大概已是秦始皇的底线了……
  
      不同于上次屏退众人的君臣密谈,这次,秦始皇是当众发问,黑夫也只能立刻回答。
  
      有了之前的一系列铺垫,先是升陈平爵,让他无法再做黑夫的门客以示警告。又用“昌南侯”的侯名糊黑夫一脸,此刻黑夫若还敢说不,他就彻底凉透,可以回老家钓一辈子鱼了。
  
      这时候,不行也行!
  
      黑夫只能大声道:“臣能办到,必戡平百越,使蛮越率从……”
  
      秦始皇总算露出了一丝笑,这是君主与臣子博弈后,取得完胜后的心满意足。
  
      与人斗,当真其乐无穷。
  
      他又板起脸道:“军情如火,一天都不可耽误,朕会让人将虎符、任状、旗帜、调令备齐,你即刻启程,先去将南疆情势稳住!再将需要兵卒、人手、辎重回复咸阳!”
  
      “诺!”
  
      黑夫应诺,却又道:“陛下,臣此番孤身南下,恐不易着手军务,故臣……想从胶东带一个人走,望陛下允之!”
  
      秦制,官员调职,不得将属下带走,秦始皇心中有一丝不悦:“莫非是那陈平?”
  
      陈平在对匈奴的战争里,曾随商队去到匈奴王庭,留书离间单于父子,故秦始皇知道其事迹,知道这是个诡诈聪慧之人,有点兴趣,本欲让朝廷征辟,但陈平却宁可让功,让自己长期保持在卿爵之下,做黑夫的门客,也不愿意当真正的秦吏。
  
      “不是陈平。”
  
      黑夫笑道:“陈平已是左庶长,乃官府长吏,岂能再作为门客,被人支来使去?他何去何从,皆听朝廷调遣,与臣再无关系。臣想带走的人,只是个擅长管理粮秣的小吏,叫萧何!”
  
      ……
  
      ps:
  
      李斯已为彻侯:“斯,上蔡闾巷布衣也,上幸擢为丞相,封为通侯,子孙皆至尊位重禄者,故将以存亡安危属臣也。”——《史记.李斯列传》通侯是汉代避刘彻讳,才改的名,也叫列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