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38章 搜粟
    秦始皇三十五年,孟春之月,位于帝国东方的“东海郡”,淮水边的柳树开始抽出嫩条,但天气依然寒冷,南昌亭亭长缩在屋内,烤着炭火,懒洋洋地扒着妻子刚煮出的粟饭,却听到外头一声呼喊。
  
      “亭长,有官船来了!”
  
      南昌亭长连忙出门一看,果然,一艘吃水很深的三百斛船正在泊岸。
  
      这一看就是在淮泗、江东之间往来的官船,风帆是崭新的,船刷了漆,甲板上还有两名身着黑衣的中年秦吏在交谈。一位年轻君子在船舷处吆五喝六,让亭长派人来帮忙系船,态度很不客气。
  
      南昌亭长侯在岸边,已看清楚其中一名官吏头戴板冠,腰上还佩着铜印黑绶,这是秩比六百石以上的标志,岂敢怠慢,立刻张罗人手帮忙。
  
      “萧禄。”
  
      船上的“大官”萧何皱眉,对年轻人斥道:“你无官无爵,出门在外,与人说话客气些。”
  
      “诺。”
  
      萧禄缩了缩脑袋,身为长子,萧何一向待他很严格,更何况,这次南下,父亲本不想带他,是他苦苦哀求,萧氏族人也力劝,说萧何去南边,身旁不能没有至亲照应,萧何才勉强同意。
  
      与萧何交谈的官吏哈哈一笑,张口道:“萧君,年轻人,张……张狂一点实属寻常。”
  
      此人名叫周昌,是泗水郡卒史,他有个小毛病,口吃。历史上,正是周昌和邓艾一起创造了“期期艾艾”这个成语……
  
      周昌此行背负使命,护送被昌南侯任命为“搜粟都尉”的萧何南下。顾名思义,这个千石官职专管征集军粮之事,是将军幕府中举足轻重的人员。
  
      将军昌南侯从另一条路南下,经南阳至南郡,让萧何在豫章郡与他汇合……
  
      黑夫的信里还提了件事,那就是让萧何沿途帮忙征辟些人才,以补幕府之不足。
  
      只可惜,黑夫点名要的人,萧何都没抓住。
  
      一想到很快就将抵达江南地,萧禄又面带愁容:
  
      “父亲没征到那狗屠樊哙,还叫他跑了,也不知昌南侯是否会愠怒。”
  
      黑夫也是离奇,点名想要的人,第一个就是个屠狗辈,也不知他是从哪听说的名字。
  
      萧何知道,那樊哙是刘季好友,为人豪气,颇有胆略,一身武艺,有十人之敌。
  
      但樊哙一听萧何说要征他南下,先支支吾吾,说欲回家告别老母。结果第二天萧何派人去一问,竟是人去屋空,樊哙这厮,带着家人,连夜跑到沛县周边的山泽里去了!
  
      放樊哙出城的小吏叫任敖,也一并跑了……
  
      乡里乡亲,萧何也没有穷追不舍,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苛政猛于虎,逃戍如逃死。”
  
      而黑夫点的另一个人,周勃,萧何一询问,才得知也早就远戍塞北,好几年没回来了。
  
      县中其余官吏,如夏侯婴、周苛诸辈,知道征百越是差事,第一次战争去的人,十死三四,皆不乐南行。当地豪贵吕禄、王陵、雍齿等辈更不必说,态度消极冷淡。
  
      按照黑夫早年向秦始皇提议的“南人戍南,北人戍北”,这场战争,乃淮汉以南诸郡出人,不关泗水郡的事,萧何本就不想害这些乡党,见状也不强迫,征辟不成,便两手空空地上路。
  
      倒是同行的卒史周昌,久闻昌南侯之名,又羡慕萧何、曹参四年内飞速升官,挺有兴趣去南军效力。
  
      可一个周昌,不知能否让昌南侯满意,这是萧何父子忧虑的事。
  
      周昌建议道:“萧君,昌南侯不是说,要在南郡再征……征一次兵,耽搁些许十日,与萧君三月会于豫章。既然时间充裕,不如在沿途郡县,看看有无壮士,一并带去。”
  
      “只好如此了。”
  
      萧何颔首,随即将南昌亭长唤来,问后得知此地叫“南昌亭”,不由与周昌、萧禄相视而笑,竟与他们的目的地同名,也是巧了。
  
      又得知淮阴县城,就在河边两里开外,乘车过去仅需两刻。
  
      说做便做,想着沿途抓几个“壮士”应付黑夫的萧何,决定让周昌看着船,自己带人去城里走走看看。
  
      出发前还嘱咐众人,将官吏服饰脱了,穿上常服,不要引起地方骚动,一路来民生艰难,萧何很排斥地方官大张旗鼓的奢侈接待。
  
      虽然心里不太乐意南下,但在其位谋其政,坐在车上,酷似一位文士的萧何,也不住远眺阔野,观察此地形势,对儿子道:
  
      “淮阴阻淮凭海,乃兵家要地也,春秋时,夫差欲通中国,道出江淮,即从事于此。”
  
      当年吴王夫差为了争霸中原,不惜动用举国之力,在江淮间开凿了一条运河“邗沟”,吴船遂能繇此而北,淮阴就成了水陆冲要,淮水冲刷而成的平原一片沃野,有开殖之资,四通八达的水网,又有漕运之利。
  
      “昌南侯欲先平闽越,此地必为中原粮秣南下之枢纽,可在南昌亭筑一大仓,屯粮十万石!”
  
      思索间,一行人已进入淮阴县城。
  
      他们虽是便服,但手持千石大吏的符节,守门的兵卒连忙让道。
  
      萧禄一马当先,年轻人心性好玩,忍不住左顾右盼。
  
      时人以淮北泗水、陈、汝南、南郡为西楚;彭城以东的东海、江东为东楚;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为南楚。三楚习俗略有不同,第一次出远门的萧禄看到与淮北有异的衣着,物产,觉得颇为新奇,哪里热闹往哪凑。
  
      萧何则时走时停,让下人去询问当地物价,尤其是五谷的价格。
  
      问了一圈下来,发现几乎所有粮食,都比泗水郡贵了数倍,每石高达两百钱!按理说淮南亦是粮仓,再加上堆肥沤肥之法也传到了这,当不至于此。
  
      再一问,当地人都说是因为官府征粮,粮食都经由运河,送到南方去了,江东那边,有十万张嘴等着吃饭呢,本地粮食少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萧何不由暗暗叹息:
  
      “兵法有云,邦国之所以因作战而贫困,是由于军队远征,不得不千里挽粟,耽搁数月,人吃马嚼,粮食送到时,早已十不存一,还需大量劳役来回奔波,这必使百姓贫穷,粮价飞涨,力屈财竭。”
  
      国家财政枯竭,为了继续战争,就会急于丘役,如此恶性循环,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车罢马,最后甚至会导致崩溃。
  
      许多年前,强大的吴国,就是这样走向衰败的,被范雎文种搞了一出借粮计,更是雪上加霜……
  
      其实,孙武早就给出了解决之道:因粮于敌。
  
      但那只适用于中原征战,南征百越,当越人烧毁稻田逃入森林后,秦卒便无粮可因,只能眼巴巴地盼着北方粟稻。
  
      只靠江淮诸郡千里运粮,远水解不了近渴,想要结束战争,就必须先解决这个难题。
  
      萧何正蹲在粮摊前沉思之时,却听到远处响起了一声大呼:
  
      “打架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