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43章 长街
    秦始皇三十五年孟春之月下旬,安陆县城热闹非凡,富贵归乡的昌南侯今日宴请县人,虽然只有官吏、三老能进入正席,但官寺外的大街上,却足足摆了长达百步的矮案,安陆县的有爵者,不分老幼,皆可入座,鱼肉随便吃,酒水可以不停地续。
  
      这长街宴排场十足,安陆人都不由翘起大拇指,夸昌南侯富贵不忘本。
  
      华灯初上时,主角尚未抵达,配角们却老早坐满了正席,厅堂内一共七十二张案几,正中的主座肯定是给昌南侯留着的,下首则应是安陆县令,但安陆令却不敢坐,一个劲邀一位年迈的老者过去。
  
      “阎公请上座。”
  
      来自云梦乡匾里的阎诤摆手:“老朽不过是区区县三老,岂敢坐在主座下首啊,这位子,还是该由县君来坐。”
  
      安陆令是个会来事的,他谦让道:“在安陆,只有一个君,那就是昌南君侯!阎公乃君侯之师,吾等都知道,昌南侯回来后,概不见客,尉府大门,只破例为两位客人敞开,一是喜君,一个就是阎公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话说到这份上,阎诤也不再推让,在右席下首缓缓落座,感觉倍有面子。
  
      十多年前,还是一名黔首的黑夫为了学律令考试为吏,特地跑到匾里向阎诤求助,阎诤听说他18岁就当了公士,还得到县尉赞许,觉得此子日后或许能混出点名堂,便将家里的《盗律》等借给黑夫。
  
      谁能想到,这一借,就借出个关内侯来!
  
      随着黑夫爵位蹿升,阎诤在安陆县的地位也步步拔高,早已退休多年的他,近来还被推举为“县三老”,掌一县的教育,劝民从善,亦可参政议事。
  
      他的家族也蒸蒸日上,孙女嫁给黑夫的弟弟尉惊,攀上了高枝。
  
      如果说,尉氏乃安陆第一豪门的话,利氏便是第二,那他阎家,起码也能在县里排第三……
  
      就在阎诤享受这种待遇时,外面传来一声喊。
  
      “昌南侯来了!”
  
      阎诤也连忙起身,厅堂内七十二人,不论是县令、尉、丞,还是乡里豪贵三老,都偏着脑袋,齐刷刷朝门外望去。
  
      在百步长街的尽头,昌南侯的马车停在街尾,他坐的是朝廷特制的君侯安车,驷马皆赤色,车上加交络帷裳,车顶还有宽大的华盖,驾车的还是追溯黑夫十多年的亲信桑木。
  
      黑夫大可驰车穿街而过,但他没有,在街尾下车后,带着兄长衷,侍从利仓,御者桑木等人,一步步走了过来。
  
      这可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条长街上,起码有两百张案几,坐了四五百有爵者,纷纷起立,朝黑夫作揖,黑夫则每走一步,便朝左右拱手颔首还礼。
  
      县人们当真受宠若惊,等昌南侯朝前走去后,一个小吏打扮的人,开始满面红光地和旁人吹牛:
  
      “当年昌南侯任县尉时,我曾为他牵过马!”
  
      他立刻就受到了对面乡人嘲笑,说你这算什么,他们与昌南侯的交情,可以追溯到他在湖阳亭做亭长时。
  
      云梦乡夕阳里的来客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争执,然后不紧不慢地说,自己是看着昌南侯长大的……
  
      众人相互争论,但心里都与有荣焉,毕竟整个南郡,一百年来,就出了一个侯,最重要的是,他还出手大方,对乡党彬彬有礼,哪怕他们只有一面之缘。
  
      实际上,那些真正与黑夫有交情的人,早就被请入县寺院子正席了……
  
      ……
  
      “拜见昌南侯!”
  
      步入县寺院子,黑压压一群人上来行礼,黑夫扫眼一看,呵,都是熟人。
  
      “阎夫子,弟子岂敢受你之拜,快起来,快起来!”
  
      除了被他尊为”夫子“的老阎诤外,黑夫微末时的同僚、下属,多半被邀约进来凑数。
  
      有黑夫做湖阳亭时的亭卒鱼梁,看他衣着,过的还不错,虽然没法跟亭里其他几人相比。
  
      鱼梁提及往事故人,说亭父蒲丈死了,但他儿子坐在外面。
  
      此人话语啰嗦,黑夫也不以为忤,直到旁边人提醒鱼梁,他才知失态,告罪而退。
  
      接下来是黑夫做更卒时的同袍,身材矮胖的彘,他现在做了厕吏,专门管全县公厕。
  
      彘身为官吏,说话就有条理多了:“敢告于君侯,朝伯已不在了,毕竟年纪大了,没躲过疫病。吾弟牡早年追随君侯,擎旗立功,留在了豫章,南征时得了病,差点死掉。对了,不知君侯还记不记得,可、不可两兄弟现在是什长,也被征调去南征。”
  
      太过久远的事,黑夫哪记得,只有点印象,那对兄弟贪婪而胆小,他很不喜欢。
  
      其实当年的同袍、下属甚至是同乡,有点可能性的,大多混出了名堂。不说小陶、东门豹、利咸、季婴这几个拔尖的,就算是去疾、牡、怒、乐等人,如今也都成了豫章各县长吏。
  
      “君侯还记得我么?”
  
      一个满面油光,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凑过来行礼,黑夫看了他几眼,想了想后笑道:
  
      “这不是垣柏么,莫不是,要来要回那几千钱?”
  
      垣柏忙道:“岂敢岂敢,垣柏那时年少无知,所幸君侯大度,没有怪罪于我,而后还赠下吏衣食,我家靠蔗田和榨糖挣的钱,何止十万?”
  
      之所以称下吏,是因为第二次伐楚时,垣柏亦在黑夫军中,
  
      原来,这垣柏在灭楚战争结束后,因为负伤回了安陆,他家本就是商贾,便乘着种蔗榨糖的风潮,也开了工坊,数年下来,家累百金,如今是县里仅次于黑夫、利咸家的大种植园主。
  
      “这钱可不是我送你的,是你自己凭本事,合法买卖得的。”
  
      他同垣柏聊了几句,与黑夫有旧的人,已经过来行了一遍礼,大伙总算能落座了。
  
      今日之宴,是黑夫出钱,由衷和利仓安排好了一切,县人自告奋勇帮忙的不可胜数,菜肴酒水依次上齐,都是家乡菜,农村里的彘肉,云梦泽里的鲜鱼,更有在安陆渐渐流行的年糕和米粉——县令还十分狗腿地介绍说,黑夫封侯后,大伙都管年糕叫“昌南糕”。
  
      黑夫颔首,各尝了几口后,举酒笑道:
  
      “胶东海鱼虽美,咸阳宫宴虽盛,但还是不及家乡口味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物,黑夫便是由安陆养育出来的。诸位父老昆弟,请满饮此盏!今夜当乐饮极欢,道旧故为笑乐!”
  
      他用的是土味十足的安陆方言,众人大喜,纷纷举杯,宴席上满是欢声笑语。
  
      等到第二盏酒时,黑夫则祈祷下个月春耕顺利,安陆继续丰收。
  
      第三盏酒,黑夫的声音却低沉了几分:“这一杯,我要敬这十数年来,随我两次征楚,战死沙场的袍泽,还有此番南征百越,死于异域的安陆子弟……”
  
      这句话让众人有些感伤,不少人跟着一起抹眼泪,更有人喝多了,忍耐不住,嚎嚎大哭起来,却是鱼梁,满脸鼻涕眼泪。
  
      彘为他解释道:“君侯,鱼梁之子,正是死在了南方密林里,只送回来一只手,太惨了。”
  
      “竟有此事!”
  
      黑夫肃然,下席安慰了一番鱼梁,又问在座众人,不少人的子侄,也被征去了南方,虽然未死,但也已两年未归了……
  
      众人目光相互看看,最后定在阎诤身上,老阎诤便颤颤巍巍地起身,对黑夫说道:
  
      “君侯念旧,不忘乡党,吾等甚是欣喜悦,但安陆众人,也有一个不情之请,想禀告君侯。”
  
      ……
  
      黑夫知道他所请何事,点头道:“阎夫子请讲。”
  
      阎诤道:“阎诤做过小吏,曾听闻,天子之于夷狄也,其义羁縻勿绝而已。可现在,却为了征越,弄得淮汉诸郡疲惫不堪。开战至今已两年,却没能成功,将军身死,士卒劳倦,万民不赡。”
  
      “如今,天子又令昌南侯为主将,继续南征,恐将使百姓力屈,仍不能胜,此亦君侯之累也。损害万民之利,去夺取岭南无用之地,鄙人固陋,不识所谓,故吾等为君侯患之……”
  
      阎诤讲完后,各乡三老也起来说了几句,大体意思是统一的:
  
      南征使安陆县凋敝,每个阶级的利益都在受损,众人希望能结束战争,让子弟回来!
  
      他们期盼着,黑夫能为了安陆人的利益,再劝劝秦始皇帝。
  
      黑夫默然半响后,才缓缓说道: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
  
      “啊?”阎诤听傻了,这是在说什么?
  
      黑夫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尬吹就完事了。
  
      “当今陛下,便是非常之人,圣君在位,岂能只抓琐事小节,缩手缩脚,拘泥陈规,被俗议牵制,顺从舆论,仿效流俗,迎合讨好世人?不!陛下远见卓识,开创大业,为万世典范。故陛下之志,不为常人所理解。”
  
      这话说得牛头不对马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黑夫本就打算为皇帝洗白这件事,便直接顺着道:
  
      “南征乃陛下之愿,我身为主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便要功成方能身返。所以即便是在家乡,该征的兵,还是得征,今日除了叙旧外,便是希望,诸位父兄昆弟能助我!”
  
      他补充道:“我也曾向陛下陈述南征之苦,故陛下特许,南征之兵、民,皆可赐爵一级!”
  
      放在十几年前,听说有赐爵这种好事,安陆人肯定要跳起来,鼓动子弟从军了。
  
      可现在,他们只是相互看看,爱国、忠君、爵位、岭南的土地,对众人而言,都没了吸引力。
  
      战争热情早已消磨殆尽,众人发现,为了这场战争,他们付出了太多,不止是经济损失,还是子弟的性命……
  
      他们诉苦道:“君侯,两年前,吾等已经送走了一批子弟,本想着去了豫章,会得到些照应,谁料却被派到长沙郡,又翻越五岭,驻扎在桂林,苍梧,如今已十死二三,仍久久不归,甚至有失陷异域,生死不知的……”
  
      黑夫颔首:“我明白,我明白。”
  
      他明白,此番在南郡征兵,已不像过去,没法单纯以律法绳之,以功爵诱之了。
  
      “乡人的难处,黑夫都清楚,正如父兄们所言,不少子弟被困在了南方,其中就有我的旧部小陶,三千人陷于龙川寨,未能撤回豫章,至今已有半载,音讯全无。”
  
      黑夫的话语,不再是公事公办,而带上了感情。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心急如焚,每每想到家乡子弟在死伤,他们的父母妻儿在忧虑,黑夫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只恨陛下未曾以我为将,不能庇护众人。”
  
      “但眼下,我终为南征主将,旁人都说南方是烂摊子,为我忧心,但我却极为欣喜,因为黑夫除了为君分忧的公心外,还存了一份私心。”
  
      他走到院子边,对正席七十余人,也对长街上,停止了喝酒吃肉,静静听他说话的数百人。
  
      所有眼睛,都聚焦在这个安陆几百年才出来的君侯身上,他们为与他说过话而自豪,指着黑夫的车驾,让自己的孩子,以之为榜样……
  
      “十多年前,数百南郡子弟被困楚境,困守小邑,危在旦夕,黑夫却对众人承诺说,我要带他们回家!敢问父老昆弟,敢问二三子,黑夫做到了么?”
  
      默然片刻,长街上,有人腾地起身,大声说道:“君侯言出必行,不惜以身犯险,诈降突围,带着众人杀了出来,转战千里而归,我家兄长,还有那数百南郡子弟,因为皆因君侯而活!”
  
      却是一名黑夫昔日旧部的亲人,这件事很出名,在安陆家喻户晓,赞许之声络绎不绝,黑夫露出了笑,掷地有声地说道:
  
      “今日亦然,黑夫此去岭南,不为建功立业,更不为封爵得地,只为将失陷在密林里的旧部,将遗落在孤城的安陆子弟们一一救出,让彼辈回家!”
  
      此言真挚,令人感动。
  
      但这位安陆人的大英雄,又露出了一丝无奈。
  
      “但光靠黑夫一个人,光靠那些刑徒、谪吏、北人、败兵,无法做到,因为他们是外人!”
  
      “黑夫需要自己人帮忙,需要家乡子弟相助!”
  
      黑夫拱手,转了一圈,对所有人作揖。
  
      “若乡党信任黑夫,愿将子弟交给我,黑夫,定会视之为兄弟子侄,绝不相负!”
  
      众人面面相觑,皆有些动容,就连子弟战死的人,也擦了擦眼泪,颔首不止。
  
      口口声声说法乃天下之程式,万事之仪表。可事到临头,当国法军律都不再管用时,黑夫只能用个人情谊,靠乡党关系来骗人入伍了,这大概是一种退步吧。
  
      为了日后的前进,他必须在这,后退一大步了!
  
      不再是对朝廷有功必赏的信任,而是对黑夫个人的信任。
  
      也不再是官方的律令保证,而是他上下嘴皮一动,个人的承诺。
  
      那么,昌南侯的承诺,值几个人呢?
  
      答案是,八百!
  
      ……
  
      “八百人。”
  
      仲春二月,去江陵跑了一趟后,黑夫回到安陆,得知了本县自愿来参军的人数。
  
      黑夫很满意:“不错了,安陆毕竟只是个五千户县,两年前便征走了千余人,如今明知道去南方十分危险,尚有八百人自愿从军,看来家乡的昆父兄弟们,已给了我足够的信任,我必不负之!”
  
      值得欣慰的是,参加过统一战争的老兵,和满腔热血的新卒,各占一半,以老带新,很快就能有战斗力……
  
      加上南郡其余十二个县征募的人手,此番征兵,黑夫共得四千人。
  
      “军律:五百主,短兵五十人;二五百主,将之主,短兵百人。都尉,短兵千人。将,短兵四千人。”
  
      短兵,是为将者身边最后一张牌,也是与他生死与共的嫡系,将死,短兵亦死。
  
      黑夫对共敖道:”这四千南郡子弟兵,就交给你来训练,他们就是我的短兵!他们,将是吾之羽翼!“
  
      “诺!”
  
      共敖领命而去,摩拳擦掌,要去将这四千人收拾成一支唯黑夫之命是从的劲旅。
  
      黑夫也走出营寨,看着陆续汇集而来的南郡兵卒,长吁了一口气,似乎找回了昔日的感觉。
  
      “久违了。”
  
      他看着自己在阳光下的阴影,露出了笑。
  
      “剑在我手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