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53章 什长得诛十人

      “什长韩信,伍长朱皂是你杀的?”
  
      军法官去疾将事情经过的爰书草草看了一遍,抬起头问被五花大绑,送到军中法庭的高个青年。
  
      去疾乃南郡安陆县湖阳亭人,十多年前,他因匿名投书案被亭长黑夫缉捕,却因为他的举报,顺藤摸瓜破了一桩震惊全郡的盗墓案,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第二次伐楚,去疾在黑夫身边任书佐,灭楚后,积功做了狱吏,后来在衡山郡鄂县为狱掾。眼下黑夫在武昌营召集大军,就调了豫章郡狱曹乐和去疾过来,担任军法官。乐为“军正”,秩六百石,管军队,去疾为“军正丞”,秩四百石,专门负责屯田、辎重兵。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去疾数月来,要应付各种各样的案件,私斗、逃亡、渎职,一些小事,就直接交给属下处理了,今日的案子,若非死了人,他也不会亲自出面。
  
      有趣的人,眼前名叫“韩信”的什长,是自己跑来禀报的,面对去疾的询问,他不卑不亢地回答:
  
      “禀上吏,伍长朱皂,是韩信依军法所杀。”
  
      去疾皱眉:“依军法?但他的同乡说,你是因为朱皂昨日当众辱你,心中怀愤,故今日寻借口杀之。”
  
      昨天的事,去疾略有耳闻,伍长朱皂当众揭了什长韩信的短,说起他曾钻人胯下的丑事,引得全营哄笑,韩信当时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扒完饭,恍若未闻。
  
      各营之人遂议论,说这韩信果然是胆小鬼,人人皆可欺之。
  
      军中最瞧不起的,便是怂包孬种了,朱皂洋洋得意,他本就看这个空降来的无爵之人不顺眼,这回揭露了他的本来面目,看韩信还敢不敢对他们吆五喝六。
  
      谁料,到了第二天,这“胆小鬼”,就在林场的一根木桩上,手持斧斤,把朱皂脑袋砍了!
  
      韩信一点没有杀人后的慌乱:“我杀之,是因朱皂违反军法,并非他当众辱我。”
  
      “犯了哪条军法?”去疾不以为然,在他印象里,这些小什长伍长,字都不识,也知道军法?
  
      “战诛之法!”
  
      韩信直接将原文背了出来:“什长得诛十人,伯长得诛什长,千人之将得诛百人之长,万人之将得诛千人之将,左右将军得诛万人之将,大将军无不得诛!战阵之上,有乱行者诛,有敢高言乱令者诛,有敢不从令者诛!”
  
      一字不差,过去是没有学习的渠道,来到军营这段时间,韩信可一天都没闲着。
  
      去疾诧异地将韩信重新打量:“你接着说。”
  
      韩信道:“朱皂轻我,箕坐无礼,最重要的是,他不服我命令,还出言不逊,说我若有胆量,就杀了他,否则就也钻一钻他胯下。”
  
      “我三次相劝,他却依旧谩骂不休,韩信无奈,便援引战诛之法,斩之。此来并非自首,而是带回首级,向军正丞禀明经过!”
  
      去疾摇头:“虽有此法,但你杀朱皂是在大营附近的林场,而非战阵,纵然朱皂不从号令,你大可将他拘了,禀明军法官处置……”
  
      “林场,便是韩信的战阵,事急不得不从权!”
  
      韩信垂首道:“聚卒为军,有空名而无实,外不足以御敌,内不足以守国,此军之所以不给,将之所以夺威也。什长虽小,亦是军吏,若失了威信,便无法约束兵卒,兵卒不从吾令,散漫无礼,使得徭役、刑徒乘机作乱逃跑,出了事,这罪责,谁能承担?对这种害群之马,韩信不得不即刻诛之!以震慑众人。”
  
      去疾似乎被说服了,点头道:“你才上任两日,是如何说服其他人,助你拿下朱皂的?”
  
      韩信道:“朱皂自大,自诩为昌南侯同乡,常欺辱衡山郡兵,旁人深恨之,当时,他既不敢冒死杀我,那就只能被我所斩。”
  
      去疾明白了,但韩信却让他更加惊异,做事条理清晰,该杀人时绝不迟疑,这还是那个钻人胯下的胆小鬼么?
  
      他在案几上记了几笔,看向韩信。
  
      “最后一个问题。”
  
      “军中不少什长,纵然属下有不服号令者,顶多层层上报,由军法官抓住此人,打几鞭子而已,你倒好,直接杀了!真是胆大。既然如此,为何在家乡,却因胆怯而钻人胯下?莫非这是不实之言?”
  
      韩信咬咬牙:“韩信的确曾在家乡受胯下之辱,但当时,他辱的是我一人,与之私斗则犯律。而现在,朱皂辱的,却是是军法军纪,杀之无罪!”
  
      “于私可退,于公,不可退也!”
  
      “好,好一个于公不可退。”
  
      去疾肃然,让韩信先退下,他召同什数人上堂,询问经过,与韩信所言一样,便与左右商议一番后,下令松绑。
  
      “朱皂不服号令,韩信依军律杀之以正军威,无罪,你可以走了!”
  
      ……
  
      与民事不同,秦军的军事法庭极其高效,给这起案子定调后,左右有些迟疑地问去疾:
  
      “军正丞,就这样放了?那小什长虽然说了一堆漂亮话,但依我看,他还是因私怨杀人!”
  
      秦律把有无犯罪意识,作为量刑定罪的主要依据,在属下看来,只要证明韩信有报私怨之嫌,便能再次缉捕!
  
      去疾瞥了一眼属下,说道:“大将军无所不诛,什长得诛十人,这是军法上所写,字字在录。朱皂不从军令,韩信杀之,合理合法,那便无罪。”
  
      “但他杀的,可是南郡人啊……”属下面有不平,他与朱皂是同县老乡。
  
      “南郡人犯法便杀不得?得供着?这话是谁说的?”
  
      去疾大怒,拍案而起,虽然他也是安陆旧部之一,但对那些打着“南郡子弟”名号,违规乱纪之辈,却深恶痛绝。
  
      “传我之令,将朱皂头颅悬在辕门上示众,这件事,也正好给营中众人提个醒。”
  
      去疾扫视来自南郡的书佐小吏们,冷笑道:
  
      “军中与县乡邻里,还是有差别的!那朱皂还自诩为南郡子弟,君侯乡党,欺辱外郡兵民?呸!这种老鼠屎,死了也好!省得败坏君侯名声!“
  
      众人顿时讷讷,不敢再言。
  
      去疾则将这件事写入记录的爰书里存档,嘴里还嘀咕道:
  
      “一个小什长,居然熟读军律,还口出尽是兵法,这搜粟都尉不知从哪找来的手下,不简单啊……”
  
      ……
  
      “萧君。”
  
      半个时辰后,韩信跪在萧何面前,向他请罪。
  
      “韩信为萧君招惹事非了。”
  
      萧何放下手里的粮食簿册,抬头道:“我还来不及派人去为你说情,你便自己脱身了,哪来的事非?”
  
      萧何比了比手,示意韩信起来,目光投到他还微微颤抖的手上。
  
      “第一次杀人?”
  
      韩信也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战栗,索性捏成拳头,这样就看不到手指抖动了,他笑道:“是头一次。”
  
      尤记得动手前,被按在木桩上的朱皂依旧骂声不绝于耳,真是个蠢得不可救药的愚夫啊,前一刻还以为韩信是个胆小鬼,不敢杀他,出言不逊,说:“你有胆量,;来杀了我啊?”等韩信当真举起斧钺时,他却害怕了,出言威胁,说:“我是南郡人,是昌南侯乡党,父兄曾是他旧部,你敢杀我试试!”
  
      韩信没有理会,利斧挥下,沉重而精确,一击致命!血溅了旁人一脸。
  
      但这之后,不知是斧钝还是手滑,他连斩了四次,才将头颅与躯体分开,完善后,心里扑通乱跳。
  
      唉,还是手生。
  
      将这事隐下,韩信把去疾审问他的经过说了一遍。
  
      萧何静静听着,发问道:“韩信,你之所以杀人,真的是因公么?”
  
      韩信聪明,但在信任的人面前,却极为老实,他摇头道:“也有私心,此僚当众辱我,若不杀他,我便无法在军中立足。”
  
      他已有过一次受辱后无容身之地,只能仓皇离乡的经历,不想再来一次。
  
      但与淮阴不同之处在于,这次韩信是个吏,手中有权,背靠萧何,可以号令众人。
  
      正好,那朱皂蠢笨,居然自己撞到刀口上,既然他不从号令,士送上借口,这就怪不得韩信了。
  
      他看错了韩信,慈不掌兵,一个懦弱的人,怎可能挥师东征西讨,点兵多多益善?
  
      杀一人而三军震,则杀之!就这么简单。
  
      萧何夸了韩信:“你应变得不错,看来是将军法吃透了。”
  
      韩信苦笑:“萧君谬赞了,韩信并无过人武艺,有的只是好记性,身处军中,军法,是我唯一能利用的武器,岂敢不日夜打磨?”
  
      萧何拊掌:“说得好,不过,你过去的事,已人尽皆知,我会派人查查,是谁嘴碎说出去的,定严惩不贷。”
  
      将这件事传出去的人,只可能是萧何的随员,见过韩信在淮阴时的窘相。
  
      “萧君,不必了。”
  
      韩信却谢绝了萧何的好意,说道:”这件事,让人知道也正好。”
  
      萧何诧异:“人皆乐道其善而隐其恶,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就不气恼?”
  
      “加以遮掩,难道就能装作事没发生过?”
  
      韩信有他自己的想法,低声道:“韩信不会忘记那胯下之辱,更不会忘记自己是何人,因为别人不会忘记,我越是遮掩,彼辈便越会津津乐道。”
  
      这是韩信多年来的经验。
  
      “不如就让人尽皆知罢,也让韩信记住这件事,萧君不是告诉过我一句话么?知耻,而近乎勇也!”
  
      萧何颔首道:“果然,韩信虽为布衣,其志与众异也。”
  
      他沉吟后道:“木场的活先放下吧,让你去那边,大材小用了,从今天起,你便是屯长,做我亲卫!”
  
      韩信拜谢萧何,但又面露难色。
  
      “可是萧君,我没有爵位,做什长尚可,无尺寸功爵却被提拔做屯长,难免惹来非议。”
  
      萧何笑道:“放心罢,朝廷已下诏令,此番南征,军中不更以下者,皆赏一级爵,我已将你放进第一批名单里,很快便能落实。”
  
      “这么说,我也是公士了?”韩信有些自嘲,这爵位来得也太轻松了。
  
      “不是公士,是上造。”
  
      萧何将一份文书递给他,看着韩信惊喜的目光,露出了惜才的笑:
  
      “我已替你纳粟千石,你只需要在上边写上名,按下手印!”
  
      ……
  
      “家主对韩信真是看重啊。”
  
      韩信再三拜谢,感恩戴德地告辞后,常年侍候在萧何身边的老家佣走了出来,他服侍了萧家两代人了,看着萧何一步步从小吏做到六百石。
  
      老家佣也知道,家主慧眼识人,但自从沛县刘季后,就从未见他对一个人如此重视。
  
      萧何看向他:“你觉得,韩信曾受胯下之辱的事,是怎么传出去的?”
  
      老家佣笑道:“在淮阴时,满船的人都知道韩信的窘迫,众人见家主厚待韩信,心生嫉恨,遂扬其短。”
  
      “会是谁呢?”萧何显得很困惑的样子。
  
      家佣想了想:“应是个嘴碎的小随从,或许,就是老仆我!”
  
      萧何点头:“没错,谁都有可能,查无可查,此事到此为止。”
  
      “老仆会守口如瓶,将这件事,带到棺材里!”
  
      家佣退下后,萧何回想整件事,觉得十分满意。
  
      他就是想看看,韩信到底是石头,还是块玉。
  
      若只是块石头,即便废了也不可惜。
  
      “若他是真玉,岂会怕刀削雕琢?”
  
      事情按照预想的发展,韩信在舆情讥讽下,再度进退维谷,却靠自己的智谋,对军法的运用,完全扭转了局面。
  
      而韩信方才的自述,更让萧何刮目相看,他没看错,韩信果然是一位人才!
  
      假以时日,还可能成为大才!
  
      要施惠,就得施到底!那一千石粟,便是萧何对韩信的第二笔投资。
  
      不容易啊,这块璞玉,经过打磨,总算露出来一个角来了。
  
      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还得再磨磨。
  
      来到武昌营后,被一群南郡军吏包围,萧何深感势单力薄,唯一有交情的曹参远在胶东,儿子萧禄,同乡周昌等人皆为中庸之辈,不足大任。萧何需要能得昌南侯重用的朋友,让他崭露头角,以此固身。
  
      萧何会寻找最合适的时机,将韩信推荐给昌南侯……
  
      但不是现在。
  
      看着案几上的地图,萧何思索道:“算算时间,昌南侯,也应该经由灵渠,抵达桂林了罢……”
  
      老萧虽然会看人,却无法料事如神,黑夫没去桂林,一个突发事件,让他调转方向,去了长沙郡最南端的阳山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