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吏 > 第656章 斧钺之诛
    认符不认人,这是秦军传统,虽然一名统率军队多年的将军,多多少少会培养一批自己的亲信,最起码,身边的短兵是忠诚的,昔日子婴的父亲,长安君成蹻叛秦,他那四千名守备屯留的亲兵,就跟着一起反了。
  
      但贾和不得人心已久,他的短兵亲卫士气也高不到哪去。在营盘里被都尉辛夷带人一围,又见到新来的主帅、监军乘车来喊了一番话,说他们的贾将军犯法被捕,余者皆无罪,眼看敌不过,纷纷弃了兵械,按照黑夫的吩咐,手抱在头上,排队蹲在一起。
  
      “不愧是辛胜将军之子,颇有将军之风。”
  
      黑夫对辛夷大加称赞,这位来自关中的都尉,亦是将门子弟,他父亲辛胜,曾做过王翦的副将,于易水之西大破燕军,只可惜在秦一统天下前,就英年早逝了,辛夷继承了中更之爵。
  
      控制住局面后,黑夫立刻任命辛夷为中路军裨将,发兵控制整个郴县,安抚士卒,也是墙倒众人推,各营听闻逼着他们修路,南下的贾和被撤职,皆欢呼不已。
  
      稳定住局面后,黑夫又做了一个决定。
  
      “君侯是说,现在就要杀了贾和?”
  
      子婴有点慌,前脚才擒拿贾和,后脚就要杀他,太草率了吧
  
      虽说在秦军中,上级有处死下级的权力,左右将军得诛万人之将,大将军无不得诛!除了监军外,只要大将军有理由,便能任意诛杀!
  
      而判断其理由是否合理合法,则是监军之职。
  
      子婴斟酌着语气:“贾和虽有国贼、军贼、不直诸罪,但他毕竟是右更,爵位不低,就算不押咸阳审判,至少要去信告知一下昌武侯吧?”
  
      如此重要的事,子婴不敢擅自处理,毕竟在江陵置酒高会的昌武侯他老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监军啊。
  
      黑夫却摇头道:“咸阳信半年,江陵信两月,监军觉得,这郴县营的士卒之怨,还能忍那么久么?”
  
      “尉缭子有言,凡诛者,所以明武也。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杀一人而万人喜者,杀之。”
  
      “又说,当杀而虽贵重必杀之,是刑上究也;赏及牛童马圉者,是赏下流也。”
  
      军中除了他黑夫,还有子婴,还有谁的脑袋,比贾和更贵重呢?
  
      “数万将士积怨已久,今日需得有一次痛快的发泄,光是缉捕贾和还不够,我要用他的人头,来安抚军心。贾和今日必死,这样罢,也不需监军为难,此事我一人决之!”
  
      子婴还欲劝,黑夫却喊了话:“利仓!”
  
      “唯!”
  
      “去钺车上,将陛下所赐斧钺取来!”
  
      不多时,利仓带着数人,将黑夫不管到哪,都要拉上的沉重斧钺取来了。
  
      却见着是一柄青铜钺,造型夸张,刃长近一尺,钺身上雕刻着玄鸟与游龙,还以黄金装饰,柄则为榆木所制,看上去十分沉重,得由两个人扛着,小心翼翼地奉上。
  
      他们可不敢磕着碰着,平日里这钺得安置在专门的钺车上,每天专门有人照料,一点点擦拭掉除来南方后长出的铜绿,因为这是皇帝御赐之物,也是黑夫这南征大将军杀伐权力的象征。
  
      看到这铜钺,连皇室贵胄的子婴也不得不肃然下拜,一时间,室内诸人,唯黑夫站立。
  
      他踱步上前,指尖轻触斧钺,冰凉彻骨。
  
      “半年前,陛下在碣石宫,先封我为侯,又拜我为将。”
  
      黑夫尤记得当日情形,真可谓是他的人生巅峰。
  
      “陛下言,社稷安危,一在将军,今百越不宁,愿将军帅师应之,故封侯昌南,以昌大南疆。”
  
      秦朝君权膨胀,拜将虽不设坛,但亦是极其重要的仪式,丝毫马虎不得,一连折腾了好几天。
  
      “我既受命,陛下又命太史卜卦,沐浴斋戒三日,钻灵龟之甲,卜算吉日,以授我斧钺。是日,陛下在碣石宫门,西面而立,而我则北面而拜。”
  
      黑夫露出了笑:“陛下亲执亲钺首,授我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复操斧持柄,授我其刃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
  
      “贼寇敌酋,不尊王化者,将军以此诛之,三军上下,不服将领者,将军以此斩之!”
  
      这些权力,是秦始皇帝亲手交到将军手中的,而这斧钺,就是黑夫的尚方宝剑!
  
      黑夫过头,这位一向和和气气的将军,眼中有了为帅者的傲然,他俯视子婴,声音不容置疑:
  
      “敢问监军,今日,本将可有斩杀贾和之权?”
  
      子婴无言以对:将军自决之!”
  
      黑夫有一意孤行,斩杀偏将的权力,而他子婴,也有将今日发生的一切,禀咸阳的权力!
  
      这就是将军与监军之间的平衡。
  
      不再迟疑,黑夫在木券上奋笔疾,最后盖上自己的南征大将军之印,让桑木去将贾和提来,又看向难以抑制情绪的利仓。
  
      他脸颊通红,为黑夫方才的举止言谈心驰神往。
  
      这孩子,在豫章呆久了,没见过太过世面,激动坏了,看向黑夫的眼神,满是崇拜。
  
      没关系,以后,你会见识更大场面的。
  
      黑夫将木券轻轻抛出:“利仓,去告知辛夷,召集三军,本将要当着众人的面,将贾和斩首!”
  
      “诺!”
  
      利仓心中狂喜,接过符券就往外跑去,心里暗道:
  
      “果然,父亲说得没错,昌南侯颇为护短,最见不得旧部受欺负!”
  
      “快去看,快去大将军,要判贾和之罪,将他斩了!”
  
      “真的假的?”
  
      “不信便去瞧瞧,辛都尉有令,所有人都要去。”
  
      “辛都尉不是最听贾将军话么?到哪都爱跟着。”
  
      “大将军比偏将军大,你说他听谁的?屯长催了,快走罢!”
  
      次日,郴县城下,全军驻扎在此的两万余人,被辛夷召集到城外空地上,仰头看着这场激动人心的宣判。
  
      城头上,黑夫的黄牙帅旗高悬,他换上了将军装束,头戴鹖冠,身着醒目的朱玄二色甲衣,神情肃穆,按剑而立,站在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眼瞳严厉无情,一如骊山陵的将军俑。
  
      而子婴及辛夷等将吏,则在靠边侍立,站如喽啰,目光各有所思。
  
      “这才是真将军啊。”
  
      底下的兵卒徭役看到黑夫身材魁梧,威风八面,不由夸道:“不似那假将军。”
  
      黑夫下达了对贾和的宣判,他每说一句,就有数十名身材壮硕的亲卫,大声重复传递,让城下数万人都能听到。
  
      “大将军言,贾和身为裨将,统辖兵民四万,攻取南越,却辜负陛下厚望。”
  
      “战而败北,离地逃众,弃军先遁,更虚报斩首,有不直之罪,苛待兵卒徭役,有贪鄙之实,无爱士之心。”
  
      “数罪并咎,当斩之!”
  
      每说一句,就会引发城下山呼海啸的欢呼,不论是关中的秦卒,还是楚地的徭役,听说这个残酷驭使他们两年多的贾将军要被杀,都高兴极了。
  
      不知多少次,在抱怨自己役期已满,应当归去的时候,他们都会骂一遍自己的上司。
  
      最开始是骂将自己带来的屯长、百长,后来发觉,这些小官也做不了主,便越骂越高。
  
      最后,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到了贾和身上
  
      不是每个人的觉悟,都能高到,敢骂朝廷,骂皇帝。
  
      平时他们敢怒不敢言,但逃亡亦时有发生,如今倒好,总算有人来为他们出气了!真是痛快!
  
      在一片欢呼中,黑夫下了命令,数名卫士把套了一身囚犯赭衣贾和人拖到城墙边,将他的头,硬是按在漆黑的硬木上。
  
      看到贾和,若非黑夫带来的一千长沙兵拦着,下头都有人要朝他扔石块了。
  
      黑夫上前,俯瞰贾和。
  
      “贾和,你还有何话要说?”
  
      贾和抬起头,露出了一丝惨笑。
  
      “我是败北,是丧师,是将昌南侯旧部扔在南越,按律当死,只可怜我在咸阳的妻儿,也要受我连累。”
  
      ”但我亦是一心想要为陛下征平岭南,不敢有半分懈怠,若是松懈,只怕早就被召。将军今日便斩我,恐怕是要我做替罪之人,以平三军之怨。但即便我死了,将军,你一样要遵从陛下之命,驭使彼辈翻越五岭,深入蛮荒之地,到那时候,他们怨的,恐怕就是将军你了!”
  
      黑夫点头:“你糊涂了这么久,可算明白了一。”
  
      不再多言,黑夫亲自接过立起来后,足有一人高的斧钺,双手擎柄,朗声说道:“本将今日,亲加汝斧钺之诛!”
  
      语毕,他将斧钺高举过头,猛地一挥,利落地砍下贾和的首级。
  
      鲜血溅射,洒落城头,滴在城下仰头观看的兵卒身上,一如岭南梅岭上的点点红梅!
  
      “杀得好!”
  
      欢呼喊叫不绝于耳,震得城头瓦片都在发抖,在这群久戍南方的兵民心中,黑夫留下了一个完美的第一印象。
  
      但他心中,却无半分高兴。
  
      黑夫让利仓将在城头滚来滚去的人头收好,转过身,背对欢呼的三军,内心清明冷静。
  
      “是啊,建楼的和拆楼的,往往是同一批人。”
  
      “若不有所更易,不需多久,这万千兵民的怨愤,就要集中到我身上了!”
  
      摸摸自己的脑袋,黑夫自嘲笑道:“就不知我这狗头,谁敢斫之?”